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陳家小宴

    強烈推薦:

    小堂弟正要繼續說時,眾多長輩從樓上而下,要開宴了。

    老爺子喜靜不喜動,所以哪怕陳凡二伯已經在金陵最好的希爾頓大酒店訂了一個豪華包廂,也只能推了。

    宴席就擺在自己客廳內,但請的廚師都是五星級酒店的大廚。

    先是制作精美的冷盤,魚卵沙拉、魷魚包蛋、盤菜年糕、共和涼卷、澆菜豆腐。雖然都是平常酒店能吃到的,但通過大師傅的手藝,不但外表精致,吃起來也讓人贊不絕口。

    然后是西餐的開胃菜,意大利風干牛肉、芝士拼盤、蝦仁雞尾杯、煙熏三文魚,配上俄羅斯空運過來的頂級黑魚子醬。

    一圈上完之后,才是正菜,金陵屬于京蘇菜系,吃的都比較偏甜、偏淡,本來不符合北方人口味。可是大師傅巧妙處理后,卻甜而不膩,絲毫沒有影響大家口味。

    等酒過三巡之后,老爺子率先停筷,大家也都紛紛住嘴,知道老爺子要訓話了。

    “這次在回陳家村前,我們先聚聚,開個小宴,總結一下今年的得失。”陳懷安沉聲道。

    眾人一片肅然,有些今年做的好不的,心中就惴惴不安。

    陳家是個大家族,并不止陳懷安這一支,他還有好幾個兄弟和堂兄弟,都開枝散葉,遍布整個金陵乃至江南諸市。甚至老家還有一位陳凡太叔公,已經九十多歲了。

    每年的過年,大家齊聚在陳家老宅,互相交流人脈,商討來年事宜。也是各家小輩互相攀比的時候。陳家雖然幾十年來沒出過高官巨富,但正是憑借這股凝聚力,才屹立金陵。

    “先從老大說起。”爺爺緩緩道。“政行今年辦的事情不錯,秦市長前不久和我提起你,對你贊譽有加,再沉淀幾年,就有機會提副市長,或者外放到其他市去。”

    陳凡的大伯陳政行,算是陳家現在官位最高,是金陵市政府秘書長。陳家現在的聲勢,有一大半是他撐起來的。

    得到老爺子贊譽,陳政行面色沉穩,但他老婆早就喜笑顏開。

    大家紛紛用嫉妒和羨慕眼神看著大伯一家,能得到大市長的稱贊,看來陳政行仕途又要再升一階。

    “大哥一向做事沉穩,一步一個腳印,也該他當副市長了。”陳凡二伯陳謙行贊嘆。

    “是啊,以大哥現在的路子,我們陳家未來說不定也要出個省部呢。”小姑夫一臉羨慕。

    “大哥升了副市長,我們陳家就不一樣了,以后看其他幾脈還敢不敢對謙行的董事長之位說三道四。”二伯母酸溜溜的道。

    陳氏集團非陳凡爺爺這脈獨有,而是整個陳家村合資出力的,雖然陳懷安這一支占據主導地位,但其他幾脈對陳謙行的能耐一直頗有微詞,搞得陳懷安也不好過多維護。

    但陳政行若能升到副市長的位置,那反對聲音就可以盡數壓下。

    金陵可是省會城市,它的副市長,地位不比其他市市長要差。

    “老二這個,也不怪其他人說,是你自己做差了。”陳懷安毫不留情訓斥。“集團交在你的手中,這十幾年來漲幅才多少?當時和你同一批成立的,現在上市的上市、擴張的擴張,只有我們陳氏集團還縮在金陵,他們怎么會沒有怨氣呢?”

    “你甚至還不如小云,人家小云一個人跑到中海,白手起家創立錦繡,現在資產都追的上陳氏了。我看你再當不好,干脆讓小云來當這個陳氏集團的董事長吧。”

