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三十章 滾出去

    (貓撲中文)

    見兩人談話越來越僵,姜初然皺了皺眉道:

    “楚明輝,這里是方勝國際召開的酒會,不是任你撒野的地方。妃妃要去哪,不需要你同意。”

    “呵呵。”

    楚明輝毫不理會,反而壓上前狠狠的瞪著陳凡道:

    “小子,我長這么大以來,你是第一個敢這樣挑釁我的人。”

    “我會讓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的。”

    陳凡不屑的笑了笑,正要說話時,一個面色威嚴的中年男子推開眾人,走了過來道:

    “怎么回事?誰敢在方勝國際的酒會上鬧事?”

    “我去,朱主管都來了,估計有人要遭殃了。”有認識那中年男子的人低聲道。

    “方勝國際在楚州背景極大,不知道他們會怎么收場?”韓云也皺了皺眉。

    張雨萌冷笑道:“最好把陳凡和楚明輝都趕出去,我看這兩人就煩。”

    “朱主管,我是楚明輝。”

    楚明輝退后一步,似笑非笑的看著陳凡。“我懷疑這個人沒有請柬,私自偷溜進酒會,請您現在就把他逐出去。”

    朱主管一愣,顯然認出了楚明輝,聞言略帶恭敬的道:“是,楚少!”

    然后轉頭對陳凡道:“這位先生,請出示一下你的請柬。”

    許蓉妃不服道:“憑什么因為他一句話,我們就要出示請柬啊。為什么他不出示請柬?”

    朱主管臉色平淡:

    “因為楚少是我們家老板公子的好友。”

    “反倒是這位先生比較眼拙啊。所有的請柬都是我親手寫的,不知道先生是哪位?”

    “他叫陳凡,一個泗水縣來的無名小子。”楚明輝冷哼一聲。“我不信他有進入酒會的資格。”

    話音一落,許蓉妃不由心中一驚。

    她之前也奇怪,以陳凡的身份怎么進入拍賣會的。要知道方勝國際召開的這個古玩拍賣會,有資格拿到請柬的,都是楚州上流社會人物。哪怕是許蓉妃,也是沾了張雨萌的光。

    “我看這小子就沒有請柬,偷溜進來的吧。”圍觀人中有人偷笑道。

    “對啊,看他那一身地攤貨,說被邀請的,我第一個不信。”另一個人冷笑。

    “這下他麻煩大了,方勝國際可不是好說話的公司,他又得罪了楚明輝,只怕難全身而退。”有人搖頭嘆息。

    “先生,請立刻出示你的請柬,否則我就叫保安了。”朱主管臉已經拉了下來,不客氣的道。

    “我沒有請柬。”陳凡沉默片刻,開口道。

    眾人一片嘩然。

    “怎么樣,我說的吧。”楚明輝臉上浮起傲慢的笑容。眼神高高在上看著陳凡,就如同俯視卑微的螻蟻一樣。

    “沒有請柬怎么進來的。”

    朱主管頓時臉色大變,看陳凡就如同看見溜進家中的小偷。他是這個古玩拍賣酒會的負責人,結果卻被人偷溜進來還不自知,告到老板那里,絕對是他失責。

    他心中冷汗直流,還好沒驚擾到會場主廳的那些真正的大人物。

    “這下我看他怎么辦。”

    常雯見了這一幕,心中就如同三伏天吃了冰激凌,從頭爽到腳。

    吉星宇搖頭道:“何必呢?你既然不是這個圈子的,就別進來,否則只會惹人笑話。”

    連司迎夏都皺了皺眉,沒想到打敗自己的情敵竟然是個偷混進會場的小賊。這就像發現自己拼命想趕超的目標其實是個紙老虎,讓他心中極度失望。

    姜初然也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只有許蓉妃急的跺腳道:“陳凡哥哥,你.....”

    “我還沒說完呢。”陳凡突然再次開口。

    “我雖然沒有請柬,卻是被人邀請進來的。這個你可以去迎賓那里查一下就知道了。”

    “邀請進來?”朱主管一愣,狐疑的看著他:“有資格邀請人進酒會的,也就我們公司的大老板、公子而已。像楚少是我們老板公子好友,無需請柬。”

    “我們老板只有一個兒子,你確定是他們邀請進來的嗎?”

