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68章 虎魔煉體

    強烈推薦:

    “你之前殺的孫瘋子,是孫長老的遠方堂侄。”

    “孫長老雖沒有報仇的意思,但聽聞有橫練大師在,自然聞之欣喜。而這位高手,則是我藥神谷的供奉。我藥神谷常年煉藥,不知結下多少交情人脈。請動一兩位大高手,又算什么難事?”

    祁長老此時胸有成竹,指點江山,一副陳凡已入甕中的樣子。“陳北玄,你若乖乖雙手奉上丹方,我或許還能饒你一命。否則等將你和銅山拿下,帶回谷中的時候。到時候生死可就由不得你了。”

    兩個內勁大高手,齊齊逼迫到陳凡身前。

    而他們背后,還有一位入道巔峰大術士,以及眾多的金剛寺、藥神谷武者。這么多高手圍攻之下,便是宗師恐怕也難逃性命。

    “陸家是什么意思呢?”

    陳凡目光看向束手旁觀的陸天龍、陸赫軒二人。

    陸天龍抬頭望天,仿佛沒看到,而陸赫軒則露出一絲溫和笑容道:“陳先生,我依舊還是那言,你若將丹方交出來,我陸家許你供奉之位。只是集團股份和宗師出手,自然是沒有了。”

    “歸根到底,還是丹方啊。”

    陳凡輕嘆一聲。

    他發現自己小瞧了丹方的價值,確切的說,他低估了淬體丸的分量。小培元丹需要眾多名貴藥材,而且必須用特殊手法煉制。

    但淬體丸不同,普通丹師,使用一般藥材就可煉成。哪怕只限于外功高手,但這前途,依舊無限廣闊。若被陸家這樣的大家族攥在手中,分分鐘就能訓練出諸多橫練小成的高手。

    整個陸家武者,加起來才多少人?恐怕才幾十個罷了,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內勁小成。若能再造幾十個小成武者,對他們的吸引力得有多大?大到完全足以和一位橫練大師翻臉的程度。

    這也是為什么軍中對他這樣重視,因為陳凡給出的禮物太重了。

    “你們就這樣自信,一定能拿住我?”陳凡平淡道。

    “我們自會讓你輸的心服口服。”祁長老傲然一笑。

    眼前的場面,完全掌控在他手中。金剛寺、陸家、形意一脈,都他藥神谷在中間穿針引線,將諸多高手湊在一起。畢竟丹方得到后,還得藥神谷的丹師來煉制。只不過他們之間有什么利益分配,外人自是不知。

    “你的依仗,不就是這個銅山嗎?待我先拿下這個銅山之后,再看你還能不能淡定從容。”祁長老左右施個眼色。

    藥神谷供奉和孫無敵頓時就沖了上去,直指銅山。

    在他們看來,陳凡已經是囊中之物。哪怕他真是傳聞的入道高手又如何?沒看到陸天龍雙手負在背后,但眼角余光一直盯著陳凡嗎?只要陳凡一施法,恐怕這位陸家的大高手,就會以雷霆之勢撲上來,將之擒住。

    十步之內,你命由我不由天!

    這就是內勁大高手的傲氣。

    “哎!”靜怡輕嘆口氣。

    她原本非常看好陳凡,想將他引入藥神谷。這樣門內不僅能多兩道丹方,更多一位未來的丹道宗師。可惜陳凡一直屢屢拒絕她的好意,昨天的那塊神木就是最后的通告。陳凡再次拒絕后,這場圍攻就在所難免了。

    不過靜怡有些驚訝,為什么到這種時候,陳凡還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在她看來,三位大高手、一位橫練大師、一位大術士,加上其他武者,便是自家那位鬼神莫測的谷主在這里,也得頭痛萬分吧。

    ‘你有什么底牌,快放出來吧,否則就晚了?’靜怡低頭輕道。

    此時,孫無敵他們已經和銅山交起手來。

    孫無敵距離銅山還有七八步之遠,就遙遙一記崩拳打了出去。只見虛空一道透明的氣勁凌空而發,如強弩勁射,硬生生擊中銅山背部。以銅山的身體之強,也被打的踉蹌一步。

    “內勁外放?”陸天龍搖頭感嘆道:“孫無敵不愧是宗師之下第一人,只怕距離化勁真只有半步了。”

    “不知道龍爺爺與孫無敵交手,誰勝誰負呢?”陸赫軒道。

    “呵呵,我和他還有一段不小距離,估計只有顧家那位半步宗師的家主,才能和他一戰。”陸天龍長嘆一聲,但話音一轉道:“不過孫無敵再厲害,又如何是我陸家家主的對手?宗師之所以是宗師,就因為他超脫凡人之上,幾如天上神龍。任何內勁武者,都不是宗師的對手。”

    “我還沒真正見家主爺爺出手過呢。”陸赫軒遺憾道。

    “有機會,你會見到的。那時你就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無敵。”陸天龍眼中一片神往。

    而這時,戰斗已經陷入白熱化。

    兩個生力軍的入場,頓時解放了橫田大師。這個瘦小老者已經被震的鼻孔流血,內臟移位,但此時依舊如一個戰神一般,屹立戰場,大呼酣戰。

    孫無敵和藥神谷供奉,則一個遠攻,一個近身騷擾。

    孫無敵拳勁如怒濤,崩拳、劈拳、橫拳、鉆拳,最后全部演化為一式‘炮拳’。這一記炮拳聲勢之大,威力之強,簡直駭人聽聞。

    “轟隆隆!”

