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三十六章 雷來

    強烈推薦:

    “怎么,他還真敢看不成?”邢忠笑容一收,皺眉盯著陳凡。

    他只是拿這個高中生當靶子打魏三爺的臉而已。在座都是楚州乃至江北有頭有臉的人物,哪有陳凡說話的份?沒想到這小子絲毫沒覺悟,竟然敢自己跳出來。

    “吳大師,您看呢?”

    邢忠心中隱隱有些不安,轉頭低聲詢問銀發老者。

    吳大師聞言,瞇眼掃了下陳凡,不屑的搖搖頭:

    “剛才那個姓祁的好歹還有幾分能耐,這小子凡夫俗子一個,便是法器擺他面前都認不出。”

    這時陳凡已主動站起身,背負雙手踱步道:

    “這個八卦盤里面印刻了八道不同的符咒,從而組成了一個小型的法陣。這個法陣的功效剛才大家也感受到了,可以構成一個靈氣匯聚的區域,或者就是你們說的風水場。在這個區域中,人體無時無刻不受靈氣滋潤,自然身強體健。”

    陳凡已明白,所謂的風水法陣,其實就是仿照聚靈陣設立的山寨品。

    在風水法陣中,靈氣匯聚,無論對人類還是其他生命都有好處。有些靈氣密度極高的生命星辰,人族無需修煉都可以活到一二百歲。野獸也力大無窮,可長幾丈甚至十幾丈,宛若洪荒遺脈,這就是靈氣高度密集的功效。

    “咦?有點門道啊。”吳大師此時終于張開雙眼,正視陳凡。

    其他人見陳凡說的頭頭是道,不由互相對視,暗暗心驚,這小子也是高人不成?

    “這么說,這件法器是真的了?”顏老板急不可耐。

    “勉強算是吧,但是.....”陳凡忽然轉過頭來看向邢忠等人。

    “但是什么?”另一個酒業集團董事長趕緊問道。

    “但是這件法器其實已經不堪重負,用不了幾次了。”陳凡指著八卦盤道:“你們看,它上面有很多裂紋,那不是天然紋理,而是使用次數太多,即將分崩離散。”

    陳凡此言一出,全場皆驚!

    大家仔細看去,果然發現八卦盤上面密密麻麻遍布著許多細小的裂紋,之前以為是自然的木紋或者歲月斑駁的證據。

    現在看來,這盤子明明就是要撐不了多久啊。

    “豎子,你怎敢…”

    吳大師聞言,眼睛猛地一瞪,拍案而起。

    他此時也顧不得什么大師風范了,死死的瞪著陳凡,心中無比悔恨。

    竟然沒看出這小子其實也是同道中人,否則一般人哪能發現這法器奧妙?木頭上面有裂紋多正常的事情。但要是說出來,而且合情合理,那就引人生疑了。

    “邢先生,古老板,這是怎么回事?”

    鄭老皺眉道。

    邢忠臉色微變。而肥嘟嘟的古老板早滿頭大汗,急切之間,哪能編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楚州眾人也看出了不對,都用狐疑的目光看著三人。

    “這還用說嗎?自然是這位邢先生、吳大師還有古老板三人一起做了套,想要騙你們這群有錢無腦的楚州富豪上鉤啊。”陳凡嘿嘿冷笑。

    他之前就感覺不對勁。吳大師好歹也是筑基中期,雖然有很多水分,但也算入了門,具備法力,怎么可能發現不了這個秘密?

    結果他不但不說出真相,反而故意催動八卦盤,把它往報廢路上又推近一步。再看到邢忠和古老板無聲的眼神交流,陳凡才恍然過來。

    感情這三人是一伙的啊。

    他們做這個套,拿件瀕臨報廢的法器來哄騙楚州富豪,恐怕最終目的就是魏三爺了。

    “邢忠,真是這樣?”

    陳凡話音剛落,魏老三就啪地站起身來,怒目而視道。

    楚州眾富豪這時也都反應過來,察覺其中的不對,頓時看三人的眼神就變了。

    古老板冷汗直冒,哆嗦著說不出話來。邢忠也臉色難看,不由轉頭望向吳大師。

    此時吳大師已恨的睚眥欲裂,死死盯著陳凡。自己辛辛苦苦布的局竟然被這小子給揭穿了?本來憑這件報廢法器,至少能從楚州卷走五千萬以上,結果被陳凡一言毀去,他怎能不恨。

    “小子,你竟然敢拆老夫的臺?”

    吳大師從牙縫中擠出話來,身邊陰冷之氣越來越濃。

    “怎么,你還想動手不成?”

