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79章 聯手圍攻

    藥神谷,中央大殿。

    諸多長老和丹師們正盤腿坐在其中,激烈爭辯了,幾位內勁巔峰的供奉也坐在那,偶爾插上一句。這樣的爭論已經持續了好幾天。

    從臨州陸家的消息傳來那一刻,藥神谷就再也沒有安寧過。

    祁長老在藥神谷中地位尊崇,是位列第三的長老。這樣的一位長老卻被陳凡一指所殺,藥神谷怎能忍下這口氣?

    “還有什么好廢話的?請谷主召集大家,我們這么多入道者、武者聯手,還殺不了他區區陳北玄嗎?”一個性格火爆的黑袍老者大聲道。

    “呵呵,五長老,你以為你是誰啊?雷千絕還是葉南天?連陸天風都死在了陳北玄手中,人數再多上去又有什么用?”旁邊一位豐腴的美婦冷笑道。

    “周紫瑜,你不要忘了,你妹妹還在他陳北玄手中呢。現在生死不知,你卻在這里對我冷嘲熱諷?”黑袍老者怒道。

    “正是因為靜怡在他手里,我才這樣說。宗師有多厲害,大家又不是不清楚?那是能用人堆死的?況且現在都什么社會,一群人去圍攻陳北玄,當他是傻子?不會跑嗎?”豐腴美婦嗤笑道。

    “你....”黑袍老者氣的滿臉通紅。

    “好了好了,老五,紫瑜。大家都冷靜一點。”坐在首位,面容古稀的老者開口道。

    他是藥神谷的大長老,谷主不在時,以他地位最高,身份最終。五長老與周紫瑜聞言,都只能哼一聲,不再出聲。

    “老三的仇,不能不報。但指望我藥神谷一家,顯然是不可能的。陳北玄不是固定靶子,我們這么多人去圍攻他,他見識不妙不會跑?”大長老搖頭道。

    “老大,你這什么意思?”黑袍老者瞪眼道。

    “我的意思很清楚,大規模出動圍攻陳北玄是不可能的。宗師如龍,有來去縱橫之能,圍不住。但若谷主請動兩三位宗師、真人聯手,那圍殺他,就有七八成的把握。”古稀老者緩緩道。

    “不錯,他陳北玄再強,能同時敵得過三位宗師聯手嗎?更何況谷主還是修法真人。武者和術士合力之威,可遠勝于單獨的武者。”大家齊齊振奮道。

    “可是,能請動這么多宗師嗎?”有人擔憂道。

    “小七,你這就白擔心了。我藥神谷這么多年煉藥,積累下來的人脈,請動幾位宗師真人,還是輕而易舉的。”大長老笑著搖頭道。

    “不錯,到時候就看他陳北玄怎么死了。”黑袍老者冷笑道。

    眾人都紛紛點頭。

    只有周紫瑜眼中閃過一絲憂色,她妹妹可還在陳凡手上,但大家好像都忘記了一番,全都沖著陳凡去了,絲毫不管周靜怡。

    “他陳北玄要是識趣,就應該乖乖上門負荊請罪,否則我藥神谷天威之下,還不把他碾成齏粉....”

    一位青年丹師正不屑譏諷時。

    外面忽然傳來滾雷一般的聲音:“...陳北玄前來拜會藥神谷谷主!”

    “啪嗒!”

    大殿周圍的玻璃全部炸裂開來,眾人坐在殿內呆若木雞,不知所措。過了許久,黑袍老者才挑起來不可思議叫道:

    “這混蛋竟然真敢來了?他要一個人挑戰我們藥神谷不成?”

    當陳凡以雷言道音喝出那句話之后。

    整個藥神谷仿佛從睡夢中驚醒,瞬間沸騰起來。無數人從房間中探出頭,更有諸多人影如同飛鳥般急奔而來。

    祝云濤跪在地上,震撼的抬頭看向陳凡。

    此時陳凡背手傲立,再沒有一絲絲平凡無奇,就仿佛絕世劍客拔出神劍一般,鋒芒畢露,有睥睨天下的氣魄。

    “你...你...你,你是陳北玄?”

