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67章 舉目皆敵

    強烈推薦:

    “這么說,你要殺我了?”陳凡眼睛微瞇。

    “北玄先生,我藥神谷對您還是非常有誠意的。您可以加入谷中當任供奉,地位待遇都堪比長老,而且可以隨意翻閱谷內的煉藥典籍,甚至谷主可以親自指點您術法和丹藥上的修煉。”靜怡女士一臉柔和道。

    祁長老也擺出一副先洗耳恭聽的樣子,兩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規格到底想逼迫陳凡加入藥神谷。到時候淬體丸和小培元丹的丹方,還不是藥神谷囊中之物。

    “堪比長老?谷主親自指點?”

    眾人頓時一陣騷動。

    藥神谷的谷主,號稱‘丹王’,其煉丹之道冠絕當世,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大族、宗師高人向他求取丹藥。更有傳聞他已經是修法真人,一身法術也通天徹地。

    這樣的大人物愿意親身指點,絕對是億萬家財都買不來。

    “要是我,干脆就從了。丹方算什么?若能得谷主指點,我日后未必成不了小丹王。”

    有人捶胸頓足道。

    “不錯不錯,聰明人都應該知道怎么選擇。”

    另一人點頭附和。

    但顯然,陳凡并不是大家眼中的聰明人。他輕笑道:“你藥神谷若將谷內所有的千年靈藥都雙手奉上,我說不定有興趣指點一下你們如何煉丹。”

    “狂妄至極!”

    祁長老聞言一怒,臉色氣的通紅。

    靜怡女士也遺憾輕嘆,似在為陳凡惋惜。

    “罷罷,你既然冥頑不靈,就不要怪我藥神谷出手無情了。”祁長老搖頭道。“你既然包庇我宗門叛徒,我只能將你拿下,帶回谷中,交與谷主與諸多長老審理。”

    “你想和我動手?在這里?”陳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而他背后的銅山更是踏前一步,銅山全身由銅汁澆灌,每日吸納西方庚金之氣,早就如同鐵人,重量接近一噸。這一腳重重踩下,地板頓時一震,沖起漫天的灰塵,而地上也留下一道巨大的腳印。

    “橫練大師!”

    諸多武者眼中滿滿的忌憚。

    這可是宗師之下近乎無敵的存在,一般大高手全力一擊,恐怕也沒法傷到一位橫練大師。整個陸家,恐怕也只有那位家主才能擒下這個巨漢。

    祁長老雖是入道巔峰大術士,但大家并不太看好他,畢竟術法需要拉開距離,而他距離銅山太近,不過十步之地。

    “哈哈,這就是你的依仗?那位銅山大師嗎?”祁長老卻不慌張,反而哈哈大笑道:“我此次前來,若沒有萬全的把握,怎么會敢放言拿下你呢?”

    “哦?”陳凡一皺眉,莫非這祁長老還有底牌。

    果然,此時外面傳來一個雷鳴聲音:“祁老哥說的是我吧。”

    “轟隆!轟隆!”

    只見一個個巨大腳步聲響起。每一腳踩下,都如同小型地震一般,在眾人想象中,外面必然來了一位體型不亞于銅山的超級巨漢。

    但實際上,走進大門的,卻是一位一米六七左右的瘦小老者。

    這老者光著頭皮,臉上滿是褶皺,身形瘦小。但渾身上下一條條如鋼汁澆灌的肌肉,里面仿佛蘊含著爆炸的力量。他體形雖小,但一腳腳踩在地面,幾如太古暴龍,從門外一直延續到門內,在青石地板上留下一長串腳印。

    而在老者身后,魚貫而入數位大漢,這些大漢各個剔著光頭,體型龐大,渾身鐵青色或金色,肌肉如虬龍鼓起,似都不遜色于搽圖利。

    “金剛寺的太上護法,橫田大師!”

    有人驚呼出來。

    能被尊稱為大師的,要么是術法高人,要么是橫練修到頂點的存在。顯然這位老者赫然也是一位橫練大師。

    “橫田大師可是金剛寺第一高手,他竟然出山了?”

    “這下那小子死定了。傳聞橫田大師心狠手辣,睚眥必報,估計是來給搽圖利報仇的。”

    眾人或是搖頭嘆氣,或是幸災樂禍。

    一位大術士加一位名震西南的橫練大師,再加上他們帶來的諸多硬功高手和入道法師,陳凡上天入地,也逃脫不掉。

    靜怡女士更是搖頭惋惜,似在感嘆陳凡怎么沒抓住機會。

    “你就是陳北玄?”橫田大師身材雖小,聲音卻如雷鳴般轟響。“我的弟子搽圖利死于你隨從之手,你當給我金剛寺一個交代。”

