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家族年會

    (PS:唔,經過大家提醒,上一章末尾的‘我不服’已經改成‘道歉,你也配?’。我不服這句確實有點中二,不符合陳大師的心性和五百歲的年齡。都是作者寫的時候疏忽了,向大家道歉呢...謝謝‘水郁森’道友指出來,萬分拜謝,順便起點已經改了,外站的朋友如果想看改后的版本,可以到起點來呢O(∩_∩)O)

    “你說什么?”

    陳旭臉色一變,沒想到陳凡竟然當場翻臉。

    場內的氣氛瞬間凝固住了,二伯母等人也都有些手足無措,他們平時指責老三家慣了,什么時候見到小輩也敢這樣當場罵回來?

    “陳凡,你怎么對長輩說話呢?”大伯陳政行臉色一沉,嚴聲道。

    “大伯,我敬你是長輩才這樣叫你。”陳凡背著手,無視眾多驚駭的目光,冷聲道:“區區一個魏子方就讓你們逼著我低頭道歉?”

    “我是你們的親侄子,我爸是你的親兄弟,你口口聲聲說我們是親戚?但親戚、長輩就是這樣的?是不是魏子方讓你和我斷絕關系,你就不認我這個侄子了?”

    陳凡這話太尖銳了,以陳政行的城府也受不住,當場臉色鐵青,大伯母更是急著道:

    “我們家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是什么?”陳凡冷哼道:“在你們眼中魏子方可能是天之驕子,需要攀附結交,但那是你們的事情,與我何干?因為我不理會他,就要給你們道歉?”

    “這是什么道理,請給我解釋一下!”

    陳安和陳寧等人聞言,都臉色大變。

    他們從沒想到,原先柔弱可欺的陳凡,竟然會如此鋒芒畢露,橫眉冷對。

    陳寧心中又氣又悔,氣的是陳凡絲毫不顧親戚面子,當場翻臉。悔的是不該把這個說出來,搞得自己父親母親都下不來臺。

    很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說的。為了攀附魏子方,而犧牲掉親戚的臉面,這拿到哪去說,都是說不通的。

    “好,好。”大伯氣的手都在發抖,不看陳凡,而是直視陳凡父親道:“老三啊,我沒想到你會教出這樣的兒子來。”

    諸多長輩也紛紛看去,他們根本不屑和陳凡這等小孩理論,直接找到家長頭上。

    陳凡站在那不動,他心中對自己的父母信心十足。

    他的父親一身文人傲骨,最恨趨炎攀附之事,否則早就向燕京王家低頭,成王家的東床快婿了。

    果然,陳恪行雖然臉色難看,但還是沉聲道:“大哥,小凡雖然無禮了些,但說的也有些道理。小安向上走最終要靠自己一步步腳踏實地,結交貴人之類,終究是小道。”

    “你!”

    陳政行氣的血都吐出來。

    這家子都是什么樣的臭脾氣啊!活該混成這樣!

    “好了,到此為止!”老爺子一拍桌子,低喝道:“都是親兄弟、親叔侄,鬧成這樣,給外人看笑話嗎?”

    見老爺子發飆了,眾人瞬間都安靜下來。

    眾多小輩大氣都不敢出,只有陳凡站在那,淡定自若。

    老爺子深深看他一眼,才徐徐道:“恪行說的沒錯,結交人脈固然重要,但打鐵還需自身硬。你若有能耐,無需結交,人脈自來。”

    “當然,小凡也有不對之處,長輩終究是你長輩,怎能這樣說話?”

    “是,爺爺。”陳凡微微欠身。

    他心中對老爺子,始終抱有一絲敬重。

    大伯等人只能冷哼一聲,但看著陳凡一家的目光越發不順。

    聚會匆匆散去,陳凡一家留在別墅住下,這讓大伯等人心中更是嫉妒。認為老爺子太過偏心了,其他人什么時候被他留宿過的?

    “哼,什么東西啊?”出來后,二伯就忍不住罵道。

    “算了,老二你消消氣,反正年會快到了,到時候有他們一家難堪的呢!”大伯母勸道。

    聽到她話的人,都露出會心一笑,每年的家族年會,都是看陳凡一家笑話的時候。

    大伯雖然沒說話,但眼底也閃過一絲快意。

    ‘老三啊老三,你一直說人脈不重要,我看這次年會,你準備怎么辦?’