    胡丹師指著陳凡,滿臉駭然,結結巴巴的道。

    “不錯,就是他。”周靜怡嘆了口氣,拿下英倫女式帽,露出滿頭青絲和絕世容貌。

    “靜怡,竟然是你...這么說,他真的是陳北玄?”胡丹師自然認得這個女子,畢竟他們一起在谷內生活了數十年。

    見到傳聞被陳北玄扣押的周靜怡,胡丹師徹底死心了。

    對陳北玄,只要是藥神谷的人都不會陌生。畢竟這段時間,他就是藥神谷的主角,大家無數次痛恨唾罵他,但同時也帶著絲絲嫉妒。

    一個不到二十的少年,就能晉級宗師,名動天下。

    藥神谷雖然號稱避世,但只是躲避世俗界罷了,和武道界與術法界依舊有緊密聯系。但是平時罵幾句無所謂,真見到陳北玄本人時,胡丹師只覺腿都在發軟顫抖。

    這可是一言不合,就殺了陸家宗師的人物啊。祁長老是藥神谷第三長老,地位尊崇,也被他說殺就殺,這樣一個天殺星站在面前,還被自己訓斥過,胡丹師怎能不怕。

    不僅是他,周圍的孟天等人,也都渾身顫抖。

    只有祝若涵眨著大眼睛,搞不清楚怎么回事。這個小家伙怎么突然換一個人似的,那般霸氣外露,就仿佛見到她父親盛年時縱橫商場的模樣。

    此時中央大殿內,諸多長老丹師們早就躍出,紛紛向這邊趕來。數百米的距離,在這些武者、術士面前,也不過幾分鐘時間。

    “陳北玄,你竟然踏入我藥神谷?”黑袍老者奔在最前方,上來就怒喝道。

    “怎么,你藥神谷是什么禁地,我進不得?”陳凡背著手,悠然問道。

    “老五,面見宗師,不得無禮。”大長老訓斥一句,然后拱手道:“陳宗師,你乃堂堂武道宗師,不知來我藥神谷,有何貴干?”

    “你門派的祁正言暗中算計我,還與人聯手圍攻我。你藥神谷當給我賠禮道歉。”陳凡淡淡道。

    “祁長老圍攻你,但他也被你殺了!一命抵一命,你竟然還要我藥神谷賠禮道歉?”眾人都感覺不可思議。

    “不知陳宗師要什么賠禮呢?”大長老面色不動,緩緩開口道。

    他現在拿不定陳凡此來何意,不知他是一個人來,還是和一群人。所以想先將陳凡穩住,徐徐圖之。順便也為谷主爭取時間。

    谷主自從知道這消息后,一直在閉關祭煉一件法器,不知要多久才能出關。此時谷內一位宗師或真人都沒有,面對陳凡,他心里還是很虛的。

    “唔,不多。我只要你們藥神谷所有的千年神藥和靈物。”陳凡獅子大開口。

    “你怎么不把我們藥神谷全部搬空啊!”

    他話還沒說完,黑袍老者就跳腳道。

    眾人也都紛紛色變。

    千年神藥,能延年續命,是最珍貴的藥材,比極品丹藥還要珍貴。這樣的神藥,整個藥神谷數百年積累,也就那幾株而已,陳凡一開口就全部要走,簡直是要斷藥神谷的命根子。

    “這么說,你們不想賠禮了?”陳凡臉色冷下來。

    “陳宗師,不是我等不想賠禮道歉,實在是你的要求太過分了。”大長老也皺眉道。

    “呵呵,老大,還和他說什么。這小子既然自己送上門,就別怪我等仗著人多,為老三報仇了。”黑袍老者冷笑著,一揮手,眾多武者和術士就圍了上來。

    祝云濤兄妹早就看傻了。

    這什么情況?怎么感覺陳凡不像來求藥的,而是來上門踢館的?聽周圍人議論,這些老者赫然就是谷內的長老和丹師們。結果他們現在全部圍過來,要群毆陳凡,這是多大的仇啊!

    陳凡卻不屑道:

    “就憑你們這群歪瓜裂棗,也能傷我?還不快讓你們谷主滾出來見我。”

    “找死,膽敢羞辱谷主!”黑袍老者當即臉色大變,猛的一捏法訣,一道赤焰就從他手中噴出,凝成巨大的火球向陳凡沖來。

    “哼,雕蟲小技。”陳凡隨手一抓,這火球就被他當空捏成火星四散。

    “空手破法?”諸多藥神谷術士統統色變。

    黑袍老者雖然脾氣暴躁,但他可是堂堂入道巔峰大術士,一手凝火法術威力巨大,足以把一人粗的大樹都炸裂。結果現在卻被陳凡空手擊破,這徹底坐實了他宗師的身份。

    內勁武者面對術士時,往往不能硬扛,因為術法威力巨大,是無法承受的。只有宗師才能以武破法,這也是宗師碾壓入道術士的原因。

    “一起動手!”大長老見事已至此,頓時低喝道。

    陳凡太恐怖了,只有大家聯手先壓制住他,否則讓他展開身形,在場這么多人,恐怕都不夠一個運動起來的宗師殺的。

    只見大長老話音未落,漫天的火焰、毒霧、風刃、法珠、金氣就向陳凡沖去。數十個入道者聯手釋放法術,那樣的威勢,簡直驚天動地,就如同大炮集群轟擊一樣,瞬間就覆蓋住了以陳凡為中心的方圓十幾米。

    怎么多法術,足以夷平一個小山頭,不要說宗師,便是一輛坦克在那,都會被轟成碎片。

    而在這個范圍,還有著祝家兄妹、銅山和周靜怡等人。

    “靜怡!”周紫瑜驚叫一聲。可惜已經晚了,法術釋放出去,怎能聯手。不少人面色不動,但心中已經在暗嘆:‘為了殺陳北玄,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想來靜怡會理解我們的。’

    只有黑袍老者冷笑道:

    “呵呵,我以為陳北玄有多大能耐呢,原來只是個愣頭青。膽敢挑釁我藥神谷,就是這粉身碎骨的下...”

    他話還未說完,一個人影托著巨大的金色光罩,沖天而起,攔住了漫天的法術。

    在那光罩之下,赫然是周靜怡等人蒼白絕望的神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