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三十七章 敬我如敬神

    護身玉符中的三個法術,以辟魔神雷威力最大,至剛至陽,專破各種神念、陰魂、靈體、煞氣。

    在雷霆響起那一刻,黑霧就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以比來時快十倍的速度向后逃竄。但修仙者的法術哪是那么容易躲避的?

    陳凡握住雷電,猛地擲出!

    “轟隆隆!”

    仿佛晴天霹靂,一道閃電從他手中延伸出去,在空中如蛇形蜿蜒九轉,啪地打在黑霧上。那團黑霧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如同烈陽下的白雪,瞬間消失無形。然后雷電去勢未盡,反而又進一步,劈在吳大師手中的‘陶罐’上。

    “啊!”

    吳大師一聲慘叫,猛地跌坐在地,那陶罐直接被雷霆劈得粉碎,化為煙塵。

    滾雷聲陣陣,如同無形波動橫掃出去。整個廳堂的窗戶玻璃、水杯全部被當場震碎。大廳內仿佛臺風過境,被肆虐的一片狼藉。

    “天....天師道的雷法!”

    吳大師頭發被電的豎直,滿手黑灰,嘴中止不住的驚呼。

    他望向陳凡的眼神,就如同兔子見到猛虎。當見到陳凡手中又抓出一團雷電,瞳孔一縮,再也不顧仙風道骨、大師風范,嚇得連滾帶爬,跪趴在地上,不住磕頭。

    “大師饒命,弟子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吳大師算是被陳凡這一擊打得肝膽俱裂,哪還有半點反抗之力,只有不停的磕頭求饒。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陳凡踏前一步道:

    “我破你法術,你服否?”

    “服,服,服,我服!”吳大師顫聲連連。

    陳凡再進一步,喝道:

    “我毀你法器,壞你道行,你服否?”

    “服,服,服,當然服。”吳大師搗頭如蒜。

    陳凡掌控雷霆,當頭怒喝:

    “我砸你生意,敗你名聲,讓你跪地求饒,你服否?”

    “弟子心服口服,心服口服。”吳大師頭都磕出血,凄涼哀叫。

    “既然心服口服,那就暫且饒你一命。”

    “滾吧!以后若讓我知道你再踏入楚州半步,必定打得你灰飛煙滅,神魂俱散。”陳凡散去手中雷霆,俯瞰跪地的吳大師,就如同看著螻蟻一般。

    “是!是!是!”

    吳大師連頭都不敢抬,顫抖著從地上爬起來,也不管其他人,連滾帶爬就逃竄而去。

    陳凡背負雙手,看向邢忠和古老板等人。

    邢忠縱然是叱咤江北十余年的梟雄人物,此時在他平淡的目光下,也背脊發涼,兩腿顫顫。

    吳大師是何等人物,可以御神斥鬼,凌空殺人,在中州省那邊有偌大名聲。但這樣的存在,在陳凡面前,也被打的一敗涂地,跪地求饒,不敢有絲毫反抗。他邢忠只是個凡夫俗子,哪敢與這等執掌雷電的神仙人物抗衡。

    “陳......陳大師,現代社會,殺人是是犯法的。”

    他臉色雪白,雙手支撐身體,勉力道。

    “你剛才對我呼來喝去,現在怎么沒那威風了?”陳凡饒有興致的看著他。

    邢忠被他看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心中發顫。

    “陳大師,求你饒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給。”邢忠低頭俯首道。

    其他的楚州富豪們見到剛剛還趾高氣昂,和他們平起平坐的邢忠,此時卻對一個十六七歲的高中生低眉俯首,哀聲求饒,心情一時五味雜陳。

    一開始大家見到陳凡,壓根沒放在眼中。等聽到他只是魏子卿的朋友,還在讀中學兼職酒吧打工后,更是把他當做笑話一樣看待。

    結果現在陳凡駕馭雷電,敗吳大師、斥邢忠,傲絕當場,定人生死,在場諸人卻沒一個敢說出半個字反對。

    任他們億萬身家、偌大權勢,在陳凡面前仿佛也沒有半點可恃。

    “這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鄭老雙手抓著太師椅,心中震撼。

    哪怕是他曾見過的省部級大佬,福布斯榜上的大富豪,也沒有陳凡現在一半的風采。

    那種睥睨天下、傲視一切的氣魄,恐怕只有真正掌控強大力量的人才會具備。金錢、權勢終究都是外物,在關鍵時刻就不可依靠了。

    韓云此時一雙美眸園瞪,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凡。一分鐘前,吳大師還氣焰囂張,不可一世,陳凡只能坐在那等死。現在吳大師卻跪地求饒、狼狽逃竄,天河大佬邢忠更是低頭認錯,不敢辯駁。

    陳凡一人傲立,壓得滿廳富豪俯首。

    “我原以為你只是魏子卿的朋友,所以才不怕楚明輝他們.....沒想到,這才是你的依仗?”

