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81章 鎮谷大陣

    強烈推薦:

    “陳北玄,你是堂堂宗師,何苦為難小輩呢。”

    一個清絕的人影飄然而來,他一步踏出都能越過七八米。數百米的距離在他腳下,也不過彈指間的事情。等走近了,眾人才看到,這是個穿著青色道袍的老者。

    老者雖然頭發花白,但臉盤卻非常紅潤,皮膚如同嬰兒般細嫩,鶴發童顏,仙風道骨。

    “谷主。”藥神谷眾人都悲叫道。

    來人正是藥神谷谷主‘丹王’,一代修法真人。

    藥神谷實在死傷太慘了,自從立谷以來恐怕都未遇見如此慘事。真武法劍之下,真是無物不斬,任你天資絕艷的大高手還是丹師術士,都一劍兩斷。大家都指望谷主能出手報仇。

    便是祝云濤等人都驚的目瞪口呆,這還是自己一路上認識的那個富家少年嗎?簡直如殺神一般。祝若涵更是顫抖著縮在了她哥哥背后,只敢露出一雙驚恐的小眼。

    “你藥神谷的祁正言帶人圍攻的時候,也不曾在意我是小輩啊。”陳凡淡淡道。

    “正言已經死了,難道閣下還不肯善罷甘休?”丹王沉聲道。

    “哪怕我想善罷甘休,你藥神谷的人愿意嗎?”陳凡呵呵一笑。

    他手中臨空畫符,捏法訣一催,頓時兩個巨大的聲音響徹谷內。

    “說什么廢話....我們這么多入道者、武者聯手,還殺不了他區區陳北玄嗎?”

    “....大規模出動圍攻陳北玄是不可能的....但若谷主請動兩三位宗師、真人聯手,那圍殺他,就有七八成的把握。”

    聽到這兩個聲音,藥神谷眾人同時色變,看著陳凡的眼睛如見鬼魅。

    這聲音大家自然很熟悉,分別是五長老和大長老的。之前大家在藥神殿商量圍攻陳凡時所說的話,但卻沒想到被陳凡用法術記錄了下來,當眾放出。

    這樣一來,陳凡下手之重就可以理解。你都要殺人家了,還怪別人還手?

    “我這幻音術如何?還請谷主品鑒。”陳凡淡淡一笑道。

    他當時入了谷,就用神念探入了藥神殿內。

    本來他的神念只能探測百米,但自從有了黃金雕像后,如今已經能籠罩數百米方圓。正好查探到藥神谷眾人在商討,他才決定怒下狠手的。

    大長老、五長老等人都面色赤紅,藥神谷眾人也都羞愧低頭。背后算計被人逮到,那就別怪人辣手無情。

    只有藥神谷谷主神色不變道:“陳宗師好手段,這一手精妙的法術,聞所未聞。看來世人都低估閣下了。閣下不僅僅是位武道宗師,更是修法境的大真人。”

    他頓了頓,皺眉道:“據我所知,當世法武同修的,也只有武當的古道派,閣下莫非出生自武當不成?”

    “我的門派,你不曾聽過,也不配聽。”陳凡干脆道:“我要你藥神谷的全部千年神藥,拿到后我就走,從此我們恩怨一筆勾銷。”

    “呵呵,陳北玄,你太狂妄了。”丹王冷笑一聲道。“若是在別的地方,我尚且懼你三分,但這里是藥神谷,我宗經營數百年的根基之地,豈容你撒野?”

    他說完,掏出一塊龜甲,猛的喝道:“陣起!”

    頓時一股七彩的霧氣逐漸升騰,一開始還很少,到后面鋪天蓋地,籠罩住了整個藥神谷。放眼望去,藥神谷的上空仿佛多了層彩色的天幕。

    “七煞毒障!”

    大長老臉色一變。

    這可是藥神谷的鎮谷大陣,是數百年前,一位來藥神谷求藥的大人物布置的。那位大人物據說是修法之上的存在。法陣用一次少一次,不可輕易動用,數百年來藥神谷總共也就催動過三次罷了。

    他眼中閃過一絲明悟,原來谷主這些天不是祭煉法器,而是準備陣法去了。

    其他藥神谷弟子都面露喜色。

    鎮谷大陣屬于傳說中的存在,大家沒見過,但都聽說了它的威能。據說十萬大山中,曾經有一頭媲美修法的妖獸攻入谷中,連那代谷主都不敵,最后啟用法陣,一擊之下,就把那頭妖獸鎮殺了。

    “法陣?有意思。”

    陳凡饒有興趣的看著。

    藥神谷法陣和他的云山大陣、陰龍潭法陣不同,比較落后殘缺,有使用次數限制。在陳凡看來,經過數百年的時間,這個法陣已經不堪重負,只能動用最后一次了。

    “以山勢地形,在關鍵節點埋入法器,引動地下的毒煙霧瘴。平時在地底積累力量,使用時以核心法器催動。凝聚了數百年的煞氣毒瘴,一旦沾到,便是宗師恐怕也沒法活。”陳凡點評道。

    “閣下好眼光。”丹王稱贊一句,猛的臉色大變,冷聲道:“陳北玄,你既然看出了法陣的厲害,還不快束手就擒,難道準備以凡胎,硬扛天地之力不成?”

