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一十三章 焚盡蒼穹

    強烈推薦:

    泗水縣郊外,余文靜家。

    從外面看,這占地面積不小的大院,完全被一片陰影所籠罩著,里面隱隱透出鬼哭狼嚎的聲音。哪怕有人偶爾路過,見到這一幕,也都嚇得低頭就走,不敢多看。

    庭院內,數十條陰鬼在空中盤旋,帶起呼嘯的陰風,用貪婪的表情看著陳凡等人。每次鬼笛將它們喚出時,都是一場饕餮盛宴。

    人類體內所蘊含的精氣和元氣能夠強壯惡鬼,尤其是修煉者的血肉,包含靈力,更是無比滋潤。

    少巫主本來勝券在握,但此時表情卻如同見了鬼一樣。

    而白無忌、蛇姥姥等人也見到了一幕讓他們永生難忘的景象。

    只見兩團金色的火焰從陳凡眼中浮現,一開始只是普通火苗,之后猛地燃起淹沒眼眶,最后噴射而出,化作兩道通天徹地的光柱。這漫空的陰鬼被光柱掃過,只要占到一點點火星,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叫出,就化成一團剎那燃燒的火焰。

    金色烈焰遇見陰氣熊熊燃燒,整個半空全是火燒云一般。少巫主以血祭器才施展出來的惡鬼殺陣幾乎瞬間就被陳凡一眼掃盡。

    離火金瞳,遇氣就燃,可焚萬物。

    “這....這....”

    白無忌呆若木雞,嘴中結巴著說不出話來。

    這可是上古鬼笛召喚出來的百鬼夜行,便是修法真人在這里,也得斗個一時半刻。陳凡只是一睜眼,就將這上百條惡鬼盡數掃空,這是何等威能?何等能耐?

    尤其是那從眼中噴射出來的火焰,能夠焚燒惡鬼和陰煞,像極了傳說中的三昧真火。

    “與陳大師相比,我白家那點控火之術真是班門弄斧啊。”

    白無忌低頭俯首,心中震撼。

    而蛇姥姥和余文靜等人已經看呆了。

    如果說少巫主展現出來的法術還在大家理解的層次,那陳凡從眼中噴出火焰,這和神話中的哪吒、孫悟空有什么區別?

    “難道他是神人不成?”余文靜吶吶自語。

    而蛇姥姥更是從心中把腸子都悔青了,她若知道陳凡有這樣的大神通,那還管什么少巫主,真恨不得把余文靜洗的白白的送到陳凡床上。

    從此之后,這西南地區,誰還敢惹她們余家寨?只怕鬼巫教也要退讓三分吧。

    陳凡雙眼燃著火焰,如同神話中走出的戰神,定定的看著少巫主。

    少巫主的背后一片發寒,眼前是無窮的光芒,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涌上心頭。

    他知道,恐怕自己這一生最大的危險就在此刻了。

    此時,少巫主不愧是一方雄主,斷然喝道:

    “陳大師,且住手,聽我一言。”

    “這次是我錯了,那余文靜我也不要了,您只要饒我,便是再有十個玄陰之體,我也能給你找來。您和我鬼巫教一點恩怨都沒有,何必結下生死大仇呢。”

    陳凡站在那不動,但火焰似乎有些收斂。

    少巫主見狀微喜,繼續道:“我鬼巫教除了我外,還有三位入道巔峰的長老,數十位入道術士和內勁武者,此外教主更是修法高人,這等勢力,想來陳大師作為一方梟雄,一定會衡量清楚敵友。”

    “你在威脅我?”陳凡的聲音中不帶一點感彩。

    “不是,我是在給您分析利害關系。”少巫主逐漸恢復鎮定,侃侃而談道:

    “這都是現代社會了,我們何必為了個女人打生打死?只要有錢,有能耐,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尤其是陳大師您,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滔天神通,更坐鎮江北,前途無量。您若殺了我,我教中的巫主必然為我報仇,到時候陳大師您不怕,你的家人、親戚、同學、好友也不怕嗎?”

