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8章 藥神谷的規矩

    ps:章節名打錯了呢,這就是第178章的,不影響大家觀看。

    “仙師,這些人都是來求取仙藥的。”

    老李趕緊躬身拜道。

    只見這幾個人都穿著黑色勁裝,但并非古代服飾,顯然藥神谷雖然隱居避世,但和現代社會依舊有很緊密的聯系。

    為首的是一個青年男子,他眉宇間帶著凌人傲氣,冷哼道:“不是告訴你們,這段時間谷內不接待訪客嗎?怎么還把人帶來了?”

    “這個...這個....”老李一陣尷尬,他總不能說這群人出手太大方,他最終沒忍住吧。

    “算了,不和你計較這些。”青年男子也知道老李的為人,而是扭頭看向祝云濤等人。他的目光落在銅山和周靜怡身上是都微微一頓,但很快就就過去了。

    銅山雖然身材高大,但在青年男子眼中,也是虛架子。而周靜怡則帶著帽子,壓低帽檐,他并沒有認出來,只是感覺這女子有點眼熟的樣子。

    “就是你們要來谷中求藥的?”青年男子淡淡道。

    “是的,仙師,在下是中海祝家的祝云濤,這是舍妹。這位則是陳先生和周女士。”祝云濤也從震驚中緩過神來,趕緊介紹道。

    “我不是什么仙師,我只是個看大門的而已,叫我孟天就行了。”

    孟天雖這樣說,但眉宇間的傲氣卻絲毫不減。

    祝云濤哪敢信他的話,孟天能從數米高的城墻上一躍而下,毫發無傷,這已經是超凡的能耐了。況且宰相門前七品官,真得罪人家,恐怕連著第一道大門都進不去。

    “仙師過謙了。”祝云濤陪著笑臉,悄悄送上一張銀行卡,上面特意貼著紙條,標上數額和密碼,一連串的零,總共一百萬。

    孟天不動神色的收下了。

    真正看不上錢的,是谷內那些長老、丹師們,他只是個供奉武者罷了,日后要經常行走世俗社會,錢這玩意自然多多益善。

    見孟天收下錢,祝云濤頓時松了口氣。

    孟天臉上也浮起一絲笑容道:

    “哎,你們來的確實不湊巧,最近這些天,谷內的長老丹師們,都聚在一起商討一件大事,所以估計沒時間給你們煉丹制藥啊。”

    “啊?是什么大事?竟然驚動谷內眾多仙師?”祝云濤等人都非常奇怪。

    孟天笑而不語。

    只有陳凡猜到,估計是他擊殺祁長老的消息傳回來,已經引起藥神谷震動了。堂堂入道巔峰的長老被殺,嫡傳弟子周靜怡也生死不知,藥神谷的這些長老們豈能坐得住?

    不過這種事,他們顯然是不會和這些世俗人說的。

    “也罷,就先帶你們進去安頓下來,看看長老們和丹師們怎么說。”孟天沉默片刻,似是下定決心,咬牙道。

    祝云濤大喜,又趕緊塞上一張卡。

    孟天收下,叮囑道:“進去保持安靜,別亂說話,沖撞丹師們會被逐出山谷的。”

    “是是,我等知道了。”祝云濤等人連連點頭。

    藥神谷的谷口被青石城墻封住,里面一點情況都看不出。

    但進了谷內,就會發現山谷非常寬闊,足有十數個足球場大小。在谷內是密密麻麻的建筑,許多兩層或三層的小樓房,不少樣式還是民國時候的建筑。

    谷內并非陳凡想的那樣,直有一些入道者和武者,還有許多普通人生活在這里。估計都是藥神谷這些長老丹師們的弟子、親友、后代。畢竟他們在這藥神谷生活數百年,不可能只靠幾個人就存活下去。

    而在山谷正中心,是一座座依山修筑的大殿。青石大殿都非常高大,一路綿延到山上。男子指著建筑群道:

    “那里是藥神殿,谷主所在,長老和丹師們都聚在那討論修煉。而下面這些居民區,則是我們生活的地方。”

    “不知道谷主能不能出手呢?”祝云濤小聲問道。

    “呵呵,谷主是何等人物,天上仙人一般的存在。到時候能求到一位長老為你們出手,就算你們的大幸了。”孟天冷笑道。

    這時,前面走來一群人,當頭的是位面容肅然的中年人。周圍人看到他,紛紛讓開道路,低頭行禮,顯然中年人身份極高。

    青年男子見了,趕緊湊過去笑道:

    “胡丹師,這些人都是來求丹尋藥的。”

    藥神谷中,地位最高的自然是谷主,其次是幾位長老,接下來就是丹師。所謂丹師代表著你能煉丹制藥,他們地位崇高,比一般的入道者和武者都要高得多。

    這位胡丹師就是藥神谷專門負責接待客人的。

    “哦?”胡丹師微微皺眉。“不是說最近不接待訪客嗎?怎么還把他們帶進來?”