    “什么交代!”陳凡面色不變道。

    “殺人者償命!”橫田大師斬釘截鐵道。

    “銅山殺了你弟子,當償命。但你弟子,甚至你沒有殺過人嗎?為何不償命?”陳凡反問道。

    像搽圖利這等武道高手,手上怎么可能沒沾染鮮血。而橫田大師縱橫西南,不知殺了多少人,滅了多少家族,要償命的話,一百條都不夠賠的。

    “嘿嘿,搽圖利是我弟子,怎么能與那些螻蟻相比。”橫田大師義正言辭道。

    “是啊,你們在我眼中,何嘗不是如螻蟻一般。”陳凡輕嘆一聲,一時意興闌珊,再不想多言。只是揮揮手,銅山頓時踏前數步,舉手握拳,帶著呼嘯的勁風,一拳打向橫田大師。

    它雖然不通什么拳法武道,但這一拳單憑力量,就如力士舞動金錘,絲毫不在穆山那一記‘十字拳’之下。眾人見了,都盡數失色,連祁長老和陸天龍都臉色微變。只有橫田大師反而怪叫道:“來的好。”

    只見瘦小老者同時握拳,反手一拳打來,一拳對拳,硬要教個高下。

    “咚!”

    一聲巨響,橫田大師的身影倒飛出去,一路砸蹋了七八個桌子,把兩三個武者撞的骨折腿斷,硬生生撞中墻壁,鑲在了墻上。

    他卻絲毫沒事,反而連呼痛快。

    “痛快,我好久沒有遇見能和我力量上一分勝負的高手,那些內勁武者,各個如同滑不溜秋的泥鰍一般,有什么好打的?”

    瘦小老者一用力,就掙脫墻壁,落在地上。

    周圍眾多武者,如避蛇蝎般四散開去。兩個橫練大師的交手太可怕了,一拳一腳擦中,都動輒手斷腳折。而他們自己卻如同一塊鐵秤砣,砸不壞,打不爛。

    “咦,竟然能擋銅山一拳?”

    陳凡微微詫異。

    銅山原本就是鬼巫教的銅甲尸,經過十年銅汁澆灌,用秘法淬煉而成。足以媲美一般橫練大師,后來陳凡更用虎魔族的‘虎魔煉體訣’給它塑形煉體。

    這門功法,是縱橫星空的虎魔族皇室秘傳,修煉到頂點。足以憑借肉身在宇宙星空長存數千年,在太陽表層修煉而不融化。

    雖然銅山剛修行不久,陳凡給它的也只是第一層功法,但論力量之大,身體之強,已經和陳凡不相伯仲了。估計只有道體大成才能壓銅山一頭。

    “看來地球上的煉體之法,也不容小覷。而且這老者恐怕已經超脫了一般的橫練大師境界,距離肉身踏入通玄境,也只有一線之隔了。”陳凡思量。

    “再來!”

    此時,橫田大師疾呼一聲,再次沖了上去。

    和之前一樣,他又被銅山一巴掌如同拍蒼蠅一樣,扇飛出去。

    “咚!咚!咚!”

    如打棒球一樣,整個大廳內一片狼藉,無數桌椅被撞的粉碎,眾人早就退到了大廳之外。而周圍墻壁上更是留下一個個人影,那模樣,赫然是橫田大師的影像。

    “這還是人嗎?”

    眾武者手足發涼。

    這兩人簡直如同洪荒巨獸一般,若讓他們再交手下去,恐怕整棟屋子都能被拆了。

    橫田大師已經超乎眾人想象,而銅山更是可怕,不少人甚至懷疑,銅山是不是已經邁入橫練宗師之境,否則怎么會連橫田大師都被他這樣戲玩。

    “你就憑他,也想來抓我?”

    陳凡指著在空中亂飛的橫田大師,對祁長老笑道。

    祁長老藝高人膽大,算是僅有幾個敢站在屋中的人。但他見到橫田大師如同保齡球般被銅山亂甩,雖然還能支撐,但顯然被銅山丫的死死的,也不由臉色一陣難看。

    “呵呵,陳北玄,你高興的太早。”

    祁長老冷喝一聲,突然大聲道:“孫兄,既然來了,何必隱藏呢?”

    “哈哈!祁兄,這不是想看你發揮嘛。”這時,人群中傳來一個蒼老的笑聲,周圍眾人散開,讓出一群人來。只見為首的是一個虎背雄腰的中年人。

    這中年人滿面紅光,看著才四五十歲,但目光卻極為蒼老,仿佛歷經滄桑。

    “形意一脈長老,孫無敵!”

    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是真正大名縱橫武道界的大人物,與偏居西南的橫田大師不同。孫無敵從小就好武,經常上門踢館,不知道與多少世家道派的武者交過手,一路打來,幾近不敗。唯一一次失敗,還是敗于葉南天之手,號稱宗師之下第一高手。

    這樣的大高手,一般的內勁巔峰見了,都得退讓三分。

    “孫無敵據說已經六十歲,但他看著還如四五十般,可見內勁修煉到何等程度,只怕距離宗師也只有一線之隔了吧。”

    有人低聲叫道。

    只見孫無敵大步踏入場內,那股睥睨四顧的氣魄,瞬間征服全場。而站在祁長老身后,原先默默無聞的一個滿面陰寒的男子,也冷笑一聲,猛的直起身軀,踏前一步。

    他眼中精光如電,全身氣息高漲,赫然又是一位內勁巔峰的大高手。

    一剎那間,陳凡陷入兩位內勁巔峰大高手和一位大術士的圍攻之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