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十六章 誰是,陳大師?

    強烈推薦:

    他自從隨師父修行古泰拳秘法以來,縱橫無敵,自以為也算頂級人物。但今日見到林虎踏浪而來,方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過頌韜有誠于武道之心,雖然驚駭,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悍勇之氣。

    “請!”

    他再次躬身抱拳。

    “你來吧。”

    林虎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微微側抬。

    頌韜見狀,心中大怒。

    眼前這人固然有如神通一般,但自己也是橫行東南亞的高手,豈能輕辱?

    他怒吼一聲,催動古泰拳秘法,全身青筋猛脹,皮膚瞬間青黑如鐵,整個人都膨脹了一圈,化作近兩米高的大漢。

    “古泰拳的舍身秘術?這才像樣嘛。”

    林虎微微點頭。

    四叔低聲叫道:“頌韜拼命了。古泰拳的舍身秘術一生中最多也就用三四次,每次用過后都會元氣大傷,幾個月虛弱無力。”

    陸姓女子充耳不聞,只是目光緊緊盯著林虎。

    頌韜發出陣陣狂吼,抬手就打來。

    這次他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但這一拳之威,就如同泰山倒傾,力量之大,不可思議。

    郭威臉色又白了幾分,若頌韜開始就用出這套秘術,他只怕連三拳都擋不住。

    臺上的林虎卻出人意料的站在那里,不擋不躲。等拳頭靠近時,右手才猛地一握,同樣一拳擊出。

    他這拳出時悄無聲息,卻后發先至。

    只聽“咔嚓”一聲。

    兩拳相撞,卻是頌韜整個人如稻草一樣倒飛出去,他的胳膊向外詭異的彎曲,似在林虎那一拳之下已經折斷。

    這時林虎卻絲毫沒有留手的意思,反而身形一閃,到了頌韜上空。

    頌韜發出一聲慘烈的嘶吼,另一只手撐在胸前,但林虎已經一腳踏下。

    他這一腳,輕靈如飛燕掠水,輕易穿過了頌韜的防護,直接把他連人一起踏在擂臺上。

    “轟隆!”

    就如巨石撞地。

    頌韜整個人重重砸在地上,把擂臺都砸出個小坑。胸部深深凹下,似被巨型重卡攔腰撞中一般。受了如此重傷,顯然已經沒法活了。

    一拳一腳!頌韜斃命!

    全場死寂,看著那個輕描淡寫就打死頌韜的男子,只見他搖搖頭道:

    “太弱了。若是你再練二十年,還能和我過上幾招。”

    說完,林虎負手傲立,環視高臺,淡淡道:

    “還有誰要來領教?”

    高臺上雖有眾多江北大佬,卻無一人敢開口。

    林虎踏水而來,一擊殺人之威已經深深震撼住他們,連在場實力排前三的頌韜都擋不住他一拳一腳,誰還敢上去送死?

    光頭大漢此時如霜打茄子,恨不得把自己埋入座椅中,讓林虎永遠別注意到他。

    陸姓女子也沒了一派淡定從容之氣,目光凝重。

    林虎的登場打破了她所有算計,他實力太可怕了,只怕四叔上去也是白送。

    “沒有人了嗎?”

    林虎目光掃視一圈,最終落在了中間的徐傲身上。不僅是他,高臺上諸多大佬以及臺下眾人都看向他,看著這位江北第一大豪,海東傲爺!

    徐傲長吸一口氣,知道自己終究沒法再避讓了。

    既然坐在了江北第一大豪的名頭,那就必須承擔它的責任。他沉聲道:“顧老,你有把握嗎?”

