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六十六章 啟程陰龍潭

    強烈推薦:

    第八天早晨,陳凡三人和混血女子一行人匯聚到一起。

    這時陳凡等人才知道,這混血女子叫鄭安琪,英文名anna,有二分之一的英國血統。

    她父親鄭浩昌是港島鄭中明鄭老爺子第二子,也是鄭家現在的掌門人,鄭氏集團的董事長。鄭安琪是鄭浩昌和英國一位貴族之女結合生下來的女兒,還有那位英倫伯爵的家產繼承權,是第三順位繼承人。

    而且鄭安琪在港島是非常知名的模特加品牌設計師,也就是內陸不太清楚,在港島那邊,她是不知道多少豪門公子和男生心中的女神。

    鄭安琪一行人除了石先生之外,還有十幾個保鏢和隨行人員,再加上陳凡三人,近二十人,開了五輛路虎越野車。

    這時,鄭安琪正皺著眉頭看著陳凡和阿秀,不可思議道:

    “姓吳的,你不會準備把這兩個小孩也帶去吧?”

    她利用這幾天時間,托朋友打聽了一下吳大師的消息。知道他確實是有法力的大師,哪怕不如石先生,但也差不太遠。

    但阿秀和陳凡,才十六七歲,一看就是普通人,說不定還上著學。石先生也說他們不具備一絲一毫超凡之能,帶著他們去陰龍潭,豈不是拖后腿的?

    吳大師聞言怒道:

    “這位陳大...陳小兄弟就住在陰龍潭附近,對陰龍潭最為熟悉,你們不帶他,我們就不去了。”

    “真的?”鄭安琪狐疑的看一眼陳凡。

    她雖然是港島富家女,也感覺陳凡不太像什么山里人。

    “好了,多帶兩個人而已,趕緊啟程吧。”石先生不耐煩的道。

    他一邊說,一邊疑惑的看了看阿秀。

    這小丫頭一周前才弱不禁風,怎么轉眼就感覺身手矯捷、靈氣外蘊了,難道他們把那株‘千松子’直接給她吃了不成?

    ‘真是暴殄天物啊。’

    石先生搖頭暗嘆,不過也沒在意,神藥就在眼前了,哪還管什么千松子啊。

    車隊開啟,向東都市前進。

    幾個小時后,車隊停在了東都市的高速路口邊。

    出站口外,停著一排的跑車和豪車,一群看著就像紈绔子弟的正靠著車吹牛打屁呢。

    大家下車,就見那些紈绔子弟迎了上來。陳凡皺眉道:

    “他們是什么人?”

    “東都市的一些公子哥。”吳大師回答道:“看來那位鄭安琪小姐面子不小啊,我還看到了市長家的子女。”

    果然,他們見到鄭安琪后,就像蒼蠅見到蛋糕一樣,瞬間圍了上來,拼命展示自己。

    鄭安琪抱著手,冷艷高傲,宛如女王。

    偶爾才回答他們一句,但這些東都公子哥不但不感覺被怠慢,反而更熱情了。

    在他們看來,港島鄭家的大小姐,又是混血美女,著名模特,英國貴族子弟,就應該有這樣的氣派。

    鄭安琪早見識多了。

    這些內陸省份市一級的公子哥,在她眼中只是群土豹子,需要時招來,不需要了隨發就行。

    她和這群富二代們交談一陣后,走過來冷著臉道:

    “都已經到東都了,你們可以說陰龍潭的具體地點吧。”

    看到女人臭著一張臉,陳凡愛答不理道:

    “祈山縣,雙龍鎮。”

    見陳凡坐在車里一副大爺模樣,鄭安琪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哼,就讓你再得意一段時間,等找到陰龍潭后,看姑奶奶怎么炮制你。’

    她冷哼一聲,轉頭而去。

    然后很快,那群公子哥們就高喊出來:

    “祈山縣啊,我熟呢!”

    “我家就是祈山縣的啊,安琪小姐,我給你帶路。”

    這群公子哥迅速開動起來,一連串的跑車呼嘯而過,鄭家的車隊緊隨其后。

    他們在東都的勢力確實強大,出了市郊后,愣是叫來了兩輛警車,在前面開道。別的車遇見這種警車開道,跑車隨后,路虎壓尾的陣勢,哪敢頂撞,都趕忙讓開。

    不過兩三個小時,就到了祈山縣境內。

    天色漸晚,大家在祈山縣停留了一晚上。那位市長家的公子哥,人稱‘江少’,直接在祈山縣最好的酒店包下一層,宴請鄭安琪一行人。

    最后連祈山縣的縣長都驚動了,聽說港島鄭家的子弟來祈山縣,趕忙過來,敬了杯酒,看能不能拉點港島的資金來祈山縣投資。

    他們這種內陸小縣城,對港島外資的追捧,就像90年代沿海省份那樣瘋狂。

    鄭安琪坐在主桌,旁邊是江少,另一邊是祁山縣縣長。她一頭金發,充滿異域風情的容貌,足有一米七八的高挑身材,以及尊貴的身份,不知道奪了多少眼球。

    陳凡三人就乖乖坐在邊角處,看著眾人紛紛對鄭安琪獻殷勤。

    “港島鄭家真是港島鄭家啊。”

    吳大師酸酸的道。

    他在東都雖然也薄有名聲,但哪有鄭家這樣霸氣?

