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64章 橫練大師

    “呼!”

    兩邊的樹木在飛快向后遠去,丁彭每一腳踩在地面上,都真力勃發,借助反作用力高高彈起,一步跨出兩米開外。

    “太恐怖了,怎么會有這么恐怖的高手?”

    丁彭眼中帶著一絲心悸。

    他見飛刀不奏效,就悄悄遁到一旁想觀望一下局勢,沒想到后面發生的一切,把他震得肝膽俱裂。辛老二、孫瘋子、王啟年哪個不是名鎮一方的高手?都和他一樣是內勁小成,若真面對面為敵,丁彭未必是其中幾人對手。

    但他們在銅山手下,如同泥塑玩具般不堪一擊。

    “還有搽圖利,他可是西南金剛寺護法,一身橫練大成。便是普通的內勁大成高手,也對他無可奈何,結果卻被那銅山”

    想到那一幕,丁彭就猛的直打哆嗦。

    這到底是怎樣的怪物,只怕不是宗師也不遠了吧。于這樣的狠人為敵,丁彭想想就感覺害怕。

    “還好老子跑得快,否則現在說不定也會像辛老二他們那樣,被撕成粉碎。”丁彭長吐一口氣。在他發力狂奔之下,數里路飛快過去,陸家莊園就在眼前。

    這時,一個人影突然閃了出來。

    “丁彭,你怎么回來了?得手了嗎?”

    “是靜怡小姐。”

    丁彭緩緩停住腳步,眼前那女子帶著佛珠,氣質溫婉,赫然是藥神谷的傳人。

    “別提了,辛老二估算錯誤,如今我們幾乎算是全軍覆沒了。”丁彭搖頭慘笑。

    “怎么回事?”靜怡小姐微微皺眉道:“搽圖利橫練大成,如果沒有內勁巔峰的大高手,或者是制式步槍的話,根本沒人能奈何他。”

    “那陳北玄只是個普通人,但他身邊的護衛銅山,簡直如神魔一般。”丁彭眼中閃過一絲懼色。“搽圖利在他手中,一招都未過就被撕成兩截,我猜他恐怕是”

    “橫練大師!”

    丁彭這話一出,靜怡小姐神色微變,但還是保持鎮定道:“你確信?”

    “我也只是猜測,不過我現在是徹底沒膽再去對付他了。這次難得逃過一截,我得回嶺南去”丁彭正搖頭說著,突然臉色一黑,猛的捂住胸口。

    “好痛好痛!我心臟被什么抓住了!”

    丁彭臉色越來越灰暗,最后啪嗒一身癱倒在地,氣息全無。

    一位內勁小成的高手,竟然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靜怡女士此時才終于臉色大變,抬頭往來路望去。她知道在那里必然有一位術法大高手在等她。

    “這是咒法,一種完全未知的咒法。難道那個看著平凡無奇的陳北玄,竟然是一位入道高手?”

    靜怡女士心中驚疑,但知道這件事自己太急躁了。淬體丹方和極品丹藥雖好,但得罪一位橫練大師加入道高手,就太不明智了

    此時陳凡才緩緩收回目光。

    在他手中,正有一柄銀色的飛刀在輕微跳動。也就是通過它,陳凡才施展出法術,隔空鎮殺了丁彭。就像他所言的,渡劫仙尊的尊嚴,豈容普通人挑釁?敢冒犯者,殺無赦!

    “這萬法宗的‘鉆心咒’看來還是有點效果的。”

    陳凡牛刀小試就建功,不由感嘆道。

    “小凡,你在說什么呢。”廖小倩小聲道。

    她此時就如同一只被嚇壞的小貓咪,縮在陸燕雪身邊,仿佛稍有動靜就要跑掉。倒是陸燕雪畢竟大家族出身,雖然被這修羅地獄景象嚇的吐了一回,但勉強回復了鎮定。

    “這里怎么辦?要是被警察知道就完了。”陸燕雪臉色煞白道。

    “無妨,有人會幫我們處理的,先回去吧。”陳凡意有所指的說著。

    等四人離開這修羅場后,草叢中才走出兩個人,其中一個赫然是陸家大少‘陸赫軒’。

    “吩咐下去,把這里處理了。還有給張局長打個電話,這里所有的消息,全部要封鎖。”陸赫軒沉聲道。

    “是,少爺。”旁邊老者恭敬道。

    陸家在天南勢力龐大,可謂一手遮天,這等事情,很容易遮隱過去。畢竟死的是武者,不會有人去報警追究的。

    “竟然是橫練大師我們所有人都看走眼了。”陸赫軒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橫練大師是指那些外功修煉到,距離宗師也只有半步的橫練高手。

    他們內外合一,如同鐵鑄,力量龐大。內勁巔峰的大高手,拿他們也無可奈何,便是宗師面對他們都要頭疼。

    而橫練宗師更是宗師中最難纏的存在之一,普通宗師見了就得繞道走。還好外功修煉,遠比內勁難得多。百年以來,踏入橫練宗師之境的,有記載的也只有民國時期金剛寺那位陳龍象。

