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十四章 大佬齊聚

    強烈推薦:

    果然下一把,阿秀就壓贏了,小賺了幾千塊。阿秀興奮的小臉蛋紅撲撲的,激動的看著張哥和肖旺他們。

    “怎么,陳凡兄弟,你還不來玩玩嗎?”

    肖旺挽著楊麗的腰,似笑非笑道。

    在他看來,當阿秀上鉤那一刻,陳凡就已經不重要了。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背景人物,要不是看在自己女友和阿秀的份上,早就把他攆走了。

    阿秀雖然興奮,但小腦袋終究清醒,諾諾道:“陳先生是大人物的,他應該看不上這些小錢。”

    “大人物?”肖旺撇了撇嘴,都要笑出聲來。

    就這小子?

    連個一萬都舍不得拿出來,讓女友和別人借錢的人也是大人物?

    不過看到阿秀一臉認真的表情,他也不好做得太過分,就笑了笑,沒說什么。

    接下來幾天,就是肖旺他們白天游玩,晚上帶著阿秀壓拳。阿秀這些天輸少贏多,已經賺了幾萬塊,這相當于她一兩年的工資。不過小丫頭雖然激動,但也知道陳凡身份尊崇,所以大部分時間都陪在陳凡身邊,只有晚上偶爾壓幾把。讓肖旺他們看陳凡越發不順眼。

    陳凡倒無所謂,這些人在他眼中都是小兒科罷了,只有最后各位大佬的壓軸比賽才勉強入他眼。

    終于,最后一天到來了。

    這天下午,進了賽場,明顯感覺氣氛和前幾天截然不同。整個蒙古包被拆開,露出諾大的平地,在擂臺旁起了一個高臺。

    而周圍站滿了身材高大,目光兇狠的保鏢侍衛,不少人腰間鼓鼓,顯然都揣著武器。

    大家坐在那,大氣都不敢出。

    這可是一年一度的江北諸位大佬齊聚,解決矛盾和商量勢力圈子的日子。誰敢在這里搗亂,就是得罪整個江北,沒有滔天權勢,絕對死無葬生之地。

    “來啦,來啦。”

    人群騷動起來,只見一群人魚貫而上高臺。

    “那是我們天河市的邢忠邢老大。”

    “哼,清水光頭劉也來了啊。”

    “哎呀,怎么只有周天豪,咱們楚州的魏三爺怎么沒來?”

    每位大佬登臺,都引起下面一陣議論,有面露羨慕,有目光恨恨,有唉聲嘆氣的。登臺的這幾位,無論哪一個,都是在他們市跺跺腳半市震動的人物,有些人在江北都叱咤風云。

    “江州這次怎么來的是個女子,伍老爺子呢?”

    臺下有江州的人暗暗驚疑。

    這時,最后一位大佬已經走了上來,臺下瞬間一靜。大家都用凝重的目光看向那個儒雅秀氣的中年男子。

    “江北第一大豪!”

    “海東徐傲!”

    在場眾人中,以徐傲的名氣最大。

    他靠山夠硬,占據江北第一大市,明面是上市公司董事長,資產數十億。無論是哪方面,都壓倒了其他人。

    見到徐傲登臺的氣場,已經入座的幾位大佬其中有人就忍不住冷哼出來。

    徐傲視而不見,安穩的坐到了主位。他身后的顧老不由瞇起雙眼,目光如鷹般掃向冷哼那人。

    果然是天河市的邢忠。

    只不過此時邢忠旁邊只坐著吳大師,那個傳聞中的海外高手,似乎不見蹤影。

    “哼,暫讓你得意會,過會你恐怕連哭都哭不出來。”顧老心中冷笑。

    大佬們落座后,光頭劉看著大佬中唯一一個女子,嘿嘿笑道:

    “江州沒人了?派你一個小丫頭過來?”

    坐在江州位置上的,是個一襲青衣女子。

    她長的并非那種傾城絕色,但氣質非常空靈,穿著青色旗袍、繡花布鞋,欺霜賽雪的手腕上戴著一對翠綠的玉鐲,就仿佛從古代仕女圖中走出的江南繡女。

    光頭劉發話時,女子動都未動,但她背后的一個中年壯漢卻聞言怒目,猛地踏前一步。

    “好了,伍老身體不便,所以請了陸小姐全權代替。這事伍老已經提前通知了我。”徐傲慢條斯理的道。

    他話一出,光頭劉只能哼哼一聲,不再開口。

    那個中年壯漢目光也看向青衣女子,女子微微擺手,他就退了回去。

    諸位大佬包括臺下眾人都不由一震。這就是徐傲的權威,一言而決一位大佬的地位。不愧是隱約執掌江北牛耳的海東徐傲。

    “諸位兄弟,包括從天南海北趕來青陽的朋友們。”

    “今天是我們江北各市坐下來,以擂臺比武身份確定各家份額和了解往日仇恨的時候。咱們今日一切以比武勝負說話,出了這個門,就不能再起糾紛,擾亂了江北的秩序,否則到時候別怪我徐某人翻臉。”

    徐傲穩坐太師椅上,溫和道出,臺下一片靜寂,沒人敢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等他說完后,光頭劉就忍不住了。

    他嘿嘿冷笑:“周天豪,這次怎么沒讓魏三爺來給你撐腰啊?”

