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5章 前往藥神谷

    強烈推薦:

    “金剛寺獻上本門秘法,金剛不壞身。”

    “我要它何用?”

    “青藤李家送上一枚五百年老藥。”

    “這到有些用處。”

    “形意門的孫無敵在門外賠罪。”

    “讓他等著。”

    陸燕舞一件件的將各家送上來的賀禮和賠罪名單讀出來,等陳凡拿主意。金剛寺、形意門、辛家這些既然得罪了一位宗師,自然誠惶誠恐的送禮道歉。

    “嶺南的丁一刀送上一艘7000萬美元的豪華游輪....”讀到這,陸燕舞都感覺有些好笑。

    丁一刀是丁彭的師父,內勁大成,一手飛刀絕技號稱十步之內,比子彈還快。他見陳凡搖身一變成為當世宗師后,竟然屁顛顛的將自己新購買的一艘豪華游輪送了上來。

    “哼,游艇都有了,只怕接下來,就有人給陳宗師送嫩模美女了吧。”

    靜怡女士站在一旁,冷聲嘲笑道。

    她這幾天活的非常憋屈,陳凡當著她的面,將她的師父祁正言斬成兩截,又把藥神谷的尊嚴狠狠踏在腳下。靜怡本以為自己也要一死,沒想到陳凡卻把她留了下來,只是拘束在身邊。

    靜怡女士全名叫‘周靜怡’,她雖然現在沒被綁著,也沒帶手銬,活動自由。甚至連幾件法器都在身上,但她卻絲毫沒有逃跑的想法。

    陳凡太強了!

    周靜怡的老師,祁長老是入道巔峰大術士,手上戴的那串天珠,更是密宗上師的護身法器。一共十七道護身法咒,每一道都需要上師加持一個月才能刻入天珠,十七道就是十七個月。

    但實際上,上師怎么可能十七個月只做一件事呢?所以上師一共花了六年零五個月,才煉成那件護身法器。最后若非有求于藥神谷,也不可能將這法器予人。

    但就是這樣一位修法真人全力煉制的法器,卻擋不住陳凡一擊。此時周靜怡心中,對谷主是否是陳凡的對手,都有些懷疑了。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陸燕雪反擊道。

    陸燕舞此時只能抱胸站在一邊,不敢插嘴。這兩女人,一個據說是陳凡女人,一個是陳凡特意留下帶在身邊,而且還是氣質大美女,兩人斗起來,她插進去就是找死。

    她陸燕舞雖然身份尊貴,但在一位少年宗師面前,卻不值一提。

    “陳北玄,你是堂堂宗師,把我留下干什么?準備當小情人養嗎?”周靜怡扭頭不看陸燕雪,而是直視陳凡,譏諷道。

    陸燕雪也趕緊看向陳凡,心中緊張,她也怕是這樣。

    陳凡坐在紫檀木椅上,手中端著香茗,聞言放下茶杯,起身道:“也罷,這里事情差不多了。我們該去做正事了。”

    “什么正事?”陸燕雪一愣。“你要離開?”

    陳凡不答,而是對周靜怡道:“你不是在疑惑我為什么不殺你嗎?很簡單,我需要你帶我去藥神谷。你藥神谷敢組織圍攻我,那我取你藥神谷內的所有千年靈藥作為賠禮。”

    “你敢?”周靜怡一雙美眸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議道:“你殺了我師父不夠,還要去強奪我們藥神谷的千年靈藥?”

    “你還是殺了我吧,我不會帶路的。”周靜怡說完,閉上眼睛,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勢。

    陸家兩姐妹也微微不忍。

    周靜怡容貌雖然只是清秀,但氣質如詩如畫,充滿禪意。這樣一個清麗可人的美女,若被陳凡當場擊殺,只會讓人惋惜遺憾。

    “可以。”陳凡淡淡道。“反正知道藥神谷所在地的人多得是,你只是個向導而已,并非無可替代。我殺了你之后,再血洗整個藥神谷滿門,作為你拒絕我的代價。”

    “你!”周靜猛的睜眼,死死瞪著陳凡。

    陳凡站在那,眼中一片淡漠,神情絲毫不像在開玩笑。

    北玄仙尊言出法隨,比皇帝的金口玉言還要貴重,又怎會開玩笑呢。

    “好,我答應你。”周靜怡臉色又青又白,終于低頭俯首道。她相信陳凡絕對能作出這樣的事情來,陸天風、陸天龍、祁長老,哪個不是身份尊貴的一方執掌,卻被陳凡說殺就殺,這樣一個魔王,藥神谷惹不起。

