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二十四章 護身玉符

    強烈推薦:

    “哪怕真有麻煩,我也會一掌擺平的。”陳凡淡淡道。

    安雅扭頭看著少年,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她感到陳凡身上似發生了巨大變化,讓他現在自信滿滿,連那張清秀面容也平添一股奇特的魅力。

    “不說我了,安姐姐,你和媽媽在上海還好嗎?錦繡怎么樣了?”陳凡問道。

    “我還是那樣啊,現在大四了,正好實習,當媽的助手加秘書。”

    安雅挽了挽發絲,輕聲細語。她穿著一身灰色的修身收腰風衣,戴著女士帽,貼身牛仔褲下面是棕色的小馬靴,超有女神范。

    安雅繼承了她母親安錦繡的容貌,雖然才20左右,但卻已經展露出風華絕代的姿色。

    據王曉云所說,當年安錦繡是京城數得著的美女,安家引以為傲,準備嫁給一位身份貴重的世家子弟,卻一個寫情詩的爛漫平民小伙俘獲芳心,也最終弄得香消玉損,令人扼腕。

    “錦繡現在發展勢頭可以吧,但最近一段時間世界經濟不景氣,美國那邊的次貸危機愈演愈烈,金融市場才持續震蕩著,引得房地產和大宗商品價格也在接連滑落呢,銀根在逐漸緊鎖。中海的許多家地產企業最近都開始收斂拿地,免得現金流斷裂呢。”安雅娓娓而談。

    她說起這些的時候,瞬間從一個鄰家大姐姐,變成了精明能干的都市女白領,娓娓而談。

    “最近中海市想要拍賣幾塊儲備地。”

    “我們實力最弱,本來準備借貸爭一下最小的那塊。但受最近形式影響,大家似乎都感受到房地產行業的寒風要來了,都不敢爭呢,媽也在猶豫了。”

    說到這,安雅微微皺眉。

    陳凡記得,前世好像08年確實受次貸危機影響,房價大跌,但很快國家就出臺了刺激性政策,從09年開始,房價一騎絕塵,再也沒有停止過腳步,一路漲到讓人絕望的層次。

    華國也成為次貸危機中第一個逆勢上漲的全球引擎。

    這次中海拍賣的儲備地,位置都在市中心和新區,算是未來地價漲的最快的。

    錦繡集團當時雖在猶豫,但王曉云最終還是賭了一把,壓上全部的身價拿下一塊地,從而坐上了房價暴漲的春風,一躍成為未來的中海市地產女王。

    “這個不需要猶豫的,安姐姐,未來華國的房價絕對會一路暴漲,而房地產行業從現在開始,到十年之后,都是華夏最賺錢的產業。”陳凡淡淡道。“要是我,就把全部身家都壓上去,拼命貸款,不僅要拿一塊,而是把所有的地都吃下去。”

    “未來這些地的漲幅,是在十倍以上的。”

    “小凡,你怎么知道這些?”

    安雅疑惑道。

    “因為我是陳大師啊!”陳凡一副神棍模樣。“前知五百年,中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什么陳大師啊,好難聽的名字,像個擺地攤的算卦的。”

    安雅笑著,握起白嫩小拳頭,輕輕錘了他幾下。

    “好吧好吧,我錯了,主要原因是我看好未來國家的發展潛力。這樣的經濟增速,至少十年內不會落下的,而相對于國家的經濟,我們的房價太低了,所以接下來就是報復性反彈。”陳凡笑道。

    “真的嗎?”安雅不敢置信。

    她用古怪的眼神看著陳凡,似沒想到自己這個弟弟能說出這樣一篇論述。

    陳凡笑了笑,沒繼續勸她。

    安雅或他母親聽不聽都無所謂,哪怕錦繡像上一世那樣垮了又如何?

    ‘這一世的我,可不像上一世,面對那些對手和沈家一點反抗力量都沒有。’陳凡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想要擊垮錦繡,那就要用你們的命來填吧。’

    想到沈家,他眼中冷意更勝。這次春節之后,就該著手收拾掉沈家了。

    況且有他陳凡在,便是萬億家產散盡又如何?

