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人間不知我

    陳家的年會,就以這樣峰回路轉式的出人意料而告終。

    不知多少人抱著滿腹疑問,不甘離開。魏老等人也都紛紛離去,秦華更是第一個告辭,他實在丟不起這個臉。

    當陳凡回轉時,直接被陳懷安迎入內堂。這時有資格進入內堂的,除了陳凡大伯二伯等人親戚外,也只剩下幾位德高望重的叔公。

    此時的陳凡,再非普通人。眾人看著他的眼神,變了又變,連父母都目光顯得極為陌生。

    “在討論之前,我有個提議。”陳凡淡淡道。

    他坐在太師椅上,一派鎮定從容,絲毫不像一個十六七歲,毛毛躁躁的年輕人。更似歷經世事,閱盡鉛華的老者。

    當陳凡的目光看到二伯身上時,二伯猛的心臟一跳,只覺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

    果然,只見陳凡道:“我建議,罷免陳謙行陳氏集團董事長職務,交由王曉云女士當任。”

    “什么?”

    小姑等人一片驚呼,而二伯瞬間臉如死灰。

    “我附議。”七叔公贊同。

    “附議。附議。附議。”幾個陳家支脈的當家人盡皆點頭,最后二伯求助的目光看向大伯,但陳政行卻絲毫沒有望向他,也額首同意。

    “既然這樣,那就由曉云當任陳氏集團董事長。”最后老爺子拍板道。

    聽了這個決定,二伯徹底化作一灘爛泥,攤在了椅子上。

    陳旭更是如同霜打的茄子,垂頭喪氣。失去了陳氏集團董事長位置,他們家每年也就只能從家族基金內拿到點分紅,不要說買得起蘭博基尼,保養蘭博基尼都未必夠。

    王曉云則半驚半喜,錦繡雖然前景廣闊,但陳氏集團財大氣粗,家底極深,若掌控在她手上,她有信心讓陳氏幾年內就翻幾倍上去。

    等這個話題結束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接下來如何開口。

    這時陳凡淡然道:“有什么問題,盡管問吧。”

    眾人面面相覷,都不敢第一個提問,最終還是陳懷安道:

    “小凡,你怎么認識李司令和魏老等人?”

    李司令和魏老的到來,實在驚駭住了陳家所有人。聽到陳懷安這個問題,陳安、陳寧等人都屏住呼吸,王曉云也微微側身向前,顯然對這問題非常好奇。

    “之前我為魏老治過傷。而李司令,則是有求于我罷了。”陳凡平靜道。

    “有求于你?他是堂堂大司令,求你什么?”

    陳恪行急忙道。

    他現在最怕自己這兒子走入邪路,寧愿沒這樣的成就,只要平平安安一世就好。

    “這個”陳凡想了想,找個最合理的解釋。“爸,爺爺,不知道你們聽說過內勁武者沒有?”

    “內勁?武者?”大伯等人面面相覷。

    這是什么東西?武林高手嗎?不是在討論李牧臣嗎?怎么突然扯到這種玩意。

    倒是王曉云和陳懷安都臉色微變。陳懷安身居高位,歷練數十年,曾經見過不少超自然事情。而王家作為頂級豪門,家族中自然不缺少奇人異士。

    “武道入了內勁,可以一敵數十,修行到高深處,甚至不懼槍支。若踏進化境,更是從此天下任我縱橫。”陳凡徐徐道。

    “你的意思是,你是那什么內勁武者?”

    大伯眼中滿是狐疑。

    怎么聽都像是電視上面的劇情,傳的神乎其神的樣子?

    “不錯。”陳凡點頭。

    這個解釋,大家都不滿意。小姑等人,更是以為陳凡在敷衍自己。

    “我確實聽過內勁武者。”這時,王曉云突然道:“我在王家時,負責給我爸保護的,就是一位警衛局的高手,他曾經展示過,你拿槍指著他,他都能隨意躲開。”

    “真的?”眾人盡皆一驚,能躲開子彈,這簡直像電影里的劇情。

    王曉云不管他人,而是直直看著陳凡道:

    “小凡,你的意思是,你是一位內勁武者?”

    “確切的說,我是一位化境宗師。”陳凡淡淡道。

    “化境宗師?”

    這次連王曉云都迷糊了,非武道界的人士,對宗師完全沒有概念。

    “怎么感覺像騙子一樣?”二伯母低頭嘀咕。

    她雖然不敢再正面挑釁陳凡,但見一直被壓著的老三家起來,心中怎么都不舒服。

    “呵呵。”

    陳凡一笑,也不回答。只是屈指一劃。

    只見一道匹練金光從他指中射出,直接斬過數丈方圓,劈在了大堂中間。

    “這!”