    “我鬼巫教,煉尸第三、御鬼第二,排第一的可是咒法之術,無形中取個普通人的性命,那是輕而易舉的。”

    “是啊,陳大師,要不還是算了吧。”

    蛇姥姥聞言,身體一震,趕緊開口道。

    她從小在西南長大,對鬼巫教和老巫主的恐懼,深深刻入骨髓。

    白無忌也壓下心中震驚,皺眉道:“陳大師,鬼巫教的老巫主威震西南數十年,一身法術早就入了修法之境,和一位真人結下死仇,實在不值啊。”

    連余文靜都帶著擔憂的眼神看向陳凡。

    陳凡和少巫主確實無冤無仇,都是為了她才這樣的,若殺了少巫主,從而牽連到陳凡家人,她心中也會非常不安的。

    張賁低頭冷笑道:“陳大師,您固然法力通天,但我家老巫主也不遜色多少。您如敢在這殺了少巫主,就等著我鬼巫教的群起報復吧。”

    這些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都在勸著陳凡。

    少巫主暗暗吐了口氣,直起身來。

    以他對人性的了解,此時陳凡必然要投鼠忌器。自己的安危總算保住,咬牙忍著一時之辱,至于報仇的事情,可以回頭從長計議。反正他還有無數的時間,就不信殺不死這人。

    “哦?”這時,陳凡卻突然發出一聲輕笑:“你忘了我之前說的話嗎?”

    “什么話?”

    一臉鎮定的少巫主這時心中卻有股不妙的感覺。

    只見陳凡悠然道:

    “我之前說了,只要你沒有跪下領死,我不但要殺你,更要滅了你鬼巫教滿門。”

    “你以為我陳北玄是在說笑嗎?”

    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中,兩道金色火焰轟的從陳凡眼眶沖出,圍住了少巫主。

    “你怎么敢殺我!”

    少巫主雙眼驚恐,急忙向后退去,身體爆發出一股灰色的法力,但這一切都沒有用。

    金色烈焰瞬間將他籠罩住。

    只見他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嚎,先是衣服、發須、指甲,然后是肌肉、血管、骨骼、內臟,從外而內,身體的每一寸肌膚和血肉都被火焰灼燒,寸寸燃盡,逐漸化為青煙。

    這種親眼目睹一個人在自己面前,被火焰緩緩灼燒成灰燼的景象,徹底震住了在場所有人。

    最后當少巫主的整個身軀徹底燃燒殆盡時,火焰卻依舊沒法停歇,隱約還能看見一道虛幻的人影在里面痛苦掙扎。

    “這是...靈魂?”

    白無忌渾身顫抖,一股發自內心的恐懼狠狠抓住他的心臟。

    陳凡的金焰不僅將一個人燒成青煙,甚至連他的靈魂都不放過,這豈不是傳說中的‘身形俱滅?’

    當最終連靈魂都被火焰吞噬后,陳凡才緩緩轉過身來。

    “噗通!”

    白無忌和蛇姥姥等人再也支撐不住,跪在地上,不住叩首,哪還敢直視陳凡的雙眼,生怕自己看一眼就要被陳凡直接燒成灰燼。

    這可是威震西南的鬼巫教少巫主,一言不合就被陳凡滅殺,這天下還有什么人,他不敢殺?

    只有余文靜和張賁還站在那。

    余文靜強撐著身體,看著這個雙瞳浴火、如同神魔一樣的少年,只覺他是如此陌生。

    而張賁已經一臉慘笑道:“你殺了少巫主,我鬼巫教不會放過你的。”

    “那又如何?”陳凡語氣淡漠。

    只見一團如金色烈焰嗖的的從陳凡眼中飛出,烙印入張賁體內。

    張賁猛地一抖,正閉眼等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安然無恙,這時耳邊傳來了陳凡的聲音:

    “你將我這份見面禮帶給鬼巫教眾人,就說不久之后,陳北玄將會踏其山門,滅他一教。”

    “你不殺我?”張賁猛地睜開眼,一臉狂喜。

    “你可以滾了。”陳凡揮揮手,像打發一只蒼蠅。

    張賁扭頭就逃,一邊逃,一邊眼中射出無盡的怨毒和慶幸。“你既然不殺我,那就等著被我鬼巫教滅滿門吧。”

    余文靜也不由神色微變道:

    “陳凡...陳大師,您就這樣放他走了,不是放虎歸山嗎?”

    “無妨。”陳凡眼中的火焰逐漸收斂,意味深長道:“這是我送給鬼巫教的見面禮,希望他們能喜歡。”

    ps:謝謝武僧牌德魯伊的10000,非常感謝。謝謝星火的2000。謝謝中二乃本王本質的1000。謝謝看破道道、顏小白、帝戰皇、非誰莫屬ン、魚之殤0308、月下之后發、伊雷的500。謝謝當初鐘、橘頌愛、仙舞乾坤、叫你偷看本主公洗澡、月下之后發、綠內、怪我冷、輕松道長、nood、讀書用高大、寂靜年華、疾風魔王f、血瑟天空、l老、悠嘻的寶、放開那只豬的打賞。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