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六十八章 石先生之威

    陰龍潭在一個山谷內,這山谷三遍陡峭,只有幾十米寬的谷口露出來。

    進了谷,就見潭前正站著三批人,在互相對峙。

    一邊是鄭安琪等人,另一邊則以兩個老者為首,各有七八個人擁簇著。那兩個老者見到陳凡三人,頓時破口大罵:

    “吳老鬼,你敢帶外人來師門密地,壞我師門規矩?”

    面對眾人看過來的目光,尤其是鄭安琪戲謔的眼神,吳大師一臉尷尬,低聲解釋道:

    “陳師,這就是我那兩個師兄弟。”

    “高個子的叫穆鴻升,矮胖的叫嚴正則,真是奇怪,他們怎么會在這?”

    陳凡仔細打量一下兩個老者,見他們臉上陰森之氣大盛,看來修行功法和吳大師一脈相承。兩人修為也都有筑基中期。

    只聽吳大師硬著頭皮反駁道:“穆老鬼,這些人不是我帶來的,他們自己找來罷了。”

    那高個老者頓時笑出來:

    “吳老鬼,你現在還敢嘴硬!要不是手下弟子在雙龍鎮看到你鬼鬼祟祟,帶著一群人進山,說不定真被你得逞呢。”

    陳凡等人恍然,難怪呢。

    鄭安琪一群人來的聲勢那么浩大,陰鬼宗這地頭蛇要是不清楚,才是真奇怪。

    這時,突然一個冷冷的女聲插了進來。

    “我不管你們有什么恩怨,我還有要事,你們趕緊讓開。”

    她一邊說著,一邊用冰冷的眼神掃了陳凡一眼,顯然在怪他隱瞞消息。

    穆洪升和嚴正則看著這個冷傲的混血美女,皺眉道:

    “你是什么人?和吳老鬼什么關系?”

    鄭安琪帶著大墨鏡,只露出半張俏臉,身材高挑如國際名模,站在那氣場極大。旁邊已經有富少搶著道:“這是港島鄭家的鄭安琪女士,來我東都考察投資的?”

    “港島鄭家?”兩老者嘿嘿冷笑。

    “我管你什么狗屁正家斜家的,這是我陰鬼宗的地盤,豈容你們撒野。”

    鄭安琪聞言,不由眼中閃過一絲怒氣。

    她堂堂港島鄭家的大小姐,在這內陸山中竟然被兩個鄉下老頭辱罵?

    一眾富少更是喝罵出來:

    “鄭小姐讓你們走開,就趕緊走,沒聽懂人話啊?”

    江少也淡淡道:“鄭小姐此來是有要事。耽擱了投資考察,責任你們負擔不起的。”

    “我爸是東都江嘉涼,你們既然是東都人,不會沒聽過吧。”

    那兩個老者這時才臉色微變。東都市長,誰不知道?

    但很快,他們又一臉猙獰:

    “東都市長又如何?敢闖我陰鬼宗密地,就是找死。”

    “放肆!”

    江少勃然失色,他在東都這么多年,誰敢這樣對他說話?

    只見江少目光陰沉道:“你們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們關起來!”

    “聚眾鬧事、宣揚邪/教、沖撞港島投資商,少說也能判個三五年。”

    “鄭小姐可是外資代表,你們這群不知道哪跑來的神經病,還不速速退開!真想坐牢不成?”旁邊一個富少呵斥道。

    “張口閉口什么陰鬼宗、師門密地,搞得還以為是武俠小說一樣,不會是看電視看瘋了吧。”另一個公子哥搖頭嘆息。

    他們完全沒把這兩個老者放在眼中。

    在這群公子哥看來,自己等人在東都市都有頭有臉的,怎么會怕幾個神經病的老頭呢?

    只有鄭安琪隱約感覺不對勁。

    湊巧在九鼎市遇見三個知道陰龍潭的人,又湊巧在陰龍潭遇見他們的熟人。這不會是那個姓吳的老頭和姓陳的小鬼搞鬼,準備聯手在荒郊野嶺殺人劫財劫色呢?

    想到這,她看了看周圍的保鏢和鎮定自若的石先生,心中又定了下來。

    自己這群保鏢有幾個可是帶著槍的。

    鄭家作為港島大家族,內地的大投資商,自然有些特權。為了保護雇主安全,會偷偷佩戴手槍,警方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只見那兩個老者聞言卻哈哈大笑:

    “東都市長又如何?港島鄭家又如何?”

    “若是在外面,還懼你三分,但這深山老林之中,哪怕殺了你們,又有誰知道?”

    他們這話一出,江少等人是徹底變色了。

    江少冷笑道:“好大的膽子,看來回去真得和梁縣長說下,他的境內竟然有這種聚眾鬧事動輒威脅殺人的團伙,我看這是蓄意來破壞外資在祈山縣的投資。”

    “不錯,確實該讓梁縣長整頓一下了。”另一個局長家公子點頭額首。

    鄭安琪更是不耐煩的對陳凡三人嬌喝道:

    “你們是不是一伙的想訛錢啊?一個做白臉,一個做紅臉?這一套我在港島見識多了。”

    “說了會給你們錢的,我鄭家上千億家產,會缺你們那點小錢?”