    顧老卻一反常態,鄭重的躬身道:“徐爺,多謝你這些年收留老頭子。”

    “我都一把年紀,半只腳踏進棺材里,今天就讓我再為徐爺戰上一場吧。”

    顧老此言,是抱著戰死在擂臺的信念啊。

    徐傲神色凝重地盯著顧老,道:“如果事不可為,就認輸,咱們來日方長。”

    顧老額首,然后頭也不回的向擂臺走去。背脊挺直,整個人仿佛都充滿精氣,年輕了二十歲。

    見到顧老登臺,林虎終于臉色稍微莊重了點,狐疑的看著老者道:

    “內勁大成,也算不錯的高手了,可惜受了點傷,實力大打折扣。”

    “看你這行走姿態,有點顧家功法的影子,顧世通是你什么人?”

    顧老皺眉道:“你認識我顧家家主?”

    “呵呵,十七年前,我曾隨老師來過華夏。當時顧世通是第七個敗在我師手下的人。”林虎淡淡道。

    “怎么可能!”顧老為之色變。

    顧家是傳承兩百年的武道世家,家主顧世通更是內勁巔峰,半步化境的人物。此生也只敗在一個人手下罷了,也正是敗于那人,才受了重傷,否則早入了化境。

    他心中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澀聲問道:

    “你師父是誰?”

    林虎背負雙手,傲然吐出五個字:

    “洪門,雷千絕!”

    他此言一出,滿場皆驚。

    聽說過雷千絕的人不多,但洪門的名頭太大。這可是從上百年前就名滿華夏乃至世界的大組織,迄今為止也是海外華人圈的老大。相比起這種傳承上百年的龐大組織,江北這群大佬只是小魚小蝦罷了,人家可是能直接和國家對話的勢力。

    便是最強的海東徐傲,在洪門面前也是屁都不是。

    忽然有人驚呼出來。

    “虎爺?他是洪門的阿拉斯加之虎!”

    有些對海外勢力圈比較熟悉的也紛紛色變。

    相比起林虎,知道阿拉斯加之虎的人就太多了。傳說他是阿拉斯加那一片的華人老大,心狠手辣,掌控白令海峽和東北太平洋海域的航線,從那片經過的船隊,都要按船抽稅給他,否則就會遭遇海盜截殺。

    這種坐鎮一方的國際大梟,哪是江北這群小打小鬧能比的?

    徐傲聞言心中直墜無底深淵。

    這已經不是邢忠請來的海外拳師了,而是一頭霸王龍。人家來壓根不是沖著獎金,只怕是要一口吞下江北,甚至整個江南省。

    林虎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拳頭有拳頭,背后又有洪門的滔天勢力支持,給他時間,絕對能整合江北。而顯然,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四叔也低聲叫出來:

    “竟然是雷千絕的弟子,難怪難怪。”

    “雷千絕很出名?”陸姓女子皺眉道。

    “小姐你太小了,雷千絕成名的時候,你當時才不到十歲。”四叔苦笑道:“雷千絕是海外洪門的不世出大宗師。據說他在北極冰原上悟道,自創‘千機引’秘法,有鬼神莫測之能。”

    “當時他踏入華夏,連敗一十六位高手,聲勢之隆,隱然有海外第一宗師之威。”

