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94章 西子湖上

    強烈推薦:

    八月十五號這天,恰逢放暑假,西子湖畔,游人如梭。

    臨州作為華夏聞名的古老城市,歷史悠久、文化璀璨、名人眾多,歷來有上有天堂,下有臨州之說。臨州的美女與景點更是全國知名,不知多少人從各地趕來,參觀西子湖。

    暖風熏得游人醉,只把臨州當汴州啊。

    此時,姜初然正有些悶悶不樂的走在湖邊,她穿著一身清爽的文化衫加寬松的牛仔褲,長發披肩,腳上穿著俏皮的繃帶涼鞋,露出可愛的腳趾頭,整個人都顯得清麗動人,如同完美的鄰家大姐姐。

    高中畢業后的姜初然,比之前更加美麗一些,只是眉宇間總是帶著一絲幽怨,如詩如畫,憑添了三分文藝氣質,讓很多經過的人頻頻回首注釋這個西子湖畔的少女。

    “然然,怎么了?又在想那個大壞蛋了?”走在她身邊,嬌俏可愛的少女張雨萌問道。

    “沒呢。”姜初然擠出一絲笑容。

    “還說沒有!自從那次天盛酒店的酒會之后,你都沒怎么笑過。”張雨萌打抱不平道。“要我說,李易晨多好啊,這半年來,他每日對你噓寒問暖的,天天獻殷勤,這誠意已經足夠了吧。李易晨長的又不丑,家世也很好,他追了你好幾年都不動搖,可見是真的喜歡你的。”

    “至于那個陳凡,哼,他再厲害有什么用?從寒假之后就沒見過他人影,老師說他請了個長假,結果連高考都沒來參加。我看他就沒把我們這些朋友同學放在眼中,連回來看我們一面都沒有。”張雨萌嘴中嘀咕著。

    她雖然在抱怨陳凡,但聲調明顯降下來,顯然對陳凡頗有顧忌。

    上個學期結束,天盛大酒店那一幕,是徹底嚇住了張雨萌。那么多江北大佬竟然對陳凡畢恭畢敬,他一個少年坐在了江北之巔的位置,簡直如同神話一般。

    所以哪怕現在,她雖然對陳凡還有許多怨氣,卻再不敢說什么過分的話了。

    “他可能有事吧,畢竟到了他那個身份,會很忙的。”姜初然無力的辯解著。

    她心中也微微一黯。

    姜初然的家就在云霧山頂下面,楚州人都傳說,陳大師就住在那棟云海深處的別墅里。她曾經無數次鼓起勇氣,想要登上山頂去見見陳凡,但最終走到一半就放棄了。

    她不知道自己對陳凡是什么感覺,喜歡?愛?恨?嫉妒?不服氣?不相信?各種各樣的感覺交雜在她心中,讓她這半年來都心亂如麻。哪怕李易晨是那樣優秀,但每次當她想接受李易晨的時候,就想到了陳凡。陳凡的身影光芒萬丈,與他相比,李易晨都遜色許多。

    “好了好了,別想那么多了,我們是出來放松的,祝賀你考上金陵大學呢。”張雨萌拉著她的手,搖著道。

    這次旅行,算是上大學前的最后畢業旅行了,不僅張雨萌來。她們的許多同學也都跟著來了,這時前方一個身材高挑,臉蛋清純的少女正招手道:

    “然然、萌萌,快來坐游船啊。”

    那女孩正是許蓉妃,三姐妹雖然經過陳凡的事情,起了不少波折。但最終還是十幾年的友情在,又走回一起。

    “妃妃叫我們了,快走吧。”張雨萌拉了拉她,姜初然不由自主的跟著小跑過去。

    “你們兩個落在后面,說什么呢。”許蓉妃撅著小嘴,不滿的說道。

    “自然是討論你那個英勇無比的陳凡哥哥啦,然然可是在暗戀他哦。”張雨萌壞笑道。

    說道陳凡,許蓉妃也神情一黯。

    “都大半年沒見到陳凡哥哥,我也好想他啊。”

    “自從過年那次之后,我也沒再見過他呢。我問過我爸,據說陳凡哥哥去給了軍隊訓練。沒在云霧山頂的別墅中。現在每天也只有魏三爺能進那個別墅,搬運靈泉出來。”

    說著說著,許蓉妃眼圈都有點紅了。

    “兩個花癡女。”張雨萌郁悶的一塌糊涂。

    她超不喜歡陳凡,從一開始就看陳凡不順眼,結果自己這兩個閨蜜,竟然都先后愛上了陳凡,簡直讓張雨萌無語了。

    “別亂說話,我可沒暗戀他。”姜初然有些慌亂的掃了許蓉妃一眼,狠狠的瞪了瞪張雨萌。喜歡上閨蜜愛的人,總讓她有一股負罪感。

    “好了好了,陳凡哥哥那么厲害,未來肯定有很多女人的,我不介意和然然分享啊。”許蓉妃捂嘴偷笑。把姜初然尷尬的,滿臉羞紅,舉起小拳頭就要打人。

    三個女孩子在湖畔邊打鬧,都那樣明艷美麗,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眼球。

    鬧了一陣后,眾人開始乘坐游船,慢悠悠的游覽著西子湖的風景。

    西子湖有十景,蘇堤春曉、平湖秋月、雷峰夕照、南屏晚鐘、三潭印月....眾人一個個游覽過來后,都大開眼界,哪怕曾經有來過西子湖的,但也都不虛此行。

    只是他們游覽一半,突然被攔住了。

    “很抱歉,這片西子湖今天不開放游覽,請回吧”有穿著黑衣的男子駕著小艇,在這湖上攔人,不少游船都被攔住了。

    “你們是誰啊?憑什么不讓我們去游玩?”

