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十六章 你爸的電話

    他話一出,許蓉妃就滿臉寒霜道:

    “魏子平!你再這樣說話,我就翻臉了。”

    魏子平輕蔑一笑,不過也沒再張口挑釁。

    他之前知道了許蓉妃的身份。徐傲的女兒,便是他爸也不愿意輕易開罪。魏子平雖然是紈绔大少,但不代表沒腦子。

    他一般只踩那些背景不如他、或者欠收拾的人。

    ‘哼,等我結識上了陳大師,還需要在乎你一個區區徐傲女兒?’

    魏子平心中一片火熱。

    這次他特地從金陵趕回來,就是魏老三召喚,準備把他引薦給陳大師,想讓陳凡提攜一下自己這個不成氣的兒子。

    想到這,魏子平也懶得理會陳凡,無精打采道:

    “我聽說你和我姐姐有點關系,她竟然把山頂別墅都借給你,老爺子真是偏心啊。”

    “啊?那棟別墅不是魏三爺的嗎?”張雨萌驚訝道。

    “你們不知道。我爸拿到鑰匙第二天就送給老爺子了,一天都沒住過。”魏子平嘖嘖搖頭道:“估計是我姐從老爺子那把鑰匙求來的,沒想到竟然給了個外人,真是...嘖嘖。”

    提起這個,魏子平心中就隱隱作痛。

    那可是楚州第一豪宅,他眼饞很久了。但鑰匙在老爺子手中,他哪敢和老爺子開口。

    ‘也就是魏子卿那丫頭在老爺子面前受寵,才能拿到鑰匙吧,而且還借給了一個陌生人。找機會,我一定要在老爺子面前狠狠告她一狀。’

    他心中暗暗想著。

    聽到陳凡和魏三爺沒關系,李易晨等人的神色放松下來。

    魏子卿終究只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再有能耐,又怎如魏三爺呢?

    “呵呵,我姐既然護著你,我暫時先不找你麻煩。不過我要看看,她到時候怎么在老爺子面前解釋。”魏子平沖陳凡齜牙一笑,眼神中充滿不懷好意。

    張雨萌等人都一陣幸災樂禍。

    那可是價值近億的豪宅,魏子卿自己住還好說,卻給了一個朋友,而是還是陌生男性。只怕她真不好在魏家長輩面前做交代呢。

    只有韓云暗自搖頭。

    她親眼見到魏三爺當時是多么巴結陳凡,結果他的兒子還在陳凡面前耀武揚威。

    ‘你在陳大師面前撒野,只怕魏三爺都護不住你吧。’

    果然,只見陳凡淡淡道:

    “便是你爸在這里,也不敢和我這樣說話,誰給你的勇氣?”

    陳凡話說出,全場皆震。

    張雨萌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看著他。

    哥哥,你面對的是楚州最頂級的紈绔大少魏子平啊。而且他還以脾氣差著稱,聚眾打架斗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否則怎么會被送到金陵去管教?

    姜初然心中剛松口氣,看來陳凡和魏三爺等人沒有交集。

    見到這一幕,心又提了上來,真是恨不得當場把陳凡的嘴堵上:

    ‘你這張倔強的嘴,就不能軟一下?沒看到這是什么情況嗎?’

    李易晨笑而不語,但眼中卻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他知道,只要把魏子平引到陳凡面前,接下來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插手。這兩個的人性格,決定他們一定會火星撞地球。

    魏子平那張慘白的臉瞬間拉了下來,目光陰寒看著陳凡:

    “你竟然敢這樣和我說話?”

    “不要以為有魏子卿護著你,老子就不敢拿你怎么樣?”

    “魏子卿那娘們可不在這,你信不信老子打你一頓,她也沒話說。”

    “哦,是嗎?你來啊!”陳凡似笑非笑,聳聳肩道。

    魏子平聞言,怒極反笑。

    他橫行楚州這么多年,還沒見過人敢這樣當面挑釁他,只見魏子平一邊笑,一邊咧嘴道:

    “好!”

    “看來我魏子平才離開楚州一兩年,楚州就有人不知道我的厲害了。”

    姜初然等人聽了,臉色都盡是失色,魏子平這是要當場翻臉了啊。

    “魏少,這可是江北大佬們的集會啊,鬧起來,到時候魏三爺臉面上也不好看。”這時,哪怕是李易晨都微微一變,趕緊勸道。

    魏子平就是狗臉脾氣,說翻臉就翻臉,而且不管什么場合什么人面前。

    他要是在這大廳中,當著這么多江北富豪們的面鬧起來,到時候丟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臉,還有魏家乃至楚州的臉。

    到時候魏三爺要是知道這事,能甘休?

    他一邊勸,一邊看似好意道:

    “陳凡,魏少是什么身份。你這樣說,太不給魏家和魏三爺面子了吧。”

    “還不快給魏少道歉?”

