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上古鬼笛

    強烈推薦:

    “這是?”蛇姥姥臉色大變,似是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

    “顛倒白晝,萬鬼噬心,這就是鬼巫教的鎮教法器‘上古鬼笛’。”白無忌苦笑一聲,眼中露出一絲絕望:“沒想到少巫主竟然把它帶出西南,難怪五家聯手也攔不住他。”

    聽到白無忌所言,蛇姥姥整個人身體都開始顫抖起來。

    “這上古鬼笛很厲害?”陳凡依舊坐在藤椅上,悠然不動。

    也正是他這副冷靜自若的樣子,才讓諸人稍微定下心來。

    白無忌來不及回答,見鬼魂們張牙舞爪而來,趕緊抓出一把符箓,向四方撒了過去。那黃紙符箓竟然定在半空中不落下,血紅色的朱砂綻放著灼燒的光芒。

    “八門神火陣!”

    白無忌猛地跺腳,把一身法力提到極巔,怒喝一聲。

    “噼里啪啦。”

    這八張符紙突然憑空自燃,嗖呼之間就燒的干凈,化為八根近兩米長的火柱。火焰升騰,烈烈燃燒,將眾人保護在一片狹小的空間中。那些兇魂惡煞的陰鬼每次呼嘯而來,撞在火柱上面,都會發出一聲凄厲慘叫,輕則被燒的全身縮水一大截,重則當場灰飛煙滅。

    “呼。”

    施完法之后,白無忌滿頭大汗,一屁股坐在地上,要不是崔師傅的兩個徒弟將他扶住,估計當場就躺下了。

    “白無忌,你這手符箓成陣確實了得,不愧是西南六大術法家族中數一數二的大術士。”

    火柱之外,響起少巫主飄渺的聲音。

    他的聲音嗖呼在前,呼焉在后,似從四面八方傳來。而周圍從白晝淪為黑夜,只有陰鬼飛嘯,壓根看不清楚他的身影。

    “可惜你這八門神火陣只是靠符箓支撐,而非真正的修法真人引動天地之力成陣,不知道你能支撐多久?是三分鐘,還是五分鐘呢?哈哈哈哈,到時候你陣法一破,就得嘗嘗我萬鬼噬心的恐懼!”

    少巫主哈哈大笑,充滿著得意的神色。

    周圍是飛騰的陰鬼,外面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身邊是八根逐漸在縮短的火柱。眾人仿佛一剎那間從天堂墜入地獄,心中顫栗。

    余文靜死死抓住陳凡的肩膀,只有那里才有一絲絲溫度,讓她勉強能不被嚇暈過去。

    白無忌抹了一把汗,強撐著站起來道:

    “陳大師,他所言不錯,我這八門神火陣撐不了太久,我們得趕快想一下怎么沖出去,只要脫離這片鬼蜮,他就拿我們沒有辦法了。”

    “哦。”陳凡毫不在意,反而饒有興趣的問道:“你剛才說的上古鬼笛是什么東西?”

    眾人目瞪口呆。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關心這種事情。

    白無忌終究是一方之主,強壓下心中的焦急,趕緊解釋道:

    “上古鬼笛是鬼巫教三大鎮教法器之一,據說是數百年前鬼巫教初代巫主,取自上古墓中一位幾近修成鬼仙的遺體肋骨,經過無數代真人加持修煉而成。”

    “這鬼笛之中平時就養著上百頭惡鬼,一旦吹響就能把方圓數十米拉入鬼蜮。少巫主曾經就憑著這件法器,硬生生困住一位化境宗師半個鐘頭,然后匆匆而去。甚至傳說中,若有法力強大的真人在古戰場之類的地方吹響鬼笛,能召喚來萬鬼成陣。”

    “三百年前,清軍入川的時候,那一代鬼巫教巫主就曾經在酆都吹奏鬼笛,引來萬鬼,一舉吞噬了上千清兵。當時肅親王豪格請來密宗三位上師聯手才擊破了鬼陣。”白無忌喘著口氣道:“想來這少巫主法力還沒到那種程度,最多也就能駕馭鬼笛中的百鬼罷了,我們只要沖出鬼蜮,他的鬼笛就無效了。”

    “呵呵,白無忌,你對我們鬼巫教了解的真深啊,可惜想從我的鬼蜮中脫離,憑你們幾個人的法術,只是癡人說夢。”少巫主陰測測的道。

    “是嗎?”

    陳凡輕笑一聲,再次揮了揮右手,招來陰煞骨鞭。

    只見虛空中一道潔白如鏈的白骨長鞭猛地當空一掃,這次骨鞭中的那條陰蛇印記越發鮮明。作為一頭曾經盤踞深潭上百年,修為已入通玄的陰蛇,足以生吞惡鬼,撕裂魂魄。

    果然,這骨鞭一出,漫空鬼魂就凄厲慘叫著向四方躲去,有些來不及的,被陰蛇殘魂一口吞下。

    甚至天空的黑幕都被一鞭斬出一道印記,縷縷白光落下,就如同烏云縫隙中的陽光,院內再非黑暗不見五指,至少也能看清東西了。

    “你這法器竟然有噬魂之能?”

