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零七章 蛇姥姥

    余文靜跟著黑瘦男子,一步步的走到郊外一座二層小樓旁。

    這個小樓類似傳統的地主大院,高墻綠瓦,朱紅色大門,還鑲著門釘,門口擺著兩個一人多高的石獅子。院中有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婆婆躺在搖椅上,陽光從葡萄架落下,碎碎斑點,本來是很溫馨的一幕。

    但讓人恐怖的是,有一條通體青綠的大蛇卻躺在老婆婆腳下,盤成一團。

    “姥姥。”余文靜仿佛早就習慣這一切,乖巧的叫著。

    那花白老婆婆睜開眼,看了看她,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

    “你和朋友們都告別了嗎?”

    她的聲音如同夜梟一樣,渾身氣息陰森恐怖,再配上腳下的青綠大蛇,雖在笑著,卻如同鬼魅。

    “嗯。”余文靜快步走來,仿佛待在她身邊才有安全感。

    “蛇姥姥,你這孫女要是再敢和男人走近,我可不好和少巫主交代。”黑瘦男子依靠在門旁邊,冷聲道。

    “我孫女長的這么漂亮標志,如同天上仙女似得,有男生追她,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蛇姥姥先是一笑,然后厲聲道。

    “張賁!你只是少巫主派來保護小靜的,什么時候能插手她的生活了!”

    張賁哼了一聲,不愿和這老太婆計較,只是狠狠瞪著余文靜道:“你要時刻記得,你是少巫主的女人,誰敢碰你,我就把他撕成粉碎。”

    他的目光如同狼一樣,兇狠殘暴,一身殺氣,顯然手底下不止一條人民。

    “....是。”余文靜低頭,心不甘情不愿的答道。

    這句話從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和她說過。她的姥姥、父親、叔叔、伯伯、嬸嬸包括寨子中的族老,大家都告訴她,從此以后,她只有少巫主一個男人。

    ‘可是,我連見都沒見過他,憑什么啊。’

    余文靜心下不甘。

    本來小的時候她也就認命了,但到了泗水縣,接觸到這些學校中的同學們。她一顆少女的萌心也開始純純欲動。但每次當她想打開心扉接受他人時,都會受到張賁的警告。讓她一次次退縮。

    沒想到聽了張賁這話,蛇姥姥也點頭贊嘆道:“小靜啊,少巫主是大能人,未來要執掌我們鬼巫一脈的。你嫁給他,以后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到時候我們余家寨在整個西南也會地位大增。”

    “而且很快少巫主就要來接你,到時候你就不需要在這凡俗中帶著了。”

    “好的,姥姥,我明白的。”

    余文靜面色平靜,但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連對她最親的姥姥都這樣說,她還有什么能力去反抗呢?

    尤其大家交口相傳,那位少巫主有驚人的法術神通,可以隔空取人性命,千里咒殺,駕馭百鬼。這樣的存在,哪怕她去警局報警也沒用。更何況她若離開,豈不是牽連自己的父親他們嗎?

    想到這,余文靜心中越發絕望,只能認命了。

    這時,突然從門口傳來一個嗤笑聲:

    “你還在等著少巫主來帶你們?”

    “誰?”

    張賁猛的警覺,如彈簧般蹦起,全身緊繃,死死的盯著門外。而蛇姥姥雖然不動,她腳下的那條青綠大蛇也忽的直起身來,蛇信長吐,嘶嘶的叫著。

    “蛇姥姥、張兄弟,久違了。”

    只見一個人施施然的走了進來。

    這人穿著清布馬褂,棉布鞋,胸口掛著一塊懷表,臉上帶著黃銅圓框眼鏡,就如同民國時代的富家大少,但他實際年齡至少有四十歲開外了。

    “白家主?”蛇姥姥一臉震驚道:“你白無忌不在西南好好待著,跑這來干什么?”

    “呵呵。”那白家主背著手,笑而不答。

    他無視張賁,悠然的環視一圈,然后落在蛇姥姥身后,滿臉驚恐的余文靜身上。

    “這就是少巫主親選的那個余文靜吧,聽說她是玄陰之身,是罕見的修煉天才。”

    “是又怎么樣?文靜是我孫女,難道還礙著你白無忌了。”蛇姥姥越發警覺。

    “你孫女....呵呵,真是好狠的心啊,連親孫女都推入火坑。”白無忌憐惜的看了看余文靜道:“小丫頭,你還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才七八歲時,就被少巫主選中吧。”

    “為什么?”哪怕來者看著不是好人,余文靜還是忍不住問道。

    這個疑問也埋在她心底很久了。以少巫主雄霸西南的身份地位,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為什么會在她小的時候就選中她做未來的老婆呢?

