🏡
PTT小說網
x
    第二十一章 恐怖的林豹

    (貓撲中文)

    等到晚上,一行七人乘坐著快艇到了燕歸湖中心的小島。

    這個小島不大,幾個足球場的面積,上面算是寸土寸金,建了好幾個酒店、飯店和娛樂場所,算是楚州高檔消費的地方。

    “看來,那個林豹定在這里,是怕你找人圍攻他,好隨時跳水逃跑的。”郭師傅看了看周圍道。

    “這次有你郭師傅在這,還能讓他逃了?”周天豪大笑道。

    “小心為上。”郭威點點頭,但自得之色無法掩飾。他稱霸楚州十余年,早就養成了自滿之氣。再加上現代社會內勁武者稀少,連郭威也沒見過幾個,又怎么會畏懼那個林豹呢。

    他們約戰的地點定在白鷺樓,那里早被周天豪找人包了下來,一群黑衣大漢,各個持刀帶槍等在白鷺樓。

    他周天豪何等人物,怎么可能把寶全壓在郭威、陳凡和兩個槍手身上。

    到了三樓后,郭威大馬金刀往沙發上一座,早有服務員顫顫驚驚的來給幾人倒茶。此時湖心島還在熱鬧期,人聲鼎沸,但白鷺樓里面卻寂靜無聲。

    陳凡坐在那,喝著茶,看著這棟現代仿制的古香古色的小樓不由微微點頭,在湖心小島上面建這樣一棟建筑,憑樓觀湖,確實挺有意境。

    等到了午夜,大家都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郭威突然睜開眼睛,沉聲道:

    “人來了。”

    只見樓下忽然傳來一陣驚呼聲,然后是一連串噼里啪啦的打斗聲,甚至夾雜幾聲槍響,但很快這些都消失了。三樓的眾人都不由臉色一驚,看著樓梯口。

    就聽到一個噠噠的腳步聲,踏著樓梯,從容而上。

    周天豪喉嚨有些發干,樓下可是有他十幾號小弟,都是能打能抗的精銳,有幾個還帶著槍的,這么快就被干掉了?

    他發現自己真的低估了林豹的實力。

    很快,腳步聲到了樓梯口,陳凡定睛看去,就見一個穿著黑色練功服,腳上踩著黑色布鞋的男子走了上來。他看著才三十多歲,臉上有一道刀疤,讓他的容貌顯得很猙獰。

    “怎么?豪哥?見到老朋友,難道不高興啊?”那林豹施施然走了過來,也不管周天豪幾人,自顧自的坐到對面的座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周天豪。

    周天豪畢竟是一方大佬,強壓下心中震驚道:“林豹,我沒想到你還敢回來?”

    “我當年受你所賜,這臉上的刀疤和腿上的槍傷還在,時刻不敢忘記啊。”林豹一笑就扯動他臉上的刀疤,顯得異常猙獰。“這些年,我跑到海外,沒日沒夜的練拳,為的就是今天。”

    “咱們不能好好坐下來談談?”周天豪最后試著講和一下。

    “可以,讓我也砍你一刀,打你一槍再說。”林豹冷笑道。

    “這么說,是沒的談了?”周天豪低沉聲音道。“你不要以為修成內勁就能為所欲為。”

    “哦?你也知道內勁?”林豹不由看了他一眼,哼道:“既然知道內勁,還不束手就擒?你不會不知在內勁高手面前,你這區區幾個護衛,簡直土雞瓦狗。”

    “哈哈,林豹,你以為只有你有內勁嗎?”周天豪仰天大笑。他猛地一拍桌子道:“郭師傅,看來還得請你出手了。”

    郭威微微額首,對旁邊站著的年輕人道:“東山,你去試試他。”

    穿著緊身練功衫的年輕人點點頭,走到林豹面前,擺出一個請的姿勢。

    “東山是我手下大弟子,跟了我十幾年,內勁已經入門,想來收拾這個林豹不成問題。”郭威自信的道。

    “呵呵,你就讓這個小子來送死?”林豹輕蔑一笑,看著東山道:“區區內勁入門,也敢來挑釁我?我會留你全尸的。”

    “找死。”東山是年輕人,又天天習武,哪能受得了這樣的激。

    身形猛地一動,已經沖了過來。

    就見場上人影幾乎一觸即分,一個身形倒飛出去,轟然砸在墻壁上面,把整個仿古小樓都震動的顫了顫。

    “東山!”郭威早在兩人接觸時就臉色大變,忍不住叫出來。

    這時眾人才看到,飛出去的那個正是東山。

    他胸口有個拳印,直接凹進去。整個人貼在墻壁上,軟成一灘泥。

    “你徒弟還沒死呢,該輪到你了。”林豹咧著嘴笑著,眼中閃過嗜血的光芒。

    郭威心中一寒,早沒了初來的自信。東山算是他弟子中最強的,卻連這人一拳都接不下,那他的功夫豈不是要比自己還要高?