    陳凡二伯被他訓得大汗淋頭,本來就肥頭寬面,滿臉油光,現在更是汗漬濕透。

    “好了好了,老二做的也沒錯啊,公司那么多股東給他拖后腿,他能好不容易整合在一起,已經不容易了。”陳凡奶奶站出來,給自己疼愛的二兒子打圓場。

    一邊說著,一邊冷眼看了看坐在對面的王曉云。

    老太太滿頭銀發,面容慈祥,但陳凡卻和她并不親。

    記得小的時候,每次過年,爺爺帶回來好的糖果、零食。老太太分的時候,都緊著大伯和二伯家的幾個孫子孫女,最后才輪到陳凡。

    尤其老太太對陳凡母親最為痛恨,在她看來,要不是這個女人將自己的兒子拐跑了,又惹來禍端,現在的陳家不知是何等興旺。

    “算了,你好自為之。”陳懷安只能無力的揮揮手。

    自己這個老婆最為嬌慣二兒子,否則當時陳氏集團也不會落在中人之姿的陳謙行手中。

    “恪行啊,你現在工作怎么樣?”面對陳恪行時,老爺子態度明顯緩和下來。

    “報告爸,我今年主要負責協助胡縣長....”陳恪行一本正經的坐著報告,將自己這一年的工作都詳細道來,老爺子全神貫注,聽得不住點頭。

    等他結束后,還大加贊嘆,鼓勵他多努力工作。

    但其他幾家明顯看不過眼了,二伯母低聲咕噥道:“就一個屁大的副縣長,搞得好像副省長似的。老爺子對老大都沒這么稱贊,太偏心了。”

    她聲音雖小,但左右幾人都能聽見。

    陳凡和安雅正坐在她旁邊,安雅聞言微皺顰眉。陳凡雖面無表情,心中也是不悅。

    “要我說,老三啊,你干脆調來金陵算了。泗水縣那種落后的地方,有什么好干的?你來金陵,二哥我保你三年正處,怎么樣?”陳謙行也大大咧咧道。

    “對啊,二叔,你干了二十年才坐到副縣長,而小叔才入行十年,位置都快比你高了呢。”陳旭也接嘴道。

    陳恪行坐在那八風不動,但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尷尬。

    他的幾個弟弟妹妹進入政府機關本比他遲,但現在級別都紛紛超過他。甚至連陳安才工作幾年,就已經升了正科級。相比之下,他還死守在泗水縣那個小地方,就顯得愚鈍頑固。

    老爺子停語不言。

    顯然他之前雖在稱贊,但心中對陳恪行能回金陵抱有期待的。

    王曉云眼中閃過一絲慍怒,她性格好強,怎么能容忍得了自己老公被別人說。正要開口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聲音:

    “我爸現在官雖小,卻是在踏踏實實做著功績,幾年之后,升個市長省長,還不是等閑?”

    陳凡一言出,滿堂皆驚。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別說市長省長,便是縣長都不是幾年能升的。”二伯好笑道。

    “對啊,小凡你年齡小,對官場不了解的。”大姑父也勸道。

    “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大伯威嚴最重,眼中閃過一絲不喜。

    他性格沉穩,近似老爺子,最討厭這種好為大言的。

    其他幾家也都搖頭嗤笑,便是老太太都輕哼一聲。陳恪行和王曉云都坐立不安,只覺臉上一片熾熱,自己這兒子不學無術,說出的話來惹人發笑啊。

    “爸,你還不知道吧。小凡剛才還說他要考上金陵大學呢?相比之下,我感覺還是三叔升市長來的容易。”陳旭乘機嘲笑道。

    “金陵大學?”

    諸多長輩都愣住了。

    那可是江南省最好的學校,是能隨意進的?尤其大家對陳凡的成績,都心知肚明。

    “老三啊,你該管管自家小孩了。別沒事就說大話,這要出去了,不得丟我們陳家和老頭子的臉?”陳凡奶奶滿臉不悅道。

    “是,是,媽。”陳恪行擠出一絲笑容。

    他自己被說從來不覺得丟人,因為他心中有信念,在一步步踐行自己的信念。但兒子卻被當眾訓斥,讓陳恪行只覺有生以來都未有如此難堪過。

    看著坐在那被眾人圍攻的陳凡,陳寧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小屁孩,現在知道口出狂言的下場了吧。’

    ps:謝謝星ξ火盟主的2000。謝謝守護家族的1500。謝謝色色∮龍、人生如夢我如夢中人、月幽夢綿、書友160825的1000。謝謝世界無邊的500。謝謝wu盡、唐青辰、將丨進丨酒、痞痞de清風、隨風之飄絮、心異遠、wu盡、博克圖v、寂靜年華、緋影如月、書友160426、c.c柚夜、看似斯文、絕對書蟲、曉愛無悔、瀟灑丶哥、love夜風、奈何橋北的游魂、萬真紅、翻云天、怪我冷、么么哎的打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