    “住口!”聽到這,蛇姥姥臉色大變。

    “哈哈,那自然是因為你的玄陰之體了。”白無忌哈哈大笑。“玄陰之體不僅是當世少有的修行體質。而且更讓人眼饞的是,可以借用你體內的玄陰之氣助推自身修為。”

    “聽說鬼巫一脈就有一門‘種巫之術’,將巫種放入他人體內,汲取靈氣氣,然后等大成之后再取出,將之煉化,可以修為大進,甚至傳說能把一個入道者,硬生生推入修法之境。”

    白無忌一邊說,一邊搖頭道:

    “少巫主打的好算盤,可惜鬼巫教已經有了個老巫主,我們又怎么能容忍他也進入修法?到時候一門兩修法,這偌大西南,豈不是你們鬼巫教一家的天下了?”

    “姥姥?他說的是真的嗎?”余文靜不可置信看向蛇姥姥。

    蛇姥姥滿臉的褶皺也不由抖了一抖,低聲道:“小靜,姥姥這也是沒辦法。鬼巫教勢大,我們余家寨能怎么辦?而且那‘種巫之術’也只會取了你身上的玄陰之氣,不會傷及你性命。況且少巫主當時答應我們,以后就你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

    她越說越激動:“小靜,能夠嫁給少巫主這樣的男人,吃什么苦都是值得的。”

    “到時候在整個西南地區,誰還敢惹你?惹我們余家?”

    “姥姥!”余文靜發出一聲悲鳴,心中如墜深淵。

    “好了,廢話少說,你們趕緊滾開,我要帶走她。”白無忌猛的喝道。

    “姓白的,就憑你一個人,也敢來放肆?不怕少巫主震怒嗎?”蛇姥姥尖聲叫道。

    “自然不止我一個。你蛇姥姥是入道中期,又有內勁大成的張賁,我若一個人來,真會被你們逃脫呢。”白無忌哈哈大笑道。

    果然,只見眾人背后的二樓,竟然又現出兩三個身影。

    他們赫然是從樓后翻了進來,堵住了蛇姥姥等人的退路。看那三人矯健身形,目光精光,顯然都是內勁修煉有成的高手。

    “這次我們西南六大術法家族聯手,除了我們白家外,還有黎家、原家、龔家....”

    白無忌每報出一個名字,蛇姥姥眼中就多了一分震驚。

    不過她還是冷笑道:“你們哪怕六大家族聯手又如何?怎是我鬼巫教的對手。到時候少巫主一到,你們全得死!”

    白無忌哈哈大笑道:“你不奇怪嗎?明明六家聯手,為什么只有我白無忌站在這?”

    蛇姥姥不由聞之色變。

    果然,就見白無忌道:“其他五家的高手,已經盡數去狙擊少巫主了。哪怕殺不了他,少說也能拖他哥三五天。等那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聽到此,蛇姥姥再也保持不住鎮定,猛的把余文靜推向張賁的位置,厲喝道:

    “你快帶小靜離開,去找少巫主,我來攔住他們。”

    說完,她腳下的青綠大蛇已經如同利箭一般射向白無忌。而她更是雙眼放著慘綠的光芒,嘴中念念有詞,一跺腳,嘭的一團綠色煙霧就出現在大院中。

    “有毒?”白無忌和樓上三人紛紛向后閃去。

    等他們反應過來時,院中只有蛇姥姥一人,張賁和余文靜早消失不見。

    陳凡見到兩人時,就是在出城的國道上,張賁一只手夾著余文靜,一邊奮力狂奔。

    “這是怎么回事?”

    陳凡不明所以,這和他想的不一樣啊。

    ‘難道他叔叔要帶著小靜私奔不成?’

    PS:謝謝堃堃的2000。謝謝老貓71255、比亞特葛雷夫、書友160802的500。謝謝帝戰皇、隨風之飄絮、狗狗、喬戈里封、青松道長、叫我寬寬、見朕奇跡v、淋漓雨巷、蕪樓、虔誠皈唔、雨兒1997、夏日醉流年、放開那只豬的打賞。謝謝大家,作者菌正在攢稿,準備上架是爆發呢。到時候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