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七十七章 真正的大師?

    “你是什么人,敢在這里搞亂?”有些后來的,不知道陳凡身份,跳出來指著陳凡道。

    哪怕之前知道陳凡身份的人,也眉頭不愉。

    面對江市長森冷的目光,蔡哥心中把陳凡罵的狗血噴頭。

    ‘看在江少面子上,讓你跟著就行了,你怎么還跳出來搞亂?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場合?’

    ‘市長、副市長、農業部領導、院士、專家等等人都在,便是江少都擔不住,你個區區十六七歲的少年,也敢大放厥詞?’

    只見江市長皺眉道:

    “陳先生,你這話什么意思?”

    無視旁邊蔡哥焦急的打眼色,陳凡淡淡道:

    “我的意思是說,這位黃大師在‘一派胡言’。”

    他的話一出,眾皆嘩然。

    之前你在背后說說也就算了,大家當你年少無知。但現在市長親自問你,眾多領導專家也在,黃大師更就在你面前,你還敢這樣說話,這不是當面打臉嗎?

    果然,江市長臉色一沉,周圍有人已經不顧給江少的面子了,直接斥責道:

    “大人說話,你小孩子插什么嘴?”

    陳凡背負雙手道:“我是江浩辰請來的大師,怎么沒插嘴的資格?”

    江浩辰就是江少的大名。

    瞬間眾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江少身上。江少雖然是市長之子,但哪見過這種陣勢?

    在場諸人中,至少有兩三個地位就不在他父親之下。更不用說他父親也在用狠狠的目光盯著他,那意思很明顯:

    ‘你死定了,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這時他哪怕對陳凡信心滿滿,也不由有些動搖,微微驚慌的看向陳凡。

    陳凡面色如常,被眾人所指,卻絲毫不為所動。

    江市長正要開口結束這場鬧劇時,旁邊的黃大師卻平和道:

    “無妨,這位小友若是我道中人,也可以暢所欲言嘛。”

    “畢竟學無先后,達者為師。我雖然自問通究風水術四十余載,但還是感覺自己一知半解,所得甚少。”

    黃大師這言一出,周圍的人都不由贊許的點點頭。

    國人最重謙虛,你哪怕有十分的能耐,也只能說五分,否則別人會認為你不懂處世道理,鋒芒太露。像黃大師這樣名滿嶺南的大師,還能這般自謙,大家心中對他的敬重又多了幾分。

    只見江市長笑著道:

    “黃大師,您太過謙了。以您的學識年齡,在整個華夏的風水界都是泰山北斗一樣的人物。這些小家伙故作大言罷了。無需理會太多。”

    說完轉頭冷冷對江浩辰道:

    “還不快帶你的朋友離開?二十多歲人了,也沒點正經,準備繼續讓各位叔叔輩看笑話不成?”

    江少愣在當場,進退不得。

    一邊是神仙一樣的陳凡,一邊是父親的怒斥,他哪邊都不敢得罪。

    這時,就見黃大師笑道:

    “江市長無需如此,令公子請來這位小兄弟說不定是真有本事的。我雖然對這鎖陽地頗有自信,但也沒有十分把握,若小道友能說出個道理來,我等也會信服,大家說是不是。”

    “對啊。”

    “黃大師虛懷若谷啊。”

    “這才是真正的大師,心胸如海,現在年輕的小輩,真是差太遠了。”

    周圍的領導都點頭稱贊。連不少專家都不耐煩的看著陳凡三人。

    之前黃大師一路行來,分析說的頭頭是道。雖然帶著許多聽不懂的名詞,但語句卻深入淺出,基本意思大家都能明白。在農業部專家們束手無策的情況下,黃大師的解釋是目前看來最合理一個。

    結果卻有個十六七歲的小家伙跳出來質疑啊。

    “哼,就這年齡的,連做我手下研究生的資格都不夠。”其中有個東江省農業大學的教授不屑道。

    “還研究生呢?我看他連大學都未必上。”另一個國家農科院的專家搖了搖頭。

    “老師,你說他是真有本事,還是故弄玄虛呢?”一個面容清秀,扎著馬尾的女子扭頭問道。

    還沒等站在她身前的白發老教授回答。旁邊一個戴著黑框眼鏡,厚厚鏡片的三十歲男子就輕蔑一笑道:“怎么可能有真本事?”

