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66章 異族神靈

    強烈推薦:

    “古埃及的神像嗎?鷹首人身,這個神靈是古埃及的主神荷魯斯,法老守護神?”

    陳凡微微點頭,血刀既然拿到手,自然會查資料,很快就查出來歷。

    神像是得自古埃及一座神廟,作為神靈祭品,供人祭拜。18世紀時法國人打到了埃及,搶了神廟,最終這黃金神像流落出來,不知怎的落入那中東大富豪之手。

    “雖然有濃郁的信仰之力,但我能感應到,那個神靈已經隕落了。”

    陳凡雙手摸索著巴掌大的神像。

    信仰之力是神道修煉所必須的力量,屬于精神異力的一種。凝聚無數信徒的精神力,最終凝聚神性,點燃神火,煉成神體乃至神國。

    這在宇宙中算是比較流行的修煉法門。前世的北玄仙尊,曾經與不少異族真神甚至主神交手過,對信仰之力自然不陌生。

    “我雖然不修煉神道,但這么龐大的信仰之力,我完全可以用煉神訣煉化,補充進我的神念中。”陳凡心中欣喜。

    這個神像,在他眼中,就是一枚十全大補丸。

    他此時神念也只能外放百米罷了,但如果全數煉化這些信仰之力,不但能把損傷修補回來,更能再進一步,范圍籠罩上千米,甚至神念化形,都非難事。

    “還有這種原始、粗糙、古老的感覺,這個神靈應該是此星誕生的,沒有接觸過真正的神道修煉。”陳凡神念一寸寸解析,得出答案。

    原始崇拜是最容易誕生神靈,許多土著星球中都會有眾多的神靈甚至凝聚成神系。不過他們根本不成系統,不懂修煉,怎么能敵得過修仙者。

    當年人族修仙者橫掃宇宙時,不止摧毀了多少顆星辰的原始文明。

    這些土著神靈都會被修仙大能捉去,當做法寶元魂,甚至祭煉成護法神來驅持。修仙界就有一個宗派,名叫‘御神宗’,他們的修士就專門駕馭神靈作戰,就好似駕駛傀儡機甲一樣。

    “看來我想的沒錯,地球上確實曾經誕生過修煉文明。”陳凡暗思。

    一位凝聚神性的原始神靈,最低也是先天之上的存在。再加上他見過的鬼巫教、陰鬼宗以及眾多武者,說明地球確實純在神道或修仙體系。

    只不過隨著地球環境的衰落,這些神靈或修仙者,要么離開,要么消亡了。

    “宇宙規則,就是潮起潮落,此消彼長。哪怕一顆存在億萬年的星辰,也不能違背。”陳凡長嘆一聲。

    不過這個金色神像的出現,徹底為陳凡敲響了警鐘。

    雖然那鷹首神靈已經隕落了,否則不會被他筑基一擊就打碎幻象。但難保有哪個神靈通過秘法存世,或者躲在某個神國中茍延殘喘。

    他現在的修為還是太低了,對通玄期固然不懼,但面對神海期的時候,就只有逃脫的把握。而先天境界,已經完全凌駕于凡人之上,縱橫無敵,近乎神靈,他連逃跑的把握都沒有。

    “到時候要么催動秘法,強行凝聚金丹。要么燃燒神魂,舍命一擊,否則別無他法。”

    陳凡微微搖頭。

    這兩樣無論哪種,都會讓他付出慘痛代價。

    秘法凝聚的金丹,屬于金丹中下下品,他除非轉世重修,否則此生登仙無望。而燃燒神魂,那更會讓他元神大損,幾百年都補不回來。

    “罷了罷了,這次武道聚會一結束,我就迅速去藥神谷和李家取了靈藥,閉關苦修,不成道體,不入通玄,絕不出關。”陳凡下定決心。“到時候修煉有成,再去埃及一趟,若能多弄到幾個神像,說不定可以提前踏入神海。”

    在血刀帶丹藥歡天喜地走后,眾多武者頓時騷動起來。

    千年神藥大家沒有,但類似的異寶,各個武者或多或少都收藏一些。他們頓時紛紛上前,希望陳凡鑒定。

    “這只是一塊普通寶石。”

    “唔,法器的味道,但與我無用。”

    “這個...似乎有點用,十枚淬體丸吧。”

    這些武者的寶物,大部分都不入陳凡眼,但他著實還是收到了幾件,雖然不是靈物,但也勉強算半靈物,淬煉之后,可以提取出靈氣來。

    “陳先生,您看這個如何?”

    一個溫婉的聲音傳來,只見人群散開,靜怡女士娉娉而來。她今天穿著白色休閑長褲,上半身是簡單的手工編織麻衣,全身上下沒有一點飾品,只有欺霜賽雪的手腕上帶著一串佛珠。

    靜怡將一截焦黑的枯木奉上。

    “這什么東西?怎么感覺像一塊黑炭一樣?”

    “雷擊木吧,但那是法師用的,和我們有什么干系?難道傳聞是真,他真是個入道高手?”

