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59章 臨州陸家

    軍哥姿態僵硬的按下了手機接聽鍵,僵硬的把手機放在耳邊,僵硬的連連點頭,最后僵硬的掛掉電話,然后謙卑的對陳凡恭敬道:

    “對不起陳先生,我沒想到”

    “軍哥,和他廢話個屁,直接把這小子”昊哥還在那邊叫囂,但卻沒想到軍哥猛的一個巴掌甩在臉上。

    昊哥直接蒙了,捂著臉不知所措。

    大家也都不明所以,這是怎么了?難道那個電話真是光頭劉打來的?

    “愣著干什么?還不快給陳先生磕頭賠罪。”軍哥一腳踹在他的腿彎上,直接把昊哥踹的的跪在地上。

    昊哥這時才反應過來,頓時知道惹到大人物了,否則軍哥不會這副姿態。

    他慌忙磕頭,連連道:“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我吧。”

    軍哥也一臉陪笑道:“陳先生,您看他就一個二貨,您就別和他計較了吧。”

    陳凡默然不語,但銅山卻忽然踏前一步,猛的一腳踩在了昊哥雙腿啊。銅山的力量何等之大,他的一腳直接把昊哥的雙腿踩得盡數斷裂。

    “啊!”

    昊哥抱著兩腿滿地打滾,凄厲慘叫。

    軍哥等人面如土色,卻不敢再發一言。

    “就這樣吧。”陳凡這時才意興闌珊的搖搖頭。這些都是小角色,要不是為了見見那位伍老爺子,他早就讓銅山把他們盡數打斷雙腿仍在路邊了。

    “可惜沒見到江州那個伍老爺子啊。”陳凡輕輕一嘆,走回客車。

    在路過刀疤時,停住腳步,淡淡對他道:“回去告訴伍嚴修,就說陳凡不日會登門拜訪。”

    說完走上汽車,陸燕雪等人愣了愣,也趕緊跟著上車。一直等到大巴開去好遠之后,刀疤才反應過來。

    “伍嚴修?這不是伍老爺子的名字嘛。”刀疤皺眉。“他讓我帶話給伍老爺子?他是誰?”

    看著慘叫的昊哥和臉色鐵青的軍哥,刀疤腦海中猛的一道閃電劃過:“能一個電話打到光頭劉那,又姓陳,才不到二十歲莫非他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陳大師?”

    想到這,刀疤整個人都顫抖起來了。

    這可是真正威震江北的大佬,已經被傳的神乎其神的人物。

    再聯想到某些伍老爺子和陳大師不和的傳言,刀疤趕緊坐中,只想第一刻把這個消息傳到伍老爺子手里。

    回到車上,諸多乘客都用敬畏看著陳凡。連廖小倩看陳凡的眼神都不一樣了,畢竟軍哥一伙人來勢洶洶,卻被陳凡一個電話就逼的跪地求饒。

    只有陸燕雪還高傲的抬起頭,嘴里小聲嘀咕道:“認識光頭劉有什么了不起?像光頭劉這樣的小角色,在我們家一抓一大把。”

    陳凡聞言笑了笑,他發現陸燕雪屬于刀子嘴豆腐心的,只是喜歡嘴上逞能罷了。

    接下來路上,三人慢慢又聊著,很快就熱絡起來。到了臨州汽車站,廖小倩還戀戀不舍的樣子,倒是陸燕雪走之前,臉色凝重對陳凡道:

    “姓陳的小子,你可別仗著大表哥就胡來啊。大表哥那個體型,打普通人還可以。但現實中存在真正的高手。他們實力遠不是你能想象的。尤其是這些天的臨州,你千萬別惹禍。”

    她說到這,頓了頓,臉上有些猶豫道:“你要惹了禍,就報我的名字,說你認識陸家的人。”

    “沒事,陳某縱橫天下,這世間還沒有我惹不起的。”陳凡背手一派宗師風范。

    “又吹牛了。”陸燕雪翻了翻白眼。又叮囑兩句,和陳凡交換了號碼才離去。

    陳凡帶著銅山,悠然的走出臨州汽車站。

    “臨州,我終于來了。”

    他看著身邊川流不息的人群,神念籠罩方圓百米,竟然感覺到了一個武者的氣息。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平時只怕一個城市都未必遇見一位武者。現在隨便都能碰上,果然這趟武道聚會來對了。”

    陳凡并沒問霍東來聚會地點在哪。因為他自信到了臨州一定能找到。

    只見他一個神念印記拋在那個武者身上,然后不緊不慢的跟在后面。那武者在人群中如同游魚一樣,速度飛快遠離,而陳凡看似慢悠悠,但他一步就能踏出數米,速度比那武者還快。

    很快,大約追出了幾里路,一直到了暗巷之中,陳凡踏進去,赫然見到一個人影正等在那里。

    “閣下是什么人,為什么從汽車站出來就尾隨我。”

    那個武者是個臉色蠟黃,身體細高個的中年人,一雙手掌又粗又大,比正常人手要大一截,并且根根手指閃耀著幽光。他的目光一直死死盯著銅山,顯然對銅山異常忌憚。

    “你竟然能發現我?”