    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只見大堂內放著的那個古樸厚重的八仙桌,竟然硬生生從中間裂成兩段,轟然砸在了地上。而青石鋪就的地磚上面,出現一道長達近十米的印記。

    這道印記寬一寸,深達數指,從陳凡腳下,一直延伸道大堂門口。

    “這就是化境宗師?”

    王曉云不可思議的道。

    陳凡彈了彈手指,扭頭對二伯母道:

    “二伯母,當日你曾逼我低頭道歉,若非看在親戚面子上,我這一指劃在你的身上,又如何?”

    二伯母嚇得渾身顫抖。

    陳凡這虛空一指,硬生生劈開了沉重紅木打造的八仙桌,更在青石板上留下數丈深痕,若斬在人身上,豈不是當場就得斷為兩截?

    “我當你們是我的親戚,所以才只是和你們講道理。”陳凡淡淡道。

    他若之前說這話,大家只會覺得他太過裝,但現在陳凡再說。眾人只覺理所當然。這樣一位如同傳說一般的武林高手,能彈指殺人,你多次出言冒犯他,他沒把你大分八塊,都算仁慈了。

    陳安等人更是搖頭苦笑。

    自己一介凡夫俗子,和這樣的武林高手較勁,豈不是自找沒趣。他們對望一眼,想到了賽馬場的事情。只怕那也是武功技法所為。

    安雅更是滿眼冒星星眼,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竟然突然成了武林高手。

    “難怪難怪!”

    陳懷安老爺子點頭贊嘆。“憑你這一手,大司令求上門來,也非不可理解。”

    他這樣說著,看著陳凡的目光越發滿意。

    太叔公說陳家出龍,看來陳家是真的要出龍了。

    “那李司令求你什么呢?”

    王曉云皺眉道。

    “一點小事罷了。”陳凡毫不在意。

    蒼龍總教官在許多人甚至魏家眼中,都是極為重要的位置。但豈能入陳凡眼,如非大司令態度誠懇,他早就揮袖拒絕。

    見陳凡不愿當眾多說,王曉云也只能把疑惑收回心中,準備回家再問。

    “爺爺。”這時陳凡卻主動站起身道:“你還記得我之前說給魏老治病的事情嘛?”

    “我不但習得一身武功,而且醫術也非常高明。”

    “讓我來給您看看身體吧。”

    面對陳凡誠摯的目光,陳懷安只能點頭。

    陳凡一只手搭在他的脈搏上,其實早就用神念一寸寸的掃過陳懷安的身體,見到他體內已經鼓脹的腫瘤,陳凡眉頭微皺,最終收回手,一言不發。

    “罷了罷了,這件事早該告訴你們了。”

    陳懷安見狀,搖頭道。

    這時眾人才知道,原來陳懷安已經是癌癥晚期了。

    “爸!”

    哪怕大伯、二伯等人,此時也不管之前的恩怨糾葛,都眼淚縱橫。陳懷安是他們的父親,家中的頂梁柱,他若去世,偌大的金陵陳家,瞬間就分崩離散。

    “生死有命,我活到今天,已經足夠了。”陳懷安欣慰的看著陳凡,道:“我走前,能見到陳家出龍,雖死無憾啊。”

    眾人盡數默然流淚,陳恪行想到二十年的遠離,子欲養而親不待,不由更是哀傷。

    “爺爺這個病,我可以治。”

    這時,陳凡突然開口道。

    “什么?”

    眾人都驚奇看著他,眼中帶著無限的希望。

    陳凡坐在那,一片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卻在想,是該提升修為了。靈泉和精氣丸,只能挽回老爺子一點壽命,想要真正根治癌癥,要么找到靈藥,煉成培元丹,要么修為再進一步,施展生命神通。

    爺爺的生命、小瓊的安危,甚至未來父母能否久視長生,都系于他的修為之上。他此時若入先天神海,一指就能挽回陳懷安的性命,何至于像這樣糾結呢。

    想到這,他有一種立刻返回楚州的沖動。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做一件事。’陳凡目光悠然。

    ps:唔,作者菌寫到這章時,已經頭暈眼花了啊,不過放心吧,后面還有一章,大約在12點左右。我會把第二卷寫完的。o(n_n)o

    謝謝隨風飄下的100萬打賞,第二個白銀大盟啊又欠十更唔,作者菌這個月,估計要吐血還債了。

    也謝謝大家的打賞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