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2章 你怎敢殺我?

    強烈推薦:

    只見陳凡一手抓住陸天風的左腿,然后凌空一甩就把他當空拋了出去。陸天風如同炮彈一般,轟的擊中一棟建筑,堅硬的墻壁被他硬生生砸出了一個窟窿。

    “噗!”

    哪怕宗師有護體罡氣,但也扛不住這樣的攻擊。陸天風被震的內臟移位,渾身骨頭震動,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

    而此時,陳凡已經人影一閃,到了他身邊,一腳踹來,猛的擊中陸天風。

    陸天風又化作皮球,被他這凌空一腳踹的撞破另一面墻壁,飛出了屋子,在地上翻滾數十米,如同死狗一般躺在眾人身前。

    “現在,你服了嗎?”

    陳凡背負著雙手,悠然從房屋中走出來。漫天煙塵和灰燼,似沒在他衣服上留下一絲痕跡。他仿佛之前不是在狂野戰斗,而是外出郊游般輕松自在。

    “噠噠。”

    全場只剩下陳凡腳步踩在地面的聲音,諸人大氣也不敢出一個。無論是藥神谷、金剛寺眾人、形意門人甚至包括陸家眾人,沒有一人敢說話。

    十分鐘前,那位縱橫無敵的陸家宗師,此時已經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誰還敢再直面這位少年宗師的鋒芒?

    “我服了!”

    陸天風勉強抬起頭,眼中露出無限的怨毒和憤恨,卻只能對陳凡低頭俯首。這個少年的恐怖,已經超出陸天風的想象。便是再來一次,他敗的更快。

    此時陸天風心中,真是恨不得將陸天龍活活打死。不過他更恨的還是陳凡。

    ‘讓我渡過此劫,我一定會把你碎尸萬段。’

    陸天風低垂眼皮,很好的掩飾眼中的怨恨。他打定主意,先向陳凡認輸。陳凡哪怕再強,終究只是個少年,被一位宗師捧著,估計很快就會飄飄欲仙。到時候陸天風就有的是機會報仇了。

    ‘呵呵,宗師雖強,但這終究是現代社會。你哪怕肉身再硬,能擋得住狙擊槍?擋得住穿甲彈?’陸天風心中冷笑。

    以陸家的實力,和他的背景,想搞到這些,并非難事。

    “家主!”

    諸多陸家人慘叫一聲,卻不得低頭垂淚,連堂堂宗師都只能俯首稱臣,其他人能如何?

    “服了就去死吧。”

    沒想陳凡卻一腳踩下來,陸天風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一腳踏中胸口。陳凡凝聚真元的一腳何等強大,陸天風直接被他一腳踏穿,當場心臟粉碎而死。

    “你!”

    陸家人睚眥欲裂,他們家主俯首陳臣了,陳凡竟然還當著眾人面,悍然擊殺陸天風。

    陸天龍更是豁然踏前一步,雙手攥拳,仿佛欲出手。

    “想死?”

    陳凡面色一冷,遙遙一拳打出,只見虛空中無形波動震動,拉出一道長長的空氣白痕。陸天龍直接被無形拳勁打的胸口碎裂,倒飛出去,還未落在地上,就瞬間死去。

    一位內勁巔峰大高手,竟然擋不住陳凡一記隔空拳勁。

    全場死寂。

    陸家眾人如同被一盆冷水當頭潑下,所有的憤怒瞬間都消逝不見。眼前這人可不是之前柔弱可欺的少年。而是力壓化境,殺伐無數的宗師陳北玄!

    連陸天風這等宗師,他都說殺就殺了,還有誰他不敢殺?

    金剛寺眾人更是噤若寒蟬。

    只有祁長老還能勉強穩住鎮定,但也深深皺眉。他沒想到陳凡會這么果斷,任誰面對整個陸家的報復時,都會猶豫三分,但陳凡卻毫不猶豫的殺了陸天風和陸天龍,這是何等肆無忌憚,無法無天?

    “我問你服不服,不代表不殺你。”陳凡背著手,淡淡道。

    他不知道陸天風是否會心服口服,但陳凡現在還沒有控制宗師的手段,也懶得控制。既然這樣,那干脆殺了了事。沒了陸天風,這諾大陸家,又怎能再威脅到他呢。

    這時,陸家眾人中一位老者顫聲道:

    “陳宗師,你已經殺我陸家家主和天龍,難道準備再殺我陸家滿門不成?”

    眾人悚然而驚。

    滅門這等事,已經許久沒有發生過了,一旦發生,恐怕連國家都介入。畢竟陸家太大了,掌控數百億資產,涉及到天南的方方面面,牽一發而動全身。

    “你們若還有報仇的念頭,那殺你滿門又如何。”陳凡目光淡漠,凡是接觸到他眼睛的人,都不由得打個寒顫。

    那是何等冷漠的一雙瞳,不似殺人無數的屠夫,更像神靈俯瞰眾人,視萬物為螻蟻。屠夫殺人,尚且有畏懼后悔之心,而人踩死一堆螞蟻,又怎會后悔呢?

