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55章 宗師不可辱

    陳凡此言一出,場內諸人都臉色大變。

    “總教官!”霍東來急的滿頭大汗,他沒想到區區一個見面就會發生這么大的沖突。其實也怪他的幾個師侄師伯太過傲慢。

    陳凡是什么人物?大司令親自請來的蒼龍總教官,疑似化境宗師,這樣的人物能輕辱?

    “陳總教官,你這是要和我八極結仇嗎?”穆山眼睛緩緩瞇起來,里面閃爍著絲絲殺意。

    “是又如何。”陳凡站立不動,徐徐道。

    “既然如此,只能由我來領教總教官的絕技了。”穆山鄭重的一抱拳,躬身行禮,如同面對極為尊重的長輩。

    八極諸人都面色肅穆。

    穆山此舉在武道界有個名頭,叫做‘既分勝負,也分生死。’通俗來說,就是受到羞辱,不死不休,只能用血洗刷恥辱了。

    見到這一幕,霍東來和顧教官等人都只能閉嘴不言。此時誰再敢上去阻攔,就是穆山生死大敵,先殺他,再殺陳凡。

    枯瘦老者不悲反喜,拍手如雷鳴叫道:“好,這才是我八極的氣魄!”

    聽了他的話,幾個格斗教官都暗暗搖頭,這都什么時代了,還抱著傳統,行古代一怒拔劍的事情。難怪八極越來越沒落,跟不上其他世家和道派的發展。

    “罷了,出手吧。”陳凡一副興致闌珊的樣子,仿佛與穆山交手,是辱沒了他。

    穆山眼中閃過一絲羞辱,他已經行了最尊重的對手禮,結果陳凡卻沒有還回來相應的尊重,這是絲毫瞧不起啊他!

    “叱!”

    穆山這一跺腳,可比高百勝與霍東來更恐怖。

    以他左腳為中心,水泥地寸寸撕裂,一塊塊地板被直接掀了起來,煙塵四起,而穆山已經一掌砸在一塊水泥磚石上面。

    這塊磚石如同飛射的勁弩,向陳凡而來,上面帶著穆山三十年苦修的內勁,便是一堵墻都能硬生生砸個窟窿。

    “總教官小心!”

    冷面等人都不由驚呼出來。

    穆山的實力比起高百勝強太多了,一舉一動如同太古的霸王龍一樣,隨便的一擊恐怕都能把一個蒼龍成員活活砸死。這樣的手段,讓他們心下皆寒。

    ‘如果沒有武器再手的話,恐怕我們這么多人都未必夠他殺的吧。’

    眾人心中暗想,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內勁巔峰的穆山尚且如此可怕,那站在化境宗師又是何等可怖可懼?

    只有老刀目光精光,死死攥住腰間刀鞘,盯著穆山一動不動,仿佛見到了生平大敵。

    “嘭!”

    陳凡隨手一抽,就把那塊飛射磚石打的粉碎,他那潔白如玉的手掌,仿佛是精鋼打造,硬碰石塊都毫發無傷。

    而此時穆山已經攻上來了,他每一腳踏在地面,都發出轟隆隆的聲音,踩出一個土坑。飛射的石子向四周激散而去。他就如同一輛橫沖直撞的裝甲車,肆無忌憚,無人敢擋。

    那樣的威勢,讓眾人都盡皆失色。

    “不知道總教官是不是他的對手?”

    哪怕陳凡在他們心中如同神明一般,但見到穆山的恐怖,蒼龍諸人心下還是產生一絲絲動搖。

    “放屁,他這樣的貨色,總教官一巴掌就能拍死!”坦克怒斥道。

    這一擊的威力,只怕一塊磨盤在這,都能被硬生生砸裂。

    穆山自信,除非是武道宗師當面,否則沒人能硬撐著擋他一錘。八極歷來以剛猛無鑄著稱,雖然不善養生,但穆山正處于壯年時期,氣血如海,便是真有宗師,他也敢斗上一斗。

    “總教官!”

    巨錘當頭砸下,陳凡不閃不避站在那,仿佛人已經傻了。蒼龍諸人頓時眼都瞪出來,急的脫口而出。而霍東來也臉色大變,他可是知道穆山這一錘的威力,若砸中腦袋,便是鐵人都受不住。

    “哈!”

    在最關鍵時刻,穆山終究收了手,盡全力將巨錘偏移三分,離開陳凡頭頂,硬生生錘中了他的肩膀。

    “咚!”

    如同洪鐘大呂一般的聲音,就好似力士用巨錘砸在銅鐘上面。一陣無形的聲波以穆山和陳凡為中心,向外面四散開去。

    離得近的都紛紛捂耳后退,承受不住這樣的巨響。只有老刀、岳建秋、坦克三人還站在原地不動。八極這邊,郭小蠻連連退后數步,還是枯瘦老者拉她一把才勉強撐住。

    “怎么了?”

    “是三師叔贏了嗎?”

    “總教官不會出事吧!”

