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88章 扛鼎入陸家

    強烈推薦:

    天南省,臨州市,陸家莊園前。

    陸大勇正呆在保安室中,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氣。他是陸家第三代的旁系子弟,功夫練的不深,連內勁都沒入,只能憑借一些外家功夫欺負欺負普通人。但也依靠血統,坐上來保安隊隊長的職務。

    作為威震天南的臨州陸家大本營所在,一般情況下,真沒誰膽敢來挑釁,所以自從武道聚會結束后。那兩位看門的陸家第二代高手,就趕緊撤了。

    他們都是內勁大成的高手,平時坐鎮一方,鎮壓一市,手中握著幾千萬上億的資產,若不是為了武道聚會撐門面,怎么會來當個區區看門。現在大門口,只剩下陸大勇和他幾個小弟在。

    “勇哥,這日子真難熬啊,還是之前那幾天精彩,天天有好戲看。”旁邊一個瘦子打著哈氣道。

    別看這瘦子渾身沒幾兩排骨,可也是下面道上叫得上名號的人物,曾經一個人拎起一把砍刀,就能追著七八個大漢砍。在臨州,也管著一個汽車站,在好幾個娛樂場所都有股份。但此時他卻呆在門房這看門。

    不過瘦子反而與有榮焉的樣子。

    按照瘦子的話:“這可是臨州陸家啊,傳說中的武道世家。這江南省地下世界,哪個大佬不是仰仗陸家的鼻息而存,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要不是認識勇哥,我連給陸家看門的資格都沒有。”

    “去去,你看屁的熱鬧,家主和龍爺爺都死了,你還那看熱鬧?”陸大勇沒好氣的訓斥道。

    “嘿嘿,大勇哥,你也別怪我說實話。家主那是天上的人物,便是龍老大,那也是身家億萬的大富豪,平時出門都開著勞斯萊斯,面都沒見過,你要說有什么傷心的,我真傷心不起來。”瘦子嬉皮笑臉的道。

    陸大勇哼了聲,但沒繼續說什么。

    畢竟他也只是陸家的旁系,連內勁武者都算不上。也只有在十年一次的祭祖大會上,遠遠瞧過陸家家主一面,便是陸天龍,他一年都未必能見幾次。他們死了,陸大勇最多也‘哦’一聲,為陸家未來擔憂一下罷了。

    “不過那陳北玄是真的厲害,我滴乖乖,我雖然沒親眼看到那場戰斗。但后來我們去收拾的啊,那墻上面到處都是洞,正好是一個人的形狀,硬生生用身體撞開墻壁啊。而且有不少房子都倒塌了,莊園里面,那真是如臺風過境一樣,根本沒法想象是人造成的。”瘦子砸吧著嘴巴道。

    “勇哥,世界上真的有這么厲害的人物嗎?”其他人懷疑道。

    陸大勇聞言,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哼,你們沒親眼見過,自然不敢相信。但我當時可就在場,眼睜睜看著陳北玄和家主交手,兩個人如同人型暴龍一般,從這邊打到那邊,一拳一腳就能打塌一棟房子,那叫一個恐怖。”

    “你說人得強到什么程度,才能一拳打碎墻壁啊,那可是特別加厚的承重墻,二十多厘米厚,鋼筋混凝土啊,我們要是撞在上面,那不得撞個頭破血流不成?”瘦子驚嘆道。

    “你是凡人,人家是宗師,宗師知道嗎?那是天上神龍一般的人物。一拳一腳,都能內勁外放,百步外殺人的。”陸大勇冷哼道。

    “勇哥,我們家主也是宗師啊,怎么就打不過那個陳北玄呢?家主都六七十歲的人了,按照道理,應該功力更深厚啊。那陳北玄我偷偷瞧過,十七八歲的小家伙,連我兒子大都不到,就這般厲害,他莫非是娘胎里練的不成?”瘦子奇怪。

    周圍的其他小弟,也紛紛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陸大勇。

    “咳咳,這個....”陸大勇一陣尷尬,畢竟死的陸家家主,可就是他的遠方堂爺爺。不過陸大勇還是道:“人家陳北玄是百年難得一出的武道奇才,少年宗師,能是你的兒子可比的嗎?”

    “照我看啊,不僅僅是我們家主,恐怕這天下其他宗師都沒人能打過他,這陳北玄,差不多算是天下第一宗師了。”

    陸大勇其實也沒見過其他宗師,但為了照顧家主的面子,就把陳凡捧到天上去。陳凡既然是天下第一了,那陸天風敗給他也情有可原。

    “天下第一?這么厲害啊。”

    眾人都一片恍然。

    是啊,陳北玄都是天下第一了,咱們家主能撐那么久,也算了不得了。

    陸大勇見眾人一副明白的樣子,眼中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在這時,突然門口一個聲音傳來:“陳北玄是天下第一宗師?其他的宗師公認了嗎?”

    “誰?”

    陸大勇猛的皺眉看過去,就見到莊園門口,正有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站在那。老者穿著一襲樸素的白色長衣,負著雙手,脊背挺立的如鋼槍一樣筆直。在他身旁,還有一個黑發的混血大帥哥束手恭立。

    “你是什么人?”陸大勇有些疑惑,不過他還是道:“哪怕他們沒公認,但我家主是堂堂宗師,陳北玄連我家主都能擊敗,不是第一宗師是什么?”

