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65章 信仰之力

    強烈推薦:

    “怎么,被我的話感動,愛上我了?”陸燕雪抬頭,捉狹一笑。

    “愛上你?”陳凡失笑搖頭。

    若前世的陳凡遇見她,說不定真會喜歡上她。

    姜初然、許蓉妃、余文靜、陸燕雪...她們每一個都是那么出色,那么耀眼,前世的陳凡只是凡夫俗子,得遇一位,就會忍不住被吸引。

    可惜在陸燕雪面前的,是歷經五百年磨礪,橫壓一世的北玄仙尊。他的目光早就超越了凡人間的喜愛與歡樂,開始放眼宇宙時空,追覓成仙永生。不在陳凡童年時留下印記,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陳凡雖這樣想著,卻沒有說出來。他能察覺少女笑容背后的那絲哀傷,她是個活生生的人,卻被家族當禮物一樣送給別人,自尊心自然承受不住。

    “算了,不說這些了。走吧,帶你去參觀一下我們臨州古城。”

    陸燕雪振作起來,纖細的小手挽住陳凡的胳膊,歡快的笑著。

    等兩人離開后,站在陰影處的陸赫軒才轉出身道:

    “龍爺爺,你看這陳北玄是什么來歷?”

    “他說來自楚州,又半路與燕雪結識,看似是真,但卻未必。”陸天龍淡淡搖頭。“江北那塊地方,沒什么術法流派或武道世家存在,可培養不出一位橫練大師。”

    “我們陸家的勢力終究局限天南,否則就可以打探清楚了。”陸赫軒長嘆道。

    “赫軒你無需著急,我已經派人去楚州查探,很快就會明白。”陸天龍微微皺眉道:“你現在首要任務,是迅速突破內勁巔峰,我陸家以武道傳世,其他都是小道。若能再出一位宗師,中海那位老爺子還壓的住我們?”

    “是,龍爺爺。”陸赫軒面容肅然,正聲道。

    陸天龍這時才滿意點頭。

    陸家這一代出了陸赫軒和陸燕舞,都是驚世奇才,在各自領域大放光彩,這是天注定陸家要崛起。

    從第二日開始,來參加聚會的武者,日漸增多。

    原先只有數十位,現在已經增加到一兩百位。陳凡從未想到,現實社會中竟然有這么多超凡存在,真不知他前世是怎么平安活過三十歲的。

    他現在白天擺攤,下午陪著陸燕雪和廖小倩去逛臨州。

    陳凡也不急,他此來主要目的是為了靈藥靈物,既然已經有了李家和藥神谷兜底,那靈藥算完成了,接下來若能再收到一些靈物,那就是意外之喜。

    “我去,竟然有賣淬體類丹藥的?真是天助我也!”

    一個風塵仆仆,胡子拉碴的中年武者看到條幅,頓時眼睛一亮,上前一拍桌子道:“小子,你有多少淬體丹藥,我全包了。”

    說完,甩出一個密碼箱,蓋子彈開,里面是一嗒嗒厚厚的綠紙,全是美金!

    這一箱美金,少說也有一兩百萬!

    陳凡坐在那,頭都不抬,似是沒看見。

    “沒聽見我說話嗎?”中年武者眼睛一瞇,就流露出駭人的兇光。

    凡是武者,脾氣都不會太好。畢竟胸懷利刃,殺機自起。何況中年武者縱橫海外,在傭兵界槍林彈雨,殺人無數,一身殺氣可謂駭人聽聞。

    陳凡還是不動。

    周圍人卻全部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中年武者。此時,中年武者也察覺不對了,正好有一位相識的武者趕緊一把拉住他,把他硬拽過來。

    “血刀,你沒看到橫幅嗎?他只收千年神藥,或特殊靈物。其他一概不要。”

    “好大的口氣!”血刀冷哼一聲。“千年神藥,恐怕都是頂級世家流派的鎮族之寶吧。”

    他四下打量陳凡,見陳凡平平無奇,不像修煉內勁,倒是后面那個大塊頭體型極大,估計有些能耐,但也擋不住他三拳兩腳。

    不過血刀經歷豐富,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問道:

    “大家買不到,就這樣干看著?”

    “哪能啊?”相識者苦笑道:“這家伙身上不但有上品淬體丹,還有極品丹藥,連陸家和藥神谷李家都想招攬他,被他拒絕了。當天晚上,就有六個武者圍攻他,其中還包括金剛寺護法搽圖利,結果你猜呢?”

    “金剛寺護法?那不得是橫練大成才能當嗎?”血刀微微動容。“后來呢?”

    他雖然久在海外,但也聽過金剛寺大名,以他的修為,雖然不懼,但也不愿輕易招惹。

    “統統被像殺雞一樣碾成粉碎!六個武者沒有一個全尸的,唯一逃出來一位,傳聞還被術法高手當著靜怡小姐的面,隔空咒殺。”相識者嚴肅道。

    “什么?”血刀倒吸一口氣。

    “藥神谷雖然不以斗法出名,但靜怡女士已經是入道中期,更有強悍法器護身。當著她面隔空咒殺...還有碾碎橫練大成的金剛寺護法,這...”