    但這個時候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郭威緩緩站起來,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走到林豹身前,抱拳道:

    “在下本市威盛武館館主,形意拳郭威,不知道兄弟是何師承。”

    “扯這些的沒用,我的師父都在海外,和你們大陸沒半點關系,還是快來送死吧。”林豹冷聲道。

    “哼,你太狂妄了。”哪怕自知不敵,郭威也忍不住被激怒,運起內勁就沖了上來。

    “噼里啪啦!”

    兩人瞬間拳腳相撞了七八次,眾人只能看到兩個黑影在桌前空地上面戰成一團,每一拳每一腳都帶起呼嘯的勁風,他們戰到哪里,哪里的花瓶、桌子、擺設都被撕的粉碎。

    “這就是內勁武者?太可怕了。”周天豪心中忍不住冷汗直冒。

    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坐井觀天了,在楚州盤踞十幾年就以為天老大他老二,卻不知道外界有不知道多少伸只手就能捏死他的人。

    “這一戰之后,哪怕花大價錢也得招一個內勁高手當保鏢啊,否則什么時候被殺了都沒人知道。”他心中想著,但更祈禱郭師傅能贏,否則連今晚這劫都度不過去。

    只聽‘乒’的一聲,場中的人影驟分,一個人站在原地,一個人連連倒退了七八步,身形搖搖晃晃。

    眾人定睛一看,不由心中冰冷,倒退那人赫然就是郭威。

    只見他身形顫抖,嘴角帶著一絲血跡,苦笑道:

    “沒想到閣下竟然已經內勁大成,是我小看天下英雄了。”

    林豹只是微微有些喘氣,顯然戰斗力保存的非常完好,他傲然道:

    “你這樣呆在小地方的,又怎知天下之大?我十幾年來有幸拜在一位武道宗師門下,聽他指點。在海外傭兵界出生入死,用戰場磨礪拳術,才能這么快到達內勁大成的境界。像你這樣的溫室花朵,不要說僅僅內勁小成,便是我實力和你相同,生死搏殺,也是你死我傷。”

    “原來是宗師門下?難怪如此,我輸的不冤。”郭威臉色一變,只能長嘆。

    此時周天豪等人早就心墜入無底深淵,見林豹看過來,周天豪怒喝一聲:“快動手。”

    他背后的兩個槍手是花大錢請來的,號稱槍法如神,是周天后最后的依仗。

    只見他們剛掏出手槍,還沒來得及開槍時,那林豹猛地抓住桌子上擺放的筷子,飛射而出,就插在了兩人的手上。

    “啊!”

    只聽一聲慘叫,兩人手中的槍齊齊落地,手上插著一根指許粗的木筷子,只能抱著手腕痛呼。

    從林豹出場到現在,不過區區十分鐘,周天豪這邊的戰力就傷的傷,殘的殘,只剩下帶傷的阿彪和坐在那里喝茶的陳凡。

    林豹眼中壓根沒這兩人,他一步步的走向周天豪。

    周天豪此時面如死灰,兩腿直顫,還是強忍著道:“林兄,我們當年也沒什么仇怨,只是搶地盤而已。你現在習武大成歸來,正是大展身手的時候。兄弟我可以把產業讓給你一半,咱們平分楚州,如何?”

    “呵呵,你以為我會看得上你那點家產?”林豹腳步絲毫未停。

    阿彪剛擋在周天豪身前,就被他一個甩手扔到了身后,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我在海外縱橫這么多年,論產業比你的只高不低。周天豪,你被這個小地方拘束住了,遮住了你的眼界,你只是只井底的青蛙罷了。”林豹走到他身前,用手背拍著他的臉,笑瞇瞇的道。

    “豹哥,豹哥,是我的錯,我是只井底之蛙,你饒了我吧。”失去最后的依仗,哪怕是一方大佬,此時和普通人也沒什么區別,他顫抖著道:“你也知道,我是跟著魏三爺的。你、你如果殺了我,魏三爺不會放過你的。”

    “魏家?好大的威名啊。”林豹冷笑一聲:“我現在殺了你,拍拍屁股走人,他魏家還能去海外抓我不成?真有這能耐,你周天豪就不是盤踞一市,而是縱橫天下了。”

    “是,是,是,豹哥說的是,您就繞我一條小命吧。”周天豪再也扛不住死亡的壓力,噗通一聲跪下,抱著林豹大腿,猛地磕頭道。

    再是大佬,在生死面前也會恐懼,甚至比一般人更恐懼,因為他嘗過權力和富貴的滋味,所以更害怕失去生命。

    “哈哈哈。”林豹得意的狂笑,看著昔日把他攆的如喪家之犬的仇敵跪地磕頭,只覺憋在心中十幾年的郁悶煙消云散。

    郭威抱著胸口,站在那進退不得,心中嘆息:‘今天真是一招算錯,滿盤皆輸啊。’

    而阿彪趴在地上,看著在楚州威風八面的大佬如今只能跪地求饒,心中無比苦澀。早知道這樣,他當年就跟著師傅學拳,無論如何也得入了內勁,那會是何等威風啊。

    這時候,旁邊忽然有一個聲音傳來:

    “周天豪,你只要給我一千萬,我就救你。”

    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