    相比起普通人,法陣的力量溝通天地,凝聚元氣煞氣,確實是天地之力。遠不是普通宗師或真人能抗衡的。

    而祝云濤等來求藥的人,早嚇傻了。

    陳凡和大長老們的交手,已經讓他們瞠目結舌,震撼世間竟然有這樣強大的人物。而法陣一起,遮天蔽日,就仿佛神話傳說里面的存在一樣。

    “可惜,以你的能耐,是絕對沒法布下此陣,更不用說,它只能用最后一次了。”陳凡搖頭嘆道:“況且你以為,憑借區區法陣,就能傷到我?”

    “不錯,這個法陣,是三百年前的苗疆黑巫教老巫神布成的。黑巫教號稱蠱毒第一,駕馭蠱蟲和毒瘴天下無雙。老巫神更是超脫修法,邁入了御神之境。以他的手段,才能布成這等陣法。”丹王傲然道:“陳北玄,你雖然眼界不錯,但太狂妄了。哪怕只能用一次,殺你也足夠了。”

    周靜怡此時也顫聲道:“陳北玄,你只是一個人,怎么能與天地對抗?還是投降吧,谷主會寬大處理的。”

    “靜怡說得對,像你這等少年英才,殺之可惜。到時只要投降,長老中必有你的位置。”丹王也點頭稱贊道。

    只是陳凡投降之后,要被他種下同心蠱這種事情,現在自不會說。

    陳凡理都不理,藥神谷這樣的門派,會的秘法眾多,哪怕不是同心蠱,各種丹藥、毒藥,可以控制人的手段太多了。

    他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你真的以為你勝券在握了?”

    “看來你還心存僥幸啊。”丹王搖頭嘆口氣,猛的催動手中龜甲。

    痕跡斑駁、裂紋眾多的龜甲驀的發出蒙蒙光芒,勾連天上的七彩霧瘴。頓時天空中霧氣翻騰,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漩渦,如同龍卷風一般,漩渦拖出長長的尾巴,向下壓來。

    丹王手托龜甲,連通著天上的霧氣龍卷,如同掌控風暴的神靈一般,斷喝道:

    “陳北玄,你想死還是想活!”

    別的人早就啪嗒的,跪在地上,不敢抬頭。這陣法幾如天威,完全超脫了他們的想象。許多來求藥的富豪連連磕頭,嘴中顫抖著念著菩薩保佑。

    不少普通人更是覺的呼吸都困難,臉色漸漸鐵青。這七彩毒瘴在地底蘊藏了數十年上百年,劇毒無比,只要吸入一絲,可能就要毒發斃命。只有眾多武者和入道者,還能支撐著。

    “以你的能耐,恐怕控制這一道霧氣龍卷已經是極限了吧。”陳凡仿佛沒看到眼前這一切,依舊悠然說道。

    “呵呵,一道已經足夠了。”丹王驀的臉色一變,但很快又冷笑道:“你哪怕再是宗師,法武合一,又如何能敵天地之威呢。”

    “廢話少說,到底是戰是降?”

    “哎,你真的以為,就這點小法陣,能奈何得了我?”陳凡搖頭嘆道。

    “豎子狂妄!”丹王再也沒有耐心,猛的舉手一揮。

    “轟隆隆!”

    霧氣長龍如同呼嘯而來的龍卷風,向陳凡沖去,這一路上,無論是人還房屋,盡數被卷成粉碎。乃至青石地板,都被拉出一道長長的溝壑。一直從丹王延續到陳凡身前。

    “小心!”周靜怡忍不住尖叫道。

    五長老等人都冷笑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現在知道我藥神谷的厲害了吧。”

    只有周紫瑜擔憂的看了眼周靜怡,感覺這一趟回來后,自己這妹妹變得有點不一樣了,竟然為外人說話。

    祝若涵等人更是面如土色,雙腿顫抖,幾欲跪下。

    這樣的天地之威,豈是凡人能想象的。當你直面風暴和海嘯時,就知道自己的渺小了。

    霧氣長龍前,只有陳凡孤單的站在那。他抬起頭,看著呼嘯而來的七彩風暴龍卷,徐徐的舉起了手中的金色長劍。

    無數金色符咒凝聚而成的三尺真武法劍,驀然金光暴漲,延伸開來,長達三丈。陳凡手持著十米長,吞吐不定的的巨大光劍,輕輕一揮,口中低喝道:

    “斷山河!”

    剎那間,眾人的瞳孔中只剩下一道璀璨極致的金線。這道金線通天徹地,仿佛元始天尊揮動開天巨斧,能將天地都斬開般!

    “真武三十六式,第七式‘斷山河’!”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唔,估計在12點之后呢,大家明天起來看吧....這次絕對不會失言呢,嗚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