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零九章 十步之內,殺你如殺雞

    強烈推薦:

    “小凡!”余文靜聞言臉色大變,趕緊叫道。

    但已經晚了,白無忌眼睛微瞇,四下大量陳凡,不悅道:

    “你是誰?”

    在他看來,只要是個人,見到他操控火焰的手段,都應該嚇得半死,慫成狗一樣。但這個看似普通的少年反而挺身而出,除了‘不怕死’外,真的沒什么能解釋了。

    “小子,想英雄救美,也得看有沒有這個能耐。”

    白無忌冷笑道。

    “我?”陳凡在余文靜擔憂的目光中,上前一步道:“我叫陳凡,我父親是泗水縣的副縣長。而且我是余文靜的同學兼好友,你們在我的地盤上面無故欺負人,你說我有沒有資格管這件事情?”

    “你爸是副縣長?”

    白無忌啼笑皆非。

    這是他有生以來聽到過最荒謬的話。

    他作為六大術法家族之一的白家家主,入道巔峰高手,縱橫西南多年,不要說區區副縣長之子,便是副省長都未必懼之。

    “哈哈,副縣長....好大的官啊,真是嚇死我了。”他身后的一個光頭壯漢已經抱肚狂笑。

    ‘白癡!’

    蛇姥姥暗自氣惱。

    在場除了余文靜外,修為最低的都是內勁小成的武者,他們只要愿意,像郭威那般坐鎮一市都輕而易舉,眼里什么時候有副縣長?何況還是他的兒子。

    “這...真是。”白無忌好笑的搖了搖頭。

    那少年回答時氣魄極大,神色鎮定,語態傲然。他還以為真有什么來頭呢,沒想到只是個鄉下土包子,以為憑他爸的身份就能嚇倒堂堂白家家主?

    “算了,算了。看在你爸面子上,趕緊滾吧。”

    白無忌揮了揮手,就像打發一個蒼蠅一樣。

    雖然他眼中沒有陳父,但既然是余文靜的好友,若真當場殺了,只怕余文靜心中對白家會有敵視,這不利于未來對這位修行天才的控制。

    “小凡,你快走吧。”余文靜也趕緊拉了拉他的手,焦急道。

    在她看來,都是自己把陳凡卷入這場紛爭,自己有責任保護他。

    “行,就憑你這句話,我饒你一命。”沒想到陳凡卻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你!”白無忌眼都瞪起來了。

    他真沒見過這么不識抬舉的。

    “小子,你要知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白無忌陰測測道:“你若真不想走,我也不殺你,不過我會把你帶回西南去,只怕你這輩子都回不了家。”

    “帶我走?”

    陳凡又踏前一步,突然笑出聲來。

    “就憑你那點三腳貓的法術嗎?一個火焰術都要依靠符箓來催動,連修法都沒入,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慚?”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這言一出,白無忌徹底臉色變了。

    其他人也都目光一凝,死死盯著陳凡。

    知道火焰術,知道修法,顯然陳凡根本不是普通人,也是術法圈子內的人物。

    “小靜,你這個同學竟然也是圈內人?”

    蛇姥姥微微皺眉。

    她曾經見過余文靜的幾個同學,知道他們都只是普通人罷了,和術法圈子一點糾葛都沒有。但現在陳凡卻胸有成竹的樣子,顯然有所依仗。

    白無忌目光上下掃視陳凡,見他除了皮膚白凈一些外,全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修煉了內勁或法術的樣子。

    ‘他要么只是普通人,接觸過圈內人,要么就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白無忌默默做了判斷,心中的警惕性直線上升。

    “我是誰?”陳凡歪了歪頭,掃了眼捂著小嘴,不可思議的余文靜,笑道:“不是之前說了嗎?我叫陳凡,我是余文靜的同學加好友...”

    “哦,對了。”陳凡突然一拍手,道:“我還有個外號,他們喜歡叫我...陳大師!”

    說到這,陳凡似笑非笑的看著眾人。

    “陳大師?”

    在場諸人一愣。

    大師這個稱呼雖然太泛濫,連鄉下的神漢巫婆都可以自稱大師,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叫的,必須有點能耐,白無忌在西南地區就是各位高官巨富口中的‘白大師’。

    但既然這少年能夠把這三個字吐出口,顯然是有些來歷了。

    無論是白無忌,還是蛇姥姥,都絞盡腦汁,想著術法界有沒有叫‘陳大師’的高手,或者是其他術法世家中有沒有姓陳的青年天才。

    “等等...陳大師。”白無忌身后的光頭壯漢突然臉色一變,不可思議的叫道:“你是江北的陳大師!”

