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4章 冰原垂釣

    強烈推薦:

    北加拿大,西北地區,大熊湖。

    西北地區是加拿大最靠近北極圈的地區之一,這個方圓117萬平方的土地,由于臨近北極冰洋,常年溫度在零下40度,居住人口也只有42000人。

    大熊湖是加拿大最大的湖泊,占地3.1萬平方公里,水深在400米左右。這里常年冰凍,無法通行,從天空上看去,如同一個巨大的冰鏡。

    此時,在湖中的一個小島上,正有一個老者坐在那。

    老者滿頭白發,但容貌卻異常年輕,他穿著一襲白衣,周身全是冰霜,坐在那紋絲不動,仿佛亙古就立在湖泊上的冰雕。在他面前,厚厚的冰蓋被鑿出一個拇指大小的冰洞,他正對著這個小洞垂釣著。

    但老者的垂釣與普通人不同,

    他手中無竿也無繩,竟然只是一只手虛抬,從他手上,蔓延出一道白色的絲線,這道釣繩仿佛是真實的,一直延伸出去,深入冰洞,仿佛不知有多少米遠。

    陸天風若是看見,必然要瞠目結舌。

    陸家云手可剛可柔,可凝氣成絲。但這種絲線不能持久,很快就會消失散盡。而老者坐在這里已經長達三天三夜,那道白色絲線從來沒斷,穩定如鋼繩一般。這手出神入化的掌控力,不知勝過陸天風幾個層次。

    “呼!呼!呼!”

    一架直升機從遠處飛來,逐漸減低,離地面有數十米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凌空躍下。

    他在半空之中時,就猛的雙手張開,如同鳥翅一般。從他背后蔓延出白色的霧氣,這些霧氣凝聚成傘狀,竟然讓他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那人影走過來,是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男子一頭黑發,但容貌卻棱角分明,眼睛深邃,無比俊美,赫然是個混血大帥哥。若是被國內的女粉絲見到,必然要連聲尖叫。

    而若有北加拿大的上層人士在,必然會認得,這混血男子是加拿大華人圈的領袖級人物,身上有著諸多榮耀和議員的身份,地位尊崇。更隱隱傳說,他是華人圈中的龍頭,洪門大佬,暗中掌控著諸多軍火、賭場、毒/品的交易,手中流過的利潤,每年都在數十億美元之上。

    但這混血男子走到老者身邊,卻畢恭畢敬的束手,用字正腔圓的漢語道:

    “老師!”

    “嗯!”

    老者緩緩睜開眼睛。

    ‘呲啦!’虛空中仿佛打出了一道閃電,在老者正前方飄落的雪花,突然被氣化。老者的目光已經凝聚如同實質,可以干涉現實。

    混血男子見狀,更是深深底下頭顱。

    他知道,這是因為老者的精神力量已經強大到頂點,不由自主外溢出來。想到這,混血男子滿是崇敬道:“雷師,您距離神境越來越近了。”

    “還差得遠呢。”老者的聲音有些生澀沙啞,仿佛許久沒有開口。“神境飄渺難得,古今中外,以武道入神境者,屈指可數。我此時僅僅將真氣修煉到圓滿,邁進化境巔峰而已。”

    “內勁練體,化境練氣,神境練神。”

    “想要踏入神境,單單憑借肉身和真氣是不夠的。神境如神,必須把精神錘煉到虛空生電,以念御物的境界,方可有機會一窺那至高武道之境。”

    老者一字一句說著,混血男子束手恭立,耳朵豎直,不敢遺漏一個字。

    因為老者所說的,可謂是當世武道最高層次的機密,一般宗師都無法觸及,也只有老者這等不世出的人物,才能感悟到。

    “你到這里,找我有何事。”老者徐徐說完,才終于問起。

    他在這北極冰原上面,已經閉關十年了,每日就是垂釣煉氣,渴了就飲冰湖水,餓了就殺猛獸充饑。正是依靠著里偏僻孤寂,無比靜謐的環境,他才能將心神投入到武道中,專心一致,將自身的真氣與天地間無窮的元氣逐漸結合在一起,武道漸漸通神。

    這混血男子是他手下最杰出的弟子,代替他掌控半個北美的華人圈,如非必要之事,絕對不會來打擾他的修行。

    “雷師,林虎師弟死了。”混血男子低頭道。

    “嗯。”老者面色不動。

    他有眾多弟子,林虎只是其中之一,并不算杰出。死了就死了吧,若每個弟子出事都要來找他,他哪還有時間修習武道呢?

