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四十章 真正的大人物

    “老將軍,您這是?”

    陳政行艱難的開口問道。

    魏老絲毫沒理會他,反而沖著陳恪行兩人深深望了一眼,意味聲長的道:“你們兩位生了一個好兒子啊,陳先生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之前鄭九齡、徐傲等人說的時候,陳恪行壓根不信。

    但此時,這話從魏老口中說出,他不得不信了。

    ‘難道我兒子,真的做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連魏老都如此贊賞了?’

    陳恪行發現,自己得重新審視一下陳凡了。仿佛這半年過去,陳凡就搖身一變,從鯉魚化作蛟龍,可以呼風喚雨了。

    “魏老,您登門,也不通知一聲。”

    陳懷安快步走過來道。

    這種情況下,陳政行明顯鎮不住場子,也只能靠他了。

    “是陳老弟啊。”魏老此時才輕輕點頭。

    他資歷甚老,比陳懷安高出一倍,叫一聲老弟,算是陳懷安高攀了。

    果然陳懷安有些受寵若驚。他瞪了愣在那的陳政行一眼,做勢道:“魏老,快請進大堂說話。”

    “不用,我此來是給陳先生道歉的。在這外面喝杯茶水就行。”

    魏老搖搖頭。

    陳懷安長長看了自己的孫子一眼,最終點頭道:“也好,我陪您。”

    魏老和陳懷安已經在院內坐下,其他人自然也不敢留在大堂內,紛紛圍著站立。

    這桌子上,頓時只剩下陳凡、安雅、魏老和陳懷安。而陳寧陳安等人,哪怕想坐下,但看到連他們要拼命討好結交的魏子方,都束手立在魏老身后,哪敢入座。

    倒是陳恪行夫妻,被陳凡拉著坐在一旁。兩人看著兒子的目光,無比復雜,帶著驚喜、疑惑、詫異、震撼唯獨沒有不信。

    “二伯母,這就是魏子方。”

    陳凡指著魏子方道。“你且問他,是不是因為我,才讓陳安大哥白費苦功的?”

    “不敢不敢。”二伯母讒著臉直笑。

    她哪敢去問魏老的孫子,魏書記的兒子。

    “大伯,我當時問你,你們想結交魏子方,與我何干,我為何要道歉?”

    “現在你能給我個答案了嗎?”

    陳凡直視陳政行道。

    在眾人目光下,陳政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終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道:“這是大伯錯了,你不用道歉。”

    他是何等心高氣傲之人?被逼著當眾向小輩認錯,真是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陳安更是低下頭,死死的攥著拳頭,只覺這一生的顏面,都被陳凡踏在了腳下。

    陳凡毫不心軟。

    當時陳政行占著自己長輩身份,指責父親的時候,又何曾顧念過親情顏面呢?

    等陳凡停下來后,魏老爺子才意有所指道:

    “陳老弟,你們陳家是買櫝還珠,有眼不識真龍啊。”

    陳懷安終于忍不住心中疑惑,道:“老哥說這話,我聽不懂啊。小凡到底何德何能,讓你們這樣珍重對待。”

    “這個”魏老也愣住了。

    陳凡的那個‘陳大師’身份,處于灰色地帶,顯然不好當眾說出來。而另外一個讓魏家看重的化境宗師,未來可能接任蒼龍總教官的身份,則是說出來這些人也不懂。

    他們對武道一無所知,哪知道宗師是什么東西?蒼龍總教官更是機密中的機密,豈能與外人隨便亂講?

    見魏老猶豫,大家心中忍不住開始猜疑。

    不少陳家人更是猜測,莫非魏家也看中了陳凡身上那王家血脈,想攀附王家?

    正在魏老猶豫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警笛聲。

    “怎么有警察?”

    陳懷安皺眉。

    這時,一個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人匆匆從門外走進來,一邊走,一邊叫道:

    “陳秘書長,秦市長來了,你快快出來迎接。”

    “是張秘啊。”

    陳政行見到來人一愣,這不是自家市長的秘書嗎?難道說市長也來了?想到這,一陣狂喜涌上心頭,他趕緊對陳懷安道:

    “爸,秦市長來了,我這就去接他。”

    說完,不管陳懷安,急忙出門。

    陳懷安也臉色一邊,驚道:“秦華也來了?”

    “什么,是秦市長?”

    “這可是金陵市的大市長,副部級大員啊,他怎么來了?”