    “好好吃你的。”陳凡毫不在意,他面前筷子都沒動過,只有杯清茶。

    自從煉出聚靈丹后,如今的陳凡只需要每十日服食一粒靈丹,就可以辟谷不食,幾如仙人。

    這時,鄭安琪突然端著酒杯,走了過來。

    只見這混血妹子罕見的露出一張俏臉,笑語殷殷道:

    “我們這次尋找深潭泉水,都要靠這位陳先生指引,到時候礦泉水廠建立起來,陳先生是第一功臣。我先敬陳先生一杯。”

    說完,就把水晶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

    眾人看著陳凡的目光頓時不同了。

    鄭家大小姐自從來了之后,無論誰和她答話,都一臉高傲,愛答不理的樣子。酒杯更是動都沒動過,現在為了陳凡,不但笑臉相迎,更主動敬酒,顯然對他青睞有加。

    陳凡心中好笑。

    這鄭家人對外號稱是想在祈山中找一潭甜美的山泉,打造一款高端礦泉水,類似于屈臣氏蒸餾水和歐洲依云礦泉水那種。

    卻不知道,陰龍潭的水蘊含大量陰氣,凡人若是飲了,只怕當場凍斃。

    見鄭安琪都主動端杯,其他富少也趕忙湊過來,向陳凡敬酒。

    中州飲酒成風,大家的杯子都是大杯,幾百塊的夢之藍一瓶都不夠幾杯的。

    陳凡看著鄭安琪眼底閃過的一絲得意,不由淡淡搖頭道:

    “我不喝酒。”

    他這話一出,大家都愣住了,什么意思啊?我們主動向你敬酒,你還端著架子?

    這時,那位江少微微皺眉,笑著端起酒杯道:“陳先生,我敬你一杯,可以吧。”

    江少說話時,語氣中帶著一絲傲慢。在他想來,自己堂堂市長家的公子,敬你一個普通人一杯酒,已算給你天大面子,你還敢不喝不成?

    沒想到陳凡端坐不動,平淡道:

    “我說了,不喝!”

    話音落下,全場寂靜。

    江少的笑容僵在臉上,眼角抽搐。

    見陳凡連江少的面子都不給,不少人看看著他都不由暗暗搖頭。

    小家伙太狂了,以為被鄭家看重,就敢不賣江少面子?豈不知鄭家只是借用你找下泉水罷了,真找到后,你還有什么利用價值?

    見江少眼中憤怒,似乎要當場發火。祈山縣的梁縣長趕緊過來打圓場。

    “哎呀,我來敬江少一杯。江少,我先干為敬啊。”

    見梁縣長一口飲盡,江少只能恨恨將酒喝下。

    然后重重的將杯子放在桌上,砸出‘啪’的一聲,憤然而去。

    大家都用憐憫的目光看了看陳凡,知道他算被江少記恨上了。

    連鄭安琪都有些訝然。她知道在內陸,一個市長的公子能量有多大,連她都不愿輕易開罪,這個陳凡竟然如此傲慢,憑什么有這底氣?

    ‘估計是年少氣盛不懂事吧。’她搖了搖頭,決定不再理會。

    陳凡和她之間的差距,就像地上的蚯蚓和天上的神龍,這次之后不會再有交際的。

    等江少等人走后,吳大師有些擔憂道:

    “陳師,咱們這樣得罪江少,不太好吧。”

    吳大師在東都廝混幾十年,自然知道江家在東都勢力有多大。若真惹得江家發火,一言就能將他攆出東都。

    “無妨。”陳凡絲毫不在意。

    他乃堂堂渡劫仙尊,如今實力漸漸回來,哪還會賣個區區公子哥的面子。

    當夜酒宴匆匆散去,第二天,大家乘車到了雙龍鎮。

    江少等人竟然也跟了上來。

    ps:謝謝我嘞個擦、青風劍圣、大船哥的1000,謝謝0小埋0、世界無邊、帝戰皇的600,謝謝vasiki的打賞。唔唔,最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