    陳凡絲毫不懼,還饒有興趣看著吳大師。

    他重生回來,還沒有正兒八經的和人斗過法呢。這個吳大師雖然可能會的只是非常粗淺甚至殘缺的法術,但已足以讓陳凡心生感覺。

    “姓吳的,這里是楚州,不是你們可以撒野的地方。”

    鄭老一拍桌子,須發怒豎,顯然動了真火。

    他一發話,周圍站著的保鏢就圍了過來,虎視眈眈看著吳大師三人。

    邢忠見狀臉色大變,他只帶七八個手下過來。要是這群富豪當場翻臉,他能活著走出楚州?中州省來的古老板更是嚇得全身一癱,直接從座位上滑了下來。

    “呵呵。”

    吳大師絲毫不在意周圍的眾多黑衣保鏢,反而陰測測的對陳凡道:

    “小子,你壞我好事,我怎能饒得了你?”

    “你不是說那不算法器嗎?看看這個呢?”

    吳大師直接取出一個陶罐,猛地掀開蓋子,一股陰風就吹了出來,被吹到的人只覺寒風入骨,全身血液都要凍僵,整個大廳的溫度都為之一降。

    “姓陳的小子,見見我的寶貝吧。”

    他話音剛落,陶罐中就飛出一團黑霧,這團黑霧不斷變化形狀,仿佛千萬張人臉,從黑霧中傳來一聲聲凄厲的尖叫,宛如九幽地獄跑出的邪魔。

    “救命啊。”

    那些富豪們早嚇破了膽,哪還有剛才那般盛氣凌人?他們連滾帶爬的躲到眾多保鏢們身后,渾身發抖。這些保鏢雖然很多都是職業軍人退役,不少還是國家武術比賽的得獎者,但什么時候見過這等陣勢?也嚇的臉色慘白,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這是.....馭鬼之術?”祁師傅驚駭道。

    “入道者果然是入道者,可以驅神馭鬼,駕馭雷霆,我有生之年竟然見到法術,死而無憾啊。”

    一邊說,一邊搖頭,滿臉失魂落魄。

    “不錯,你竟然能認出我這道法門。”吳大師得意的點點頭。

    他掃視了一圈,對眾人恐懼的態度非常滿意。但見到陳凡還坐在那悠閑的喝著茶時,不由怒氣上浮,厲聲道:

    “小子,你不怕嗎?”

    吳大師這一問,不僅是他自己,連邢忠、魏老三、林叔等人都紛紛看向陳凡,就仿佛看個白癡一樣。

    ‘對面是可以馭鬼的厲害人物啊,他一點都不怕,難道傻了不成?”

    其他人也都心中驚疑。

    要知道吳大師這馭鬼之術一出,在場除了陳凡、邢忠外。也只有鄭老勉強憑借數十年的養氣功夫還坐著,但雙腿卻止不住的微顫。魏老三更是早就躲到眾人后面去了,連保鏢們都手軟腳軟,他一個毛頭小孩不怕死?

    韓云渾身哆嗦,急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陳凡,你快躲開啊,他會殺了你的!”

    她心中止不住的悔恨,自己要不是把陳凡的身份暴露,他也不會在邢忠的步步緊逼下道出真相,也自然就沒了吳大師的一怒殺人。

    陳凡卻充耳不聞,坐在那鎮定自若。

    “呵呵,我看你死到臨頭,還能嘴硬不?”

    吳大師此時怒急攻心,早不管什么殺人犯法之事。

    他猛的捏動法訣,銀發怒張,劍指黑霧。那團黑霧一陣顫動后,似有些不情愿,緩緩向陳凡飛去。

    見到厲鬼撲向陳凡,所有人嚇的驚呼尖叫,都以為陳凡在劫難逃。

    “怕?就你這區區陰魂?”陳凡忽然笑出聲來。

    他一邊笑一邊搖頭。

    “我還以為你有什么驚天動地的本事呢?原來只是靠個養鬼罐罷了。憑你自己的能耐,只怕還駕馭不了這只陰魂吧?”

    “你這種玩意都能稱作法器,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也罷,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法器’!”

    陳凡摘下胸前的玉符,握在手中。

    在眾人驚駭和疑惑的目光中,平靜的吐出兩個字:

    “雷來!”

    轟然之間,虛空生電,雷霆炸開,滿堂白晝!

    他手握雷電,宛若天神!

    ps:謝謝紙上的輪廓和嘎嘎呢的1888、謝謝交個知己的588、謝謝金俊赫、老衲法號口味重、劍仁愛劍、我心所屬方向、愛因斯坦大神、太子6752、皇甫君蘭的打賞。明天就是周一了,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