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十六章 迎新晚會

    (貓撲中文)

    自從陳凡擊敗司迎夏后,許多人對陳凡的態度就發生悄然轉變。

    不少過去和司迎夏不對光的人,現在漸漸以陳凡為中心,成了一個圈子。而司迎夏自從那次失敗后,就一直沉默寡言,讓他的支持者很揪心。

    畢竟陳凡只是打架比司迎夏強而已。除了跆拳道外,司迎夏籃球、運動、學習、鋼琴甚至相貌等等哪方面不是碾壓陳凡。所以他的支持者依舊很多。

    這天,校隊訓練完后,楊超拍了拍司迎夏肩膀道:

    “我看你這幾天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怎么了?”

    司迎夏勉強一笑,他還在思考怎么打敗陳凡的方法。

    吉星宇在旁邊憤憤不平道:“還不是我們班那個轉校生,當時他在跆拳道館非常囂張,不但是我,連司老大都敗在他手上。現在那小子在班里面都橫著走了,誰都不敢惹他。”

    其他校隊成員紛紛圍過來,驚訝道:

    “原來傳聞是真的啊,司迎夏真被一個轉校生打敗了!”

    “吉星宇,我聽說那天你被人家一腳就踹趴下了?”

    “去去去。”

    吉星宇高聲反駁。

    “我和司老大只是一時疏忽,被那小子抓到機會。再打一次,還未必誰輸誰贏呢。”

    他是真的感覺敗得冤枉,還沒反應過來就暈過去了。后面陳凡和司迎夏的打斗他也沒看到,所以認為自己和陳凡差距其實不大。

    常雯在一旁冷聲道:

    “吉星宇說得對,真再打一次,誰勝誰負還不好說呢!再說他只是個會打架的爛仔而已。論學習、論家庭、論長相,他哪點比得上迎夏。”

    旁邊來助威的啦啦隊美女們連忙點頭。

    在她們看來,這種打架的壞小子和俊美帥氣、智商爆表的司迎夏顯然是沒得比。

    司迎夏首度開口道:

    “陳凡實力確實比我強的多,但我不相信自己其他方面會輸給他。”

    見司迎夏回應了,常雯頓時笑容滿面,給他打氣道:“對啊,你怎么可能輸給他呢。”

    “明天就是迎新晚會,到時候你壓軸登場,好好表現一番,把那小子的氣焰狠狠打壓下去。”

    受到常雯的鼓勵,司迎夏的眼睛漸漸亮了起來,似乎信心又回來了。

    楊超在一旁欲言又止,最終只能嘆口氣。

    陳凡可不是什么只會打架的壞小子,人家是能和楚州大佬周天豪扳手腕的人物。

    但這時如果把真相說出來,司迎夏好不容易建立的信心說不定又沒了。

    這天到了班里面,蔣談秋異常興奮:

    “今晚有迎新晚會,我的女神許蓉妃肯定會出場。”

    “迎新晚會?”陳凡一愣。

    他記得前世看過這次晚會。當時的許蓉妃壓軸登臺,一首獨舞,驚艷全場,從此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

    “似乎是司迎夏為她鋼琴伴奏的。那次之后,這兩人就被校內傳為金童玉女,可惜最終沒能在一起,很多人還很惋惜呢。”陳凡摸了摸下巴。

    講道理的說,他雖然并不太喜歡許蓉妃,但也不希望她和司迎夏在一起。

    “對啊,本來早該開始的,不是高一新生軍訓嘛,拖了大半個月。”蔣談秋說道。

    這時吉星宇從旁邊走過,聞言冷哼一聲:

    “就你這樣還惦記許蓉妃?人家許校花早就是我們司老大的囊中之物了。”

    蔣談秋一臉窘迫。

    想要反駁,卻發現自己和司迎夏差距實在太大,只能恨恨的吐一口氣。

    陳凡笑道:“我怎么聽說許蓉妃只把司迎夏當普通朋友?”

    吉星宇冷笑道:“哪怕許校花不喜歡我們司老大,更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鄉下來的轉校生。”

    陳凡淡淡道:“那可未必哦。”

    “對啊,誰說許蓉妃不可能喜歡上我們凡哥的。”蔣談秋這時也站起來大聲反駁。“你小子那天被我們凡哥一腳踹暈,怎么?還想再來一次?”

