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十七章 一拳打爆

    強烈推薦:

    瞬間整個會場的目光匯聚到此。

    “你瘋了?快坐下!”肖旺低聲嘶吼叫道。

    沒看到這是什么場合嗎?江北那么多大佬都沒一個人敢出口大氣,你陳凡卻站出來,不是等于去白白送死嗎?

    以臺上如神魔一般強大的林虎隨手殺人的性格,陳凡若惹到他,他絕不在意多殺一個,說不定連他們幾人都要被牽連。

    想到這,肖旺的眼神真恨不得把陳凡當場剁成肉醬!

    楊麗等人也花容失色,正猶豫著要不要把陳凡拉住時,林虎的目光果然看了過來。

    被這殺人不眨眼的目光盯著,肖旺幾人只覺全身上下仿佛被極寒洞徹,連一根小指頭都不敢動彈。心中只想有多遠跑多遠,離開陳凡這個瘟神周圍,拼命撇清關系。

    瞬間,以陳凡為中心的周圍一圈人就四散開來。

    特別是省散打隊的張哥跑的最快。

    他膽子早在頌韜出手時就被嚇破了,林虎的登場更是徹底碾碎了他的所有幻想,此時哪還有一個拳擊高手的自信。

    陳凡站在圓心,孤單單一個,承受著全場人的目光。

    只有阿秀此時還留在他身邊,小丫頭雖然被生活所迫,終究心思純凈善良。

    此時阿秀拼命扯著他衣角,不住哀求道:“陳大哥,你快坐下啊,臺上那人是會殺人的。”

    “沒事,我不怕他。”陳凡回頭沖她笑了笑。

    然后摸了摸阿秀的頭頂道:

    “你既然叫我一聲陳大哥,那我就許你一個承諾,未來給你份機緣,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抓住。”

    說完,剝開阿秀的青蔥指瓣,負手向擂臺而去。

    只留下阿秀愣在原地,腦海中全是陳凡最后的溫柔笑臉。

    不知怎的,她心中有一絲悔恨,有股想哭的沖動。

    陳凡一路走過去,前面的人群如潮水般四散退開。

    大家都用看瘋子一樣的眼神看著他。有些好心人還低聲提醒道:

    “小家伙,人家叫的是陳大師,不是你,你快停下啊。”

    在大家的印象中,既然叫‘大師’的,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老者,像吳大師那種。陳凡才十六七歲,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陳大師了。

    陳凡只是對他們笑了笑,沒有說話,繼續走過去。

    他來到擂臺下,仰望著高達兩米的擂臺。原先那些高手上臺,都是一躍而上,最多手撐一把,但陳凡卻老老實實的走著臺階,一臺階一臺階的緩緩而上。

    徐傲早在第一眼看見陳凡時,就感覺有些眼熟,等離得近后,發現真是陳凡,頓時心中大急。

    無論如何,這是他女兒喜歡的男孩子,他雖然不滿這少年性格狂妄,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去尋死。那林虎在海外號稱‘阿拉斯加之虎’,是用尸山血海堆出來的威名。哪怕認錯人,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你小子來干什么?還不快退下!”

    徐傲也不管什么老大身份了,急忙低聲叫道。

    陳凡一臉無辜道:“他既然叫我,我自然得來啦。”

    徐傲真是恨不得甩一巴掌把他打醒,恨鐵不成鋼的道:“人家叫的是陳大師,不是你!”

    你以為隨便一個姓陳的,都是大師不成?

    就和許多人的想法一樣,在徐傲看來,這陳大師哪怕再年輕,也得三十歲以上吧,哪有十六七歲的學生當大師的?

    陳凡眨巴著眼睛道:“我就陳大師啊。”

    徐傲氣急,只覺自己在對著一塊木頭彈琴,怎么都說不通。

    顧老此時已經從擂臺上爬起來,雖然喘著粗氣,終究沒死。見到陳凡上來,眼睛都瞪大了,怒喝道:“就你那三腳貓功夫,連老夫都不是對手,還敢來送死?”

    “速速回去!虎爺是大人物,不會和你計較的。”

    一邊說,一邊拼命對陳凡擠眉弄眼。

    林虎在一旁雙手抱胸,皺著眉看著這個少年。

    以他縱橫海外的經驗和超絕的眼光,自然看出這個少年一點武功底子都沒有。

    不要說殺死林豹了,便是隨便一個壯漢他都打不過。而且術法高人往往需要時間堆砌,同等修為的術法大師都要比武者年老的多。

    縱然邢忠說那位陳大師比較年輕,但在林虎想來,這個年輕應該是相對的,比起六七十歲的吳大師來說,四五十歲的也算年輕了。

    “但這小子既然敢登臺,得有死的覺悟。就拿他殺雞儆猴,讓江北見識我的手段!”

    想到這,林虎的目光不由沉了下來。

    高臺上的其他大佬看著陳凡,心中既佩服又搖頭。

    佩服他區區少年,敢直面林虎的鋒芒。搖頭是,終究太年輕了,不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自己等江北大佬都乖乖低頭俯首,等著日后有機會再報復,你小子何必逞強呢?

