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十七章 登天而上

    “你說什么?”魏子平微微一愣,然后勃然大怒,抬拳就要沖過來。

    這時,突然門口一片嘩然,一陣陣聲音傳來:

    “大佬們進場了?”

    “那是魏三爺、傲爺、光頭劉陳大師呢?哪個是陳大師啊?”

    “沒見到陳大師啊,難道這次陳大師不出來?”

    江北大佬們的登臺,瞬間把周圍看熱鬧的九成九的人都吸引走了。畢竟相比幾個小孩打鬧,接下來的才是重頭戲。

    魏子平也深吸一口氣,陰森森的盯著陳凡道:

    “姓陳的小子,算你走運,等老子接下來再收拾你。”

    說完憤然而去。

    楚明輝皺了皺眉眉頭,追了過去。萬駿也微微搖頭,似笑非笑看著陳凡:“你膽子真夠大的,竟然敢這樣挑釁魏子平?”

    “接下來自求多福吧。”

    然后一邊走一邊搖頭,悠閑自在。

    對于萬駿來說,陳凡只是個小插曲。他的眼光,早就離開楚州,放在江北這個大舞臺上面。

    李易晨推了推眼鏡,也跟著離去。對他來說,目的已經達到了。

    等一眾大少都走了后,姜初然才冷然道:

    “陳大師果然好大的威風,連魏家和萬家都不放在眼中。不知道這江北還有誰能入你眼?”

    “陳大師,什么陳大師?”張雨萌訝然道。

    “當然是這位陳凡陳大師了。”姜初然下巴高抬,輕哼道:

    “當時在千水湖度假村時,某人可是親口承認自己就是陳大師的。也難怪呢,都是江北大佬了。怎么會把區區魏子平和萬駿之類放在眼中。”

    是個人都聽出了姜初然的嘲諷,張雨萌更是捂嘴偷笑,一邊笑,一邊還用輕蔑的眼神看著陳凡。

    “你要是陳大師,我還是沈榮華呢!”

    陳凡搖了搖頭。

    不信的人,你哪怕和他說一千一萬,他也不會相信。

    “陳凡哥哥,剛才是誰打來的?你怎么能說是人家爸爸的電話呢?”只有許蓉妃好不容放下心來,嗔怪道。

    “確實是魏老三打來的。”陳凡無辜道。

    “噗嗤。”許蓉妃笑出聲來,邊笑邊用小拳頭打陳凡。“陳凡哥哥,你一本正經開玩笑的時候好討厭啊。”

    “哼!”

    “都到這個時候還開玩笑!”姜初然怒其不爭。“你還是想想接下來怎么面對魏子平的怒火吧。”

    “魏家大少絕對不是好說話的人,以前有人惹過他,被他派人打的半身不遂的。”

    “是嗎?”陳凡眼中一寒。

    “應該是他該考慮怎么承受我的怒火!”

    張雨萌翻了翻白眼,連笑都懶得笑了。

    只有韓云冷眼旁觀,心中為魏子平默默哀嘆。只怕魏三爺也護不住自己這個兒子了。

    大佬們入場后,酒會很快就開始了。

    工作人員引各人入座。席位從前到后按照各自身份排列。前堂禮臺上是江北大佬們和幾位頂級富豪的位置,而靠近禮臺,地位越高。

    諸女是靠楊超才進來的,只能坐在大廳末尾,靠近角落的地方。

    而魏子平等人直接坐到了第二排。

    “魏少,今天都是托你的福,才能做到這么靠前的位置。”李易晨恭維道。

    他看到不少地位身份和他父親相差無幾的人,也只能在第一排第二排,心中暗暗吃驚。

    這位陳大師的影響力太大了,連這些人物都千里迢迢趕過來,只為見他一面。

    魏子平聞言,臉色稍緩。

    “那個姓陳的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敢這樣挑釁魏少。”

    另一位跟著魏子平一起來的公子哥憤然道。

    “哼!”魏子平怒哼一聲,怒氣復燃。“要不是在這場合,老子早就把他抽的滿地找牙了。以為靠個魏子卿,我就不敢動他嗎?”

    “子卿姐對他似乎非常維護。”沉默的楚明輝插了一句。

    “那又如何,我會怕她魏子卿?”魏子平不管不顧大叫道。

    “好了好了,子平。你再叫,三爺都要看過來了。”萬駿在旁邊打圓場。

    他在圈子中年齡最大,所以地位也最高,隱隱比魏子平都要高了半籌。魏子平只能恨恨的悶了一口酒。

    “魏少,陳大師呢?”李易晨見好就收,轉移話題道。

    “對啊,魏少,什么時候您帶我們去見見陳大師吧。”周圍的楚州公子哥們都眼睛一亮。

    之前他們壓根看不起這個什么狗屁陳大師,但見到今天這架勢,才知道,人家是跺跺腳江北震動的大人物。

    若能攀上這個高枝,回去在朋友面前,不知道能吹多久呢!