    第二天清晨,陳凡趁早來到了東山公園內。

    他最近回到家中,修煉的時間減少,就盡量多抽出時間練練外功,錘煉一下肉身。

    公園中已經有不少老人在舒展筋骨,打打太極拳。

    陳凡找了塊空地,擺出架子,雙手環抱,如封如閉,如老猿抱樹,似蒼龍蟠柱。他的拳式蒼拙古樸,打起來行云流水,有一股浩渺恢弘的氣息。

    “小凡,你打的這什么拳法,我怎么沒見過啊。”

    一位老人走過來,眼中閃著驚奇道。

    “爺爺。”陳凡見來人,收了拳架。“我這叫真武三十六式,是一位師父傳給我的。您要是學的話,我可以教您。”

    “不用了,不用了,我都七老八十,打打太極拳還可以。”陳懷安擺擺手。“你陪我走走,散散步就好。”

    爺孫兩人走在湖畔。

    陳懷安語重心長道:“小凡啊,昨晚你大伯雖然行事有欠妥當,但也是為了你們小輩好。”

    “你父親一生耿直,卻不知道在這世上,還是和光同塵最重要。”

    “紅樓夢中有一副對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有時候要堅持底線,但更多的時候我們卻要接受這社會的規則,融入它,運用它。”

    老人在傳授這一生的智慧。

    他一生起起落落,最終從一介凡夫俗子,走到了金陵市委副書記的高位,打出了陳家的基業。若非受兒子牽連,說不定能更進一步。

    哪怕這樣,老人也從未有過怨言。

    “你大伯志大才疏,你二伯碌碌無為,你父親雖有能耐但太過堅守固執,家族小輩中,也就陳安還能看,但他太過看重功名利益,對親情太淡薄,只顧自身。”陳懷安嘆口長氣道。

    “日后我若死去,家族交到他們手中,只怕沒幾年就要分崩離散。”

    “爺爺您還能活好久呢,別說喪氣的話啊。”陳凡忍不住道。

    “呵呵,我的身體,我自己不清楚嗎?”

    陳懷安搖搖頭,突然轉過來,直視陳凡道:

    “小凡,這一輩中,我最看好的其實是你啊。”

    “你是根好苗子,現在雖還有些幼稚偏激,但這只是從小順風順水造成的。未來你若能遇到大挫折,打磨一番,必成大器。”

    陳凡面色悚然,他從沒想到,老爺子對自己竟然抱如此期許。

    ‘前世的爺爺,只怕也是這樣看我的,可惜那時我直到30歲之后,歷經人情冷暖,世事變遷,才最終醒悟過來,從此踏上修仙之路,勇猛精進,一發不可收拾。’

    他想到這,堅定道:

    “爺爺,您放心,這個陳家,我會為您守住的。”

    “好,好。”陳懷安欣慰的點點頭。

    眼中流露出一絲雖死無憾的神色。

    這個春節過得很難受,大家雖然表面還維持一團和氣,但一道裂痕已經隱約在陳凡一家和大伯二伯家之間顯現,除了陳果果外,幾乎沒有小輩敢再來和陳凡玩了,連陳果果都被她爸媽約束住。

    陳凡毫不在意,他每天陪著老爺子聊聊天,練練拳,好不暇意。

    很快,除夕夜過去,整個陳家一行人開始動身前往郊區老家。

    在那里,一年一度的金陵陳家年會,即將開啟。

    PS:謝謝hong19880730的4000。謝謝玩笑太大的2000。謝謝絕對±書蟲的1000。謝謝世界無邊、本色大帝、銀蒼的500。謝謝絕對書蟲、半醒的狼、叫你偷看本主公洗澡、小小zzg殺神、怪我冷、奈何橋北的游魂、么么哎、星空下的鼬、邱楓帝國、紅塵情戈、我是小說迷917、隨便你、隨風之飄絮、蘇黎世浮華、風雨云隨的打賞。

    嗚嗚,昨晚作者菌一不小心帶入了17歲少年時陳凡的心態,結果寫出來的像個不屈的小孩,在大家提醒下,作者菌已經知道錯了呢,之后寫的時候,會盡量考慮到主角的身份和年齡。唔,今天沒臉求票票了,等高潮來了再求吧....嗚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