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0章 一拳分開生死路

    強烈推薦:

    “這就是宗師的實力嗎?”

    不止一個人在心中顫栗,包括陸赫軒、靜怡女士等人都瞪大雙眼。宗師實在太罕見了,當世的宗師屈指可數,哪個會輕易出手?

    如銅山這般殺內勁巔峰如殺雞的高手,已經極度難得,但宗師的實力,更在銅山之上。銅山雖強,在宗師手中,卻如陀螺般被抽飛。

    “吼!”

    銅山撞破墻壁,再次如巨型坦克般沖來。他的體表虎魔幻象凝如實質,虎頭人身的魔神對天長嘯,手中的爪印,隱隱化作一道兇歷的虎爪。

    這一爪如果抓實,便是數寸鋼板也能洞穿。

    “我說了,你并不知道宗師的恐怖。”陸天風背負雙手,徐徐說著。

    他周身云氣翻滾,充塞丈許方圓,無數道白色的云氣凝聚成絲線,一層層包裹上來,如同一個巨蛋一樣。最后從外面看,陸天風已經不見人影,只剩下一個巨大的白色氣蛋。

    “噗!”

    虎魔爪抓在了白色氣蛋上面,深入半尺就沒法再進,銅山只能憤然用力,撕拉下一道道白色絲線。但這些絲線被撕裂后,又化作云氣,纏繞到銅山身上。最后銅山撕裂的絲線越多,云氣越多,他整個人都被圍繞在無數道氣云之中,如同墜入蜘蛛網的野獸,再怎么折騰,也掙脫不開。

    “陸家云手,可剛可柔,剛才那一鞭是剛,這就是柔吧。”

    祁長老澀聲道。

    對付銅山這樣的橫練高手,以柔克剛是最好的方法。他本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可以主導一切,結果險些被陳凡翻盤,還是靠陸家家主親自出手,才制服銅山。只是這樣一來,恐怕藥神谷要與丹方徹底告別了。

    “宗師確實太強了,不知道谷主是不是他對手。”

    靜怡眼中也滿是忌憚。

    內勁武者僅僅是速度快、力量強、反應敏銳,還在人類認知之中。但化境宗師,凝氣成罡,煉氣如絲,這等手段,近乎神話。已經超脫了凡人的想象,無怪乎每個宗師都能橫鎮一方,縱橫無敵。

    “谷主是修法真人,不懼宗師。”祁長老搖搖頭。

    到了藥神谷丹王和陸家家主這等層次,基本上不會輕易動手,畢竟他們已經是站在世間頂點的人物,何必為一點小事,拼的你死我活。

    此時,銅山全身上下,裹滿白色絲線,最后如同陷入一團棉花中一樣,倒地不起。

    “現在,你知道宗師的厲害,以及自己的渺小了嗎?”陸天風彈了彈衣角,仿佛只是做了件輕微的小事,轉頭看向陳凡。

    不僅僅是他,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向陳凡身上。

    陸天龍恢復淡定從容,陸赫軒眼中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祁長老搖頭嘆息,靜怡女士眼底則閃過一絲惋惜。

    陳凡確實厲害,在那么多高手的圍攻下,都從容不迫,差點只手翻盤。

    但現在,陸家宗師已出,如果沒有同等宗師或真人前來,誰人能救他?而舉世之大,宗師真人才幾人呢?又怎么會恰巧到此。

    ‘真是可惜了,你本來能在武道聚會上一鳴驚人的,可惜誰知道陸家家主親自出手。’靜怡嘆了口氣。

    在眾人看來陳凡已經是甕中之鱉,此時只有俯首投降一條路。沒想到他卻緩緩搖頭道:

    “這就是宗師?不過如此罷了!”

    “燕舞姐,你快點讓開啊。”

    陸燕雪一臉焦急的神色,她隱隱已經感覺不對了。

    從今天早晨開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陸燕舞卻突然跑到她的住處,拉著她促膝長談。一聊就是一個上午,陸燕雪是何等冰雪聰明之人,很快就察覺不妙。

    “燕舞姐,你和我說實話,你們是不是想對付他了?”陸燕雪臉色冷了下來。

    如同江南仕女一般的陸燕舞輕嘆口氣道:“小雪,這是家族的決定,我們既然身為陸家人,就得聽從家族的吩咐。”

    “你們剛將我送給陳凡,現在卻又要轉手對付他,置我于何地?”陸燕雪凄慘一笑。

    “放心吧,等從陳北玄身上問出淬體丸的丹方之后,他就沒價值了。到時候你自然就解放出來,家族會給你安排一門好親事的。”陸燕舞撫摸著少女精致的面容,柔聲勸道。

    她自然知道這個女孩子從小是多么努力上進,可惜少女并沒有陸赫軒的武道天賦,也沒有陸燕舞的超人智慧,只能憑借長袖善舞,在家族縫隙中生存下去。

    “我聽他們說,銅山是橫練大師,宗師不出手,是沒辦法對付的。”陸燕雪見事已至此,頓時冷靜下來,沉聲道。

    “你可能不知道,藥神谷的祁長老已經來了,還帶來一位大高手,并且金剛寺也來了一位橫練大師,形意一脈更是半步化境的孫無敵親至,這么多高手,會奈何不了一個銅山?”陸燕舞自信一笑道:

    “況且,我來之前,看到家主已經出關了。到時候真有差錯,有家主坐鎮,他陳北玄哪怕有滔天背景,也翻不起浪來。”

    “家主也出關了?”陸燕雪頓時臉色煞白,一顆心如墜九重天。

    身為陸家子弟,在她們心中,陸家家主是幾如神明一般的人物。家主既然出手,那陳凡再怎么掙扎也無用。

    “不過你為什么稱他陳凡?他不是叫陳北玄嗎?”陸燕舞突然皺眉道。

    她總覺得陳凡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似在哪見過。

    “陳凡....陳北玄....楚州....江北...”

    “江北陳大師!”

    一個記憶中的少年背影突的現在陸燕舞腦海,她忽的臉色大變:“不好陳北玄竟然是陳大師,龍爺爺和家主都不知道這個消息,不會和他動起手來了吧。”

    整個陸家,也只有她和四叔,親眼見過陳凡當日是何等強悍。

    那可是一位宗師啊!

    想到這,陸燕舞頓時如彈簧一般站起身來,匆匆向外走去,只留下一臉詫異的陸燕雪。

    “在我看來,宗師不過如此。”

    陳凡這一言出,頓時全場嘩然,不過大家沒敢吱聲,只是看著他的目光,如同見到一位死人一樣。只要入了武道界,都知道第一條規矩,那就是‘宗師不可辱!’

    宗師是天上神龍,自然有龍的規矩,羞辱宗師者,殺無赦!

    果然,陸家家主臉色一變,皺眉道:“你在找死!”

    陸天風周身云氣沸騰,白虹凝聚在掌中,然后隨著他揮手一擊,流云飛袖,如長虹貫日。

    之前眾人都已經見過他凝氣成鞭的威力,便是橫練大師銅山都被抽的皮開肉綻,何況一個瘦小無力的陳凡。這一鞭之下,只怕陳凡會被當場抽成碎塊。

    “宗師動怒了,連丹方都不管了。”

    祁長老搖頭嘆道。

    靜怡更是輕垂美眸,不愿再看,此時陳凡再有天大背景,也擋不住宗師一怒。

    陸赫軒眼中閃過一絲快意,你剛才如何辱我,現在就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陸家的威嚴,必須用血洗刷。

    周圍眾多武者或是遺憾,或是高興,但沒人相信陳凡能再躲過此劫。

    這時,外面突然沖進來一個絕艷女子,赫然是陸燕舞,她見到這一幕,頓時叫道:

    “家主小心,他是江北陳大....”

    “什么?”陸天風一愣,還沒有聽完。只見陳凡突然站起身來,抬起潔白的手,輕輕握成拳頭,然后猛的一拳打出!

    這一拳,輕飄飄無力,看著就像一個柔弱無力的少年最后絕望的揮拳罷了。

    但那白虹氣勁在接觸到他拳頭的一剎那,頓時炸裂開來。無數云氣如同天河倒轉,銀河逆上九霄,竟然狂奔浪涌般轉頭向著陸天風重來。

    “怎么可能!”

    陸天風驚呼一聲,再也沒法保持淡定從容,他身形如同白云般飄起,直接沖了上去。連連拍出數掌,才擊散了這到卷的罡氣。還沒等他松口氣,這時云氣中,一個仿佛白玉凝結的拳頭砸了過來。

    “咚!”

    這個拳頭先是砸在了陸天風體表外的護體真氣上面。然后凝聚寸許厚的護體罡氣,竟然支撐不住,被拳頭硬生生打爆,化作漫天云氣四散。

    陸天風退!

    他以比沖上去的速度更快的向后退。但他退的速度再快,也不如那個白玉拳頭快。

    “噗通!”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那個白玉拳頭硬生生砸來陸天風的臉上。陸天風當場如棒球一般,被砸的橫著飛了出去,撞破墻壁,摔倒了大廳之外。

    滿場死寂,所有人都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陸赫軒把眼都瞪了出來,不敢相信這一切。靜怡女士手中的佛珠,更是啪嗒掉在地上,她卻絲毫沒有察覺到。

    只有陸燕舞苦笑一聲:“我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大廳內,云氣繚繞,漫空塵煙飛起。大廳外,宗師墜下,正憤然起身。

    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一個少年背著手,緩緩走出大廳。他抬起頭,沖著陸天風一笑,露出閃亮潔白的牙齒:

    “誰說,只有你是宗師的?”

    ps:第四更奉上,唔,作者菌感覺自己還能再戰啊,繼續埋頭去寫第五更呢,不過第五更會非常晚,可能到早晨才會發,大家快去睡覺吧,等起來再看,別忘記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