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三十九章 魏老親至

    “陳凡,你到底是誰?”

    陳寧幾次想問出口,但最終忍住了。

    她有自己的驕傲,她是金陵陳家這一代最杰出的人之一。

    她從小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金陵最好的小學、中學、大學,現在更被全世界最頂尖的哈佛商學院錄取,只要從那里畢業。她將會是整個華爾街公司追捧的新星,年薪百萬美金,輕而易舉。

    而且更難得可貴的是,她是個美女,一個名校畢業的美女,一個家庭優越名校碩士的美女。想和她結親的家族富豪,可以從金陵排到吳州去。

    放在未來,她就是妥妥的哈佛女神級存在。

    但現在,陳寧感覺自己無論家世、身份都完全被這個少年比下去了,能夠支撐她的,仿佛只剩下那點名校資歷。

    “陳先生,我是小董啊”

    “陳先生,我是海州的老吳”

    “陳先生,咱們又見面了”

    看著一位位自己父親要陪著笑臉的大富豪,對陳凡卻恭敬有家,陳旭感覺自己臉上的笑容已經快維持不住了。

    ‘憑什么,他只是個高中生,他一無是處,你們為什么對他這樣恭敬?’

    ‘難道是因為王家?’

    不止一個知道陳凡身份的陳家人這樣想。

    大伯母和二伯母更是嘀咕道:“說什么身有傲骨,不吃王家的嗟來之食。現在自己兒子還不是要靠王家來扯虎皮嗎?”

    “要是被王家人知道他這樣,恐怕會直接趕出家族吧。”

    陳恪行坐在一旁,聽到這些議論聲,臉色越發陰沉。

    只有王曉云得到許蓉妃的保證,對陳凡有了一些信心。

    ‘只是小凡他到底做了什么?能引來徐傲等人?’

    “懷安大哥啊,你這個小孫子,了不得啊。”陳凡七叔公感慨道。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突然有這么多江北富豪來巴結他?”陳懷安雖是這樣說著,但臉上的欣慰之情,溢于言表。

    “七叔公,這些江北富豪都做不得數。在金陵,咱們陳家還是得靠政行叔一家支撐下去。”

    滿臉陰寒的陳驍淡淡道。

    “那是那是,政行才是我們陳家的頂梁柱。”七叔公連連點頭。“還有陳安啊,那是家族下一代的希望,我看走的要比懷安大哥和政行還要遠呢。”

    連老爺子都默然不語,顯然是認同七叔公的話。

    陳政行聽了他的話,臉色才稍微緩和一些。

    沒錯,金陵陳家是靠他撐起來的。偌大的陳氏集團和陳家村,乃至諸多親戚朋友,都維系在他的權勢之下。只要他不倒臺,哪怕陳氏集團垮掉了,也能再重建一個。

    ‘陳凡,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為什么突然受富豪追捧。’

    ‘但你要明白,一個家族的命脈,歸根到底是要靠個人實力撐著,人脈再多,自身能力不強也沒用。’

    ‘你和你爸,終究實力太弱了’

    想到這,陳政行搖搖頭,自信恢復,整個人又變得氣度儼然。

    “把小凡叫過來,問清楚這些人到底為什么而來。”陳政行雙手扶椅,淡淡道。

    “好嘞。”小姑夫先是一愣,然后趕緊起身。

    不止他,大堂內諸多陳家人和眾賓客都心中疑惑。

    “陳凡,你大伯命你進大堂說話呢。”小姑夫走來訓斥道。

    旁邊鄭九齡等人,已經眉頭微皺。這可是江北陳大師啊,什么時候有人敢用這樣的語氣對陳大師說話了?

    陳凡坐在那,把玩著茶盞,平淡道:

    “他若要問話,讓他來見我就是。”

    “你怎么對長輩說話的!那可是你大伯!”小姑夫警察出身,行事最為簡單粗暴。

    直接一瞪眼,拿出恐嚇犯人那一套。

    “呵呵。”陳凡理都不理。

    “我看你還反了天了。”小姑夫心中怒極,他就是陳政行一手提拔上來的,對這個大哥最為恭敬,哪容忍得了陳凡這種態度。

    只見小姑夫一手抓過來,想要把陳凡拉走。

    陳凡眼睛微微一瞇,閃過一絲寒光。

    這時,旁邊的陳安突然道:“小姑夫,都是自家人,別動手好好說。”

    小姑夫見是陳安,才悻悻的收回手,但看著陳凡的目光越發不善。

    “陳凡,我爸是你的長輩,又是我們陳家的頂梁柱。長輩讓你去問話,自有長輩的道理。”只見陳安坐在那,侃侃而談。

    “你若真有能耐,有大出息,我爸來見你也可以。”

    “但你只是個區區高中生而已,憑什么讓堂堂金陵秘書長倒過來相迎?”

