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四十一章 陳家出龍

    “老書記啊,看你這一大家其樂融融,高朋滿座,子孫興旺。再加上政行、陳安都很出色,未來都是能挑起大梁的人,我是很羨慕啊。”

    秦華站在場中間,被眾人擁簇著,揮斥方遒道。

    “哪里哪里,政行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還要多靠您照拂指點呢。”

    陳懷安雖是這樣說,卻老懷欣慰。

    大伯父子雖然還保持面上平靜,但大伯母早就激動的要跳起來了。

    能得到秦華的贊賞,這偌大的金陵,誰敢再小瞧她丈夫和她兒子?沒看到眾人那羨慕嫉妒的眼神嗎?尤其二伯母更是眼珠通紅,這讓大伯母的虛榮心急劇膨脹。

    秦華到來,魏老和陳凡等人瞬間被冷落了。

    只有江北一圈富豪和大佬,依舊坐在陳凡身邊。

    魏子卿不滿道:“這個秦華也太過分了,爺爺是老前輩,他也不知道尊重些。”

    “身居高位,年少得志,理當如此。”魏老吐出三個詞。

    秦華不到五十歲就成一方大員,未來的勢頭要比魏長松都要迅猛,甚至位列封疆都尤為可知。相比起日暮西山的魏老,大家自是更追捧秦華。

    “陳縣長、陳夫人,你們無需當心。陳先生未來的成就,只會比秦華高,不會比秦華低的。”

    魏老見陳恪行兩人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出言勸道。

    陳恪行二人只以為他在安慰自己,就配合著強笑一下。

    陳寧沒湊過去,依舊站在那,聞言冷冷看了陳凡一眼。若說陳凡有能耐,她信!能把半個江北富豪和魏老都搬來,這份能力,陳凡確實了不得。

    但要說超過秦華,那就扯淡了。

    秦華如今已經是金陵大市長,未來接棒書記,躋身省內巨頭,甚至三五年內就能一窺省長之位,這樣前途無量的新星,是區區陳凡能比的?

    不止陳寧不信,周圍聽到魏老說話的人都齊齊心中冷笑。

    ‘就憑他,也能超過秦市長?’

    二伯母不屑的哼了聲。

    陳凡依舊端坐在那,仿佛秦華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

    只有安雅深深的看了陳凡一眼,她對自己個弟弟,一直充滿著不合邏輯的信心。

    這時,門口忽的傳來一陣喧嘩驚呼之聲。

    聲音越來越大,仿佛要把整個天都掀破一樣,然后瞬間。突然安靜下來,整個陳家大院乃至陳家村一片死寂,仿佛被下了封口令一樣。

    “怎么回事?”

    秦華正在大談特談自己對老干部們的未來規劃,被這一打擾,眉頭就猛的皺起來。

    “市長,我去看看。”

    張秘書一向急領導之急,想領導之想,匆匆向外面走去。

    “估計是點小事,大家無需驚慌,我們繼續來討論下,關于在陳家村這片建設養老干部所”秦華笑著說道。

    此時,眼尖的人看到張秘書又返回來了。

    “張秘,怎么了?”

    陳政行湊過去問道。

    張秘書一臉蒼白,一步步的走過來,腳步沉重,面上帶著強笑。

    “市長李司令來了。”

    他低聲道。

    “什么李司令張司令的?沒看到我正在”

    秦華不耐煩的揮揮手。

    他正說著,突然扭頭見到一幕,話猛的卡在了喉嚨處,再也說不下去。

    只見陳家大院的門口,龍行虎步的走進一位穿著軍裝,兩鬢斑白的老者。這老者怒目劍眉,腰板挺直,大闊步走進來。

    眾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向他的肩部的軍銜看去。

    橄欖枝,五角星。

    一顆星兩顆星三顆星!

    “這是上將啊!”

    哪怕三歲兒童,也知道三顆星代表著什么。

    而江南省的省軍區首長,也只是區區少將罷了,放眼整個江南乃至周邊諸省,大家所知道的上將也只有一位。

    實際上,已經有不少人認出他來了。

    主管江南、中海等諸省軍務的大司令,李牧臣!

    “李司令,您怎么來了?”

    秦華此時臉上的笑容,比哭還難看。他真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巴掌,自己哪怕位置再高,權柄再大,又如何能與李牧臣相比?

    放眼江南省,便是一把手樓書記比起李牧臣,都要遜色三分。

    “秦市長!”

    李牧臣只是微微點頭,迅速跳過他,仿佛秦華只值得這一點頭罷了。

    秦華面色難看,眼中閃過一絲羞憤。你李牧臣雖然位高權重,但也不能無視我堂堂金陵大市長啊。但很快,他就忘記羞憤了,而是嘴巴微張,仿佛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只見李牧臣之后,緊跟著又走入一位中年男子,肩扛兩顆星!中將!

    在諸人震撼的目光中,其后又魚貫而入數人,每個肩膀都有一顆或兩顆金星閃爍。

    一位上將,兩位中將,四位少將,七八位大校上校此時連站邊的資格都沒有!

