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四十九章 徐傲上門

    強烈推薦:

    這場生日宴會最終在歡快的氣氛中結束,楚明輝從頭到尾也沒有再挑釁過陳凡,顯然想在徐父許母面前表現出成熟穩重的姿態。

    陳凡離開后,謝絕了韓云的相送。

    第二天,他下課回家,步行走在沿湖公路時,突然看見幾輛黑色的奔馳轎車停在路旁。見到陳凡,一個滿臉橫肉的黑衣壯漢迎了上來:

    “陳先生,我們老大有請。”

    “你們老大?”

    陳凡順著他的手指方向望去,見到湖邊背立著一個似是眼熟的身影。不由目光閃了閃道:

    “好的。”

    走了過去,發現果然是昨晚剛見過的許蓉妃生父。

    徐傲!

    他負手站在湖畔,直面浩渺的大湖,周圍樹林中站著一圈彪形大漢,身邊有一位老者叉手侍立。

    “徐叔叔找我來,不知道有什么事?”

    陳凡停在了十步之外,不亢不卑道。

    徐傲面色淡漠,完全沒有了昨晚那種儒雅溫和。此時的他,看起來才像一位威震海東的大佬。

    “你順著這里看,能看到什么?”

    徐傲淡淡道。

    陳凡聞言望去,只見一望無垠的湖面。他思索片刻,才答道:“是煙波浩瀚的燕歸湖。”

    “是啊,浩渺煙波,無邊無際,讓人立在此頓覺自身渺小。”徐傲感嘆一聲,突然聲音轉冷。

    “但你知道嗎?燕歸湖在楚州算是大湖,可在江南省只能排名第十,至于放眼華夏,更是微不足道的小湖泊。”

    說完,他轉過頭,目光森然的看向陳凡:

    “它就像你一樣,在楚州這個小地方中,自然顯眼。但在整個江南省甚至華夏,渺如塵埃罷了。”

    陳凡面色如常道:“徐叔叔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清楚。”徐傲背負雙手,傲然道:“我希望你離開妃妃身邊。”

    “你在楚州很出彩,但比起江北乃至整個江南省的年輕俊杰,就差太遠了。”

    陳凡淡淡道:“難道楚明輝就能傲視江南省不成?”

    “哼,楚明輝想要娶我女兒,也必須拿出真本事來。”徐傲不屑一笑。“他五年內若能升到少校,或者進蒼龍特戰隊,我還會考慮一下。否則我絕不會把女兒嫁給他。”

    說完后,徐傲又看向陳凡:

    “我知道你瞧不起楚明輝,你也確實有瞧不上他的資本。”

    “你父親是金陵陳家的人,你母親在中海市的公司據說資產過幾億?你曾經以一敵十幾,從周天豪的手下救了妃妃。”

    “楚明輝相比起你,確實要失色幾分。”

    “你調查我?”陳凡臉色微沉。

    徐傲哈哈一笑。

    “妃妃是我的寶貝女兒,我又怎么會不把靠近她的男生調查清楚呢?”

    “你身手了得,背景也不俗,還有江北魏家公主做朋友。理論上來說,配上妃妃綽綽有余。”

    “可惜從昨晚之后,情況就不一樣了。”徐傲斷然道:“她現在是我徐傲的女兒。”

    “你想娶她。”

    “還不!夠!資!格!”

    最后四個字,徐傲一字一頓說出,顯示出強大的自信。

    “哦,什么樣才算夠資格呢?”陳凡目光低垂道。

    “若以背景,少說家里面也有個將軍或正廳,而且還是實權的那種。”徐傲平靜道:“若以能力,無論是從軍幾年內晉升校官,或是入官場平步青云,又或者成為跨國公司中層以上管理,這些都算你能耐。”

    “可惜我在你身上,沒有看出一點具備這些能耐的樣子。”說到這,徐傲搖了搖頭。

    “你雖然表面看似謙和,其實內心高傲到了極點,打定主意的事情不會退后半步。這等性格,若入了官場商場,不能和光同塵,必然一敗涂地。便是進了軍中,也舉步為艱。”

    “你說這樣的人,我怎么放心把女兒嫁給他呢?”