    少巫主尖叫一聲,滿眼不可思議。

    眾人定睛看去,這時借著陽光,已經能看到,少巫主躲在院中的一個墻角處,手里拿著一個微微彎曲,帶著蒼茫氣息的白色骨笛。

    確實非常像人的肋骨,只是這根肋骨凈潔如玉,讓人沒想到它里面竟藏著上百惡鬼。

    “我說了,你這法術只是小道罷了。只要愿意,我連手都不需要動,就能將你碾死。”

    陳凡召回骨鞭,依舊坐在那,紋絲不動。

    “還是那句話,你若現在過來磕頭領死,我可以給你鬼巫教留幾個苗裔。若還是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滅你滿門了。”

    少巫主聞言,眼都要瞪出來的,里面全是血絲。

    他縱橫西南,一教稱尊,什么時候遭受過如此羞辱?本來還有一絲逃遁的念頭,現在聽罷,拋之腦后,只見他猛地將骨笛倒轉,插入自己的胸口。

    那骨笛是人的肋骨,一端非常尖銳,如同匕首一般,輕易就劃開他的胸膛。

    只見大片大片的鮮血涌入骨笛之中,如羊脂玉般的骨笛竟然詭異的將血液吸入其中,綻放出淡淡的紅芒。

    “以血祭器?”

    陳凡啞然一笑。

    這種手段,只有一些非常落后的原始星球中還保留著這古老術法,由于它使用過后,修士會元氣大傷,早就被修仙界淘汰掉了。

    “不錯,我今日,必殺你!”

    少巫主慘笑一聲,臉色越發灰暗。

    他這手段使出來,哪怕殺了陳凡等人,也至少修為倒退十年,可謂是兩敗俱傷的手段。

    白無忌等人都臉色大變,沒想到少巫主會這么剛烈。蛇姥姥尖叫道:“陳大師,你快帶小靜先走,我們在這里攔著他。”

    白無忌心中把老太婆罵的狗血淋頭,但這時候,也只能強笑道:“陳大師,這家伙既然拼命了,我們就暫且退一退吧。”

    “遲了!”

    少巫主癲狂一笑。

    只見漫空兇鬼吸收了他的精血后,都憑空漲大一截,每個都絲毫不遜色于當時吳大師養鬼罐中的‘成年老鬼’。

    當日陳凡以一記辟魔神雷擊毀了養鬼罐,但這方圓數十米有上百頭惡鬼,陳凡有能耐放出上百記辟魔神雷嗎?

    果然,那些實力大增的惡鬼不再懼怕火焰和骨鞭,硬生生沖上來,撞擊在火柱上面。

    “咚...咚....咚!”

    每一次撞擊,都讓火柱憑空矮下一截,火光越來越黯淡。本來能支撐三五分鐘的火焰符陣,現在看來只怕連半分鐘都撐不住了。

    “陳大師?”

    白無忌絕望的看向陳凡。

    不止是他,連蛇姥姥、崔師傅的徒弟、余文靜也都紛紛看向他。

    這個時候,大家都束手無策,只能指望這位屢次創造奇跡的大師了。

    “哈哈哈,他便是修法真人、化境宗師,也得在我這惡鬼殺陣中脫一層皮。”少巫主得意大笑,一邊笑,一邊咳血,卻絲毫不在意,顯然是把陳凡恨透了。“你們就等著受這萬鬼噬心吧,我要把你們全部撕的粉碎,一塊塊拿去喂惡鬼。”

    眾人聞言,更是心中如墜谷底。

    陳大師雖然厲害,但太年輕了,怎么也不像修法真人或化境宗師。

    只有余文靜注視著這個始終淡定自若的少年,忽然平靜了下來。

    ‘若能和他死在一起,便是被萬鬼噬心,我也愿意!’

    這時,陳凡終于動了。

    “冥頑不靈。”

    他搖了搖頭,在大家絕望的目光中,緩緩的站起身來,抬頭看著少巫主道:“既然你自己找死,就別怪我了。”

    “你敢直視我嗎?”

    “有何不敢?”少巫主輕蔑一笑。

    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臉上,眼底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在他的目光里,陳凡的瞳孔中逐漸燃起兩團金色的火苗,

    這火苗一開始只有針尖大小,但迅速壯大,熊熊燃燒,最后席卷八荒,吞食天地。

    我一眼。

    可焚盡蒼穹!

    ps:謝謝星火、夏天的自由的10000。非常感謝。謝謝書友160402、少年武俠夢的3000。謝謝絕對±書蟲的1500。謝謝天帝風暴、江東人士、堃堃、拓猶塌、hong19880730的1000。謝謝世界無邊、華少在吃飯、十年書融、書友140805、mimi4153的500。謝謝六藝、追溯龍魂、當初鐘、青松道長、淚霜華、小說迷、緣之空、威風朝廷臣、w風過無痕、深一海、書友160819、雨兒1997、今生念未來、鎮南王爺、nood、老k羅哥、隨風而動、ivanyu、天哥58427、書友140410、伊雷、冷月皇、李斬仙、云霄fly、花醉mi人眼、醉無恙、心痛之因為心動、蘇黎世浮華、趙小小小、天天向上、書友160819、約訂的愛的打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