    “以前看在魏家的面子上,多次繞過了你,今天我看你還怎么躲過去。”

    光頭大漢一揮手,身后一個矮小黝黑的男子走出。

    他借著助跑,猛地一躍,就橫越數米高空,從高臺跳至擂臺,然后用挑釁的眼神看著楚州方面。

    周天豪臉色一沉,雙手死死抓住太師椅的扶手。

    清水和楚州相距不遠,兩股勢力常年摩擦在一起,自然早就結下深仇大恨。每次他在擂臺上最大的對手就是這個光頭大漢。

    “郭師傅,您有把握嗎?”

    周天豪看著臺上的那個雙手麻繩的的精悍青年,回頭低聲問道。

    “看著是泰拳的高手。這類高手往往從小的時候就帶著繩套捶打石頭,把自己的骨頭都一遍遍的打碎再愈合,然后練出一雙鐵拳和鐵肘。”郭威瞇著雙眼,上下打量臺上的矮個男子,自信的道:

    “只要他不是修習古泰拳的秘法傳人,我定能勝他。”

    說完身形一飄,無需借力,竟然直接人如箭一般射到擂臺上。

    “好!”

    臺下頓時一片喝彩聲。

    之前登臺那男子看相貌就不像國人,眾人心底就有了偏向,而郭師傅的登臺不帶一絲煙火氣息,更顯露出華夏武學的高明,大家自然更支持郭師傅。

    “請!”

    矮小男子用發音古怪的中文說道。

    然后猛地抱拳一躬身,身體就如彈簧一樣,噗的從地上彈起,一拳沖天而起,直接打向郭師傅。

    他這一拳擊出,不僅出其不意,而且借助腰肘的力量,速度極快,在空氣中打出凄厲的撕裂聲,僅僅一拳之威,就讓臺下眾人都為之色變。

    郭師傅不愧是內勁小成的高手,臉色一沉,雙手推出,如封似閉。

    但那泰拳高手一拳不建功,接著一拳已經到來。然后是手肘加膝蓋,如狂風暴雨一般的攻勢。郭師傅一招落差,就陷入挨打境地。

    只覺對方的拳腳重的不可思議,仿佛帶著千斤巨力,遠超普通人,他的手臂都被震麻了。

    郭師傅心中一沉,暗叫糟糕,知道遇見真正的泰拳高手了。

    但此時他已經失了先機,只能苦苦支撐,期盼著對手力竭露出破綻,再找到機會反打回去。

    臺下鴉雀無聲,看著剛才飄逸如仙的郭師傅被那外國小個子按著一頓暴打。

    “怎么樣,我請的師父厲害吧。”光頭大漢環視左右,得意的笑道:“這位頌韜師父雖然年齡不大,但已經在東南亞那邊成名十年,人稱‘八臂羅漢’。”

    諸位大佬都微微皺眉。

    羅漢這個詞,在東南亞可不是能隨便叫的和武俠小說中叫某某羅漢只是龍套不一樣。東南亞尊崇‘小乘佛教’,而小乘佛教最高也就修煉到阿羅漢的境界。

    所以贈你羅漢稱號,就相當于國內說某某人成仙成圣、成祖成佛,是最高榮耀。

    而且這位泰拳高手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快若閃電。拳、腳、肘、膝,如水銀瀉地,攻勢如潮,仿佛同時有八條臂膀在進攻。

    無愧八臂羅漢的稱呼!

    臺下眾人早就面如土色,尤其是張哥,更是臉色難看至極。

    他自詡是省散打隊出來的精英,看不上這些野路子。之前幾天見到的黑拳手也只是敢拼命罷了,真實拳腳水平未必如他。

    但這次上臺的兩人,無論是頌韜還是苦苦支撐的郭威,實力都遠超他的想象。

    張哥把自己放在郭威的位置上,發現自己恐怕連頌韜一拳都擋不住,不由心生沮喪。

    而陳凡在旁邊也暗暗皺眉,以這趨勢下去,郭威要輸了啊。

    果然,很快勝負分出!

    郭威敗!

    ps:謝謝冬夜飄雪己凋零的2000,謝謝堃堃的1000,謝謝淡漠生痕、帝戰皇的588,謝謝老衲法號口味重、續筽刮的打賞。第三更完畢,求票票o(n_n)o。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