    說完,徐傲就定定看著他,仿佛要把陳凡看穿。

    陳凡忽的笑出聲來:“徐先生,這些都只是你一廂情愿的猜測罷了。”

    “我只是把妃妃當做妹妹看待。”

    “而且你說的沒錯,我這個人確實高傲至極,因為我有看不上一切的本錢。”

    陳凡目光平淡,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讓他動容。

    “哦,什么能耐呢?就憑你父母的家世,還是你那不凡的身手?”徐傲冷笑道。

    他說這么多,其實希望能折服這個傲慢的小子。若把他引入自己麾下,栽培幾年。讓他成了氣候,將來接替自己,以后未必不能將女兒嫁給他。

    但沒想到陳凡竟然比他想的還要不可一世。

    “我的岳父,曾經是楚明輝父親的老領導。”

    “我在海州,能和市長平起平坐。”

    “我身邊這位顧老,是古老武道家族的傳人,武功驚天動地,便是十個你,都不是他對手。”

    徐傲一字一句道。

    “這些東西都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終究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再有能耐,又能高到哪去?”

    說到這,徐傲不由惱怒的冷哼道。

    他都講到這里了,陳凡竟然還不屈服,反而硬著頭說自己有底牌。

    你若真有底牌,就不會連個酒會的事情,都要靠魏子卿出面幫你擺平。

    陳凡平靜道:“徐先生,你說的這些,在我看來,只是一劍斬破的事情。”

    “一劍斬破?”徐傲終于笑了出來。

    他一邊笑一邊搖頭。“陳凡啊陳凡,我年輕的時候也幻想自己有斬斷一切的能力,可惜這個社會,終究是規則大于全部。你若不遵從規則,就只有被規則拋棄。”

    “罷了,你走吧。等你什么時候想通了,再來找我。”

    說完,揮揮手,轉身而去。

    周圍的手下跟在身后,寂靜肅穆,法度森嚴,比周天豪的手下高不止一個檔次,不愧是江北最頂級的大佬。

    那個顧老臨走前,看了眼陳凡,搖頭惋惜道:

    “現在的小子真不珍惜啊!徐爺已經多少年沒有動提攜年輕人的念頭了,你知道你今天失去了什么嗎?”

    “少奮斗二十年的機會!”

    “我年輕時若有你這等機遇,哪還會一把年紀給人做侍衛隨從?”

    陳凡面色如常道:

    “你是你,我是我,在你看來,他的提攜是機遇。但在我看來,不值一提。“

    “哼,狂妄自大。”

    顧老聞言,不由臉色一沉,冷哼一聲,也轉身而去。

    等眾人走后,陳凡才搖了搖頭,看向燕歸湖。

    “你們眼里,燕歸湖在江南省乃至華夏都微不起眼。”

    “但卻不知道,在我眼中,這華夏乃至整個地球,何嘗不是渺小如塵埃呢?”

    “任你有滔天的權勢,驚才絕艷的天資,終究只是個凡人,百年以后終歸化作塵土。而我一千年,一萬年之后,依然在那!”

    顧老拉開奔馳的車門,氣呼呼的坐了進去。

    “怎么了,他還沒有改變主意?”早就坐在車中徐傲平靜道。

    “那小子冥頑不靈,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顧老搖頭嘆息。

    “算了,不管他了。給他機會他抓不住,日后妃妃也不能怪我。”徐傲說完,神色一沉。“聽說這次擂臺大賽,邢忠那邊來了位非常厲害的高手?”

    “是的,徐爺。”坐在前座的手下回首恭敬道:“我們在天河市的消息。”

    “邢忠從海外請回來一位高手,現在每天都畢恭畢敬的把他當大爺一樣伺候著。還揚言說要在這次擂臺大賽上面壓倒所有人,稱尊江北!”

    “哼,他區區邢忠,也敢放言稱尊江北?”徐傲冷笑一聲,轉頭看向枯槁老者:“顧老,這次還要勞煩你出手了。”

    “徐爺,放心吧。”顧老雙眼微瞇,森然笑道。“老頭子雖然快半截身子埋進黃土了,但還不是江北這些小崽子們能挑戰的。”

    “有顧老在,我就安心了。”徐傲贊許的點點頭。

    ps:謝謝繁天殘人的1500、謝謝黃鼠狼22、沐日的588,謝謝老衲法號口味重、書友1607212、淫正、潛水黨冒泡、海上de藍天的打賞。嗚嗚,謝謝大家o(n_n)o。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