    “我們上了四年大學、兩年碩士,三年博士,又跟著老師學了這么多年,近十年時間苦學。對牡丹園這事都摸不著頭腦。便是以老師院士之尊,也感覺難解。更何況他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小男孩呢?他還能是神童不成?”

    “師兄說的也是啊。”女子吐了吐舌頭,縮了縮小腦袋道。

    站在兩人身前的白發老教授也點頭額首。

    這位教授名慕守窮,是華夏工程院的農科院士,算在場諸人中身份地位最尊崇的一位。也是本次帶領各大農科專家攻關會診的領頭羊。

    但可惜他們會診了好幾天,卻一無進展,逼得東都市政府不得不采取其他手段。

    而跟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男的叫洪正濤。農科院博士畢業,在他手下當助理。

    慕老看他勤學苦干,很是上進就收為門下弟子,洪正濤也不負他的眾望,不到三十歲,就評上了副研究員,相當于副教授級別,最近正在沖擊正研究員,是農科院中年輕一輩的精英。

    而那個女孩則叫‘慕青青’,是他的孫女,剛剛從華夏農科大畢業,慕老就將她帶在身邊,不時指點。有個院士爺爺親自教導,不知道羨煞了慕青青多少同學。

    慕老嘆了嘆道:“是我輩學識不精啊,最后還得從傳統文化中找尋方法。”

    “老師放心,我看那什么黃大師也是轉身弄鬼,最后還得靠我們農科院的專家。”洪正濤冷笑道。

    他心中對東都市政府不信任他們農科院大為不滿,而且作為國家機關的科研精英,怎么看得上黃大師這種神棍?

    沒想到慕老卻搖了搖頭:

    “沒你想的那樣簡單。這個黃大師是真有本事的人。”

    說到這,他目光不由變得悠長:“90年代的時候,當時嶺西省有個偏遠山區大面積顆粒無收,十幾萬人沒有吃飯著落。”

    “當時院里召集人會診,我和其他兩位院士都感覺棘手,找不出原因。最后省領導請了嶺南的幾位風水師傅來幫忙。這些風水師傅花費近一個月時間,依著山勢走向,布下了一個超大的風水法陣,最終硬生生盤活了整個山區。”

    “這事連國家領導都驚動了,當時分管農業的副總理還親自接見了他們,其中一位就是黃大師。”

    慕老這一說,洪正濤被震的目瞪口呆。

    連慕青青都雙眸圓瞪,小嘴微張,不可思議道:

    “這是真的?我還以為這些看風水的師傅,都是些招搖賺騙的神棍呢?”

    “世間萬物神妙至極,科學不能解釋的問題太多太多了。”慕老長嘆道。

    越是到了他這樣的本學科盡頭,越會對天地自然產生敬畏之心。

    “黃大師是真正的大師,若連他都沒法解決這個問題,只怕這件事就難了。”慕老嘆息搖頭。

    聽了慕老一席話,洪正濤和慕青青看向黃大師的目光,也不由帶著一絲絲崇敬。對于那個挑戰黃大師權威的小男孩,自然更是不屑。

    此時黃大師正一臉從容的對陳凡道:

    “小道友,不知是我哪方面說錯了呢?還請你指出來。”

    面對眾人或是驚疑、或是輕蔑、或是冷笑的神情,陳凡淡淡道:

    “不是哪方面,而是從頭到尾全錯了,沒有一句話是對的。”

    “所以我才說,是‘一派胡言’!”

    PS:謝謝沒有壞脾氣的2000,謝謝世界無邊、幽冥v血君、浩瀚天宇159的500,謝謝帝戰皇、老衲法號口味重、顏小白001、jay10月、Vasiki、伏三、百合的花瓣、六藝、三哥不、飄葉書香、ap1997、伊雷的打賞。唔,之前承包陰龍潭那個確實太過離譜,我已經改了,謝謝大家的建議。大家對劇情若是有什么疑問,都可以提的哦。作者菌會改的。O(∩_∩)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