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零八章 控火白家

    強烈推薦:

    “快閃開!”

    這條道路最近要修整,所以幾乎無人通行,乍見到路中央出現一個身影,張賁也嚇了一跳。

    他一邊跑,一邊喊叫著。

    身為內勁高手,張賁的速度快若奔馬,但帶著一個幾十斤重的少女,他也只能像普通人一樣快跑。所以見到有人攔路,他又驚又怒,以為是白家的人。

    但近了之后,才發現是陳凡。

    ‘奇怪,他怎么在這里?’

    不僅是張賁,連悲傷欲絕的余文靜都微微一愣。

    陳凡此時卻皺著眉頭看向遠方。

    修成離火金瞳之后,不僅具備神通,他的視力也遠超普通人范疇,如鷹隼一樣,可以看清10公里內的事物。

    在他的目光中,不遠處正有一輛越野車狂奔而來。這條路只是普通國道,但那越野車速度至少飆到了200碼,仿佛把這當成高速賽車場。

    很快,張賁也感覺到了,他絕望的停了下來,將余文靜放下,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急促道:

    “你趕緊離開,跑的越遠越好,別被他們抓住,我來攔住他們!”

    他說完看向陳凡道:

    “你....不是余文靜的那個什么同學嗎?有人要抓她,你快帶她走,離開后就報警,躲進警局里面,快啊!”

    余文靜用復雜的眼神看了一眼張賁。

    她雖然恨那個少巫主,恨張賁干涉她的人生,但終究這個人在關鍵時刻保護了她。

    “陳凡,我們快走。”

    余文靜咬咬牙,踩著帆布鞋就快速跑到陳凡身邊,一把拉住陳凡的手就要離開國道。

    “跑?我們為什么要跑?”

    陳凡紋絲不動。

    “哎呀,你怎么這么多廢話。”哪怕余文靜性格清冷,此時也直跺腳。“后面那些人是要來殺我們的啊,張叔留在這幫我們拖延時間,我們趕緊走吧,快沒時間了。”

    “沒事,我在呢,我會保護你的。”陳凡淡淡一笑。

    他勉強明白局勢,黑瘦男子既是監視余文靜,也是在保護她。而現在有另外一批人在追他們,顯然余文靜若落在他們手中,后果會更慘。

    不過他既然在這里,自然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你!”余文靜氣急。

    連張賁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少年。

    是個人都能看出情況不妙啊,這個時候自然是先走為上,這小子卻沖了頭,想要逞匹夫之勇,英雄救美不成?

    “你傻啊!你知不知道追來的人是誰?”張賁怒斥道。“他們可不是普通的打手混混,那都是動輒殺人的亡命徒。”

    “算了,余文靜,你這同學腦子犯混,你自己先走,讓他留下來等死吧。”

    “可是!”余文靜急的說不出話來。

    她和張賁感情不深,但同陳凡不一樣,他可是自己幾年同學加好友,這樣看著陳凡眼睜睜去送死,她是絕對沒法做到的。

    “放心吧,小靜,我說了,我會保護你,不讓他們傷害你一絲一毫的。”陳凡依舊平靜如水。他目光直視遠方,“況且,現在要走,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此時兩人視線中已經可以看到一輛黑色越野車狂奔而至。

    “....罷了,大不了死就一起死吧。”見到追兵已至,余文靜眼中一片決絕,慘笑道。

    張賁真是恨不得伸手扭斷這個少年的脖子,要不是他在這里耽誤時間,余文靜早跑掉了。

    不過他已經沒這個機會,此時張賁正抓緊每一絲每一毫的時間,在迅速回復體力,準備迎接這個前所未有的大敵。

    “咔嚓....”

    越野車一個漂亮的甩尾,橫停在眾人面前。

    “跑啊?怎么不跑了?繼續啊,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兩條腿快,還是我的奔馳gls快!”

    白無忌推開車門,率先下來,似笑非笑看著三人。

    他身后魚貫下來幾個內勁武者,這些武者手中還夾著一個白發巍巍的老太婆。

    “姥姥!”