    大家都望眼欲穿看向場中,急切的希望知道勝負。

    此時場內被一陣煙塵籠罩,大家都看不清楚,只有枯瘦老者雙眼微瞇死死盯著里面,突的臉色大變,驚呼一聲:

    “這不可能?”

    “怎么了?大師伯?”霍東來急忙問道。

    枯瘦老者臉色鐵青,一言不發。

    這時塵煙散去,現出場內景象。只見陳凡依舊站在那,而穆山雙手握成巨錘,砸在了他的左肩膀處,陳凡卻紋絲未動,仿佛毫發無傷的樣子。

    “這怎么可能?”

    穆山收回手,連連倒退數步,滿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陳凡。

    想到自己剛才拳頭砸中時的感覺,就像雙在了數噸重的銅鐘上面一樣,反而被震的生疼,甚至穆山能隱約感覺到,一手的骨頭都裂開了。

    陳凡竟然用胳膊硬生生扛住了他全力出手的一錘,而不受傷!

    “世間怎么有這樣強大的人物,莫非你的身體是鋼鐵鑄就的?”穆山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自己包含真勁拼命出手,結果人家不還手任你打,你手骨都打裂了對方都沒事,這差距有多大還用說嗎?

    陳凡撣了撣肩膀的灰塵,搖頭道:

    “我說了,你還不配做我的對手。”

    穆山面如死灰,不敢還嘴。

    枯瘦老者臉色由青轉白,由白變紅,由紅變黑,最終只能長嘆一口氣,躬身抱拳道:

    “沒想到是宗師當面,是我等有眼不識泰山!”

    陳凡從頭到尾只是揮了下手,然后就站在那硬吃穆山一擊,沒有表現出任何宗師的異能。但這世間,除了武道宗師外,誰能硬接內勁巔峰大高手一擊而不傷呢?

    郭小蠻等人都滿眼不可思議。

    這個看起來比他們還小的少年,真的是一位站在武道的宗師嗎?

    顧教官等人也面放奇光,宗師啊!一位武道宗師!一位不到20歲的武道宗師!他們之前只是懷疑罷了,但現在被枯瘦老者證實,頓時感覺仿佛見證了歷史一般。

    蒼龍成員更是一陣歡呼雀躍,他們對宗師了解不多,但總教官如此強大,他們只會與有榮焉。

    “現在你可以自斷雙腿,滾出去了吧。”陳凡淡淡道。

    穆山聞言身體一顫,不由轉頭看向枯瘦老者。只見枯瘦老者眼皮耷拉下來,沉聲道:“閣下既然是少年宗師,那我等冒犯自該懲處。”

    “宗師不可辱!穆山,你自斷雙腿吧。”

    聽了他的話,穆山慘笑一聲,竟然猛的一拳打在自己腿上。

    “咔嚓。咔嚓。”

    兩條小腿被他硬生生用拳頭打折,雖然疼的滿頭大汗,但他臉上絲毫不動。

    高百勝、郭小蠻等人眼中帶著悲憤,卻沒有出聲。在他們踏入武道界的那一刻,被告知的第一句話,就是:

    ‘宗師不可辱!’

    宗師是武道的人物,猶如天上神龍,任何人觸犯宗師威嚴,都得付出代價。

    蒼龍諸人也被場中的景象鎮住了,這可是自己打斷自己的腿啊,那要多大的狠心才下得去?直到此刻,他們才隱約體會到,什么是‘武道宗師’,什么是宗師的威嚴。

    “陳宗師,這個交代,您可滿意?”枯瘦老者雖然已年近八旬,此時對待陳凡,卻如同晚輩見長輩。武道界的規矩,學無先后,達者為師。

    “可以了。”陳凡揮揮手,如同打發螻蟻。

    “那我等告辭了。”在枯瘦老者指揮下,郭小蠻扶著高百勝,另一個中年人架起穆山。

    “不過,在臨走前,我想告訴陳宗師一句。”枯瘦老者沉聲道:“我八極也有宗師,這個仇,來日我派宗師自會找回來。”

    “我等他。”陳凡干脆回答。

    “好!”枯瘦老者深深望了他一眼,然后扭頭而去。

    八極諸人來時氣焰吞天,走時卻狼狽不堪。

    霍東來只能仰天長嘆。

    一件好事,怎么鬧成這樣?不過他并沒有怨恨陳凡,就像枯瘦老者所言,宗師不可辱。你既然質疑一位宗師,那就得付出代價。

    ‘不過還好,他們只是斷了手和腳,我門中還殘存一些祖上留下來的藥膏,至多三五個月他們就能恢復原狀。’

    八極作為傳承上百年的武道大宗,秘練傷藥自然有些,只不過這些秘藥的材料都及其難尋,用一點少一點,現在恐怕已經很難再搜集急了。

    而此時,陳凡已經被諸多興奮的蒼龍成員圍在中間。

    他們現在對陳凡是心服口服,再也沒有半分質疑。

    “少年宗師啊,這樣的人物若到了武道聚會上,只怕會驚掉天下人眼睛吧。”

    顧教官看著眾人中心的陳凡,幽幽嘆道。

    而霍東來則心中悔恨,這本是他們八極的榮耀,可惜被自己人葬送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