    眾人竊竊私語。

    只有陳凡神色微變:“這是一塊先天神木啊。”

    什么叫先天神木,就是先天靈樹上面取來的木塊。那等靈樹,成長數千年以上,甚至可以修煉出元靈,脫離驅殼,從此成為靈仙、鬼仙一流的存在。

    “雖然那株先天靈樹似乎渡雷劫失敗,但其中的靈氣,依舊澎湃異常,我若能煉化,道體至少能完成五分之一。”

    陳凡雖然這樣想著,卻推開神木,淡淡道:“抱歉,我不換。”

    靜怡女士溫柔笑道:

    “這塊神木是送給陳先生。像陳先生這樣的年輕俊杰,我藥神谷最愛結交。”

    “是嗎?”陳凡似笑非笑看她一眼,繼續拒絕:“我不接受。”

    靜怡女士神色不變,但眼中閃過一絲慍怒。

    藥神谷高高在上,什么時候被人這樣拒絕過。卻不知道,陳凡早就透過那晚的隔空咒殺,感應到了她的氣息,知道那晚圍殺,有藥神谷和陸家在背后。

    他早就打定主意,要把藥神谷掠奪一空,到時候區區一塊靈木,還不是他囊中之物。

    見陳凡當面拒絕靜怡女士,周圍的武者都暗暗吃驚。

    陸家、李家、藥神谷,再加上金剛寺、形意一脈。好家伙,這人剛來聚會兩三天,就得罪這么多勢力,哪怕一位橫練大師,恐怕也吃不住啊。

    等靜怡小姐走后,大家哪怕想來交換,都有些猶豫了。要是因此被藥神谷記恨上,就不值得了。藥神谷雖然高手不多,但潛勢力龐大,各家需要丹藥,都得求她們。

    陳凡依舊淡定從容,繼續坐在椅子上,暗中用煉神訣,抽取一縷縷信仰之力,將之煉化為純凈的精神力,補充進神念中。

    第二天,門口突然傳來一陣轟動聲。

    “藥神谷長老來了?”

    “我的天?藥神谷的祁長老?他可是入道巔峰的大術士啊。”

    “祁長老有七八年沒出山了吧,這次竟然來參加武道聚會,陸家面子好大。”

    隨著人群散開,只見在陸天龍和陸赫軒的陪同下,一個白須飄飄,穿著道袍的老者踏入場內。作為藥神谷長老,祁長老地位尊崇,不在一般的武道世家家主之下,眾人都連忙過來見禮。

    只見老者目光開合,隱隱猶如一道閃電在虛空打過。

    這是法力凝聚到極點,距離踏入修法之境也只有半步的表現。這等大術士,放眼華夏,都屈指可數。雖然近身不如武道強者,但其詭異手段,足以讓巔峰武者死的不明不白。

    祁長老一入場內,就大踏步向陳凡走來。

    “藥神谷看來不善罷甘休啊。”

    “橫練大師雖強,但大術士術法詭異,最能克制橫練高手。”

    “我看這小子有難了。”

    眾人說著,不少人都幸災樂禍。

    湖畔小道那場圍殺,早就傳遍所有人,大家都知道背后有靜怡女士的身影。陳凡昨天又當面拒絕靜怡女士的禮物,這代表著不接受和解。

    果然,祁長老走到陳凡身前,淡淡道:

    “你就陳北玄?”

    “不錯,是我。”陳凡抬頭道。

    “你可知道,你所販賣的淬體丸,其實是我藥神谷的珍藏。”祁長老搖頭嘆道。“前不久,我谷內出了個叛徒,竊取了不少丹方,其中就包括這淬體丸和小培元丹。”

    “什么?”眾人皆驚。

    許多人都用憐憫的目光看向陳凡,大家自然知道,祁長老這多半是說辭,為了找個由頭罷了。

    可也有不少人在質疑:“他區區一個少年,怎么會有淬體丸和小培元丹這樣的頂級丹藥?說他是煉丹師你們也信?說不定就是從藥神谷偷來的呢。”

    “哦?是嗎?”陳凡面露詫異。

    “哎,師門不幸啊。”祁長老露出一絲哀傷神色,誠懇道:“幸虧小徒靜怡遇見了小兄弟,才沒導致丹方遺落。小兄弟若將那淬體丸和小培元丹的丹方都還回來,藥神谷必有重謝。”

    “如果不還呢?”陳凡平淡道。

    “那就是與我藥神谷為敵!”祁長老臉色一變,斬釘截鐵道:“按照我藥神谷門規,膽敢竊取宗門秘方的叛徒,殺無赦!”

    “包庇者,同依此規!”

    他外表仙風道骨,但此時一言,卻殺氣騰騰,眼中精芒更勝。

    一剎那之間,整個大廳都寂靜一片。眾多武者無人敢言。原先和陳凡稱兄道弟的陸天龍,此時也抱胸在一旁,一副隔岸觀火的樣子。

    只剩下陳凡孤單一個人,和銅山一起,直面藥神谷的怒火。

    ps:第二更奉上,今天早更一點,作者菌存點稿子,過兩天就會爆發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