    “這么強?”陸姓女子臉色微變。她之所以一直有底氣,是因為陸家也是傳承數百年的武道家族,比顧家更強一籌,有化境宗師坐鎮。

    但這雷千絕號稱海外第一宗師,名頭偌大,只怕非普通宗師能敵。

    “那后來呢?”陸姓女子趕緊問道。

    “最后幸虧葉南天宗師出手擊敗了他,逼得雷千絕立下今生不踏入華夏一步的誓言。”四叔長嘆道。

    “葉南天,燕京軍區那位?”陸姓女子真正失色了。

    相比起雷千絕,葉南天的名頭就太響了。

    他是公認的絕世奇才,被期許有望踏入神境的大宗師,更是北方軍界的擎天巨柱。便是她的父親,陸家的化境宗師,對葉南天也推崇備至。

    “不錯,葉宗師也就是從那一戰之后,才真正名震天下。”四叔點點頭道。

    兩人這邊說著,臺上已經分出勝負了。

    顧老雖然驚駭,但卻不得不戰,畢竟他背負的是整個江北和徐傲的榮耀。

    只可惜他和林虎之間的差距太大了。他年過七十,又受過暗傷,而林虎正當壯年,無論肉身內勁還是武技都磨練到了極巔。

    在第七招的時候,顧老就撐不住,被一掌拍飛。

    還好林虎也留了手。

    畢竟他是來收復江北的,立威就可以,不好把事情做絕,否則顧姓老者絕對當場斃命。

    “還要繼續打嗎?”

    林虎淡淡看著高臺道。

    徐傲臉皮直跳,終究只能低頭道:“我們認輸!”

    “虎爺威武啊!”

    邢忠猛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揮舞拳頭。

    徐傲坐在江北老大的位置上已經多久?今天卻被林虎踩在腳下,意味著江北從此要換一片天了。

    臺下所有人都心中戚戚然,感受到一位舊日霸主的隕落和新霸主的崛起。

    林虎目光掃去,高臺上端坐的大佬們紛紛如鵪鶉一般低頭,沒人再敢站出來挑釁。便是陸姓女子,也不得不低首。只有周天豪死死的抓著太師椅扶手,臉上一片鐵青。

    “林虎?是他!林豹的哥哥!”

    “洪門的報復終究來了!”

    卻沒想到林虎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掠而過。他的目標壓根不是周天豪,他也不認為周天豪能殺死他弟弟。

    只見林虎立在高臺之上,淡淡的道:

    “我弟弟林豹死在楚州,他若技不如人,死了就死了。但他終究是我的親弟,是我師雷千絕的記名弟子。”

    “殺了我弟弟,那就必須給我洪門!給我師一個交代!”

    他猛地一睜雙眼,怒喝道:

    “陳大師,我知道你來了!”

    “你殺我兄弟!壞我洪門名聲!此仇怎能不報!”

    “我林虎渡海而來,今日就想領教一下你那通天術法!”

    整個擂臺旁,數百人鴉雀無聲,只有林虎的咆哮聲遠遠傳播出去,連湖面都被他震起層層波濤。

    大家心中只剩一個念頭:

    “這陳大師是誰?能讓一位內勁圓滿、武道驚天、威震海外的大高手不遠萬里前來復仇?”

    忽的有人低呼出來:

    “不會是前段時間,楚州盛傳的那個陳大師吧?”

    他這話一出,很多人心中一震。想到楚州確實傳出有個法術通神,號稱能駕馭雷霆的陳大師。但面對這么恐怖的林虎,他還敢登臺?

    不少人都暗暗搖頭。

    ‘只怕那個陳大師早就聞風遠遁了。他惹出的禍,卻讓整個江北來背。’

    林虎發言后,就站在那一動不動,如同標桿挺立。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陳大師并沒有出來!

    周天豪雙腿打顫,心中已經一片絕望。

    ‘難道陳大師也逃走了嗎?’

    徐傲更是搖頭苦笑。

    ‘自己還期望什么?真會有個法術通天的陳大師站出來擊敗林虎,挽回江北的敗局?’

    ‘那只是童話故事吧!’

    正在高臺上眾人都陷入死寂,只剩下邢忠得意狂笑時。

    忽然,臺下有一個人緩緩起身。

    “你在叫我?”

    ps:謝謝冬夜飄雪已凋零的3000,謝謝堃堃的1000,謝謝伏三、帝戰皇的500,謝謝看似斯文、續筽刮、無盡千殤、不壞不乖布帥、純脆entrop、玄玄玄影、濤桃討套、李隨緣的打賞。

    第三更在12點后,嗚嗚,我從公眾作者榜轉到新人作者榜了,這個榜單好多大神啊,求票票,作者菌不想掉出前十啊,淚崩/(tot)/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