    “所以說,不能惹,惹不得。”相識者搖頭道:“那少年看似普通,但大家都猜測他是入道高手。而他背后的巨漢,更是一位世所罕見的橫練大師。”

    “橫練大師!”血刀徹底失色了。

    越是像他這樣的海外武者,越知道橫練大師的恐怖。

    在傭兵戰場上,普通武者可能需要躲避子彈,但橫練大師穿上戰甲,就能如坦克一般沖鋒陷陣,普通步槍都傷不到他們。他在戰場上,最頭疼遇見這種煉體高手,所以才想求取淬體丹藥。

    想到這,他就一陣后怕,連連拱手致謝。

    這一次,血刀再來,就畢恭畢敬的道:

    “陳先生,我沒有千年神藥,但有一物,不知道能不能入您眼?”

    “哦?我看看。”陳凡微微抬眼,見到那物體時,不由目光一凝。

    只見血刀手中的,是一個黃金雕像,上面雕刻著一個鷹首人身,背生雙翅的神人。這雕像刀工粗糙狂野,仿佛用石刀打磨,但卻帶著一股奇異的波動,人盯久了,仿佛都會頭暈目眩。

    “好濃郁的精神力量...不對,這是信仰之力!”陳凡微微皺眉。

    神念一觸碰到雕像,就能看到一副副畫像,這些畫像中都是一個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女,趴地跪拜的景象。

    “轟隆!”

    那神像上的精神異力被神念驚動,頓時化作驚濤駭浪向陳凡沖來。

    一剎那間,陳凡仿佛置身于炎熱的沙漠中,周圍全是穿著白色布條,裹著身體,倒地跪拜叩首的異族人。而在他的頭頂是一個撐天立地,手持黃金權杖,通體金色的鷹首神靈。

    “異端!”

    那鷹首神靈似乎發現了一片人群中,唯一一個沒有跪拜的陳凡,頓時發出巨大的聲響。

    然后抬起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的黃金神足,向陳凡一腳踩來。

    “區區一點殘魂,也敢作祟!”

    面對這樣駭人聽聞的威勢,陳凡卻絲毫不驚,反而冷哼一聲。因為他知道這并非真實,只是神像中的異力構造的虛幻空間罷了。

    “起!”

    他瞬間把煉神訣催動到頂點,一縷縷無形的神念在這幻象空間中凝聚成實體,然后凝聚成一把長達丈許長的銀色長刀。

    “斬!”

    陳凡一聲喝下。

    那銀色長刀就猛的激.射出去,帶起一道長長的匹練銀虹,向神像斬去。在通天徹地的神像面前,銀色長刀仿佛仿佛只是一根牙簽一樣。

    但在它一斬之下,金色神像仿佛被利刃劃過的奶酪,輕易斬破,甚至連同整個空間都被切成兩半,天空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背后是空洞洞的黑幕。

    “刺啦!”

    幻像破碎,陳凡再次回到陸家莊園。

    無數的喧囂聲如潮水一般重新回到他的耳中,而身前的血刀依舊手持金色神像,仿佛剛才那一幕只有陳凡見到。只不過神像上的光芒似乎黯淡了一些。

    “好一個殘魂,是我大意了。”

    陳凡端坐不動,但臉色瞬間白了一絲。

    神念凝聚成形,這至少是通玄甚至神海才能施展的手段,陳凡為了斬破那處幻想空間,強行施展出來,雖然擊破幻想,但他自身神念也受到不小的損傷。

    “不過得到這個神像,這點傷值了。”

    陳凡目光熾熱的看著黃金神像。

    “陳先生,您看我這個雕像怎么樣?”見陳凡久久不言,血刀小心翼翼問道。

    “可以。”陳凡干脆點頭,隨手甩出一個瓷瓶:“里面是五十枚淬體丸,夠了嗎?”

    “夠了夠了!”血刀慌忙接過瓷瓶,打開一看,只嗅到一股股清香藥味,知道卻是上品大藥,頓時大喜點頭。

    他放下黃金神像就想走,卻沒想到被陳凡一把叫住。

    “我再給你一瓶丹藥,你將這神像的所有來歷全告訴我。”

    “真的!”血刀狂喜。

    他沒想到陳凡竟然對這神像這么有興趣。

    要知道這神像只是他在中東那邊做任務救下一個大富豪時,大富豪抵押給他的財產,他拿到手中雖然感覺有些異處,但怎么都測不出到底有什么神異。不過單純雕像本身的黃金,就很值錢,所以才保留這么長時間。

    “行,我知道的,全告訴您。”血刀拍胸脯道。

    隨著血刀道來,陳凡才知道這神像的真正來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