    “對啊,陳凡,你快給魏少道歉吧。”姜初然也焦急道。

    在她看來,陳凡哪怕和魏子卿關系再好,也不如人家是親堂兄妹啊。何況陳凡那句話,把魏三爺也罵進去了。

    “小子,我給你個機會,現在道歉。老子就饒了你。”

    魏子平目光陰寒看著他,用牙縫中擠出一句話。

    陳凡聞言,仿佛沒聽見,神色如常道:

    “我也給你一個機會。”

    “你現在跪下道歉,我就不打斷你的兩條腿!”

    他這話一出,魏子平臉色狂變,眼都要噴出火來。

    而周圍眾人全部大驚失色!張雨萌、楊超等人更捂住嘴,不敢置信看著陳凡,無法想象,他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

    連許蓉妃都急得要死。

    ‘陳凡哥哥,你怎么脾氣這么犟呢,別和他硬碰硬啊。’

    只有姜初然心中暗嘆口氣,止不住的失望。

    ‘陳凡啊陳凡,你這樣的脾氣,永遠成不了大器的。走上社會,只會頭破血流的。’

    ‘哪個登臨絕頂的人不是審時度勢?大丈夫要能屈能伸啊。’

    她又想到幾天前度假村時的對話。

    陳凡當時也是一口咬定,說自己是什么陳大師,牛皮哄哄的樣子。從那時她就知道,這個人永遠都是輸人不輸陣的。

    哪怕是再怎么痛,也會咬牙硬撐著。

    就在魏子平沖上來就要打人的時候,旁邊的楚明輝一把抱住他,低喝道:

    “魏哥,算了。”

    “這里是什么場合,真鬧起來?三爺能善罷甘休?”

    他一邊說著,一邊冷冷看著陳凡:

    “姓陳的小子,別光顧著耍嘴皮子。”

    “有本事,咱們現在出去一挑一怎么樣?我可以讓你一只手。”

    能入選蒼龍候補,楚明輝的身手絕對在普通特種兵之上。

    “就憑你?”陳凡輕笑一聲。“還不夠資格?”

    “那算上我呢?”李易晨也頗為惱怒,恨陳凡剛才不給自己面子。

    “也不夠。”陳凡搖頭。

    “呵呵,加上我如何?”魏子平嘖嘖冷笑道。

    “還是不夠。”陳凡依舊搖頭。

    旁觀的眾人越看越驚。這小子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哦,是嗎?再加我一個,怎么樣?”一個聲音突然插進來。

    眾人扭頭一看,就見一群人走過來,為首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

    “萬俊?他怎么回來了?”

    周圍有認識的人驚呼道。

    “哦,他是誰啊?”

    陳凡等人所在的這個角落,早就吸引了一大批圍觀群中。其中包括不少非楚州人士,問話的就是外地人。

    “楚州萬家的公子哥。他爺爺是原楚州老書記,他爸是政協副主席,他姑丈是江北首富沈榮華。”原先那人低聲答道。

    “萬榮集團就是取自萬家和沈家的名字。”

    “沈榮華的侄子?”眾人都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只要是江北的人,誰不對沈榮華之名如雷貫耳。

    這可是江北首富!江南省前十,甚至前五的大富豪!

    面對著氣勢洶洶的萬俊,陳凡依舊風輕云淡。

    “還是不夠!”

    他這話說出來,眾人仿佛都麻木了。

    李易晨、楚明輝、魏子平、萬俊!

    好家伙,這人一口氣把楚州近半的頂級大少都得罪了。不少人都暗暗搖頭,這小子這樣不知死活,只怕沒法完整的走出天盛大酒店了。

    “呵呵,易晨說的沒錯,你果然夠狂!”萬駿失笑搖頭。

    他看著陳凡的眼神,就像看白癡一樣。

    在強權面前不屈服,值得贊揚。但明知差距過大,卻死不低頭,那就是頭腦傻缺的二貨了。

    姜初然心中輕嘆,緩緩閉上眼。她對這一切,已經無能為力了。只有許蓉妃在旁邊急的不行,已經想著要不要去找徐傲,看她這位爸爸能不能幫一下陳凡

    魏子平等人目光越來越陰寒,距離發作也只有眨眼間。

    這時,陳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旁若無人的接通電話。

    “小子,臨死前你還打電話?”魏子平囂張道。“誰打給你的?告訴他,讓他來給你收尸!”

    陳凡聞言,面色古怪,看著他許久,才徐徐道:

    “是你爸的電話!”

    PS:謝謝墓姥爺的100000,第三個盟主了,超感謝。謝謝世界無邊的500,謝謝六藝、無族之、弒神者々殘葉、雨兒1997、kirito的asuna、開心一刻12、小龍717、殤情璃、世界末班車、奈何橋北的游魂、紫色重寶、今生念未來、雷宇123456、夏日醉流年、莫也予、夏日醉流年的打賞。

    咳咳,今天遲了點,非常抱歉。因為今天群里的老司機墓姥爺打賞了個盟主,再加上第二個盟主的欠賬,所以今天和明天都會三更爆發的。嗚嗚,作者菌要吐血了,求票票啊O(∩_∩)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