    吉星宇眼中閃過一絲忌憚,只能哼一聲,轉身而去。

    蔣談秋得意坐下來。

    陳凡好笑,這家伙為了撐面子,直接叫自己‘凡哥’了。

    因為晚上有迎新晚會,陳凡就打電話提前請了假,瑩姐很體諒的同意了。

    “快快快,我女神快出場了。”坐在大禮堂中,燈火輝煌,蔣談秋激動的看著臺上。

    迎新晚會的主持人是常雯和一個新生學弟一同主持,男的帥氣、女的美艷,吸引了無數注意力。

    只見常雯在臺上道:

    “顯然大家都久等了,接下來,就請我們高三2班的許蓉妃同學為大家帶來獨舞‘天鵝公主’。”

    說完,臺下爆起一陣歡呼聲。

    大家等這么久,不就是等這臺壓軸戲嘛。

    燈光暗下,一道光柱照了下來,只見一個身形筆直的男子坐在一臺白色的斯坦威鋼琴前。蔣談秋酸溜溜的道:“又是司迎夏,每次許蓉妃跳舞,都是他伴奏的。”

    陳凡沒在意,繼續看臺上,就見另一道光柱亮起,照出一位穿著緊身芭蕾服的女子。

    正是好久不見的許蓉妃。

    隨著音樂響起,許蓉妃身形如同折斷,猛地一彎,然后又彈起,化為一支優美的天鵝。整個大廳都靜了下來,大家癡癡的看著臺上的少女如歌如泣的奔走跳躍。

    并不是許蓉妃跳的非常好,而是親眼見到自己認識的同學能跳出這般舞姿,實在讓人驚嘆。

    司迎夏的鋼琴、許蓉妃的舞蹈,只怕將成為這屆新生永生難忘的。

    一曲舞罷,會場內響起激烈的掌聲,司迎夏也情不自禁站起來,走到臺前,牽起許蓉妃的手,兩人一起優雅的對臺下一鞠躬,頓時掌聲更加熱烈,甚至傳來好事者的聲音:

    “在一起!在一起!”

    許蓉妃在臺上還保持著微笑,卻不著痕跡的收回了手,司迎夏不由眼神微微一暗。

    等兩人退場后,這臺晚會差不多也到結尾了。

    蔣談秋意猶未決:

    “我女神不愧是我女神,那身材、那小腰、那氣質,簡直不比我爸小時候帶我看的俄國國寶級芭蕾舞樂團的專業舞者差啊。”

    “就是司迎夏這小子又乘機占我女神便宜,忍不了啊。”說完,他又開始憤憤不平。

    “好了,我們該走了。”陳凡站起身,再一次看到許蓉妃的獨舞,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這時,前排突然傳來嘈雜聲,蔣談秋不由眼神一亮:“我去,班長大人把許校花給請到我們這邊來了。”

    陳凡定睛看去,果然常雯走在前面,背后一男一女跟著。

    男的穿著優雅的燕尾服,身材筆挺,俊美異常。女的穿著白色的手工芭蕾舞服,容顏絕世。兩人仿佛從電視中走出來的男女明星。

    他們一路走過來,不停揮手,無數男孩女孩回應一陣尖叫聲。

    正是司迎夏和許蓉妃。

    兩人一邊走一邊著說些什么,看著很親密的樣子。

    司迎夏也不再是一臉酷酷,反而笑容親切。許蓉妃似乎被他說的話逗樂了,笑的花枝招展。

    “這該死的司迎夏,難道我女神也要被他那張小白臉欺騙了。”蔣談秋悲痛欲絕。

    “算了,我先走了。”陳凡并不想見許蓉妃,拍了拍他肩膀,就準備離開。

    突然一個女聲傳來:

    “哎呀,我們的陳大高手怎么要提前離開,不來見見迎新晚會的兩位功臣?”

    陳凡皺眉轉頭,就見到常雯正一臉冷笑。

    此時的常雯正在享受這一生中最高光的時刻。

    雖然自己喜歡的男孩子正在背后逗笑另一個比自己更優秀的女孩,但比起讓仇人在自己面前低頭俯首,她寧愿忍了這一時。

    司迎夏在旁邊也以一種高高在上的眼神看著他。這次晚會徹底把他的信心找了回來,無數粉絲的支持和歡呼聲更是讓他的虛榮心膨脹到極點。

    正在這時,一個俏生生的聲音驚喜道:

    “陳凡哥哥?”

    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一個柔軟的身體就撲了過去。陳凡無奈張開雙臂,就覺得香風撲鼻,軟玉滿懷。

    全場一片死寂。

    無數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環視眾人臉上驚訝的表情、雙眼都要掉出來的蔣談秋、以及死死瞪著他如同老婆被當面搶走的司迎夏。

    陳凡不由苦笑。

    “這下事情大條了。”

    ps:謝謝魷魚筱王子的588,謝謝七千星域、devil丨angel的打賞,終于上榜了,繼續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