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三十八章 豪車如雨

    陳政行端坐在大堂中間,盡管幾度控制不住,想站起來,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他不愿向那個侄子低頭,到現在,他還記得那天陳凡輕蔑的吐出:‘道歉,你也配’時的表情。

    ‘我是長輩,我是金陵陳家的支柱,我怎么可能會輸給你一個高中生。’

    正是因為這樣,哪怕諸多江北富豪親來,他也只是點頭額首,沒有起身相迎。

    ‘萬象控股的魯總、九鼎實業的張董、東灣集團的徐傲’

    這些都是上市公司董事長,整個江南省,上市公司也只有幾十個罷了,放在任何一個普通市,都是市長們手心捧著的寶。

    也只有在金陵,這個省會城市,陳政行才能穩坐椅上,隱然壓他們半籌。

    “哎呀,張董您來啊”

    “許總啊,好久不見啊”

    “魯總,魯總,您快請坐。”

    陳政行是金陵市大管家,他地位級別在那里,還能端著架子。但陳凡二伯卻不能這樣做。現在來的每一位江北富豪,沒有一個資產比陳氏集團低的。很多在江南省企業家年會中,位置比他還要靠前。

    他若置之不理,一次性得罪這么多同行,還要不要在商業圈內混下去了?

    不止陳謙行,小叔、小姑夫、大姑父等人也都湊了上去,擺出笑臉。

    可惜這些大富豪眼里哪有他們,基本上一個個都恭敬的前來拜見陳恪行,王曉云夫婦。他們身價億萬,出手送禮一個比一個豪奢。

    ‘江詩丹頓的名表、布加迪威龍的鑰匙、金陵細水河畔的度假別墅、澳大利亞的鄉下莊園’

    陳恪行已經蒙了,王曉云手足無措,根本不敢接。

    到時候許蓉妃站在她身邊,仿佛陪著婆婆的小媳婦一樣,逢禮必收,還甜甜的回個笑臉。前來拜見陳凡的,大多都知道她是徐傲的女兒,更有不少人了解她和陳凡的關系,都點頭回應。

    “小妃,你收這些禮物干什么啊?太貴重了,回頭還得給他們退回去啊。”

    哪怕王曉云出身大家族,更是白手起家的億萬富豪,此時也有些心驚膽顫了。

    這些禮物加起來,超過幾個億,相當于再造一個錦繡了。

    “沒事的,阿姨,他們都是沖著陳凡哥哥的面子來的。您安心收下吧。”許蓉妃撒嬌道。

    “小妃,你老實和我說,我們家陳凡到底怎么了?”乘著來人空隙,王曉云抓著許蓉妃小手,輕聲低問。

    她現在心中在擔憂,陳凡是不是把王家的大旗扯出去了。

    燕京王家啊,華夏最頂級的豪門,那風聲只要露出一點,便是江南首富都要登門來拜見。可是王曉云和陳恪行都不是這樣的人,絲毫不愿占王家一點便宜。否則他們早就躋身燕京那個頂級圈子了。

    “唔,爸爸不讓我說啊。”許蓉妃吐了吐舌頭,小聲道:

    “王阿姨,我只能告訴你。陳凡哥哥超厲害的,現在是江北第一人呢。連那個江北首富沈榮華都不如他。”

    “江北首富沈榮華?”王曉云倒吸一口氣。

    沈榮華可是名滿江南的頂級巨富,曾經進入胡潤富豪榜前三十位,他的萬榮地產甚至開到了中海。作為直接競爭者,王曉云怎么會不知道沈榮華的厲害。

    在萬榮面前,現在的錦繡只是個兒童罷了。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正把沈榮華定位成追趕對象,打算用十年時間趕上他的時候,自己的兒子已經超過沈榮華了?

    “這怎么可能,小凡才十八歲不到,還讀著高三呢?”

    王曉云完全沒法想象。

    陳凡再厲害,再是天才神童、商界奇才,他難道能半年內就賺個幾十億,一舉壓倒沈榮華?但也沒聽說江南省甚至全國商業圈子中,出了這樣一個神人或妖股啊。

    “難道是投資網絡的?ae波ok?企鵝?千度?”