    “我陸家服了,從此再不敢與陳宗師為敵。”

    老者緩緩低下頭顱。

    “太爺爺。”陸赫軒不由叫出來,其他的陸家人也一片悲戚。

    眼前這老者,年近九旬,是陸家輩分最高者,陸天風死后,就以他為尊。此時他既然代表陸家俯首稱臣,那其他人自然只能從命。

    眾多武者看著,也心有戚戚。

    臨州陸家,武道大族,宗師坐鎮。竟然被一個少年一腳踩在了腳下,失去陸天風之后,陸家從此一蹶不振,恐怕要大幅度收縮勢力,最后退縮回臨州了。

    陸燕舞臉上更是閃過一抹苦笑。

    她猜到了開頭,但沒有猜到結尾。這位江北陳大師看著年少,其實根本是個殺伐決斷的人物。他干脆利落的殺掉陸天風和陸天龍后,陸家就徹底失去了翻盤的希望。

    “其他人呢?”

    陳凡目光掃去。

    金剛寺為首的一個大漢趕緊道:“我金剛寺也服了,從此見陳宗師,當退讓十里。”

    “形意門,服了。”

    “辛家服了。”

    “嶺南飛刀門,服了。”

    諸多和陳凡有冤仇的勢力,紛紛低頭俯首。

    最后陳凡的目光落在了藥神谷眾人身上。

    祁長老微微一顫,卻沉聲道:“陳宗師,你固然強悍,但我藥神谷谷主乃是堂堂真人,更有諸多高手。與其斗的兩敗俱傷,不如我們就此罷手言和吧。”

    “既然冒犯了宗師,我藥神谷自當賠罪。”他說完,又加了一句。

    藥神谷人脈之廣,更在陸家之上。整個華夏的宗師和真人,大多和藥神谷有交情。祁長老自信,哪怕他們得罪了陳凡,陳凡也不敢真的滅掉藥神谷。

    “罷手言和?”

    陳凡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手一抬,一道無形的氣勁已經向祁長老攻去。

    “你怎敢!”

    祁長老大怒,手腕上一串天珠中的一顆,‘噗’的爆裂開來,無數金色符咒當空飛舞,最后在虛空中凝聚成一層金光。這層金光和陳凡的金剛護身咒非常相似,但威力卻要弱小太多。無形氣勁打在上面,頓時和金光同歸于盡。

    “憑這個,也能擋我?”

    陳凡冷然一笑,握指成劍,一記斷山河凌空斬來。

    “嘭!嘭!嘭!”

    祁長老手腕上的天珠,全部炸裂開來,化作九層光幕擋在他身前。這九層金光凝聚成一個厚厚的光罩。祁長老自信,哪怕是宗師出手,他也能撐上一時三刻。只不過心中還在肉疼,他這串天珠,是密宗一位上師前來藥神谷求取丹藥時,換給他的。

    一共十七顆天珠,每一顆都被密宗上師封印了一道護身法咒,足以擋住刀槍的攻擊。

    這十幾年來,已經被祁長老用下七顆,也躲過了七次危機。這一次十顆全爆,固然威力巨大,但從此也代表著他再也沒有護身法器了。

    ‘小子,等我回到藥神谷后,一定要稟明谷主,求他請動幾位宗師真人,聯手圍殺你。’祁長老看著陳凡,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他作為藥神谷長老,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怨氣?

    便是陸家宗師,也不能說殺他就殺他。

    “螻蟻一般。”

    陳凡絲毫沒理,而是持著金線,當空斬下。在祁長老震撼的目光中,那能擋住宗師攻擊的九層光罩,竟然如同刀切黃油般,被金線直接斬開,然后把他從頭到腳,硬生生劈成兩截。

    ‘你怎敢殺我?’

    祁長老雙眼圓瞪,眼睛里還殘留著不可思議。

    他可是藥神谷長老。藥神谷在華夏地位尊崇,雖然實力和陸家只在伯仲之間,但其潛勢力之龐大,便是宗師也不愿招惹。畢竟你再強,總要有求到藥神谷頭上的一天。

    但沒想到,陳凡卻說啥就殺,干脆果斷。

    “老師!”

    靜怡也發出一聲悲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諸多武者靜若寒蟬,如果說剛才陳凡殺陸家宗師時,大家只是震撼。但現在連藥神谷長老都被他隨手劈成兩段,眾人就是徹底被震住了。

    這是個魔王啊,根本不顧一切,不講任何規則情面,隨心所欲。若誰惹到他頭上,任你天大的背景也沒用。

    “現在還有不服的嗎?”

    陳凡收回劍指,環視左右。

    這一次,所有人都低頭俯首,不敢再看他。

    連陸赫軒也深深埋下頭顱,他的所有榮耀和輝煌,都在陳凡那一腳之下,灰飛煙滅,這位陸家大少,估計此生再也不敢和陳凡為敵了。

    青藤李家的李一針更是萬分慶幸,自家實力終究在現實社會多點,沒藥神谷那般交友廣闊,所以最終選擇袖手旁觀,沒想到結果卻是這樣。

    “這少年,終究要名震天下了。”

    陸燕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當年她回來把江北情況報上時,陸家所有人,沒有一個相信。但現在,恐怕全天下無人不知他陳北玄的大名了。

    ps:今天保底第一更奉上,晚上還有一更...唔,算上剛才那更,昨天四更,今天三更,一共七更兩萬字,作者菌已經吐血,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