    “那就出發吧。”

    陳凡轉身而去,陸家兩姐妹愣了愣后,也連忙跟了出去,只剩下周靜怡站在屋中,秀氣的小拳頭死死攥緊,眼中閃過無盡的羞辱與無奈。

    在陸家眾人的錯愕中,陳凡帶著周靜怡和銅山,直接就離開了臨州。

    他們本以為陳凡擊殺陸天風,掌控整個陸家后,會大肆享受揮霍一番。陸家甚至為此專門抽出了幾個億的現金,供陳凡花銷。陸燕舞最近的工作,就是專門伺候陳凡,把這位宗師服侍好了,陸家的地位和勢力才能繼續維持下去。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陳凡就這樣拍拍屁股走人,沒拿陸家的一分錢。

    連周靜怡都非常詫異:“你知道臨州陸家這些年積攢下來多少家產嗎?單單明面上的公司股份,市值就在上百億。更不用說其他暗地里的資產。你一分錢都不要,就這樣離開了?”

    哪怕是宗師,想要賺到上百億,也非常艱難。

    畢竟這是現代社會,你再能打,能打的過導彈大炮?

    “你的目光太淺顯了,又怎知道我的境界。”陳凡依靠在座椅上,淡淡回答。

    錢對他算的了什么?藥神谷的那些千年老藥才是重點,有這些靈藥后,他說不定能一口氣凝聚道體,邁入通玄境界。到時候天下之大,豈不任他縱橫?

    “狂妄自大。”周靜怡低頭,嘴中小聲嘀咕。“哼,你就繼續自大下去吧,等到了谷內,看谷主怎么收拾你。”

    作為藥神谷弟子,她對谷主充滿信心,畢竟那可是修法真人,一代丹王。況且藥神谷又不止丹王一人,還有眾多長老、供奉,那么多入道、內勁強者聯手,便是宗師也有去無回。

    兩人此時正坐在南下的火車上。

    以陸家的能耐,讓銅山免檢入座,是很正常的事情。

    陳凡沒要臥鋪,而是選了商務硬座,銅山一個人就占據了一排座椅。周靜怡只好和陳凡坐在一起,她忍不住道:

    “你為什么不坐飛機?讓陸家把這大塊頭托用去算了。”

    “不安全。”

    陳凡平淡吐出三個字。

    飛機固然快,但它在萬米高空,一旦出事,以陳凡現在的能耐,也幾乎十死無生。還是坐火車更方便。況且陳凡并不著急,他有大把的時間,慢慢來做這件事。

    周靜怡氣結,干脆懶得和陳凡說話。

    三人就這樣在一路沉悶中,隨著火車駛往南方。

    藥神谷在苗疆的十萬大山中,隱藏極深,幾如世外桃源。外人最多只知道大致方位,并不清楚具體位置。這才是陳凡一定要帶著周靜怡的理由,他懶的去細細搜尋,直接找到地方,打上門去,強搶靈藥就行。

    兩人首先到了嶺西首府,除了火車站之后,眾多的出租車司機就一擁而上,紛紛來拉客。銅山往前面一站,他們頓時被嚇住了,止步不前。

    “從這里到藥神谷有多遠?”

    陳凡淡淡道。

    “先坐車到龍首市,然后從龍首市坐車到下屬的山陽縣,最后從山陽縣的臨山鎮入山。再往山里走三天左右的路程,差不多就到了。”周靜怡道。

    “這么遠?你們每次出山,要花費這么長時間?”陳凡微微皺眉。

    “哼,如果不是躲這么遠?我藥神谷早就被你們這些求藥的人踏破大門了。”周靜怡沒好氣的道。

    “我不是求藥的,我是來搶藥的。”陳凡半天回了一句,頓時把周靜怡氣的半死。

    天色已晚,三人就在省城東華市住了一宿。周靜怡沒給他省錢,直接找了東華市最豪華的五星級大酒店,選了總統套房,一夜至少上萬塊。

    陳凡毫不在意的刷了卡。

    他雖然錢大部分給了安姐姐,但還留著幾張銀行卡在身上,每張卡里少則數千萬,多則上億。

    第二天,三人決定包輛車,直接去臨山鎮,就不需要費那么多功夫四處轉車。

    ps:第二更奉上,唔,天氣轉涼,感覺有點感冒啊。不過會把第三更寫出來的呢,只是第三更可能會晚點,小伙伴們還是先睡了吧,等明天起來再看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