    陳凡聞言一愣,魏子卿不像是方勝國際的老板啊?而且對方都明說了,他們老板只有個兒子,而非女兒。

    見陳凡不說話,朱主管也躊躇了。

    想著要不要派人去門衛那邊問一下,萬一搞錯,把老板的客人得罪了,那就麻煩大了。

    這時,卻有一個聲音叫了出來:

    “他是不是被邀請來的,我不知道。”

    眾人聞言看去,就見到一個穿著華麗晚禮服,畫著濃妝的艷麗少女冷笑道:

    “但我知道前段時間在一個酒吧里面遇見他。而這位先生,當時似乎還是一個服務員。”

    “我想一個酒吧服務員,應該沒有辦法結識堂堂方勝國際的大老板和公子吧。”

    這少女話一出,全場沸騰了。

    大家本以為只是個小男孩為了自己心上人,偷溜進會場看看她而已。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內幕。

    “方勝國際的老板和公子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是酒吧服務員能認識的,更不用說被邀請呢?”

    “這小子沒想到吹了個牛,眨眼就被人戳破了吧。”

    “許蓉妃竟然找這樣的男朋友,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

    此時所有人看著陳凡的眼神,就只有輕蔑和鄙夷了。

    如果單單為了心上人偷溜進來還好說,許多人還能諒解。但你卻撒了個謊,又被人揭穿,這就人品問題了。沒有誰喜歡這種小偷加騙子。

    陳凡面對無數指責,毫不所動,反而看向那個少女。

    “樓蕭蕭嗎?那么說,指示她的人是.....”

    朱主管嚴肅道:“這位小姐,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

    “我可以證明。”另一個人排眾而出。

    他先對姜初然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轉頭道:“我們確實在酒吧里面遇見過陳先生,當然可能陳先生有些我們不知道的關系,所以朱主管最好還是去門衛那問一下吧。”

    “是李易晨?”

    對這位圈子中的天之驕子,幾乎沒人不認識。

    姜初然皺了皺眉,不知道陳凡哪里得罪了李易晨,但這件事也不好怪在他頭上。畢竟是陳凡撒謊在先。

    她看著陳凡,暗嘆一聲:

    “這就是你的底氣嗎?那晚在酒吧,我真以為你有雄心壯志,沒想到只是靠吹牛撒謊罷了。”

    姜初然心中失望至極。

    “李公子都說了,還有什么好證明的?”朱主管臉上浮現笑容。

    這個少年在楚州鼎鼎大名,他怎么可能不認識。李副市長家的公子,有他背書,這件事就板上釘釘了。

    他說完連陳凡都懶得看,轉頭大聲叫道:

    “保安呢?還不快把這個小偷給我攆出去。”

    “敢混進我們方勝國際的酒會,可不是能輕易饒了的。給我報警,偷闖私人領地,我看警察怎么說。”

    眾人都用憐憫的目光看著那個孤單的少年。

    這個時候,還有誰敢站出來為他說情?面對楚明輝李易晨方勝國際,哪怕再大背景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常雯不說話,但眼中的快意更濃。

    樓蕭蕭輕哼一聲,得意的看著急得要哭出來的許蓉妃。

    司迎夏暗自搖頭,哪怕他在陳凡這樣的位置,也死路一條。

    李易晨卻眼角都沒掃一下陳凡,悠然喝著紅酒。

    他的輕描淡寫的一擊,就徹底把陳凡踩在腳下。但對他來說,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像陳凡這樣的人,哪配做他的對手。

    張雨萌、韓云那些許蓉妃的玩伴都搖了搖頭。這樣也好,借這次斷掉許蓉妃的念頭,他們兩本身在一起就是不適合的。

    只有許蓉妃還急的跑到朱主管面前苦苦哀求,但朱主管絲毫不理會,拿起呼叫機就呼叫保安。

    楚明輝傲然而立,對陳凡冷笑連連:

    “小子,我說了。”

    “我們壓根不是一個層次的人,我一句話就能讓你滾出去。而你呢?現在又能如何?”

    此時已經有人應和楚明輝的話,大喊讓陳凡‘滾出去’。

    陳凡孤零零的站在那,雙目低垂,一動不動,不知在想什么。

    在外人看來,他仿佛已經認命了,楚明輝、吉星宇、樓蕭蕭等人臉上已經浮現勝利的笑容時。

    突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誰要讓他滾出去的?”

    ps:謝謝devil丨angel的大大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