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十八章 飲盡風流

    “這就是陳大師?”

    “這個陳大師也太年輕了吧。”

    “看著和我兒子差不多大,還讀高中啊。”

    前來參加酒會的,只有少部分人曾在青陽鎮的擂臺賽上親眼見過陳凡,大部分人只是跟風而來,所以見到如此年輕的陳大師,都大跌眼鏡。

    不過看到陳凡登上禮臺,諸多江北大佬都畢恭畢敬的躬身致意,他們心中哪怕有再多的疑問、再多的質疑,也只能壓在肚中。

    哪怕是一條狗!

    只要能得到眾多大佬們的支持,它也是江北最強的狗!

    無論陳凡多么年輕,無論陳凡外表多么普通,無論陳凡看起來多么沒威嚴......他也是陳大師!站在江北之巔,舉目四望,只有寥寥數人可以與之并肩而立的那個陳大師!

    姜初然等人呆若木雞。

    張雨萌的筷子從手中脫落,她也絲毫沒感覺到,只是嘴唇哆嗦,想說什么,卻怎么都說不出來。

    “陳凡?”

    “陳大師!”

    這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怎么牽扯到一起?

    一個是出身普通,相貌普通,能力普通,最多比較能打的高中生。

    一個是站在江北之巔,俯瞰眾生,能與一省首富平起平坐的江北第一大佬!

    但現在這兩個身份卻奇妙的結合在一起,讓人震驚,同時也讓人顫栗。

    是的,張雨萌現在就感覺全身都在顫抖,她腦海中閃過無數次自己嘲諷陳凡的畫面,越想越怕,最后一張小臉都蒼白了。

    而旁邊的楊超同樣面如土色。只有許蓉妃捂著小嘴,又驚又喜,又是不敢置信。

    相比姜初然這一桌,魏子平那桌就顯得沉寂多了。

    眾多楚州大少,沒有一個說話,都如死寂一般。魏子平目光呆滯,嘴中吶吶著:

    “怎么可能?陳大師怎么可能是他?一定是我看錯了,一定是....”

    之前嘲諷過陳凡的公子哥此時只能苦笑:“魏少,這怎么可能錯呢!三爺他們都在臺上呢,不可能認錯人。”

    但魏子平卻如沒聽見一樣,嘴中還在重復著。

    李易晨坐在那,心中如驚濤駭浪一樣翻滾,手中的指甲狠狠刺入掌心,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

    ‘原來這就是你的底牌嗎?’

    ‘陳大師!好大的底牌,藏的真深。’

    ‘整整半年,只怕沒有人知道你這個身份。’

    他緩緩閉上眼,露出一絲慘笑:“陳凡,你贏了,我本以為你只是個普通人。我的家世,我的能力,我的手腕,都讓你望塵莫及。但萬萬沒想到,千算萬算,算錯一著,滿盤皆輸啊!”

    而旁邊的楚明輝則死死盯著臺上的少年,心中狂吼:

    ‘我不信!我還沒輸!’

    ‘你哪怕是陳大師又如何?'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超過你....總有一天。’

    在場眾人中,只有萬駿還能勉強保持鎮定。他和陳凡的交際終究不深,背后也有足夠的靠山。但他同樣倒吸一口涼氣:

    “這樣一個年輕人,就能登上江北第一人寶座,相比他,哪怕是君文也要黯然失色啊。”

    他想到自己那個天資卓越的表弟。

    萬駿本以為,自己這一生都見不到能超過表弟的同輩者,但卻沒想到在楚州,在天盛大酒店,他就看到一個遠超他表弟的存在。

    “君文啊,你想要追上這位陳大師,只怕還要二三十年的努力。而他現在,已經可以和你的父親平起平坐了。”

    想到這,他嘴角扯出一絲苦笑。

    這時,前排已經有人站起來。

    原來是陳大師講完了,正端著杯子,一桌桌敬酒呢。

    “陳大師,久違了。”

    “陳大師,終于能再見到您了。”

    “陳大師,我家酒店開業,您到時候一定要去賞臉啊。”

    一聲聲或是恭維,或是暗褒的話。陳凡端著一杯酒,一路敬過來,哪怕是地位再高的人,也得起身滿飲。

    李易晨眼睜睜看著陳凡的嘴唇連杯子都沒沾,只是輕輕抬手示意,那些絲毫不比他父親遜色的大老板就爭先恐后的酒到杯干,仿佛這樣才能證明他們對陳大師的敬意。

    終于,陳凡到了他們這桌。

    “陳大師,這是我兒子,魏子平。”

    魏三爺跟在陳凡身后,滿臉紅光,搶著介紹道。

    “我認識。”陳凡不置可否。

    在魏子平緊張的神色中,陳凡淡淡看了他一眼道:

    “我之前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魏子平如喪考妣,手直哆嗦,竟然說不出話來。

    魏三爺心中閃過一絲陰影,恐怕自己這個混賬兒子得罪了陳大師。想到這,他狠狠瞪了魏子平一眼,把魏子平嚇得酒杯里的酒都灑了一半。

    陳凡一句問完后,沒再管他,而是環視一圈。

    這群之前還在他面前趾高氣揚的大少們,各個都噤若寒蟬,不敢出聲,直到陳凡舉起酒杯,他們才趕緊猛地一口悶掉,仿佛誰喝的慢了,就會被陳凡關注到一樣。

    李易晨心中止不住的悲哀。

    比陳凡當面報復他更可悲的是,陳凡的目光一掃而過,連在他身上逗留0.1秒的時間都沒有。

    ‘我在你心中,就如同跳梁小丑一樣,絲毫不值得你注意嗎?’

    一股怒氣沖上心頭,但立刻又化作絕望。

    他知道,自己這一生哪怕再怎么努力,想要達到陳凡這個地位,只怕也是4、50歲之后了,那時候的陳凡又是什么樣?

    李易晨不敢想。

    陳凡的無視反而刺激到了楚明輝,他蒙頭喝酒,但眼中戰意更濃。

    ‘我跟你用不同方式踩過前方帶刺荊棘,你囂張不畏懼退縮,我低頭沉默卻堅定。‘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終有一日,我要將你踏在腳下!’

    他們在想什么,陳凡絲毫沒放在眼中。這種小人物,他這五百年來見過的不知道有億萬之多,但最終站在宇宙之巔的,只有他北玄仙尊——陳北玄!

    幾十桌敬過來,恐怕小半個江北的上流社會,沒人再不認識他陳凡了。

    最終,陳凡停在了姜初然這一桌。

    “爸、陳凡哥哥....”許蓉妃站起身,用帶著無比驚喜又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他們。

    “妃妃。”徐傲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連陳凡也對她溺愛一笑道:“妃妃,我和你爸之后還有點事要談,你在這里玩哦。”

    “嗯。”許蓉妃重重點頭。

    跟在陳凡周圍的江北諸多大佬們,看著徐傲父女倆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姓徐的這是要捷足先登啊,我們怎么沒有這樣一個可愛乖巧的女兒呢。’

    以魏三爺心中最為悔恨。他兒子得罪陳凡,而徐傲女兒卻和陳大師關系密切!到時候只怕他在陳大師心中的地位,也要被徐傲奪過去啊。

    想到這,魏老三心中暗暗發狠。

    此時,陳凡的目光又掃過張雨萌和楊超。張雨萌如鵪鶉一樣頭低的恨不得邁入胸口,而楊超一米九的個頭,卻全身蜷縮,看起來和一米七的陳凡差不多高。

    他心中求神拜佛,希望陳凡千萬別注意到他。

    尤其是看到自己平時那個威嚴深重的父親楊一凡,此時躬身曲腰的伺候在陳凡身邊,就如同太監伺候皇帝一樣恭敬。

    陳凡的目光沒有落在他們身上,而是望向姜初然。

    姜初然表情復雜的端杯起身,一言不發,只是一雙美眸看著陳凡,眼中閃過無數神情。有震驚、有疑惑、有憤怒、有......最終都化作濃濃的不可思議與悔恨。

    一路面無表情的陳凡,此時卻輕笑道:

    “我之前說我就是陳大師,你不信。”

    “那現在,你信了嗎?”

    說完,他不管姜初然回答,一口將杯中從未碰過的白酒滿飲。仿佛將上一世對她的所有情愫,和這一世重生以來的種種恩怨糾葛,盡數飲盡。

    然后放下杯子,大步轉身而去。

    只留下端著酒杯的姜初然,帶著無盡的悔意,孤零零的站在那。

    PS:謝謝堃堃的萬賞。謝謝雷諾Z的7000。謝謝瀟爺、讀書看興趣、CKG、xc指尖年華、A近夕陽的1000。謝謝瘋狂的精神病院長、妄小小妖、阿卡、書友141114、風華無敵學的500。謝謝0小埋0、六藝、水郁森、絕對書蟲、15243546、書友160720、伊雷、綠灬殤、殤情璃、太陽暴雨、奈何橋北的游魂、feng997、李隨緣、疾風魔王F、摸摸點蚊香、抽煙點寂寞、寂靜年華、書友121017的打賞,超感謝大家。

    第三更奉上,零點后就是群里管理殘妝妹子的生日哦,祝你生日快樂_。各位想要調戲萌妹的小伙伴,都可以加群的,QQ群號是415550977。

    唔,終于把第二個盟主的欠賬還了。高潮還沒有結束哦,明天繼續三更。親們,求票票啊,作者菌真的要被榨干了O(∩_∩)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