    陳凡微微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

    銅山的體型實在太大太顯眼了,便是個普通人,都應該感覺到不對了。

    “我追著你,是想問一下,武道聚會的地點在哪里。”陳凡道。

    “就因為這個?”中年人眼睛一瞇,似是不信。不過他很快就道:“我可以帶你去,不過有什么報酬嗎?”

    “報酬?”陳凡皺了皺眉,然后彈出一枚淬體丹。

    淬體丹為了蒼龍戰隊的成員煉制的,效力雖然不如聚靈丹、精氣丸,但對武者同樣有效,淬煉肉身,強化真力。

    中年人接過丹藥,眼中閃過一絲狐疑,但還是湊到鼻子間聞了聞,猛的臉色一變道:

    “這是丹藥?”

    他目放精光看著陳凡道:“你那里還有沒有?我全都要了,可以出錢買。”

    “你若替我好好辦事,我可以再給你幾顆。”陳凡聳聳肩。

    “好!”中年人一口答應,不過陳凡敏銳感應到他眼中閃過的一抹貪婪。

    之后兩人說開了,陳凡才知道,這中年人叫‘辛丑’,外號‘辛老二’,是中州辛家的人。據他所說,辛家也是個武道世家,只不過最近一些年沒落了,辛老二已經是武功最高,也只是內勁小成罷了。他此次來參加武道聚會,就是想求取一些丹藥,回去給家族中小輩奠基修行。

    “這種丹藥,很少見嗎?”陳凡疑惑道。

    聚靈丹、精氣丸需要天才地寶,自然難練。但像淬體丸這樣的,只要普通的藥材就可以,以武者們的能耐,應該很容易就能煉制出來。

    “陳先生,你給的,已經屬于上品丹藥了。”辛老二介紹道。

    各大家族門派的丹方,基本上都是從古代傳下來的,很多藥材都已經絕跡,哪怕有,要求的年份也非常高,甚至不少丹方都是殘缺的,而且你哪怕有方有藥,也得會煉才成。會煉丹的,可比內勁武者都要少的多。這就導致現代社會,丹藥越來越罕見。

    “這樣啊。”陳凡點頭。

    他給軍方的淬體丹,是經過自己優化后的丹方,可以用普通藥材隨便練成。而這些世家們傳承的丹方,自然不如陳凡的那樣簡單神效,必然無比復雜,需要特殊的手法煉制,藥效也只有十之一二。

    “這次聚會,據說青藤李家和藥神谷也會來人。”辛老二道。

    “青藤李家?藥神谷?”陳凡微微皺眉。

    “不錯,青藤李家是當世最聞名的中醫世家,這一家以醫武傳世,全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端中藥市場,基本上都被李家把持著。”辛老二徐徐道。

    “而藥神谷跟了不得,他們是術法大宗,據說傳承自中古道門的丹鼎派,最擅長煉丹制藥。現在市面上流傳的丹藥,基本上都是出自藥神谷。”

    陳凡聞言點頭,心中思量,想要找到千年人參乃至其他靈藥,恐怕就得落在這藥神谷和青藤李家身上了。

    辛老二一邊說著,目光主要集中在銅山身上。

    在他看來,陳凡只是個普通人。

    而那銅山每走一步,地面都要微震一下,恐怕才是真正的大高手。

    武道聚會的地點定在了西子湖畔的一個幽靜莊園中,順著湖畔,很快就走到了。只見莊園門口正站著兩個穿著唐裝男子。他們目射精光,肌肉如虬龍,赫然是兩個內勁大成的高手。

    “這舉辦武道聚會的勢力很厲害啊。”陳凡微微驚奇。

    內勁大成已經是一方高手,如蒼龍的幾個教官,地位尊崇。現在卻在這里看門攔客。可見主家的地位與實力。

    “那是當然,臨州陸家,當世最頂尖的武道世家,有宗師坐鎮的。”辛老三羨慕道。

    “陸家?”陳凡一愣,想到陸燕雪所言,不由暗自好笑,不會真是那個陸家吧。

    這時,辛老二已經上前爆出名號。

    其中一個人點點頭道:“中州辛家的,你可以進去。”

    而等陳凡想入內時,頓時就被攔了下來:“這位先生,很抱歉,里面是私人聚會,普通人不允許入內的。”

    陳凡道:“我是來參加武道聚會的。”

    “你也是武者?”兩個唐裝男子都一愣。

    他看著沒什么肌肉,皮膚白嫩,一副文弱學生的模樣,絲毫不像內勁高手,也難怪唐裝男子們會質疑。而辛老二則在旁邊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顯然他也想看看陳凡的深淺。

    陳凡微微一皺眉,正準備展現一下實力時,旁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喜的叫聲:“陳凡?”

    他扭頭看去,赫然是滿臉驚訝的陸燕雪與廖小倩。

    “臨州真小啊。”

    陳凡不由感嘆一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