    “呵呵,我爸說會為我引薦陳大師。”提到這,魏子平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到時候我就把你們一起帶去。”

    “魏少講義氣!”眾人紛紛豎大拇指。

    魏子平更是得意萬分。

    萬駿雖然笑著,但臉上閃過一絲陰霾。

    這陳大師威風如此之大,已經隱隱有壓過他姑丈沈榮華,登頂江北第一人的趨勢。

    姑丈得早作打算啊。

    他正想著,魏三爺已經走到前臺。

    臺下眾人紛紛安靜下來。

    魏三爺只覺此生沒有像現在這樣榮光過。臺上是江北各市的大佬,臺下從江南省各地趕來的諸多富豪能人,單論身價,隨意都能找出十幾二十個超過他的。

    但今天卻是他站在這,召集聚會,主持酒宴。

    都是托陳大師的福啊。

    想到這,他更堅定把自己兒子引薦給陳大師的念頭。

    “我知道諸位大老板們從各地趕來,不是為了聽我魏某人廢話的。之前我也問過陳大師了。大師本人就在這個酒宴上。”

    “接下來,讓我們有請陳大師登臺,為大家講幾句。”

    他一番開席詞說完,臺下掌聲如雷霆響起。

    “陳大師就在酒會上?哪個是陳大師啊?”

    “老丁,你不是參加過那個擂臺賽嗎?你認不出來?”

    “啊?我看看,我看看啊陳大師陳大師陳大師在哪呢?”

    臺下眾人聞言,一邊鼓掌,一邊交頭接耳,有性急的人伸著脖子亂望,向四處打量,想一睹期待已久的陳大師到底長什么模樣。

    只有第一排第二排的真正大老板們,還能穩坐泰山。

    “好激動啊,馬上就要見到陳大師了。”張雨萌興奮無比。“聽說陳大師才二十多歲,絕對是個大帥哥的。”

    “對啊。”許蓉妃也小臉通紅,如見偶像。

    姜初然還能保持冷靜的態度,心中正生著陳凡之前的氣呢。

    突然看到陳凡緩緩站起身來,她不由諷刺道:

    “怎么,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大師了?人家叫的不是你陳凡,而是真正陳大師!”

    “我說了,我就是陳大師。”

    陳凡推開座椅,回頭沖她一笑,然后轉身走向禮臺。

    “喂喂,陳凡,你做什么?別沖動啊!”

    一桌人都傻眼了,楊超更是急忙低呼。

    這可是在天盛召開的酒會,沒看到他爸楊一凡都在臺上當孫子一樣伺候著。要是沖撞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他爸還不把他皮都扒下來?

    陳凡充耳不聞,反而順著中間通道,一步步向禮臺走去。

    “陳凡哥哥!”許蓉妃不明所以。

    “陳凡!”

    這時連姜初然都動容了。

    以為陳凡因為她的話一氣之下,沖昏了頭腦,趕緊站起來叫道。

    陳凡似沒聽見,一步步前行,開始周圍的人以為他是服務員。

    但隨著場中安靜下來,眾人都在等候陳大師的登場時,他這個向禮臺走去的人就突兀的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魏少,你快看。”

    有個楚州公子哥叫出聲來。

    魏子平扭頭一看,也見到這一幕,不由一愣道:

    “那家伙干什么?找死呢?這種場合,也是他能亂來的。”

    李易晨暗暗搖頭:陳凡啊陳凡,你以為這種玩笑能亂開的?臺上這些大佬可不是魏子平,最多打你一頓,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人命的!

    這時,已經有保安上前,準備阻止陳凡時。

    突然,旁邊桌子上的一位富豪站了起來,激動道:

    眾人一愣,什么情況?

    這時,又一位大老板站起來叫道:

    然后一位位在江北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大老板都紛紛起立。

    隨著周圍的富豪們全部站起身來,魏子平徹底懵了,不知所措。

    他近乎求助的看向禮臺上,只見他的父親魏三爺,以及江北諸多大佬也如林而起,躬身道:

    在無數人或敬畏或驚疑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陳凡背負雙手,傲然而行,仿佛無視一切,在公園散步一樣。

    姜初然呆坐當場,耳邊是一聲聲敬畏的稱呼,她卻充耳不聞。

    眼中只有那個少年的背影,看著他一步步向禮臺走過去,越行越遠,就如同登著天梯而上。

    “陳凡陳大師嗎?”

    她只覺人生中最大的玩笑,莫過于此!

    :謝謝瀟爺的1000,謝謝天涯4135、丿墨濡、r的sn的500,謝謝六藝、絕對書蟲、繁天殘人、殤情璃、風中的奢華、雨兒1997、書友160801、萬千世界盡是演員、寂靜年華、雷破云霄、萬愛澤、虞清秋、隨風之飄絮、小說米是我李猛、隨風而起、書友123017的打賞。也謝謝大家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