    別的不說,他隨手拿出來的靈氣水,都一年純利潤上百億,未來哪怕錦繡最鼎盛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純利潤。

    所以陳凡絲毫不在意這些,不過錦繡終究是母親和安姐姐的心血,他還是希望能成長壯大的。

    安姐姐似乎真聽進去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好了,姐,別想這些了。”陳凡道。“我有個禮物要送給你呢。”

    “什么禮物?”安雅眨著大眼,心中欣喜。

    小弟真的長大了,都知道送她禮物了。

    只見陳凡從兜中掏出一塊玉牌。這塊玉牌材質是最上等的羊脂美玉,晶瑩潔白,光滑細嫩,里面似有絲絲云霧繚繞。

    玉牌上雕刻著如鳥似篆的花紋,顯得神秘莫測。

    “這個你送給我的?”安姐姐小嘴微張,不敢置信。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來,這塊玉不講雕工,單單材質都要數十上百萬以上。

    “小凡,你哪來這么多錢啊?”安雅臉色一板道:“你可不能在外面學壞啊,我不會縱容你的。”

    “沒呢,這玉看著漂亮,只是用普通羊脂玉拋光打磨的,我從朋友手中買來,才幾千塊。”

    陳凡嘴中說著謊話。

    安雅半信半疑,任他將玉牌戴上。

    陳凡站在她身后,系著紅繩,一股股呼吸的熱氣吹在安雅的脖頸上。她不知怎么的,忽的心中有些慌,耳垂都不由紅了。

    玉牌貼在她胸口,似散發出一股股的熱能,雖然是冬天,但她卻絲毫不覺得冷,全身暖洋洋的。

    只不過此時安雅心思不定,沒察覺,只以為是自己緊張的緣故,暗中啐了一口。

    ‘小凡只是個小孩子,你亂想什么呢?’

    “戴好了。”

    陳凡拍了拍手,看著眼前的女孩。

    見她俏臉微紅,如同半熟的大蘋果,可愛至極。陳凡沒在意這些,反倒是鄭重道:

    “安姐姐,這個玉牌你一定不能拿下來,要隨身帶著,它可是我請一位大師開光的祈福玉牌,能保人平安幸福。”

    “真的嗎?”安雅眨巴著大眼。“洗澡睡覺都不能拿嗎?”

    “不能!”陳凡定定看著她:“你一定要答應我。”

    面對陳凡清澈的眸光,安雅臉更紅了,點頭吶吶道:“好呢。”

    這時陳凡才輕舒一口氣。

    這玉牌自非什么祈福、拋光的普通玉。而是陳凡讓魏老三、吳大師等人收集的極品玉石,經過他日夜煉制,最終煉成的護身玉符。

    護身玉符只要戴在身上,至少能擋住一次狙擊槍或重型卡車的撞擊。

    這樣的玉符,以陳凡之能,也只煉成四塊。父母,安姐姐和小瓊一個人一塊。

    想到這,陳凡又掏出兩塊玉符,吩咐安雅,以她的名義送給王曉云和陳恪行,就說是是新年禮物,別透露陳凡。畢竟陳凡從小頑劣不懂事,在家中話語常低,父母未必聽他的。

    安雅雖然奇怪,但只以為是陳凡的一片孝心,就點頭同意了。

    兩人回家之后,晚上是豐富的晚宴。一直玩鬧許久,才最終休息。

    第二天,陳凡一家就要起身去金陵過春節了。自從和王家鬧崩后,每次春節都是在金陵市的外公家度過的。

    “金陵,我終于又要來了。”

    陳凡看著車窗外的景色,悠然出神。

    “不知道那些故人,是否依然如舊。”

    ps:謝謝少年武俠夢、1擺渡人1、星ξ火的2000。謝謝lm我愛王苗、的1000。謝謝逍遙、1hp、書荒了都、血腥爆炸者、的500。謝謝尼莫v、緣之空、是你發個、伊雷、云翎雨冥、威風朝廷臣、asdsxqe、謝漢良、邱楓帝國、獵魔人黑白子、青松道長、天心既我心、我叫秋帆、華夏王森峰、妖魍的打賞。謝謝大家,繼續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