    “對啊,你們有證件嗎?不讓玩總得給個理由吧?”

    不止姜初然這船,好多游船到了這都被阻攔,許多游客紛紛抱怨。那些男子冷峻著臉,一身氣息外放,給人就非常危險的感覺。

    眾人說著說著,抱怨的聲音都不由小了下來,互相對瞄著,總感覺這些人不像好人,似乎各個手上都沾滿鮮血,面對這樣的人物,他們只是普通人,哪敢惹。

    “請問為什么我們不讓進,那艘船為什么能進去?”李易晨突然指著一艘不受阻礙,晃悠悠進了封鎖水域的游船道。

    “他們有許可證。”當頭的黑衣男子冷聲回答。

    “要什么許可證?我爸是臨州政府辦的副主任,我現在就打個電話給旅游局的問下,此時正是游客高峰期間,怎么能隨隨便便封鎖西子湖呢?”跟著李易晨一起來的一位青年不滿道。

    那人是李易晨認識的朋友,在臨州這邊頗有能耐,這次游玩也是他負責組織的。

    “你盡管打吧。”

    黑衣男子愛答不理。

    青年大怒,當即撥了電話,很快接通了旅游局一位副局長的電話,然后幾句之后,他就一臉悻悻的掛了電話。

    “韓少,怎么樣?”李易晨皺眉道。

    “是省里面直接下的文件,據說有大人物要來這片游湖。”那位韓少眼中閃爍不定,有些不甘的說著。

    聽到韓少所言,大家只能嘆一口氣,既然這樣就沒辦法了。

    不過大家還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到來,盡然要封鎖半個西子湖?許多人往那片湖面眺望,只見不少游船雖然進去了,但往往都會停靠在一邊。

    寬闊無垠的湖面,只有一艘小木船停在那。

    有個老者坐在木船上面,身穿白衣,帶著斗笠,持著魚竿。竟然就悠閑的在那里釣魚。

    “這就是大人物?”

    楊超砸吧著嘴巴,不敢置信。

    有哪個大人物會閑的蛋疼來西子湖上面釣魚呢?這時黑衣男子們已經開始趕人了,楚州眾人只能悻悻的轉頭回去。

    倒是張雨萌非常不甘,拉著韓少甜甜笑道道:“韓公子,既然有人能進去,我們可不可以悄悄混進去啊。”

    眾人都眼睛一亮,紛紛看向韓少。

    韓少也一愣,然后又打了兩個電話,最終點頭道:“還真可以,西邊那里是旅游局負責封鎖的,我打電話的副局長,正好在那邊。我們要是悄悄的話,他答應可以放我們進去看一會。不過到時候得換船了,不能再做這種的游船,而是得換成木船或畫舫。”

    大家一片歡呼雀躍,都要求快點去換船。

    等他們從西邊的水域,乘坐著一艘畫舫,開進了封鎖水域后,也按照其他人的模樣,將畫舫停到了邊緣,與眾多船只靠在一起。

    “我的天,這些站在船頭的那些人,感覺各個氣度不凡,大有來頭的樣子。好些人還穿著唐裝、中山裝呢。”張雨萌四下掃視,暗暗吐著小舌頭。

    在邊緣水域里面,一共停靠著十幾艘船只,每個都古香古色。在船頭各自站立著幾個人,他們淵渟岳峙,氣度儼然,目放精光。

    “小丫頭,你師門沒告訴你,不能隨便打量其他武者嗎?”旁邊一艘畫舫上,坐著的一個老者淡淡道。

    “啊!你能聽到我說話。”張雨萌嚇了一跳。

    兩艘船差不多距離十米左右,但張雨萌特地壓低了聲音,沒想到竟然被老者聽見。

    “哈哈,這點距離,對于我輩武者算什么。”老者哈哈大笑,在他旁邊的七八歲的小孫子也叫道:“姐姐,你們也是來觀看宗師之戰的嗎?”

    “宗師之戰?”

    大家都奇怪,這是什么東西?不是大人物來游湖的嗎?

    不過姜初然反應極快,就甜甜笑著回應:“是啊,你們也是嗎?”

    “當然了啊,陳北玄與雷千絕的世紀之戰,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從華夏各地趕過來呢。我也是求著我爺爺好久才來的呢。”小孫子天真無邪的回道。

    “陳北玄?雷千絕?”眾人一愣。

    ps:第一更奉上,今天繼續三更爆發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