    聽了陳安所言,陳旭也一拍大腿,冷笑道:“是啊,陳凡,既然這么多大老板都來見你,你就說說你有什么能耐吧。”

    “我們洗耳恭”

    他這個恭字還沒有說完,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

    只見一個小孩擠進來,叫道:“魏老、魏老爺子來了!”

    “什么魏老?”

    “咱們江南省有大富豪姓魏的?”

    諸多賓客奇怪道。

    倒是鄭九齡等人聞言都臉色一變,互相對望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底的驚駭。

    ‘不會是那位魏老來了吧。’

    “是一個叫魏傅的老頭子。”

    那小孩叫道。

    “魏傅?江北魏家的魏傅?”

    先是疑惑,然后轟然間,整個陳家大院沸騰了。

    “魏老來了?”

    “魏老將軍到了?

    無數人交頭接耳,翹首以盼,這可是江南省的傳奇人物,碩果僅存的老將軍。他的兩個兒子都身居高位,尤其大兒子為省政法一把手,地位何等之高!

    大堂內的人先是一楞,然后所有人都驚的起身了,連陳懷安老爺子都坐不住了。

    “魏老他怎么來了?”

    陳政行不敢置信道。

    陳凡的小姑夫更是蹦跳著,如同屁股上冒煙。這可是他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的父親,魏老一言,那真是直接可以把他的警服都扒了。

    “快快,政行,快去迎接魏老。”

    陳懷安急忙道。

    “是,父親!”

    陳政行哪還管什么安坐不動的大將之風,匆匆走出大堂,向門口迎去。大伯母、二伯母、小姑等人,也急忙跟上,連陳恪行夫妻都尾隨其后。

    “這可是魏老啊,我們陳家什么時候有這樣的大人物登門了。蓬蓽生輝,蓬蓽生輝啊!”

    三叔公贊嘆道。

    “這是沖著懷安的面子來的吧。”

    七叔公羨慕的看向陳懷安。

    整個陳家,論地位身份,就陳懷安最高,魏老若來,也只可能是沖著他的。

    至于陳凡,直接被他們忽略掉了。一群江北的商人,怎么能和魏老比?這可是江北魏家之主,魏長松的父親,碩果僅存的老將軍!

    “只怕未必。”

    陳懷安眉頭緊鎖。

    他和魏老并沒什么交集,哪怕在他身居高位時,魏老的身份地位都至少壓他一頭。如今都退休了,怎么可能突然登門造訪呢?

    ‘難道,又是陳凡?’

    陳懷安心中冒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

    此時,陳政行已經迎到了門口,只見一個器宇軒昂的老者,在一對金童玉女的陪同下,大步走入陳家大院。

    “魏公子,魏小姐!”

    陳安匆忙站起身,驚呼道。

    那一對男女,赫然是他在紫韻俱樂部見過的魏子方、魏子卿。

    “真的是魏老啊,我看過他的照片的。”

    “那旁邊的青年,就是省里的魏處長吧,他爸可是管政法的魏書記。”

    “厲害厲害,一家俊杰啊。不愧是江北魏家。”

    眾多來賓議論紛紛,滿眼羨慕。

    “魏老您親至,怎么不早通知啊,我們陳家當前出十里,掃榻相迎的。”

    陳政行擺出最恭謙的笑容道。

    魏傅背著手,絲毫不理會他,反而環視左右一圈,最后目光定在一處。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他排眾而出,走到陳凡身前,一拱手道:“陳先生,老頭子來給你登門請罪了。”

    “陳叔叔。”

    在陳安不敢相信的目光中,那位高冷淡漠的魏公子上前一步,低頭俯首恭謙道。

    全場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個依舊坐在椅子上,旁若無人的少年。大伯呆立原地,謙卑的笑容僵在臉上,變成藝術雕像。

    二伯母眼瞪的圓圓的,仿佛見到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陳安啪的一聲,茶杯從手中滑落,砸在地上,他卻絲毫沒有在意。

    小姑夫更是嚇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起都起不來。

    連陳恪行王曉云夫婦都愣在當場,不敢置信。

    只有陳寧緩緩閉上眼,她知道,自己終究看走了眼,這個小屁孩變得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之外。

    ‘這才是真的你嗎?陳凡?’

    等了許久,在許多人看來,仿佛一個世紀過去一般。

    這時,陳凡才放下手中茶盞,點頭道:

    “魏老你有心了。”

    在眾人眼中,堪稱傳奇人物的魏老將軍,終于輕舒一口氣,緩緩站直身體。他知道,以陳凡的性格,既然開口了,那說明往事就此揭過,大家可以重新再來。

    ‘長庚啊,爸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魏老心中長嘆一聲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