    “這件事得告訴家主了。沒想到只是為了一個丹方,差點惹到一位橫練大師。”

    陸赫軒微微搖頭。陸家中恐怕除家主外,沒人能壓得住那個恐怖銅山

    第二天當陳凡來到會場的時候,所有人對他都畢恭畢敬,眼帶敬畏。

    武者圈子太小了,這兩天來參加聚會的武者不超過百數。就有六個武者死在不遠處,其中還包括金剛寺的護法,這消息無論如何都瞞不下來。

    銅山的橫練大師之名更是威震會場,再無人敢輕視這主仆二人。

    “陳先生,之前我陸家怠慢了,這就把您和銅山大師換到湖畔別墅去。”一個皓發白須的老者快步而來。

    他叫陸天龍,也是內勁高手,一身真勁達到內勁巔峰。

    在他身后跟著亦步亦趨的‘陸燕雪。’

    像陸家這樣的武道家族,最核心的必然是內勁武者,其次才是外圍那些公司、勢力的掌控者。那數百億的資產都是依附在陸家強大武力之上,沒有內勁高手支撐,這些資產很快就會被其他的大鯊魚吞下。

    而陸天龍內勁巔峰,放在任何一個門派都是扛鼎者,便是在陸家,也舉足輕重。

    “嗯。”陳凡微微額首。

    他此時已經有這個資格了,銅山為橫練大師,宗師不出幾乎無人可奈何。

    “還有,這是我的侄孫女小雪。”陸天龍絲毫不以為意,反而對身后訓斥道:“小雪,還不快過來見過陳先生和銅山大師。”

    醉妞之前在陳凡面前極度囂張,此時在陸天龍身后,卻如乖寶寶一樣。

    她身體一顫,眼中閃過一絲羞辱,緩緩走到陳凡身前道:“陳先生,銅山大師。”

    “我聽聞小雪和陳先生之前認識,聚會這些天,不如就讓她陪您吧。”陸天龍臉上露出一絲男人都懂的笑意。

    陸燕雪聞言,眼中更是羞憤。

    但心里一片悲涼,她父母在陸家只是遠房旁支,一點權勢都沒有。而陸天龍為家族長老。名下資產過十億,掌控偌大權勢,又是族中長輩,他的吩咐,陸燕雪怎敢不聽。

    ‘這是送美人了?’陳凡好笑。

    陸燕雪確實很漂亮,楚州大學的校花,容貌頂尖,尤其皮膚嫩白如雪,穿著一身休閑裝,超有女神范。但這樣一個氣質高雅的女神,卻被陸家毫不猶豫的送給陳凡。

    無論是煉丹師身份,還是橫練大師,在陸家看來,都值得拉攏。區區一個美女算什么?這樣的美女,陸家想要多少沒有。

    “好的,多謝長老美意了。”陳凡終于點頭。

    陸天龍頓時老臉綻放笑容,哈哈大笑,和陳凡仿佛是多年至交好友。

    等陸天龍走后,只剩下陳凡和陸燕雪二人,場面頓時尷尬起來。

    “小倩怎么樣了。”陳凡隨意問道。

    “小倩昨天被嚇到了,大半夜才睡著,現在心神疲憊,還在睡著呢。”陸燕雪回了一句。沉默片刻,才直視他道:

    “陳凡,你是什么人?為什么會有銅山那樣恐怖的手下。甚至連家族長老都要討好你。”

    “不要再說什么他是你大表哥那套謊言你哪去騙騙小倩還可以。”

    她目光死死盯著陳凡雙眼,仿佛要看穿他的所有秘密。

    “我是什么人?”陳凡啞然道。“我若說我是一位武道宗師加修法真人,銅山只是我煉制的一個傀儡,你信不信?”

    陸燕雪美眸波光流轉,過了許久才嫣然一笑道:

    “我信!”

    “哦?”陳凡詫異。

    陸燕雪穿著帆布鞋的雪白小腳輕踩地面,幽幽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反正我現在算被家族賣給你了。”

    “你恐怕不知道,我這次回來,就是被家族逼著相親的。要嫁給一個大家族的公子哥。”

    “我爸媽沒習武天份,經商也不行,只能到家族企業中當個中層管理。我從小看到那些兄弟姐妹都有漂亮的洋娃娃和進口零食,都超羨慕。可惜我天賦很差,學習也不行,只有長相還可以。”

    “也許嫁給你,或者給你當情人,要比嫁給一個不認識的花花公子要強得多。”

    陳凡站在她身邊,聽著少女默默傾訴,心下不由一顫。

    ‘當年小瓊,恐怕也是這樣被逼迫著,最終和沈君文訂婚的吧。’

    他看著的陸燕雪的目光,終于有了一絲柔和。

    ‘也罷,既然你能遇見我,是你的機緣。我許你一世幸福安穩又如何?’陳凡心中暗道。

    ps:推薦一下兩本書。一本是《至尊紅包》,一本是《我有分身在修仙》。紅包是萌妹子稀泥寫的哦。分身則是同樣都市修仙類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