    大廳內響起大炮轟鳴的聲音,只見虛空中一道道半透明的拳型氣勁,如狂風暴雨般籠罩銅山。銅山周圍的椅子、桌子、凳子、花瓶等裝飾品,統統被拳勁打的粉碎。連墻壁和地面上都留下了一個個纖紋齊備的拳印。

    半步化境尚且有如此之位,何況真正的宗師呢?

    而藥神谷供奉,那個陰寒男子,則如同一條滑溜的泥鰍,身體彎曲成水蛇一般。使勁一彈就縱道銅山的背手,然后手中摸出一把漆黑的匕首,帶起一抹黑光,就劃在了銅山的脊背上。

    “哐當!”

    哪怕以銅山肉身之強,也被這把匕首硬生生拉出一道淺淺的口子。

    “咦?”

    陰寒男子微微一愣,似沒想到自己全力一擊,也只傷到銅山表皮。但他絲毫不驚,反而手中刀氣縱橫,瞬間就在銅山背后拉出數道傷痕,每一道都直指銅山的脊椎骨。這陰寒男子就如同一位持著手術刀的醫生,在解剖尸體,那手法之純熟細膩,只怕不知解刨了多少具人尸。

    “吼!”

    銅山有史以來,第一次發出憤怒的怒吼。

    它雙手四下向周圍拍去,橫田大師在最前方,直面其鋒,頓時被拍飛出去。但孫無敵遠在十步之外,屢屢用拳勁騷擾他。而陰寒男子繞到它身后,如同滑膩的毒蛇,壓根沒法抓住。

    “怎么樣?陳北玄,你服了嗎?”祁長老智珠在握道。

    此時銅山已經陷入危局,陳凡又在陸天龍的虎視眈眈下,仿佛已經回天無力。

    “陳先生,你就認輸吧。”靜怡柔聲勸道。

    場外的眾多武者,也認為陳凡輸定了,紛紛搖頭嘆氣。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硬著拒絕陸家和藥神谷呢?這樣的大勢力的意志,豈是你區區一個普通人能擋住的。

    “螳臂當車啊。”有人長嘆道。

    眾人也心下戚戚。個人的力量,在大家族大門派面前,太弱了。

    “誰說我輸了?”沒想到場內的陳凡臉上卻浮起莫名的笑容。

    他目光看著銅山,眼中帶著無比的自信。虎魔煉體訣作為虎魔族皇室的鎮族絕學,豈只有現在這點威力?

    果然只見銅山猛的爆喝一聲,這一次,他口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虎嘯。

    “吼!”

    一道虛幻的虎首人身的魔神影像,出現在銅山背后。這道影像投入銅山身體,銅山臉上猛的浮現無數道神秘的花紋,而這些花紋赫然組成一個類似于‘王’字的標記。

    “虎魔抓!”

    銅山屈指成爪,猛的一擊當空爪去。

    “撕拉!”

    整個空間仿佛都被這一爪撕裂,虛空中帶起無數道勁風,甚至能看到一道道被劃過的白痕。銅山這一記,比起之前,速度何止快了十倍,幾乎要突破音障。

    “啊!”

    一聲慘叫,陰寒男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銅山一爪抓住,硬生生攔腰爪斷!漫空的鮮血和內臟四處飛舞。這個一身解刨了無數活人死人的不知名大高手,竟然就這樣被當場擊殺。

    而此時銅山的第二爪已經悄無聲息的抓出。

    孫無敵一聲怪叫,就見勢不妙,向后跳去。

    而橫田大師卻在正前方,避無可避,只能舉起拳頭硬對硬。他對自己的金剛不壞體充滿自信,自認為能和銅山抗衡這么久,擋住一爪豈是難事?

    結果卻是,他的那如鋼筋一般堅硬的手臂,在銅山的虎魔爪之下,當場被扭成麻花。銅山接下來數爪,直接抓住了他的四肢和頭顱。

    在一連串咔嚓的聲音中,橫田大師的腦袋直接被扭斷,四肢盡數彎曲,整個人不成人形。如同被玩會的玩具一般,拋在了地上。

    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陸赫軒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不敢置信。

    而陸天龍倒吸一口涼氣,身體忍不住都動了動。一直以來胸有成竹的祁長老更是臉色狂變,只覺一切算計都被銅山一爪擊破。

    只有靜怡女士心中暗嘆,知道自己師傅這次不僅算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ps:第二更奉上,有點遲了,主要是為了一口氣寫出兩更。今晚會爆發的,第三更在晚上,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