    ‘余司令?他也來了?’

    秦華認得其中一人,不正是省軍區的一把手嗎?省里開會時經常遇見他,平時大家都談笑風生的。但此時,這位趾高氣昂余司令只能敬陪末席,乖乖站在最后面。

    “我的天,這是近半個大軍區首長都到了?發生了什么通天大事?”

    知道這一幕代表什么的人,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李牧臣站在陳家大院中間,一言不發,整個場內都寂靜一片,眾人靜若寒蟬,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一句話。

    這時,李牧臣似才找到正主,猛的大步走了過來。

    ‘這是,沖著魏老去?’

    看著他那方向,赫然是陳凡與魏老所在那桌。眾人心中覺得理所當然。除了魏老這位老將軍外,誰能讓大司令親至?

    但很快,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李牧臣快步而至,大笑道:

    “陳先生,我一直想見你,緣鏗一面,今日終于得償所愿了。”

    此時,陳凡終于緩緩站起身道:“李司令客氣了。”

    他的態度,仿佛眼前不是一位威震華夏的上將,只是普通朋友。

    但李牧臣卻絲毫不以為意,反到把臂而交,相談甚歡。

    秦華愣住了陳懷安愣住陳政行愣住了陳安陳寧愣住了陳恪行夫妻愣住了整個陳家大大小小的人也愣住了,甚至偌大陳家大院內來的所有賓客都愣在當場。

    大家呆呆的看著陳凡和李牧臣在那對談。

    庭院內寂靜一片,只剩下他們的談笑聲。

    一邊是一個十七八歲,平凡普通的少年;一邊是肩扛三星,掌控大軍區的上將。兩人仿佛平輩而交,分庭抗禮。

    ‘這怎么可能?那可是李牧臣啊!’

    不止一個人心中怒吼。

    ‘陳凡、李牧臣?’

    陳安呆呆站在那,看著自己這個從未正眼望過的堂弟。

    他心中突然產生一股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自己想要站在李牧臣身前這般談笑,要多少年?二十年?三十年?還是永遠都做不到?’

    陳安越想,心中越發的絕望。

    陳凡大伯等人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眼睛都摳出來,只當沒見過這一幕。

    他們不愿相信,但站在李牧臣身后,一直在陪笑的諸多將軍大校,仿佛在說明,這一切就是真的。

    ‘原來他真的很強很強很強,強到足以無視我們陳家任何人!’

    ‘原來他之前說的話都是真的?’

    ‘原來錯的是我啊!’

    陳寧忽然感覺很可笑。

    自己等人這些天在陳凡身前所作所為,在他眼中,是不是如同跳梁小丑一樣?

    連魏老都在心中長嘆:‘我終究還是小瞧了李牧臣的求賢之心,和陳凡的重量啊。’

    他深深看了陳凡一眼,知道自己這趟來對了。今日之后,陳凡將再非陳凡。這江南周邊五省一市,將再無幾人可與他一爭輝光,哪怕有,那也不是魏家。

    而魏子卿則愣在當場。

    魏傅一直在告訴她化境宗師地位如何之高,實力如何之強。今日之前,她也只是個模糊的印象。但今日之后,見到李牧臣親至,魏子卿才恍然。

    ‘原來這就是武道宗師啊!’

    ‘讓一方大司令折節下交,恭敬禮請,就如同劉邦鑄將臺,拜韓信為帥一樣!’

    陳凡尚且如此,那燕京軍區那位如戰神一般的葉南天,又是何等威勢通天,氣吞萬里如虎呢?

    魏子卿悠然神往!

    只有陳恪行、王曉云、安雅、許蓉妃等人欣慰的看著陳凡。這是他們的兒子、他們的弟弟、他們的同學。

    陳凡有如此地位,大家只會覺得與有榮焉。

    尤其徐傲等人更是眼放精光。

    原來陳大師地位如此之高啊,那這江南省,還有誰堪一戰?

    說談幾句后,李牧臣終于正色道:“陳先生,我們還是借一步說話。”

    “也好。”陳凡知道重頭戲來了。

    兩人并肩向門外走去,身后是魚貫而行的一圈將軍。

    在他們身前的人群,如同潮水般分開,每個向后退去的人看著陳凡的眼神,都充滿了復雜神色,有驚疑、有震撼、有不信但唯獨再沒有嫉妒與憤恨。

    當一個人地位高到一定程度時,眾人就只能仰望了。

    等陳凡諸人離開后,陳家大院寂靜良久,沒有一個人想開口,大家還沉浸在剛才所見那一幕的震撼當中。

    唯有一直端坐的太叔公,這時才顫巍巍的站起身,老淚縱橫道:

    “我們陳家出龍了!”

    ps:嗚嗚,作者菌剛睡醒,就爬起來瘋狂碼字的,作者菌沒有存稿,只能靠拼了。親們,放心吧,今天一定會五更呢,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