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3章 轟傳天下

    強烈推薦:

    陸燕雪一路走來,遇到的人見她都露出討好的笑容,有不認識的疑惑,就會趕緊被人拉住,小聲交代:“這是陳北玄的女人。”

    那人往往立刻會變得畢恭畢敬。

    陳北玄這個名字,三天之前,知曉者寥寥,三天之后,武道界已經近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江北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年,登臨宗師之威,更悍然擊殺了陸家家主和藥神谷長老。這個消息,以一種爆炸的姿態,橫掃了大半個武道界。

    而陸燕雪,作為明面上陳北玄的女人,地位在陸家自然水漲船高,現在連執掌陸家的太叔公,見她也會客客氣氣。

    陸燕雪不知道是該悲還是該喜。

    陳凡殺了陸家家主和陸天龍,那都是她的親戚,但她和他們幾乎一點感情都沒有。而現在憑借陳凡的身份,整個陸家人都要討好她,之前在她面前高高在上的各個武者、叔爺,見她都畢恭畢敬。

    陸家失了宗師,就是失了支柱,再也撐不起這么大的盤子。但有不少聰明人,很快發現陸家沒宗師家主,但說不定多個宗師女婿啊?若能把陳北玄困在陸家這艘大船上,那陸家依舊還能這樣旺盛下去。

    也因此,陸燕雪的地位越來越高,隱隱有陸家第一人的態勢。

    她心中思量,走入陸家大堂,看門的兩位內勁武者,見是她,頓時恭敬讓開。

    大廳內,陳凡坐在主位,周圍是一圈陸家高層,而他對面,是個面容清瘦的老者。陸燕雪認識他,這人是顧家家主‘顧世通’,半步化境,地位極高。顧家和陸家都是當世武道大族。

    “小雪,過來。”見是她,陳凡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陸燕雪乖巧的答著,小步走了過來。顧世通抬頭掃她一眼,哪怕六七十歲心性,也不由被這女孩的美艷給微微一震。

    陸燕雪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穿著雪紡瘦身連衣裙,腰間是寬大的黑色緊身腰帶,把小腰勾勒的盈盈一握,腳下是纖細的金色綁帶高跟鞋,配上冷色的淡妝,有一種冷艷逼人之氣。

    ‘好漂亮的小女娃,難怪能讓這位少年宗師都墜入美人鄉。’顧世通心中想著,卻開口道:“陳宗師,您這女友風華絕代,美人配英雄,正與您般配。”

    “顧家主過譽了。”陳凡微微額首,卻沒有反駁。

    而旁邊陸燕雪也露出矜持微笑,更坐實了她是陳凡女人的身份。

    不少顧家人見狀,頓時心中調整了對陸家的態度。本以為陸家失了宗師,應該一蹶不振,卻沒想到還有陳凡坐鎮,那陸家當世大族的地位,還是穩穩當當。

    顧世通寒暄幾句后,就起身告辭。

    被陳凡這一攪合,武道聚會自然開不下去,但三天來,不是由天南地北的武者前來拜見這位新任宗師。其中地位高者,陳凡都會見一面,而每次都會帶著陸燕雪。

    “你知道嗎?自從他們以為我是你的女人后,對我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原先痛罵我是家族叛徒,現在卻無時無刻不在捧著我。我父親由原先一個小部門主管,現在提拔成陸氏集團副總裁,我母親,現在也是某個分公司的總經理。”等眾人散去,陸燕雪突然道。

    “哦,是嗎?”陳凡淡淡回應。

    “你為什么不解釋?告訴他們,我們其實一點關系都沒有?”陸燕雪突然轉過身,目光如炬看著陳凡。

    這個少年,三天之前,只是一個來自江北的煉丹師。三天之后,他已經是明天天下的少年宗師‘陳北玄’。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連顧家家主、一省首富見了他,都得先行禮。能做他的女人,本應該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

    但陸燕雪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從來沒有喜歡過她。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如果有,那也只是一種憐惜和同情。

    “解釋?為什么要解釋?”陳凡平靜道。“我之前說了,要許你一世平安幸福。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你一個無所拘束的身份。從今天起,整個陸家都會把你捧在手心,你將擺脫一切約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未來你若看上誰,嫁給他就是,無需管我。”

    陸燕雪不語,只是默然看著陳凡。

    心中暗嘆,你是給了我一個身份,但卻同樣給了我最大的約束。見到你之后,我又怎么能看上別人呢?包括之前近乎完美男人的陸赫軒,曾經那樣耀眼熾熱,但在陳凡面前,如今也顯得黯然無光。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見過滄海,再看別的湖泊,只是小池塘罷了。看了巫山的云霞,再見別的云彩,也都不值一提。有陳凡擺在前面,其他的同輩男子,又怎么會再入陸燕雪的眼?

