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七十六章 市長的輕視

    在江少的敘述中,陳凡等人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東都是全國著名的花卉種殖基地,也是著名的旅游勝地。尤其是東都牡丹園,聞名華夏,每年都為東都帶來無數的游客和效益。

    現在雖然不是牡丹開花的季節,但也有特殊的品種‘寒牡丹’可以秋冬時節二次開花,所以同樣有不少游客來東都賞花。

    但最近,東都市遇見了難題。

    牡丹園的花不但不開放,反而有枯萎的架勢。

    這可急死了東都市政府。要知道牡丹園是東都市的拳頭產業,不但作為觀攬圣地,而且里面還有眾多的名貴品種。這些名貴品種若賣出去,動輒數千上萬塊,每年都能為東都市帶來數十億的利潤。

    作為東都市長,江嘉涼自然最為著急。

    他先召集了東都乃至中州省的農業專家急診,又請了國家農業部的院士前來會診。結果從土壤、蟲災、疾病、品種等等環節都分析一遍,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專家們們一時束手無策。

    看著牡丹園那些珍貴的牡丹一日日枯萎凋零,江嘉涼病急亂投醫,聽了某些人說‘風水問題’,就偷偷找了一些風水大師前來看看。

    也正是這樣,江少才想到了陳凡。

    “這問題確實很大。”吳大師臉色凝重。

    作為東都人,他最清楚牡丹園在東都的重量。不僅僅是游客觀賞問題,還會影響到整個東都的花卉產業。如果處理不好,這種情況擴展到其他花卉基地,那就麻煩大了。

    “牡丹枯萎?”陳凡有些好笑。

    這種事情竟然找到他的頭上?他又不是農業專家。

    不過作為修仙者,解決這樣的問題也非難事。別的不說,布個大型聚靈陣,整個牡丹園的牡丹天天受著靈氣滋潤,自然能茁壯成長,甚至完全無視各種疾病。

    但先不說那么大的聚靈陣,需要耗費多少玉石。

    這種陣勢若布出來,而且在整個東都市人眼前。

    那造成的影響力,瞬間會驚動國家乃至整個世界!

    “自從專家會診找不出問題后,很多人都說是風水問題。我想陳先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區區風水不在話下。”見陳凡臉色淡然,似是不感興趣。江少趕緊道:

    “您放心,這個問題若能解決了,我會請我爸把陰龍潭那片區域劃出來,作為您的私人領地。”

    陳凡笑了笑,不為所動。

    陰龍潭本就是路途遙遠,人跡罕至,哪怕東都市政府不劃給他又如何?

    他直接占據,便是東都市長派警察過來,陳凡大不了一走了之。雖然暫時還沒有抗衡國家的力量,但國家也輕易奈何不了他。

    只不過這陰龍潭陰氣濃密,又生產陰元晶。

    而且還有一支接近七星的通幽靈草在,是陳凡迄今為止遇見的最好的修煉圣地。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愿意放棄。所以能和平解決自然是最好的。

    “到時若有機會,我自當出手。”陳凡淡淡道。

    得了他的保證,江少終于安下心來。

    車一路開到東都,最后停在了一處占地龐大的牡丹園外。

    整個牡丹園早就匯聚了眾多政府人士,包括一些花卉行業的老板以及從全國各地趕來的農業專家。江少帶著陳凡等人一路前行,最后來到花園中心,正有一群人在那指指點點。

    “爸,我把陳先生請來了。”

    江少快步走過去道。

    “胡鬧,這什么地方,你來干什么?”被眾人圍在中心的一個中年男子,正滿臉嚴肅的在聽著什么,見到江少后,頓時怒斥道。

    江少讒著臉笑道:“我不是看您找了不少風水師傅嘛,陳先生是有力的人,絕對不比那些風水師傅差。”

    “哼!”江市長輕哼一聲,心中怒氣稍降。

    作為政府官員,他本不應該接觸這些迷信東西。

    但實在是沒辦法,連農業部的院士都皺眉搖頭,東都市政府只能尋求最后的希望了。

    “讓他來見我。”江市長命令道。

    江市長本來心中就對自己這個兒子不報什么期望,去了趟祈山,結果說祈山里有條大蛇,幾十米粗長,最后被一個人飛在天上斬了。

    你聽聽這都什么話?像個正常人說的?