    陸姓女子低聲道:

    “四叔,你能救一下他嗎?總不能讓個普通少年在我們陸家人眼皮底下被人打死吧。”

    四叔無奈搖頭道:

    “這沒法救,林虎此時殺意已決!要用血腥手段鎮住江北諸人,誰敢上前去,就是死路一條。”

    陸姓女子默然,只能心中暗嘆。

    她本以為自己智珠在握,挾陸家的威勢,奪個江北第一還不是探囊取物?結果冒出個強橫絕倫的林虎,徹底顛覆了她的一切想法。

    尤其林虎背后的勢力絲毫不遜色陸家,而且猶有過之!

    “我終究小看天下英雄了。”陸姓女子暗暗后悔。

    臺下有些心底陰暗的觀眾,已經在想。

    ‘這小子大概腦子少根弦,既然想出風頭,死就死吧。’

    只有阿秀急的真的哭了出來,她越想越覺得自己這段時間做錯了。現在陳凡去慷慨赴死,以后只怕沒機會彌補了,心中越發的悔恨。

    此時,林虎抱胸淡淡道:

    “我找的是陳大師,不是什么阿貓阿狗。當然,你若是想和我動手,我也不會留手的。”

    直面這位踏水而來,一拳殺頌韜,七招敗顧老的絕世武道強人,陳凡絲毫沒有懼色,反而摸摸鼻子道:

    “如果你說的是打敗你弟弟的陳大師,那應該就是我沒錯了。”

    他這話一出,全場皆驚!

    “什么?我莫非聽錯了,他說自己是‘陳大師’?”臺下諸人恨不得把眼睛都瞪出來。

    而諸位江北大佬也大吃一驚,有些人甚至被嚇的從椅子上跳起來。

    “真的假的?”

    林虎也愣在當場。

    這時只聽陳凡道:“你那弟弟林豹武功實在稀疏平常,會點三腳貓功夫罷了。我才出一招,就把他嚇得狼狽而逃,害得我不得不再出一招。”

    無視林虎漸漸陰沉下來的目光,陳凡旁若無人的繼續道:

    “唔,我本以為這次來的會是你師父雷千絕,還特地為他留了幾手絕招,沒想到卻是你。”

    “也罷,你武功雖然比起雷千絕來說略顯差勁。但也算有些特色,那個踏水而來的技巧就是我從來沒想過的。”

    他之前就是在思索踏水之術,所以反應慢了,等幾分鐘才站起來。

    這種技巧,一開始讓陳凡眼前一亮,但想穿了就一文不值,不過是內勁的運用法門罷了。就像一位諾貝爾獎大師見到小學生解奧數題一樣,偶爾有個解法確實很有新意,但多看幾眼,不過如此。

    這時,周天豪也總算反應過來,猛地從太師椅上站起來,激動道:

    “陳大師,您終于來了!”

    “大師,您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林虎,讓他知道我們江北不好惹的。”

    滿場驚愕。

    眾人這時候才勉強接受一個現實,這個看著像學生的少年,真的是什么術法通天的‘陳大師’。

    也就是他,打死了林虎的弟弟林豹,引得這位武道強人不遠萬里渡海而來。

    徐傲哪怕有幾十年的養氣功夫,此時也驚的合不攏嘴。

    “陳....陳凡竟然就是陳大師?這怎么可能?”

    他想起自己查過陳凡的資料,也就是身手比普通人略強,此外沒有任何特殊之處,怎么會搖身一變,成為那個名震楚州,號稱能駕馭雷霆的‘陳大師’呢?

    林虎都如此恐怖,想來他弟弟也不弱多少,能擊殺林豹的陳大師,是何等存在?

    楊麗等人更是呆若木雞,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死死看著陳凡。只有阿秀突然間恍然道:

    “難怪張副鎮長他們當時一口一個陳大師,我還以為這是楚州那邊的特殊叫法呢!”

    “沒想到,你真是陳大師啊!”

    看著臺上那個和林虎談笑風生,絲毫不落下風的少年,阿秀忽然發現,自己從一開始就看走眼了。

    “原來真的是你!”

    林虎低頭吶吶自語,他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后響徹整個會場。

    “我管你什么陳大師、北大師。”

    “你殺我弟弟,辱我師門,我今天就用你的血,來祭奠我弟弟的在天之靈。”

    說完,他猛地一跺腳,身形暴漲三尺,全身上下仿佛有白霧流轉,欲噴薄而出。他的雙手在空中,如彈琵琶,每一個彈指都打出一聲凄厲的音爆。雖然是須眉大漢,手指卻像江南秀女一般輕柔,拂過虛空,那些白霧隨之成絲絲纏線。

    這些絲線道道洞穿空間,仿佛能斷鋼鐵。若是纏饒到人身上,凡軀必然要被撕裂。

    四叔也不顧之前陳凡身份的震驚,臉色凝重到了極致:

    “內勁外放!聚氣成絲!這是洪門大宗師雷千絕的壓箱底秘術。”

    “千機引!”

    只見陳凡也輕咦一聲,笑道:

    “你不過內勁圓滿,竟然就能勁氣外放,靠的是這門秘法吧。”

    “也罷,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武學!”陳凡雙手微抬,輕握虛空。氣質猛地一變,仿佛能拿住整個天地一般。

    “真武三十六式!”

    “第一式,攬天錘!”

    ps:謝謝李隨緣、帝戰皇、花真的未眠的588,謝謝一劍斷南山、虛空大河、書友1408130、、兩寶天天見、海上de藍天、玄玄玄影的打賞。嗚嗚,今天做了次標題黨,是我的錯。明天那一更在中午12點,提前更新。求票票。o(n_n)o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