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62章 路遇埋伏

    陸赫軒眼中光芒閃耀數次,最終哈哈大笑:“陳兄弟意已決,我自然不會再勸。不過我陸家的承諾始終有效。”

    李一針和靜怡小姐都搖頭輕嘆,似是甚為遺憾。

    沒有丹方,他們自然看不上眼,哪怕小培元丹是極品丹藥,但藥神谷和李家也不是拿不出來。

    接下來哪怕有人再來談價格,陳凡也一概不理,錢對他壓根不算什么。自從云霧靈泉開賣之后,他銀行卡里的數字,已經過了10億了,但陳凡分文未動,直接給了安姐姐。讓她把這筆資金拿去圈地圍城,發展錦繡。

    盡管安姐姐無比疑惑,老媽那邊也屢次打電話過來,但都被陳凡搪塞了。王曉云雖然滿肚子疑問,但也知道自己這兒子乃是宗師一流人物,不是凡人,有這么多錢也可能預料。

    “既然知道靈藥所在地,那我這次就來對了。”陳凡絲毫不著急。

    他已經將神念印記留在李一針和佛珠女的身上,到時候尾隨他們,找到藥神谷和青藤李家,直接去取了千年老藥就是。

    渡劫仙尊順逆由心,行事隨心所欲,不受道德拘束。

    之前陳凡不強取,只是因為這世間沒他能看上的。現在正好需要靈藥,哪還管李家之類的,大不了留點靈藥丹方給他們。若被這規矩約束,那法律禁錮,他還修什么仙,求什么道,乖乖做個平頭百姓算了。

    在陳凡打李家等注意時,卻不知道其他人也在看著他搖頭暗嘆。

    ‘這小子有難了,陸家豈是善男信女,真以為陸赫軒會放過你?’不少人暗自冷笑。

    陸家能從臨州一個小家族,擴展到今天這個雄踞天南的武道世家,其間不知道經過多少搏殺搶掠,是一步步用血奠定的地位。像陳凡這樣看似柔弱可欺,又懷抱金磚,陸家怎么可能放過。

    辛老二更是暗中長嘆。

    他早就打陳凡的注意,只是畏懼銅山才未動手,現在陳凡被陸家盯上,哪還有他的份。

    很快,到了傍晚,見無人前來,陳凡收了攤鋪,悠然向住處走去。周圍的武者見到他,仿佛當沒看見一般,當瘟疫一樣躲開。

    陳凡也沒在意,他自信任你千般陰謀,萬般詭計,他也能一劍斬滅。

    “哎呀,你終于回來了,我們都等你好久呢。肚子餓死了。”到了房間內,赫然看見陸燕雪和廖小倩兩個人坐在床上。

    “你們怎么找來了?”陳凡好笑。

    “哼,你一個愣頭青,什么都不知道就撞進來,我要不來看看你,豈不被人連皮帶骨吞了?”陸燕雪翻了翻白眼。

    廖小倩捂嘴偷笑:“小雪嘴硬,但她擔憂你好久呢。”

    陸燕雪頓時滿臉羞紅,惱羞成怒,作勢預打,廖小倩趕緊躲開。

    陳凡笑了笑,他倒不認為陸燕雪喜歡上他,畢竟兩人才見過一次面。但陸燕雪為他一個剛認識不就的朋友,就跑過來幫忙,可見小丫頭心腸還是不錯的。

    “好了好了,不說了,我們趕緊出去吃飯吧。”陸燕雪張開雙臂,嬌叫道。“正好吃完飯把你送走,現在莊園里面可是有許多狠人的,你稍微得罪他們,可能就死無全尸。”

    “我乃堂堂宗師一流人物,豈會怕他們?”陳凡傲然道。

    “得了吧,小屁孩。就你還宗師。”陸燕雪嗤之以鼻。“估計你不知從哪聽到的消息,一個人摸到這。我之前故意不帶你進,沒想到你竟然混進來。”

    “確實啊,今天我看到好幾個人,一言不合就動手,打起來像電視上演的一樣,飛沙走石。”廖小倩在旁邊吐著舌頭道:

    “還有小雪那遠方堂哥,長的真是超帥啊,比電視上韓國男明星還要俊美。”

    “那是,赫軒哥和燕舞姐都是我們陸家這一代最杰出人物,追赫軒哥的大家族小姐和富家女,可以從天南排到楚州呢。”陸燕雪驕傲道。

    “你這個兄控。”廖小倩攻擊道。

    “去死吧平胸女。”陸燕雪瞬間暴走了

    四人一路出了陸家莊園,在不遠處的一家夜市中找位置坐下。

    都來自楚州,又坐一輛車,還遇見麻煩,最后大家又在臨州相遇相聚,也算是共患難過。幾人都感覺世間說不定真有緣分。

    尤其兩女看陳凡年紀比較小,頓時放開了,嚷嚷著要了幾瓶啤酒,想要把陳凡灌醉。

    陳凡好笑,他是堂堂修仙者,要是能被區區啤酒灌醉,還不如直接跳西子湖自殺算了。于是酒到杯干,把兩女差點喝趴下。

    最后還是廖小倩比較有理智:

    “算了算了,都半夜12點了,我們快回去吧。”

    陸燕雪還在那叫囂,說我沒醉,今天一定要把這個小屁孩放翻。

    最后是陳凡和廖小倩把這個東搖西晃的醉妞架著離開,夜市距離陸家莊園,大約步行三公里,由于已近深夜,行人稀少。

    四個人孤單的走在西子湖畔的小路上,燈光一暗一滅,湖水嘩啦啦的聲響,周圍寂靜一片,仿佛只剩下鳥鳴聲音。廖小倩不由縮了縮身體,心中隱約有一種不妙預感。

    “小凡,大表哥,你們有沒有感覺周圍太靜了啊。”廖小倩道。

    “確實啊,我以前半夜走這條路,人還不少的啊。”被風一吹,醉妞也清醒過來,奇怪道。

    “那自然是因為今晚我們有客人了。”陳凡淡淡道。

    “什么客人?”兩女疑惑。

    這時,只見前面的路燈處,轉出來一個身影。這身影手中轉動著一把精致的飛刀,輕笑道:“陳先生看來已經猜到我們要來了。”

    “看來這丹藥還挺有誘.惑力的。”陳凡聳聳肩。“我記得你叫丁彭吧,是嶺南那邊的武者。”

    那身影微微一顫,走到陰影,是一個二十多歲,身形消瘦的青年。手中飛刀如一道銀練在指間飛舞。“陳先生好記性,我今天只介紹一次,你就記住了。”

    “還有辛老二、孫瘋子,你們既然來了,都出來吧。”陳凡淡淡道。

    周圍靜默一片,無人回應。

    但在陳凡的神識之下,他能感應到路邊的草叢中,至少埋伏著五六個人,其中就包括中午曾見面的辛老二和形意拳的孫瘋子。

    “哈哈,陳北玄,你就把淬體丸的丹方,以及小培元丹都交出來吧。”一聲長笑傳來,只見從路邊又走出幾個身影。

    為首的赫然是辛老二、孫瘋子以及那個金剛寺的大漢。

    “小凡,這是怎么回事,他們要攔路搶錢嗎?”廖小倩顫聲道。

    見到這些人,廖小倩早就嚇得六神無主,躲到了陸燕雪身后,只有陸燕雪冷聲道:“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但這里是陸家的地盤,你們迅速給我讓開,否則我赫軒哥一到,你們都要死。”

    “哈哈。”

    那幾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辛老二一邊笑,一邊搖頭道:

    “小丫頭,你以為我們會不調查清楚就倉促出手。你父親陸世勛只是陸家旁支,絲毫不受重視。你也只是和陸家第三代交好罷了。哪怕殺了你又如何?陸家會為了個遠房旁支,和我辛家、形意拳、金剛寺等諸多武者為難?”

    陸燕雪聞言,頓時臉色一白。

    她最大的依仗就是陸家,如今被人拆穿,頓時感覺赤果果的站在狼群前。

    “辛老二,我說了,你只要為我好好辦事,淬體丸自然不會少你的。你何必呢。”陳凡輕嘆一聲。

    “呵呵,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陳北玄小子,你只是個未練武的普通人,身上卻帶著大量的上品丹藥乃至極品丹藥,讓藥神谷和李家都垂涎三尺,這就是罪過,況且直接從你身上拿,豈不比幫你辦事簡單。”辛老二嘿嘿冷笑道。

    這才是武道界的規則。你比我弱,我搶你就是天經地義,弱就是原罪。

    “不錯,小子,你若乖乖奉上丹方和丹藥,我們還能饒你一命。若不聽話,嘿嘿”孫瘋子搖頭道。

    “和他廢話那么多干嘛,直接把人帶走,這里離陸家太近,長則生亂。”丁彭皺眉道。

    他目光淫邪的盯著陸燕雪四下打量,把陸燕雪嚇得臉色又白了幾分。“還有這個女人,我也要帶走。難得見到這么極品的美女,便是得罪陸家,我也認了。”

    “我只要淬體丸!”金剛寺大漢意簡言駭。

    “好。”幾個人瞬間便分贓完畢。

    在他們看來,自己這么多武者,陳凡便是神仙轉世,也難逃活命。

    “怎么辦啊小凡小雪。”

    廖小倩已經嚇得全身發抖,泣不成聲。而陸燕雪雖然強撐著,但也臉色雪白,雙腿打顫,心中一片絕望。這種時候,她已經想不到誰能救她們了。

    這時,陳凡突然輕嘆一聲道:“我本以為,回到地球,就能和大家講講規矩,說說道理。沒想到最后,竟然還是靠拳頭說話!”

    “果然力量才是這世間最大的真理。”

    “小子你廢話太多了。”幾個人已經攻了過來。

    丁彭一記飛刀,如匹練的銀色閃電,直指陳凡雙腿,顯然想先廢掉他的逃跑能力。

    這時,只聽陳凡輕喝一聲:

    “銅山!”

    一個巨大身影,當空橫在眾人面前,如金剛轉世。

    在它面前,便是金剛寺大漢,也顯得異常渺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