    當江少把陳凡帶到他面前后,他更是徹底失望透頂。一個十六七歲,看著還是學生的小孩,也能當風水大師?

    真正的風水大師,是他旁邊這位‘黃師傅’一樣。

    皓首白須、仙風道骨、言必《周易》、談必《系卦》。什么陰陽八卦,說的頭頭是道,在南方那邊名頭甚大,至少自己等人很快就被黃大師折服了。

    于是江市長只是隨意的對陳凡點點頭,就繼續恭敬的向旁邊那位黃大師請教。

    這位黃大師被眾人擁簇在中心,絲毫沒理會陳凡等人。

    他手中托著一個羅盤,一邊走,一邊淡淡的說幾句,都是玄之又玄的名詞,偏偏眾人對他的話深信不疑。

    見江市長態度冷淡,江少大急。

    這時一個三十多歲帶著金絲邊眼鏡的精明男子拉住江少道:

    “江少,市長還有要事呢,你就別添亂了。”

    “蔡哥,我這怎么是在添亂呢?”江少見到這男子,就大吐苦水。“我辛辛苦苦去祈山深處將陳先生請回來,我爸他卻這樣對我?”

    這蔡哥是江市長的秘書,平時江少接觸他父親都很少,有什么事,主要都是求蔡哥幫忙的。

    蔡忠信聞言,不由眉頭大皺。

    他也沒看出陳凡有什么能耐,不過江少的面子不好駁斥,于是就干脆讓陳凡等人跟在市長一群人后面。

    陳凡并不在意這些,一邊走,一邊皺眉。

    這些牡丹花確實看不出受什么蟲災或疾病,但偏偏枝葉發黃,就好像被火烤焦一樣。

    但不可能啊,這已經是12月份,冬天了,都快下雪了,為什么出現這種被夏日暴曬的景象?

    “等等!”

    陳凡突然停住腳步。

    “陳師,怎么了?”吳大師疑惑道。

    “你們有沒有感覺,這個牡丹園里面氣溫很高?”陳凡道。

    “還真的誒。”阿秀頓時驚訝的叫出聲來。外面溫度都接近零度了,但到了牡丹園里面,卻感覺溫暖如春,身上穿著的厚厚衣服都顯熱了。

    “對啊,怎么會這樣,難道地下有什么大型溫泉不成?”吳大師皺眉道。

    被吳大師這一提醒,陳凡眼睛一亮。然后微微閉眼,將神識外放,全力探入地底深處。

    江少等人見狀,大氣也不敢出一個,都眼巴巴的看著陳凡,指望他能找到原因。

    “哼,故弄玄虛。”

    蔡哥在旁邊暗暗冷笑。

    江少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孩,沒什么社會經驗,所以能被陳凡糊弄。但他作為市長的秘書,何等精明,早就有人發現牡丹園內溫度的怪異。

    但這種溫度不應該把牡丹葉都烤黃啊,反而應該促進花開才對。

    地質專家也早就判定,園下壓根沒什么地下熱泉。

    所以才有人猜測,是不是風水出了問題。于是市長親自讓他去南方,請了這位在嶺南省大有名頭的‘黃大師’前來。

    這時,只見黃大師在前面道:

    “江市長,我明白原因了。”

    “是什么?”江市長期盼的看著黃大師。

    “這牡丹園所在地,是一處陽氣匯聚之所,又名‘鎖陽地’。”黃大師手托羅盤,淡淡道:“平時陽氣被鎖住了,自然別無大礙。但今年是由于天干地支運轉,是‘丁亥年、辛亥月’,主陽氣爆發。這些牡丹之所以枯萎,是因為被陽氣所沖,一時承受不住。”

    “就像普通人,若睡在火炕上,自然肝火大盛,甚至會流鼻血。”

    “啊?那怎么辦?”江市長大驚。

    “無妨,等我布下一個陰陽風水大陣,接引陰氣前來,把這陽氣調和一下,不但能消除牡丹園中的陽氣,而且能讓此地‘四季如春、花卉常開’。”黃大師摸著胡須,胸有成竹道。

    “真的?”江市長聞言大喜。

    他本不應該這么輕易相信黃大師之言,但現在已經是窮途末路,只能拼命抓住這最后一跟稻草。

    “一派胡言!”

    正在大家都驚喜萬分時,突然有一個聲音插了進來。

    眾人聞言大驚。

    轉頭一看,就見到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站在那,他旁邊的蔡哥正一臉驚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