    陳凡聞言,卻微微搖頭。

    這鄭安琪等人死到臨頭還猶自不知。

    若是在城市中,畏懼國家的威能,陰鬼宗的人哪敢得罪她堂堂港島鄭家的大小姐和市長公子?

    但這可是祈山深處,單單走山路都要兩三天時間。真殺了他們,隨意拋尸荒野,誰會知道兇手是哪個?

    果然那高個子的穆洪升怒喝一聲道:

    “別廢話了,既然敢闖我陰鬼宗密地,就得留下命來。”

    說完,掏出一張古老的符箓,凌空一指。

    只見一股黑氣從符箓中升起。這股黑氣一出,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陰龍潭附近本來就很陰涼,現在幾如冬天。許多人都直打寒顫,眼中驚恐萬分。

    “這是什么?”

    江少等人的眼睛都要瞪出來。

    那些保鏢更是驚得手足無措,不知怎么阻止。

    “這....這兩個老頭不會真有法術,是什么陰鬼宗的吧。”旁邊的富少磕磕絆絆的道。

    他這話一出,眾人心中大寒。

    如果這些人真是有法術神通的人,那他們說要殺人,莫非不是開玩笑?

    一想到這,眾多富少的腿就有些打顫。他們只是跟著來泡妹子游玩而已,哪會想到遇見這種詭異的事情,而且要把命搭進去啊?

    連江少都直發抖,他可還有大好生命要過,哪想死在這種深山老林中?

    鄭安琪更是臉色為之一白。

    她聽說過有些人具備法術神通,石先生在港島就以術法而聞名。那個什么吳大師也有驅鬼御神之能。但她只是以為這是自抬升價的宣傳手段,最多會點魔術障眼法之類,哪想到會有這么恐怖?

    想到石先生,鄭安琪頓時一個激靈,期盼的往旁邊石先生看去。

    “夠了!”

    這時,只聽石先生猛的喝了聲,踏前一步,眼中綠光大盛。

    他不怒自威道:“你們陰鬼宗的立刻讓開,否則別怪我不講道義了。”

    穆老鬼陰測測的笑道:“呦,原來是江湖同道啊。怎么,來砸我陰鬼宗的山門?真以為我陰鬼宗好欺負的?”

    說完,他捏法訣一動,那股黑氣就呼嘯著向石先生沖來。

    “啊!”

    鄭安琪發出一聲尖叫,江少幾人更是嚇得手軟腳軟,跑都跑不動。

    卻見石先生淡淡搖頭道:

    “我在港島時就聽說東都這邊的陰鬼一脈,只會點小道,上不得臺面。不過一股陰煞之氣而已,就敢這般狂妄。”

    說完,他身體上浮現出一層綠光,這層綠光猛的暴漲,一下子將整股黑氣全部吞掉。如此還不夠,石先生又捏動法訣,打出一道慘綠色的光芒。

    這道綠芒瞬間沖到了穆老鬼面前。

    穆老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道綠芒擊中,慘叫聲倒在地上。

    眾人望去,發現綠芒原來是一道青色的藤蔓,已經將穆老鬼捆成一團,動彈不得。

    嚴正則臉色大變,這石先生的修為比他兩人只高不低。再加上旁邊有個吳老鬼,他心中已經打了退堂鼓。

    卻見石先生走到眾人中間,看了看兩個老者,又掃向陳凡等人,淡淡道:

    “我一早就知道吳大師你是陰鬼宗的人。這陰龍潭既然在東都的地盤上,想來早被你們陰鬼宗占據了。”

    “不過我此來,只是為鄭老爺子取一株神藥。”

    “我取完就走,大家兩不相礙,也免傷了和氣。否則別怪老夫辣手無情了。”

    他背手立在潭邊,挾一擊敗穆洪升之威,震懾全場,眾人皆不敢言。

    穆老鬼被困,嚴正則進退不得,陰鬼宗人都把目光看向吳大師。吳大師只能干笑一聲,求助陳凡。

    但陳凡卻一言不發,緊盯靜如平湖的深潭,不知在想什么。

    等了一會兒,見還沒人說話,石先生有些不耐煩道:“你們陰鬼宗到底怎么說?”

    鄭安琪終于緩過神來,尖叫道:

    “石先生,他剛才想殺我們啊,就這樣放過他們嗎?”

    “還有那個姓吳的和姓陳的,肯定和他們一伙的。

    穆老鬼和嚴正則聞言都臉色一變,這時要不死不休啊。石先生皺了皺眉,正要說話。

    這時,他背后的陰龍潭內,突然噴出一道沖天水柱。

    一個黑影如閃電般竄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