    中州,八極門祖地。

    一個手上還纏著繃帶的青年,正在做恢復性訓練。他手中舉著巨大的石鎖,緩緩提起,哪怕會引起手部劇痛,額頭滿是汗珠,他也臉色絲毫不變。

    場地旁邊正站著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子,和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中年人。

    “百勝恢復的不錯,才幾天,斷手已經接回,可以進行鍛煉了。”中年人徐徐道。

    “穆師叔,門中僅剩的療傷圣藥都給了大師兄,您....”女子低頭歉疚道。

    “小蠻,這個你無需內疚。百勝是我八極一脈未來的希望,宗師種子,他若廢掉,就是斷了我八極未來幾十年的氣運。”穆山笑道。“況且我是內勁巔峰,恢復能力數倍于他。哪怕不靠丹藥,也只是多花幾個月的事情。”

    “可是穆師叔....”郭小蠻還是很傷心。“都怪那個該死的陳北玄。”

    想到那個打賞兩人的少年,她就恨得牙癢癢。

    “宗師不可辱,這只是給我和百勝一個教訓罷了。”穆山搖頭道。

    “誰說他是宗師的?那么年少,也能當宗師?我看穆師叔你們是被他嚇到了。他說不定只是個橫練高手呢。”郭小蠻不服氣的道。

    穆山不語,但心中也不是沒有懷疑。

    他回到門內后,越想越不對勁。陳凡從頭到尾只是出了一掌,受他一拳罷了,這樣的能耐,一些橫練修到巔峰的人物,也能做到,比如‘橫練大師’。

    “難道真是我想錯了?”穆山低頭暗道。

    橫練大師和宗師可是兩個概念。宗師才是真正縱橫無敵的人物,區區橫練大師,八極門并不懼之。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起。

    穆山一接聽后,就臉色大變,等他放下手機時,臉上已經一片凝重之色。

    “怎么了?穆師叔?”

    郭小蠻擔憂問道。在舉著石鎖的高百勝,也停下來,扭頭看他。

    穆山眼中神色變幻數次,最終還是嘆口氣道:“就在剛才,陳北玄在武道聚會上,當著眾多武者的面,擊殺了陸家家主。”

    “陸家家主?”郭小蠻還沒反應過來,高百勝已經神色一變。“那不是宗師級人物嗎?”

    “不錯。”穆山苦澀道。

    高百勝愣在當場,臉色由黑變白,由白變紅,最終鐵青一片。他扔下手中石鎖,頭也不回的,就大步向房間走去。

    郭小蠻在身后叫他,他也不聽。旁邊的穆山嘆口氣道:

    “任他去吧。”

    “這是一道坎,他若不跨過,永生都沒法窺探宗師之位。”

    “穆師叔,那陳北玄真的是宗師嗎?”郭小蠻到今天還沒法置信,一個比他們還小的少年,怎么能成為宗師呢?

    越是修習武道,越知道武道的艱難,每前進一步,得付出多少辛苦代價。便是絕代天驕,也往往卡在宗師之下,要苦熬修為,最終厚積薄發一口氣突入。

    而陳凡仿佛從石頭中蹦出來,一出手,就登臨宗師,震動天下。

    “陸天風是貨真價實的宗師,名震南方武道界數十年。陳北玄能當眾殺他,哪怕不是宗師,也和宗師無兩樣。”穆山默然說著,眼中閃過一絲黯淡。

    他回到門內時,也抱著一絲希望。認為陳北玄可能是橫練高手,或者使用秘法,才擋住他那一擊。但現在消息傳來,徹底把他所有的希望都打碎了。

    ‘我和百勝這有生之年,估計沒法超過陳北玄了,想要報仇,也只能指望振堂了。’

    穆山悠然看著遠方。

    這樣的消息不僅在八極門,在顧家,在太極,在形意,在眾多武道世家流派中,都傳著以下對話:

    “你聽說了嗎?江北出了個少年宗師。”

    “你是說江北陳大師?這消息老早前就聽過,扯淡而已。”

    “不是扯淡,就在今天上午,陸家家主被人當眾擊殺了。”

    “什么!陸家家主,陸天風嗎?他可是堂堂宗師啊,竟然被人殺了?誰殺的?”

    “楚州陳北玄!”

    陳凡幾乎以一種無敵的姿態,瞬間橫掃了半個華夏,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少年,一躍成為當世傳奇,最年輕的宗師!

    ps:保底第二更奉上。作者菌馬上會把感謝名單添加上來。唔,明天會繼續三更的呢,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