    余文靜擔憂的叫了一聲。

    雖然蛇姥姥一直瞞著她‘種巫之術’的消息,但這終究是她的親奶奶,是從小帶她長大的。

    “這老太婆用個普通迷霧術來哄我們,搞得老夫還以為是苗疆的毒瘴呢。”白無忌得意笑道:“不過她再怎么反抗又有什么用呢?區區入道中期,面對三位內勁高手近身,便是你們那少巫主來,也得束手就擒。”

    “哼!少巫主可不是你身后那幾個野路子能比的。”張賁冷哼一聲道。

    “也是啊,少巫主天縱奇才,不過三十余歲,就已邁進入道巔峰,距離修法也只有半步之遙,白某是自愧不如啊。”白無忌一反常態,點頭贊嘆。

    “所以正是這樣,才更不能讓他得到這小女孩,否則鬼巫教會越發沒法收拾。”

    “鬼巫教?這是什么教派?”站在旁邊的陳凡突然插嘴道。

    “你是....”白無忌這時似乎才注意到陳凡,見他不過才十六七歲,又看到余文靜緊緊拉著他的手,忽然大笑道:“你不會是余文靜在這小縣城的男朋友吧?”

    “可憐少巫主一世英名,竟然被人不知不覺戴了綠帽,真是...哈哈哈哈!”

    不僅白無忌搖頭好笑,連他身后的三位武者也齊聲發出嘲諷。

    “住口!”

    張賁臉色狂變,少巫主在他心中,是如神明一般的存在,豈能任人輕辱?

    他怒吼一身,整個人如同熊罷一般,雙手張開,帶著呼嘯的勁風,狂撲而來。以張賁內勁大成,幾十年的修為,他這一撲,若真被抱中,恐怕半人環抱的大樹也得被攔腰抱斷。

    “不知死活。”

    白無忌卻視若無睹,反而冷笑一聲,抽出一張符紙,迎風一晃。

    這黃麻符紙竟然憑空自燃,化作一個籃球般大小的火球。白無忌一手抓住火球,猛地一拋,那火球就如炮彈般擊出,轟向張賁。

    “什么?”

    張賁見狀大驚,于千分毫厘外閃過火球。

    那火球擦過他身體,砸中了路邊的一顆大樹。

    “轟隆!”

    有兩層樓高的大樹竟然迅速燃燒起來,化為沖天火炬。

    “這....”張賁手足發涼,竟然再提不起對敵的勇氣。

    這火球一擊,威力已經不遜色于一記燃燒彈了。若真被擊中,只怕整個人都會化作烤乳豬。

    “控火白家,果然名不虛傳。”

    精神萎靡的蛇姥姥顫巍巍的道。

    “呵呵,我西南六大術法家族,各有傳承。白某這只是小道罷了,比不得你們鬼巫教的駕馭鬼神,詛咒殺人。”白無忌嘴上雖然這么說著,但臉色卻越發傲然。

    “那是自然,少巫主能呼斥百鬼,一言之間把數十米方圓化作鬼蜮,豈是你區區白家能比的。”蛇姥姥冷笑道。

    “哼,老太婆死到臨頭還敢嘴硬,我看那少巫主能不能來救你。”白無忌臉色瞬間拉了下來。

    他轉頭貪婪的看向余文靜:“小丫頭,你姥姥已經在我手中了,如果不想讓她死,那就乖乖的自己過來。”

    六大術法家族雖然沒有像鬼巫教這種詭異的‘種巫之術’,但在白無忌看來,少巫主那是暴殄天物。余文靜可是玄陰之體,世所罕見的修行天才。

    若給她修行功法,讓她心無旁騖,不到二十年,西南地區就能崛起一位修法高人。而且還是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來的,遠勝少巫主那種強行提升入修法,未來甚至進窺更高境界都未曾可知。

    所以他才沒有殺了蛇姥姥,而是準備以此為籌碼,要挾余文靜。

    “....好,你們別傷害姥姥,我跟你們走。”

    余文靜深吸一口氣,雖然身體還在顫抖,但目光堅定。

    正在張賁面現絕望,蛇姥姥長嘆低頭,

    白無忌臉上浮現出得逞的笑容時。旁邊突然一個聲音插進來:

    “你們想帶走小靜,問過我的意見沒有?”

    眾人聞言看去,赫然是那個被所有人忽略,以為是余文靜小男友的普通少年。

    ps:謝謝書友160617、威風朝廷臣、非你莫屬的1000。謝謝慎重御姐、書友160726、伊雷、世界無邊、冰姬發、演繹緋夢的500。謝謝帝戰皇、碧游仙子駕到、風la123、虔誠皈依、絕情滅世、馬背上的猴哥、天空、緣之空、玄染、書友130828、小小zzg殺神、風雨云隨的打賞。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