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零六章 神秘的余文靜

    強烈推薦:

    眾人酒酣宴散后,吳俊杰紳士的表示,先把兩位女性送回家。他說的時候,一大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余文靜身上。

    但余文靜淡淡拒絕。

    更讓大家驚訝的是,陳凡竟然也拒絕了,表示要走回去。

    他這話一出,幾個小伙伴看他的眼神都不對了,尤其是吳俊杰,震驚中帶著一絲不解。但是出于對朋友的信任,還是開車離去。

    只留下一男一女兩人默默的走在馬路邊。

    “你這次去楚州半年,回來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呢。”余文靜有些心慌。

    “任誰離開許久,都會不同的。”陳凡淡淡道。

    離開幾個發小,他臉上的笑容又淡了下來,整個人變得清冷傲然。

    余文靜默然不答,兩人又走了一會兒,路邊每個經過的男女都用驚艷的眼神看著這個少女。她雖然才十六七歲,但已經展現出驚世的容顏,尤其是皮膚潔白細嫩,晶瑩剔透,如同漫畫中走出的公主。相比之下,在她身邊的陳凡,就平平無奇。

    最終,余文靜受不了這種沉默,再次開口道:“陳凡,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和我說?”

    她定定站住,一雙清麗的眸子看著陳凡道:“....如果是表白那就算了,我們正在讀高三,上了大學再想這方面的事情好不好?”

    “你以為我單獨留下來,是為了向你表白?”陳凡平靜道。

    “不是嗎?”余文靜愣住了。

    每個男生接近她,基本上只有一個意圖。吳俊杰的花言巧語,徐浩軒的默默展示,顏小白不時看過來的目光....她太漂亮了,哪怕放在楚州,也能力壓群芳。

    其實論容貌,她和姜初然許蓉妃之間沒什么差距,但余文靜身上有股奇特的氣質,如空谷幽蘭,這股氣質瞬間就能抓住他人的眼球。

    只有陳凡知道,這股氣質是她修煉的功法帶來的,非先天具備。

    “還記得我之前在酒桌上和你說的話嗎?”陳凡沉聲道。

    “你說那個?”余文靜眼中再次閃過一絲慌亂。

    她本以為陳凡只是隨口提一下,表達男生的關愛而已,沒想到陳凡竟然真注重這方面。

    “我說了,你無論遇見任何麻煩,都可以來找我。”陳凡直視她雙眼,目光銳利。

    余文靜很快就承受不住他犀利目光,有些狼狽的移開眸子,突然看到大街對面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影,不由身體一僵,道:

    “我叔叔來接我了....我先走了。”

    她跑出幾步,才回頭露出一個笑容道:“陳凡.....無論如何,謝謝你的好意。”

    然后噠噠的跑到街對面中年男子身旁。

    陳凡扭頭望去,果然見到一個又黑又瘦,如同病鬼的中年男子。

    黑瘦男子也正好看過來,兩人的目光在虛空中一撞,那男子的眼睛冰冷陰寒,帶著濃重的警告。

    ‘內勁大成的高手?’

    ‘余文靜的身份果然不一般。’

    陳凡心中輕咦一聲,自己先主動轉身離開。

    不過身后兩人沒看到的是,陳凡在虛空中畫了一個符箓,捏動法訣,將一個神識標記打在了余文靜的身上。

    他的神念雖然只能探測百米,若有提前標記,就可以通過秘法追溯百里方圓。

    有這個神識印記,余文靜只要還在泗水縣內,就絕對逃不掉他的追蹤。

    等陳凡離開后,黑瘦男子才重重哼了一聲:“一個普通人罷了,要不是怕打草驚蛇,我就把他脖子扭斷。”

    他說完,厲聲對余文靜道:“我早就警告你離這些男生給我遠一點,下次再讓我看見,我決不介意將他們全殺了。”

    男子語言嚴厲,絲毫不像一個叔叔對侄女說話。

    余文靜聞言身體一顫,畏懼道:“....是。”

    她跟著男子離開,卻忍不住回頭望了陳凡一眼,心中抱歉道:

    ‘小凡,真的很抱歉,不能和你們說實話...但我真沒辦法,這種事情不是你們能涉及的。把你們卷進來,會害了你們...’

