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七十九章 火之精粹

    “一念成陣!這是一念成陣啊。”黃大師魂不守舍。

    “黃大師,什么是一念成陣啊?”

    有人勉強從震驚中掙扎出來,聞言不由自主問道。

    “一念成陣在我們風水界都是傳說中的手段,是指玄之道的最高境界。”黃大師搖頭苦笑道:“傳說那等大宗

    師級人物能夠在動念之間布下風水法陣,悄無聲息的籠罩全場。”

    “比起我又是施法,又是結印,才在指掌間布陣。這位前輩一念成陣,讓百花齊放,實在是幾近于天人一流啊

    旁邊眾人聽了,也只覺陳凡的手段,確實如仙術一般。

    風水法陣之類,大家勉強能接受。

    但一聲喝下,令萬花齊開,這就像傳說中的花之君王,有操控萬物的能耐。

    “神跡,這是神跡啊。”有些人吶吶自語道。

    “不知道周師兄能不能做到這個?”黃大師低頭暗思。

    南派指玄一脈,以港島周道濟名望最大,被公推為南方第一風水大師。

    但在黃文澤印象中,周道濟也只到‘七言成陣’的境界,距離傳說中的‘一念成陣’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等等,那個陳小兄弟呢?他人呢?”突然,慕守窮高叫出來。

    眾人這時才從花海綻放的神跡中蘇醒過來,張著眼茫然望去。

    赫然發現陳凡和他身邊的一老一少已經消失不見了。

    “咦,剛才還在這的?怎么人不見了?”特警們摸著腦袋,迷糊道。

    “你們怎么能讓他走了呢?”慕老跺腳叫道。

    “你們知不知道,這代表著什么?”

    他摘下一朵白凈圣潔的牡丹花,對眾人急道:“這‘白雪塔’牡丹,是四月才會初開的啊!現在什么日子?十

    二月份!”

    “還有這朵‘青龍臥墨池’,五月初盛開。”

    “這朵‘雪迎桃花’,開花在元旦時期。”

    “這些牡丹開花的時間都不在一起,卻同時盛開,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面對狀似癲狂的慕老,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不敢吱聲。

    慕老可是農科院的院士,地位尊崇還在江市長之上,便是省里領導見了他,都得客客氣氣。

    “爺爺。”慕青青趕緊跑過來攙扶住老者。

    只見慕老氣道:“他能讓牡丹花盛開,是不是也能讓其他植物逆生長、讓古生物復活呢?”

    “這在農業界、在生物學界,都是足以開天辟地的大事。只要稍微做些實驗,就可以沖擊諾貝爾生物學獎的。

    眾人面面相覷。

    在場的除了些植物學教授外,大部分都是東都市領導和風水界以及其他工作人員,哪懂這些?不過諾貝爾獎這

    個詞大家都聽明白了。

    每個諾獎得主,都是震動國家的存在。

    江市長不由一震道:

    “那還不快去把人找回來。”

    “這....”

    幾個特警僵在當場。

    那陳凡神仙一樣的手段,是能被輕易找到的?更何況你真找到了,他要不愿意回來怎么辦?拿槍指著他?

    你確信槍對這樣的人物有用?

    “誰認識這位陳小...大師啊,我們可以登門拜訪嘛。”一位老成的副市長思索道。

    眾人聞言,目光都不由看向一個角落。

    只見江少滿臉呆萌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乘著花海綻放驚住所有人時,陳凡帶著阿秀和吳大師已經悄然出了牡丹園。

    “陳師,咱們就這樣離開?好嗎?”吳山河小心問道。

    “怎么,還讓我回頭再給他們救這牡丹園?”陳凡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吳大師額頭現出冷汗,訕笑道:“他們既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相信陳師,就是自找苦吃,確實該走,該走。

    陳凡背著手,看似閑庭信步。

    但他一步踏出就有七八米,阿秀和吳大師必須喘著氣小跑才能跟上他。

    只見陳凡道:“我本來就沒有說一定會出手,而且嚴格意義上,我已經算救過一次牡丹園了。剩下的,就看他

    們的造化了。”

    “啊?”吳山河和阿秀都愣住了。

    陳師什么時候出手救過了?

    只見陳凡翻手之間,掌中現出一塊黑色的奇石。

    這塊奇石和平常石頭沒什么區別,但中心卻仿佛有一朵金色的火苗在跳動。

    “這是?”阿秀眨著大眼疑惑道。

    “這就是牡丹園中數十萬株牡丹日漸枯萎的原因。”陳凡握著奇石道。

    “它里面好像只有一朵小火苗啊,也能影響那么大的牡丹園?”吳大師不可置信。

    要知道東都牡丹園可是全國文明的牡丹基地,占地數百畝。

    這是什么概念?一個足球場才10畝地大小,東都牡丹園相當于幾十個足球場那么大。至少得有個火山口才能輻

    射那么遠吧?