    “不錯不錯...姓陳....又這么年輕,應該就是那位江北陳大師了。”

    光頭壯漢吶吶自語,越發肯定。

    “江北陳大師?”

    白無忌眉頭微皺。

    這個名字非常陌生,他主要在西南術法界活動,完全沒聽說江北這片有什么姓陳的術法高手啊?

    “白爺....我看這件事,咱們就算了吧。”

    光頭壯漢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看著陳凡的眼中滿是忌憚。

    “這位陳大師很厲害?”

    白無忌詫異的看光頭壯漢一眼。

    他可是知道光頭壯漢也是西南地區數得著的高手,一身功夫內勁大成,絲毫不在張賁之下,而且橫練外功修的爐火純青。曾經用肉身硬扛槍擊,最后別人把子彈從他身上摳出來,發現彈頭竟然鑲入肌肉中,壓根沒打進去。

    “何止厲害啊...”

    光頭壯漢苦笑一聲。“他可是江北地下世界的龍頭啊。”

    “江北龍頭?”

    白無忌眉頭緊鎖,但很快就舒張開來,不屑道:“他哪怕是江北龍頭又如何?就他一個人在這里,我們怕他?”

    “大不了一走了之,他還敢追去西南不成?”

    不過雖然這樣說著,白無忌看著陳凡的眼中還是帶著一絲絲忌憚。

    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如非必要,白無忌是絕對不愿和陳凡這種坐鎮一方的大佬級人物為敵的。

    ‘不過他真年輕,才十六七歲就威震一省,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白無忌心中感嘆道。

    “江北龍頭是什么意思?”

    余文靜好奇道。

    顯然陳凡這個身份爆出來,連白無忌等人都有些顧忌了。

    “你可以認為江北這一片,都是我的地盤。”陳凡聳聳肩,他說完后繼續道:“既然你們知道了我的身份,還不快滾過來跪地求饒!”

    “豎子太放肆了!”

    白無忌氣的兩撇小胡子都飛起來。

    “你雖然是江北大佬,但我白家可不懼你。若真斗起來,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燒成灰燼!”

    他說完,猛地伸出手,催動法訣。

    一團碩大的火焰在掌心憑空冒出,赤色烈焰熊熊燃燒,熱浪滾滾,把周圍的人烤的發須焦黃。

    白無忌手握火焰,信心無限膨脹,只覺便是少巫主親至,也能一掌打殺。

    “啊!”

    這一次見到詳細的施法過程,余文靜捂嘴輕叫出來,她真正感到大術士的可怕。

    只見白無忌傲然冷笑道:“我白家憑借這手控火之術,縱橫西南七十余載,掌下不知燒死了多少亡命之徒,你想來嘗嘗我的神火嗎?”

    此時陳凡還未說話,光頭壯漢已經臉色狂變道:

    “白爺,慎言,陳大師可不是普通人!”

    “哦?”

    白無忌一愣,扭頭冷眼看向他,

    似乎只要光頭壯漢一個回答不對,這團火焰說不定就落在他身上了。

    而光頭壯漢急得冷汗直冒道:“這位....這位陳大師在傳聞中,是內勁巔峰的大高手,曾經三拳打死了海外洪門大宗師‘雷千絕’之徒,甚至...甚至有傳說,他已經入了化境,是當世最年輕的化境高手,少年宗師!”

    “內勁巔峰?三拳打殺宗師之徒?少年宗師?”

    眾人都驚的目瞪口呆,如聽天書!

    白無忌此時心中如一萬頭羊駝橫沖而過。

    ‘我去!你怎么不早說!’

    他雖然也是入道后期的大術士,但在內勁巔峰、甚至可能是化境宗師面前,可能念頭剛一動,就會被對方扭斷脖子。

    所以當時林虎才能那般傲慢說:‘不成真人,十步之內,我殺他如殺雞罷了。’

    而此時,他頭一寸寸僵硬轉過來,望向陳凡。

    發現陳凡竟然不知不覺的,已經進入了他十步之內,正似笑非笑看著他。

    這個距離,除非是修法真人,否則在內勁巔峰高手面前,任你法術再高也十死無生。

    ‘你妹呦!’

    此時白無忌手中的火焰是丟也不是,滅也不是,愣在當場,心中淚流滿面。

    ps:謝謝得到幸福畐的犭者的1000。謝謝帝戰皇、雨兒1997、寂靜年華、李隨緣、今生念未來、學子錢囊、書友160329、我就愛看這本書、嗚嗚嗚呼呼呼呼、但求不要書荒的打賞。嗚嗚,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