    留下神識標記后,陳凡就放心的回到了自己家中。

    陳父是縣領導,所以有一棟自己的二層小別墅,雖然比不上楚州的繁華,但勝在地方幽靜。

    陳凡一路進來,很多人很驚訝的和他打招呼,問他怎么半年沒回來,陳凡都微笑額首回應。這些人都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

    到了家中,是孫哥打開門,一見面就略帶責備道:

    “陳縣長等你回來吃午飯呢,你都沒回來。”

    “之前和俊杰他們出去吃了。”陳凡略帶歉意的笑了笑,然后目光看向沙發上坐著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容貌儒雅,兩鬢已經有些白發,帶著濃濃的書卷氣息,不像一個領導,更似學著,他正聚精會的讀著報紙。

    “爸....”哪怕以陳凡五百年的心境,此時都不由顫了顫。

    “回來了?”陳恪行放下報紙,目光掃過來,嚴厲中帶著一絲溺愛。“見過俊杰、浩軒他們了?”

    “嗯。”陳凡點點頭。

    他坐到沙發上,孫哥趕緊給兩人倒茶。

    “你在楚州這半年,學的怎么樣?”陳恪行手指敲著扶手,淡淡問道。

    “還行吧。”陳凡終究是渡劫仙尊,很快收拾了心境。

    他打量著這個已經有五百年未見的父親。

    記得前世母親出車禍的時候,本就有些白發的父親幾乎一夜白首,從此意志消沉,再不像之前的意氣風發。而他前世回楚州的時候,不止一次聽到父親后悔說,不應該讓母親獨自跑到中海去的。

    ‘上一世我讓你失望了,這一世,便是與整個世界為敵,我都不會再讓你們離開我。’

    陳凡的目光帶著不可摧毀的堅定。

    “好啊?你既然說還行,我就先信了。”陳恪行有些驚訝,自己這個兒子一向有些叛逆的,很少像現在這樣老老實實坐在這答話。“等你母親回來,我讓她考教你,別到時候又推三阻四。”

    “沒問題。”陳凡笑道。

    他在學校期末考個中下游,只是因為他懶得出風頭而已。

    憑他前世的記憶,和這一世的能耐,便是高考試卷放在他面前,也能考個滿分。

    孫哥坐在旁邊,看著這父子兩難得和氣說話,也露出欣慰笑容。

    陳凡從小缺乏母親管教,父親工作又忙,所以脾氣有些乖戾,外表看著老實,其實動不動就在家里面和大人頂嘴。

    但這去楚州半年,明顯變得沉穩多了,仿佛換一個人是的。

    “縣長,下午還有個農業工作會呢,要不我推了?”孫哥試探著道。

    “不用了。”陳恪行起身,準備出門。

    他走前又囑咐道:“你母親和你姐還有五六天才能回來,這些天你可別亂跑,記得多在家溫習功課?”

    “好的。”陳凡笑著應下。

    等兩人匆匆離開后,他才微微皺眉。因為他感應到余文靜的神識標記竟然有移動的跡象。

    “現在就要離開了?”

    陳凡略略沉思,決定先去看看。

    ps:謝謝少年武俠夢的5000。謝謝劈你丫的、羅000000、風亂天的1000。謝謝世界無邊、仙舞乾坤、的500。謝謝御姐慎重、nood、自愛0668、云霄fly、書友130627、軒轅傲宇王、蠶豆、當初鐘、宮廷gl、威風朝廷臣、書友111105、為了生活前線奔跑、wu盡、風雨云隨的打賞。求票票呢o(n_n)o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