    “呵呵?陸天風嗎?”老者眼中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他陸天風在諸多宗師中,都算墊底的。恐怕找不到一個比他還弱的宗師了。陳北玄擊敗他,算不得什么。”

    “你敢羞辱我家家主?”陸大勇頓時眼睛瞪了起來。

    陸天風哪怕死了,也是陸家曾經的家主,羞辱他,就是辱罵臨州陸家!

    瘦子等人也‘噼里啪啦’的站起來,紛紛將警棍擒在手中。有幾個還悄悄把槍摸了出來,塞在褲子后面。陸家作為武道大宗,保安搞幾把槍不算難事。

    “這算羞辱他嗎?只是公正評價罷了。”白發老者淡淡的答了一句。“十七年前,我曾經與陸天風交手過。當時擊敗他,我只用了九招。”

    “你說什么?”陸大勇臉上表情一僵,目光驚疑的看向白發老者。

    陸天風可是名震華夏數十年的老牌宗師,這老者能擊敗陸天風,豈不是說他也是宗師?可陸大勇怎么看,都看不出老者像個高手的樣子,最多目光有點明亮。

    倒是他背后的混血男子,神蘊外溢,身上威壓極重,必然是個了不得的大高手。甚至不比陸大勇見過的孫無敵、顧家家住差。

    老者沒有管他,而是走到了莊園門口的巨鼎前。

    這座鼎是純銅打造,有一米多高,無比沉重,平時放在門口當做鎮壓風水齊聚。同時偶爾也用來衡量武者實力的道具。

    畢竟能推動這座鼎的,至少也是內勁武者。一般人,使出吃奶的力氣,恐怕也搬不動這座銅鼎。

    “好鼎!”

    老者繞著巨鼎走了一圈,滿意的點點頭。

    “你要做什么?”陸大勇等人先是不明所以,忽然眼睛一瞪,眼球仿佛都要躍出來。

    只見老者手往巨鼎下部一托,雙腳扎馬步,猛的一用力,竟然將這重達數噸的的巨鼎,硬生生舉了起來。

    “我的天老爺啊!”

    瘦子等人手中的警棍鋼刀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他們卻沒有絲毫差距,而是嘴巴張的大大,死死的盯著老者。

    若不是他們天天在呆在這里,都要懷疑那銅鼎是不是被人替換成木頭了。

    “咚!”

    老者一步踏了出去,堅硬的花紋石板上,硬生生被他踩出了一個深深的腳印。地面一陣顫動,仿佛地震了一般。

    “咚!咚!咚!”

    白衣老者就這樣手托巨鼎,一步步的踏入陸家莊園。陸大勇等人站在一旁,一絲一毫的阻攔之心都不敢升起。這簡直是終結者啊!人怎么能舉起數噸重的巨鼎呢?

    “怎么了?地震了嗎?”

    隨著老者走來,地面一直在顫抖,許多陸家人頓時驚訝的跑出房子,見到這一幕,頓時嚇得兩眼瞪直,雙腿顫抖。

    他們天天從門口路過,怎么會不知道那個刻著‘百年世家’四個字的巨鼎,有多么重!

    “他是誰?這太夸張了吧,一個人舉著巨鼎?西楚霸王轉世嗎?”不少人都驚疑的切切私語。有陸家老人見到老者,頓時色變道:“雷千絕?他怎么來華夏了?”

    “什么,他就是那個海外洪門的大宗師,雷千絕?”

    眾人嘩然!

    與陳凡不同,雷千絕的名號,在眾人耳中,可是如雷貫耳。他名震天下近二十年。哪怕華夏眾人,也都知道這位海外第一宗師。他回來,代表著什么?要復仇嗎?可不是應該去找那個軍中戰神葉南天嗎?來陸家做什么?

    不少人心中都在暗驚,這位洪門大宗師重履華夏,恐怕要掀起一片驚濤駭浪啊。

    “雷宗師,您遠道而來,履足綠甲,不知有何要事?”

    眾人都不敢阻攔雷千絕,最后在陸燕舞姐妹的陪同下,陸家的太爺爺走了出來,恭敬道。

    “陳北玄在哪里?”雷千絕淡淡道。

    “陳宗師已經在數天前,就離開我陸家了。”陸老眼中閃過一絲驚詫,但還是畢恭畢敬的回答。

    “哦?是嗎?”雷千絕環視左右,眾人都不敢直面他的鋒芒。他的眼睛太刺眼了,如同兩道射出的閃電。

    “嘣!”

    雷千絕猛的甩出手中的巨鼎。青銅巨鼎夾雜著萬鈞之力,帶著呼嘯的勁風,重重的砸在了一棟墻壁上,把那棟墻撞出一個碩大的破洞。

    “陳北玄殺我弟子,與我有仇。但凡敢與他有所牽連者,便如此墻!”雷千絕冷冷道。

    陸家眾人靜若寒蟬,盡數低頭俯首,沒有一個敢說話。

    只有陸燕雪還倔強的站在那,高高的舉起頭顱。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過會把這幾天的感謝名單添加上來呢。三更爆發,求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