    能半年內從零到幾十億市值,她只能想到那些市值翻幾千上萬倍的網絡公司了。

    “不是啦,陳凡哥哥比他們更厲害呢。”許蓉妃捂嘴偷笑。

    想到爸爸和她說,陳大師只是隨手拿出個靈氣水,就一年純利潤賺了上百億,她就雙眼冒星星。那可是上百億啊,她好不容易出去打工拍戲賺錢,才賺了不到一百萬,給王曉云買了個香奈兒手表。

    陳凡坐在家中,就有上百億從天而降,這差距是一萬倍!

    王曉云還在驚疑,但很快,她的驚疑變成震撼了

    陳家村的入口,一處高坡上。

    此時正有一個老者背對高坡坐著,他身邊圍了一圈小孩。

    這老者滿臉皺紋,穿著灰綠色的老舊軍裝,手中吸著旱煙袋,不時吐出一口氣。

    周圍的小孩知道,老者叫‘老陳頭’,據說早年參軍,當了汽車兵,還給軍區首長開過車。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從軍隊退役了,進了金陵市政府的小車辦,當了陳懷安老爺子的司機。

    現在老爺子退休了,他也跟著回了老家。

    老陳頭兒孫都在外地,他孜然一人,也只有這些村內小孩陪著他。

    大家都知道,老陳頭有個絕技,他不需要看,你只要把車型、車標、車牌號報給他,他就能如數家珍的說出,這個車主來自某某省某某市,車價多少,身價幾何,地位如何等等。

    老陳頭從未出錯過,所以每年陳家年會時,一眾小孩都會慫恿他到村口,來猜測進村參加年會的那些來賓身份來歷。

    “想當年,我在大軍區,給大首長開車的時候,那是何等風光,一般軍長見了我,都得先行禮。”

    老陳頭吹噓道。

    “哎呀,老陳頭你又在吹牛了,人家大軍區首長,少說也是中將,甚至可能是上將。你若真給上將開車,會連個一毛一都混不上?”

    有人從旁邊經過的,調笑道。

    一毛一指的是一杠一星,少尉軍銜。

    若連少尉都不是,那就不算軍官,只是個大頭兵罷了。

    這時候,老陳頭只能梗著脖子,嘀咕道:

    “你們知道什么,我當時是惹了禍的皮被扒了。”

    別人若問他惹了什么活。老陳頭往往就閉嘴不語,顧左右而言他。

    “哎呀,這兩年我們陳家是越發興旺了啊。”

    “你看看,來的車一輛一比一輛好。前兩年還都是奧迪豐田帕薩特,現在都換成大奔、寶馬、凱迪拉克、甚至林肯了。”

    老陳頭感慨道。

    “老陳頭,來了輛車,車標是兩個r,車牌是江j88888,這是什么車啊?”

    有小孩在高坡上叫道。

    “那是勞斯萊斯,英文名叫‘rollsroye’,英國羅爾斯羅伊斯公司的車,一輛500萬以上呢。人家羅伊斯公司可是造航空發動機的,造個豪車還不是輕而易舉。”

    老陳頭磕了磕旱煙,一邊說,一邊嘀咕:

    “奇怪,這是第幾輛了?怎么都是江北來的車?而且看著還都是大老板級的。”

    “難道陳家老大真要高升了?連江北的富豪都要上竿子來討好他?”

    老陳頭心中疑惑。

    這時,突然有個小孩撇嘴道:

    “老陳頭,這次來的是輛奧迪a6呢,而且還是老款的,一看就是個小老板,沒勁。”

    “不過這個車牌怎么是白色的?而且玻璃上面寫著什么江南省軍區通行證老陳頭,這是什么東西?”

    那小孩說了一會,見老陳頭不說話,就回過頭來看他。

    只見老陳頭呆立在那,嘴中的煙都不抽了,愣愣道:

    “老款奧迪a6、白色車牌、省軍區通行證這是將軍的專車啊!”

    “我們陳家來將軍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