    看著場中背負雙手的少年,和剛才那個手握神雷的陳凡重疊在了一起,韓云發自內心的驚撼。

    難怪他絲毫不把楚明輝、李易晨等人放在眼中。

    難怪他見到魏三爺、鄭老、顏老板這等大人物,卻毫不在意。

    難怪吳大師氣焰滔天,要馭鬼殺人,他也神色不變。

    原來他是真的有依仗啊!手握雷霆,掌人生死,這樣的陳凡,雖然依舊相貌普通,但在韓云眼中,卻比最頂級的帥哥還充滿吸引力。

    “許蓉妃那傻丫頭是真的傻人有傻福。她竟然選中一頭潛龍,我當時怎么沒看破他的表面?那時要是交好他,我未必沒機會從許蓉妃手中將他奪過來。”

    韓云心中止不住的悔恨。

    她知道,今日之后,陳凡再也不是那個普通少年,而是楚州真正的大人物。

    在場這幾個富豪基本上是楚州泰半的巨商,只要看看他們眼中那狂熱的神色就知道他們早被陳凡征服,從今以后,恐怕會把陳凡當成祖宗一樣供起來。

    陳凡此時卻不管這些,反而轉頭問古老板道:

    “你們剛才拍賣那個八卦盤,最高價格是多少?”

    古老板嘴唇直哆嗦,說不出話來。到是那個紡織集團的顏老板壯著膽子道:

    “陳大師,剛才邢老板報的最高價是四千五百萬!”

    “四千五百萬嗎?”

    陳凡彈了彈手指,望向邢忠。

    “既然這樣,我也不漲價,你就用這四千五百萬買你一命如何?”

    邢忠聞言,臉上閃過一絲肉痛。

    他哪怕身價過十億,但那大部分都是不動產,很多還有銀行的貸款,四千五百萬哪怕是他一時拿出來,也要傷筋動骨。

    但此時他哪敢再吐出半個不字?

    他可不想陳凡一個雷電打過來,把他打得像那個陶罐惡鬼一樣灰飛煙滅。

    “是!是!四千五百萬就四千五百萬,我給。”

    邢忠一邊說著,一邊心中滴血。

    “三天之內,我要這四千五百萬擺在我面前。否則的話.....”陳凡笑了笑,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邢忠要是敢不給錢,讓陳凡登門要債,那時恐怕就不止錢的事情,而是命的問題。

    陳凡雖然言語平淡,但邢忠哪敢無視他的威脅,連連點頭保證,恨不得當場寫血書。

    “好了,你可以滾了。”

    陳凡不耐煩的擺擺手,就像打發一只蒼蠅一樣。

    邢忠和古老板等人如逢大赦,哪還敢有半刻停留,撒腿就跑。

    韓云咬咬牙走了過來,一雙美眸看著他,閃著異樣光彩。

    她壯著膽問道:

    “陳大師,您就這樣放他們走了?”

    說到這,韓云頓了頓,有些遲疑。

    “邢忠、古老板他們還好說。但那個姓吳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修煉的法術也鬼里鬼氣的,只怕這一去,他還會有報仇的念頭啊。”

    面對韓云的好意,陳凡淡淡說道:

    “無妨,他已被我嚇破了膽。”

    “今日之后,他敬我當如敬神明一般。”

    語氣雖淡,卻帶了強大無匹的自信。

    韓云聞言心中一顫,對這個少年的感覺更加強烈。

    這時,突然一個驚喜的聲音插了進來。

    “陳大師,我就知道您神通廣大、法力無邊。那什么姓吳的,只是土雞瓦狗,哪能當您一擊。”

    只見魏三爺從一群保鏢身后跑出來,三步并兩步到陳凡身前,目光熾熱看著他,就像腦殘粉見了偶像。

    “魏老一世英名,怎么生了你這樣的奇葩兒子?”

    陳凡無奈扶額,心中長嘆。

    PS:謝謝我心所屬方向、冬夜飄雪已凋零的1888和紅包,謝謝一劍斷南山的588,謝謝瘋狂的精神病院院長、金俊赫、愛因斯坦大神、清風劍圣、三溪五弦、中0、強盜歸來的打賞。新周的第一天,求票票O(∩_∩)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