    “據說秦市長曾經是陳老爺子的部下,估計是來看望老領導的吧。”

    眾人剎那間喧嘩起來。

    這可是大人物啊。

    相比起魏老這個久遠的傳奇,秦華可是大家每日都能在電視上看見的。作為明星政客,秦華自從上任后,就極為耀眼,只要是金陵治下的,誰不認識這位大市長啊。

    幾乎所有金陵市的來客和陳家人,都趕緊向門口迎去。

    魏老雖好,終究退休已久,秦市長是大家頂頭上司,平時想結交都沒法見到的。現在乘著面在秦市長面前留個好印象,日后提拔或有項目時,也好求助上門。

    在眾人的擁簇中,一個滿面紅光,架勢極大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老書記,我來看你了啊。”

    他一見到陳懷安,就快步過來,雙手握著陳懷安的手,搖個不停。旁邊還有記者接連拍照。

    張秘書在一旁解釋道:“秦市長去鼎湖區慰問老干部,路過陳家村,想到老領導,就專程來見您一趟。”

    “秦市長還記得我這老頭子,真是費心了啊。”

    陳懷安也心有榮焉,雖然秦華是他老部下,但如今對方權勢極高,還能記得老領導,讓陳懷安怎能不心暖。

    “哈哈,政行就在我身邊,我每次看到政行,就想到老領導你啊。”秦華哈哈大笑。

    陳政行躬身立在他身旁,一副榮譽有加的樣子。

    這時,秦華似乎才看到魏老,驚奇道:

    “魏老竟然也在啊,看來我這趟,是一箭雙雕了。”

    作為金陵市長,秦華的地位比普通副省長還要高一些,便是比起魏書記也只相差仿佛,再加上大權在手,對魏老也只有敬,而絲毫沒有畏懼。

    魏老也只是點頭。

    見魏老態度冷談,秦華也不討沒趣,快速的轉到其他方向。

    “秦市長,我來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陳安,在省政府工作,最近剛升他們科的主任。”此時陳政行連忙道。

    “小伙子年輕有為啊。”秦華拍拍陳安的肩膀。

    陳安整個人仿佛都活了過來,再次回復斗志昂揚的狀態。

    “秦市長,這是我孫子陳凡。”陳懷安也想趁機推介。

    “哦,不知道老領導的這位孫子是做什么的呢?”

    見陳凡坐在那一動不動,秦華眼中閃過一絲不喜。

    “我這堂侄還在讀高中,倒是他父親也在在,是楚州泗水縣的副縣長。”陳政行道。

    “哦。”

    秦華微微點頭,那副敷衍的態度,眾人都能看出來。

    陳政行識趣的轉移話題,開始給他介紹陳家其他人,面對陳氏集團董事長陳謙行父子時,秦華態度才稍微熱烈一點。

    見到此,陳懷安心中一嘆,知道自己這個老部下是不待見陳凡的。

    徐傲等人都面有怒色,但卻不敢做什么。這可是金陵市大市長,眼中何嘗有江北這些大佬?便是唐遠清到這來,都得遜色半籌。

    ‘陳凡啊,陳凡,這陳家,終究要靠我們父子支撐起來。’

    見眾人都圍在秦華身邊,陳安得意的掃了陳凡一樣。

    ‘你哪怕有魏家撐腰又如何?這金陵,可是秦市長的地盤!’

    ‘我們陳家的依靠,是秦市長,不是魏老!’

    魏子方也滿臉尷尬,但他是小輩,不能說什么。陳凡依舊坐在那,淡定自若,好像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一樣

    陳家村入口處的高坡上。

    見來人日少,許多小孩都散去了,只剩下一個,還陪在老陳頭身邊。

    “老陳頭,你真的給將軍們開過車?”

    小孩吃著泡泡糖道。

    “什么將軍,那是上將!大軍區首長!手下管著好幾個省和一堆將軍呢。”老陳頭一瞪眼:“你不知道,我當時出去,那有多威風。師長見了我,都得主動喊‘首長好’,我說‘免禮’。”

    “剛才過去的,那只是個少將,放在當年,我眼都不待見他。”

    老陳頭得意道。

    小孩不信道:“老陳頭你又吹牛了。我爸告訴我,你在軍隊就是一普通汽車兵,給排長開車的。最后更被人攆回來了。”

    “胡說,下次別讓我看見你爸,我非揍他不可。”

    老陳頭氣的鼻子都歪了,做勢欲打。

    小孩笑著跑開了。他翻到高坡上,突然叫道:

    “老陳頭,又來一輛白牌子的車呢。”

    “哎呀,好多輛呢,上面還站著士兵。”

    “中間那個白牌子,怎么是一串零啊金a00000?難道也是將軍?”

    小孩奇怪道。

    他突然聽到‘啪’的一聲。

    小孩回頭望去,就見老陳頭手中的旱煙袋已經落在地上,而他整個人仿佛被雷霆劈中一樣。渾身顫抖著,哆嗦道:

    “這是大首長來了?”

    ps:唔,連夜趕出三更來,作者菌發了就去睡覺,起來后會繼續碼字的,今天我要爆種啊,快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