    “打死他的人,是個十七歲的少年。”混血男子繼續道。

    “哦?”老者似是提起了一點興趣。

    林虎雖然在他弟子中不算優秀,但也是內勁巔峰,得傳了他的千機引秘術。

    這樣的大高手竟然被個十七歲的少年擊殺掉,哪怕以老者的見識城府,也都微微詫異。不過也僅僅是些微驚奇罷了。

    他如今站在當世巔峰,放眼全球堪與對手者,不算那些避世不出的神話人物,也只有寥寥幾人。這樣的少年英才,他一生中見過不少,甚至還殺過幾個,算不得什么。

    “那人名陳北玄,不久前踏入了化境,被尊稱為‘少年宗師’!”混血男子再次道。

    “少年宗師!”老者微微動容了。

    宗師之道何等艱難!老者當年也是三十歲之后,才觸摸到這個境界。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竟然能邁入宗師之境,這天縱奇才,真是可怖可懼。不過到了老者的境界,也知道有幾種特殊的秘法或神藥,可以強行把人推入化境。不過那樣的秘法,恐怕也只有那些真正的隱世道派或老怪物才有。

    而且這種化境,潛力已盡,幾乎沒有前途可言。

    “不錯,三天前華夏傳來消息。那人當著眾多武者的面,硬生生擊殺了臨州陸家的家主‘陸天風’!”混血男子顫聲說著,盡管他多次聽到這個消息,還是感覺不可思議:

    “而且觀戰者說,陸天風在他手中,如同玩具,從頭到尾,都未傷到那人分毫。有推測,那人是內外皆修的‘化境、橫練’雙重宗師。”

    “啪嗒!”

    老者手中的絲線竟然斷掉了,那斷了一截的絲線沒有消失,反而漂浮在冰面上,如同實質。

    “雷師!”

    混血男子大驚。

    他知道,自己老師自從來這冰原苦修后,就一直維持著這段絲線。每日灌注真氣,讓它逐漸凝實延伸,最后已經如同實質,并且不知道在這冰蓋下面長到了多少米。

    今日竟然憑空斷掉,可見老者聽到消息后,心神何等不穩。

    “無妨。”老者面容不動,但眼中的電光卻越來越盛,如同兩截明亮的光柱一般。“陸天風雖不成器,也是成名數十年的宗師。當年他與我暗中交過手,雖然被我所敗,但若想殺他,以當時的我,還做不到。”

    聽聞老者所說,混血男子頓時失色。

    眼前這個老者,可是整個洪門乃至海外公認的第一宗師,不世出的大人物。連他都自承不如,那陳北玄又強大到何等程度。

    “宗師如龍,敗一個宗師容易,殺一個宗師難,如殺雞般殺宗師更是難如登天!”老者說著,突然猛的站起身來。

    他原先佝僂著身軀,看著瘦小。但此時腰背一挺,卻如同直插長天的雄峰,又如絕世劍客拔出神劍,鋒芒畢露,威壓四方。

    “不過那是十七年前,今日之我。殺他陸天風,又何須雙手?”

    老者說著,猛的一跺腳。

    轟然之間,以他為中心的方圓百米冰蓋,盡數炸裂,湖水奔騰。

    破裂的冰蓋中,一個籠罩百米,密密麻麻的白線組成的絲網竟然憑空浮起、在絲網之中,無數條鮭魚、湖鱒、白魚在活蹦亂跳,使勁掙扎,甚至包括一條兩米多長的海豹。但這絲網看著纖細,卻無比柔韌,任你如何使勁,也無法掙脫。

    “這...這....”

    混血男子瞠目結舌,眼前這方面上百米的絲網,竟然不是真實,而是純粹的真氣凝聚而成。這網中上千條魚,起碼有數噸重。老者竟然只憑借真氣,就能舉起數噸重物,這實力是何等可懼可怖!

    “十年之前,我練氣成一道絲線,這十年中,我每時每刻不坐在這里,編練這氣網。十年之后,此網已經遍布百米,可縛蒼龍。我有著這千機氣網,殺他陸天風,又怎需動一根手指?”

    老者哈哈大笑。

    只見這上百米方圓的氣網,竟然哐當之間,凝如道道鋼線,猛的往中間一籠。

    “撕啦!”

    無數條肥美的海魚,竟然被憑空切割成無數肉塊,每個肉塊只有一指頭大小,尺寸驚人一致。漫空的血雨灑下,籠罩住了數百米的冰原,從高空望去,仿佛冰湖上面,綻放了一朵血花。

    “雷師!”

    混血男子情不自禁的跪倒在地。

    這等手段,已經非常人能夠想象,武道到此境界,與神明又有什么兩樣。

    老者負著手,大步離開,沒有再看眼前這待了十年的地方一眼。虛空中,他的聲音遙遙傳來:“啟程,我要去華夏,會會這個陳北玄。”

    “是,雷師!”

    混血男子猛的抬起頭,眼中滿是驚喜。

    十七年了,自從十七年前敗給那個如神魔一般的男子后。這位威震海外的不世出大宗師,終于要重履華夏了。

    “陳北玄、葉南天,你們等著。這一次,我洪門要把所有仇,統統算回來。”

    混血男子目放寒光。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馬上去寫第二更,今晚會三更的呢,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