    “你莫小看它,它可是火中精粹。”陳凡淡淡道。

    在他神識外放時就感覺不對勁。

    地下并沒有什么熱泉和熔漿流,為什么溫度這么高?最后他的神識沿著溫度的痕跡,找到了一塊深埋地下的巨

    大黑石。

    陳凡才恍然。

    原來這牡丹園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塊火焰精石。地上的那些牡丹花才會受到高溫輻射,逐漸枯黃。

    而且火焰精石和普通的高溫物體還不同,它主要靠釋放陽氣,所以外界溫度并沒有高多少,但牡丹們受不住,

    因為無時無刻不在被元陽之氣包裹中,花枝嬌嫩,哪能承受的住?

    那塊黑石太大,陳凡本來準備夜晚再來。

    但后來一怒之下,借助一念成陣的機會,直接動用法術取走了火焰石中的精粹。

    這樣火焰石哪怕還會殘留些效果,但也遠不如以前了。畢竟火之精粹是火焰石的核心,占據九成以上的精華。

    “陳師,我看它好像沒什么溫度啊?”阿秀不解道。

    “呵呵。”陳凡搖了搖頭。“那是因為我用法力包裹住它,否則你們兩靠這么近,早被燒成灰燼了。”

    雖然這只是最普通的火之精粹,不是天火紫焰,但威力也不容小覷。

    “能在牡丹園發現一塊那么大的火焰石,還能提取出火之精粹,確實讓我驚訝啊。”

    陳凡暗暗驚奇。

    火焰石就如同陰晶石一樣,往往誕生在火系元氣濃密的地方。比如某些火山口或地心深處,牡丹園一個都不占

    ,看來是偶然埋下去的。

    火焰也有活躍期和沉睡期,正好到這時活躍了,所以才會釀成大禍。

    “有了這塊火之精粹,我之前的某些想法可以提前進行了。”

    想到這,陳凡決定立刻啟程回陰龍潭,順便布置一些手段,以阻止江少等人再來。

    吳大師二人自然從命。

    從江少口中得知陳凡來歷后。

    慕老等人當時就想追去陰龍潭,還是江市長作為一方諸侯,關鍵時刻大腦清醒。

    陳凡已經離開了,急切間請不回來。

    那當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這數百畝的牡丹園啊。沒了陳凡,不還有黃大師嘛。

    沒看到那位神仙一般的陳小先生,都說黃大師做法是對的,只不過源頭猜錯了,說明他的手段還是有作用的。

    于是拉著黃大師等人繼續布置法陣。

    幸虧后續又來了不少風水師幫忙,忙活快半個月,黃大師等人才抽出時間來。

    當他們乘坐飛機進入祈山,就快接近陰龍潭時。

    突然發現前方被無窮白霧給阻攔住了。

    “慕老,咱們要不要進去?”駕駛員請示慕守窮。

    慕老還沒說話,黃大師卻急忙搖頭道:

    “不可不可,這白霧沒你想的那樣簡單,里面暗藏殺機啊。”

    他說完看著這一望無際的白色霧海,心中的震撼簡直無法言表。

    別人以為這可能是正常起霧,但只有他知道。這是一個超大型的法陣,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風水法陣,屬于那種

    大型護山法陣。有迷陣、遮掩、防護、攻擊等等多重功效。

    “我本以為這種護山大陣只是傳說,沒想到今天竟然親眼所見。”

    黃大師心中崇敬之意,無法抑制。

    這法陣籠罩了不知道多少個山頭,連綿不絕,就如同一道天然的屏障般,橫斷天宇。除非動用大型熱武器狂轟

    ,否則壓根沒法沖進去。

    “前輩手段,讓人嘆為觀止啊。”

    黃大師驚嘆道。

    他此時心中輸的心服口服,只覺那個少年怕是某個活了上百歲的老妖怪出山,否則怎么會有如此逆天能耐?

    最終,慕老等人只能激動而來,悻悻而去。

    但沒人能忘記這次所見。

    PS:謝謝系么的20000,非常感謝。謝謝我嘞個擦的7000,謝謝天地王者2014、世界無邊、書友15081623的500,謝謝六藝、幽冥v血君、看似斯文、ap1997、邪丿皇灬逍遙、風華無敵學、秦裳、yr黃河、八北標兵奔北坡、心異遠、北苑是否、邀月一刀、微笑掩飾傷悲、修道之心、ankh1997、litianlong、學不可以已、木林風語、游泳的魚雷、純脆entrop、何以皆有的打賞、好想侵犯某人啊、綠殤、不覺已千年.夢不覺、回憶過去的時、云霧不周山、oo冰棍、迷茫帝王、夢封存、846102、此夕逆光、冥王№的打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