    “這個...”青年男子尷尬直笑。

    “哼。”胡丹師早知道他們的脾性,冷哼一聲沒有再做糾纏,而是轉向祝云濤等人道:

    “幾位先生,近些天封谷,長老和諸位丹師正在商量要事,你們若想求取丹藥,不如在這里居住幾天如何?”

    他說完,指著周圍旁觀的一群人道:

    “他們也是這些天來求藥的,只是暫時都得等在這。”

    果然,祝家兄妹看去,見到這些人都穿著名貴品牌,和谷內其他人格格不入,顯然都是外來求藥的富豪、高官。

    “可是,我父親正身中奇毒,等不了那么久啊。”

    祝云濤臉色微變道。

    他這一路行來,已經耽擱三天了,返程如果再加上三天,可能就要七八天。閑道長也只能保證他父親十天半個月的壽命罷了,再久毒素就蔓延開來,大羅金仙來也難救。

    “哎,沒辦法啊,這個非我能做主。”胡丹師搖頭道。

    “胡丹師,您看能不能想想辦法。”祝云濤上前幾步,想按照之前那樣,塞卡送禮。結果胡丹師袖袍一揮,冷喝道:

    “我藥神谷要什么沒有?你便把億萬家產奉上,長老們都不入眼。”

    祝云濤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將銀行卡換成了一塊名貴的羊脂玉。胡丹師臉上才露出一絲笑容道:

    “也罷,既然你們這樣心誠,到也不是沒路可走。”

    胡丹師指著這條一直延續到青石大殿的石板小路道:

    “按照我們初代谷主定下的規矩,求藥者若是心靈至誠,能從此一路跪拜到藥神殿的話。那么長老們無論如何,都得答應出手救治他。”

    眾人望去,這條石板路道藥神殿,足足有數百米。一路跪拜下去,豈不是得把膝蓋和額頭都磨破了?祝若涵想到這,頓時花容失色。

    倒是祝云濤臉上神色變化,最終咬牙道:

    “好!為了父親,這點事又算得了什么?”

    他說完,哐當一聲拜下。

    胡丹師贊許的點點頭,眼中帶著得色。

    藥神谷制定這個規矩,為的就是體現宗門的威嚴。你看這些求藥者都要跪拜而來,對我等丹師是何等尊敬,那就勉為其難,為他們出手一次吧。

    “小伙子有心了啊。”

    “不錯,一般人都做不到的。”

    “他不是祝家的祝云濤嗎?我去中海時見過,祝家這是有福啊。”

    旁邊的其他求藥者也紛紛贊道。

    聽了周圍眾人的稱贊,祝若涵又眉飛色舞起來。她這一生最驕傲的兩項,一個是自家的容貌,一個就是有個能耐的哥哥。

    倒是陳凡微微皺眉道:

    “他們只是求藥而已?又不是你的信徒奴隸,為什么要他一路跪拜?這太折辱人了吧。”

    “哼,這是我藥神谷的規矩,豈容你區區小輩質疑。”胡丹師聞言,頓時臉色一冷。他作為藥神谷丹師,什么時候有人敢質疑他?何況還是個小家伙。

    “不過我丑話說在前面,求藥貴在心誠。”

    “你連這點心意都沒有,我看就不是誠心來求藥的。到時候哪怕長老們商量完畢,我也會將此事稟明他們。”

    胡丹師這話一說,頓時不少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看向陳凡。

    “像你這等膽敢頂撞丹師的,若不是胡丹師寬宏大量,早將你逐出去了。”孟天冷聲道。

    連祝若涵也撇嘴道:“我哥都沒說什么,你在這里插什么嘴?”

    祝若涵早就看陳凡等人不順眼了,尤其那個戴帽子的女的,和她哥眉來眼去。祝若涵有個閨蜜就一直喜歡祝云濤,她自然向著閨蜜,對周靜怡越發敵視。

    “哎,這小子不懂事啊,丹師們身份尊貴,豈是你一個小家伙能頂撞的?”

    “他現在嘗到苦頭了吧。”

    “呵呵,白跑一趟。”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不少人還搖頭嘆氣。

    胡丹師更得意了,撫著胡須,一派高人模樣。

    藥神谷作為當時藥道大宗,就應該有這樣的氣派和規矩。若阿貓阿狗都能上來求藥,豈能體現出我藥神谷的威嚴?

    “誰說我是來求藥的?”

    陳凡忽然道。

    他這話一出,大家都是一愣,包括胡丹師也猛的皺眉道:“不是來求藥,入我藥神谷干什么?來挑釁不成?”

    “呵呵?怎么可能,我藥神谷這么多長老高人在此,憑他也敢挑釁?”孟天好笑搖頭道。

    連祝若涵和祝云濤都很詫異,陳凡不求藥,跑來做什么?

    這時,只見陳凡猛的踏前一步,喝道:

    “楚州陳北玄,前來拜會藥神谷谷主!”

    聲音如同滾雷一般,轟然傳去,浩浩蕩蕩,傳遍周圍數十里。再配合山谷周圍的山壁回聲,更是似雷霆轟鳴,巨炮砸落,震的人耳暈目眩,不知所措。

    “你?”

    周圍眾人都目瞪口呆,胡丹師更是指著他,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