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95章 宗師西來

    強烈推薦:

    “你們連雷千絕和陳北玄都沒聽說過?不會是哪個武道世家或門派的新人弟子吧?”老者看出幾人的疑惑,不由皺眉道。

    武道世界?門派?怎么聽起來像小說電視里面的?這都現代社會了,還有這些東西?

    楚州眾人面面相覷。倒是張雨萌腦袋激靈,靈光一閃道:

    “是的是的啊,我們的師父是楚州威盛武館的館主郭威。”

    威盛武館是楚州最有名的武館,郭館主在楚州本地,也是知名人物。

    “郭威...好像聽過,似乎是形意門的武者吧。”老者想了半天,才有些遲疑的點點頭。內勁武者本來就少,郭威修煉到內勁小成,在形意門也算小有名氣。

    “既然是郭威的弟子,那就不是外人了。我這一脈,和形意一脈有些交情。”老者臉上總算綻放出一絲笑容。“不過看你們一個個松松垮垮的樣子,不要說內勁了,恐怕連基礎的形意拳架都還沒練出來吧。”

    “嘿嘿。”楚州眾人裝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他們中,最多有一兩人練過幾年跆拳道、空手道,接觸正規武術的寥寥無幾,最多也就聽過太極拳這樣比較有名的拳種,連形意拳都知道的比較少,更不用說內勁了。

    “老爺爺,您說的內勁是什么呢?”張雨萌首先奇怪問道。

    她長相可愛,人美聲甜,最擅長討大爺大媽們喜歡。

    “你們連內勁都不知道?郭威莫非還沒教你們?”老者狐疑的掃視眾人一眼。

    但想到這片水域已經被陸家封鎖,一般人也進不來。更何況能報出郭威名號的,應該和武道界有些牽連。于是搖頭嘆息道:“罷了罷了,就當老頭子今天給你們開堂課。哪怕我現在不告訴你們,以后你們師父也會說的。”

    “所謂內勁,指的是體內誕生的氣勁,這股氣勁運轉在體內,讓武者奔跑如快馬,力能扛鼎,有千鈞之力。”老者指點江山道。“你們若是看過武俠電視、小說,和上面的內功差不多。”

    “啊?那豈不是說,相當于武林高手了?我們這世界還有這樣的高手?”楊超驚呼出來。

    許蓉妃、張雨萌等等也紛紛不信,連李易晨和韓少也都皺眉。只有姜初然一驚,想起自己曾在云霧山頂,看到陳凡揮手招龍的景象。

    ‘那是內勁還是法術呢?難道陳凡是個內勁高手?’姜初然疑惑。

    “呵呵,你們師父郭威,就是內勁小成的武者,他一掌能把防盜門都打穿。”老者一邊說著,眼中卻閃過一絲不屑。

    姜初然敏銳把握到,于是輕聲問道:“那爺爺的武道,肯定要比我們館主更厲害了?”

    老者笑而不語,他旁邊虎頭虎腦的小孫子早跳起來道:“那當然了,郭威算什么?他只是形意門的一個普通武者,我爺爺二十年前,可是七殺門的門主,內勁巔峰大高手,綽號‘狂狼’。曾經在草原上面,拳斃過上百頭野狼....”

    “小虎,坐下。”老者訓斥道。

    虎頭虎腦的小家伙,只能乖巧的坐下來。

    不過楚州眾人還是敏銳把握住了小虎的話,互相對視,都看到對方的眼中的驚疑。

    七殺門?內勁巔峰?赤手空拳殺死上百頭野狼?

    怎么感覺像吹牛和拍戲一樣?草原上的狼群有多可怕,大家不是沒在電視上看過,一個普通人面對一頭狼都有生命危險,何況上百頭野狼呢。

    ‘只怕這小家伙十有在吹牛,或者信了他爺爺的謊言。’李易晨心中斷定道。

    老者似看出眾人的不信,于是嘆口氣道:“那都是當年的事情,自從敗給一位大敵后,現在老頭子連內勁大成都勉強。”

    “您當年那么厲害,還有誰能擊敗您呢?”張雨萌眨巴著大眼道。

    “呵呵,我當年雖是內勁巔峰,但上面尚且有半步化境和真正的化境宗師。”老者搖頭道。“當時擊敗我的,就是雷千絕!”

    “雷千絕?”

    眾人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不由目光一凝。

    這片水域被封鎖,似乎就是因為雷千絕要和那個陳北玄在此決戰。兩人打架都能封鎖西子湖,可見這兩人必然地位尊崇,極有可能是某些大人物。

    “諾,就是在釣魚的那個。”老者撇撇嘴,眼中還殘留一絲憤怒與哀嘆。

    “他就是雷千絕?”姜初然等人一起望湖中心望去,四下打探。見那個白衣白發的老者坐在舟中,一副普通的釣魚老翁模樣,似乎看不出像什么高手。

    “內勁之上,是為化境宗師。雷千絕哪怕不是宗師第一人,也是能列入前五的存在。”老者長嘆。

    當年他與雷千絕,只是隔著一個境界的區別,現在雷千絕已經威加海內,連培養出的弟子都可戰宗師,而老者卻氣血衰退,垂垂老矣。

    “他們兩怎么打斗呢?在那艘小船上面打?為什么不找個武館或體育館呢?”李易晨終于將心中的疑惑道了出來。

    楊超和張雨萌等等也紛紛點頭。

    在湖面的小木船上打斗,這太危險了啊,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湖里的。

    “哈哈?小木船?武館?”老者哈哈大笑,仿佛聽見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把張雨萌等人笑的摸不著頭腦。

    “宗師踏天地而行,臨大湖而演武,才是我輩武者的意境。”老者笑容一斂,目光悠然道。“你說的什么武館、體育館,那只是普通的外勁武者打斗地方。若宗師在里面交手,可能三兩下就會把整個武館都拆了。”

    “有這么夸張嗎?”張雨萌幾人驚的目瞪口呆。

    李易晨雖然閉嘴不言,但眼中的不屑與輕視溢于言表。

    “不怪你們,自從十七年前雷千絕敗于葉南天之手后,這十幾年來都沒怎么發生過宗師之戰了。宗師平時坐鎮一方,俯瞰一域,輕易又怎會開啟爭端?也只有陳北玄這樣的少年宗師崛起,才會掀起波瀾。”老者搖頭嘆道。

    這時,他忽然目光一凝,盯著某處道:“宗師來了!”

    不止是他,周圍十幾條畫舫游船上的武者,紛紛起身,向某個方向看去。張雨萌等人也連忙望過去,結果開闊的湖面,一艘船的影像都沒有。

    “人呢?”張雨萌正驚訝時。

    突然天邊出現一個小黑點,這個小黑點先只有拇指大小,旋既變得籃球大,眾人隱約能看到,那竟然是一個人在水面上狂奔。

    “怎么可能?”張雨萌等人眼都要瞪出來。

    這時,那人長嘯一聲,聲震數里,連水面都起了道道波紋,諸人更覺得耳膜一片轟鳴。

    “雷老哥,十七年未見,你風采依舊啊。”

    他第一個字‘雷’道出的時候,還在數百米開外,但最后一個‘啊’字吐出時,已經近在咫尺。楚州眾人現在才看清來人的真正模樣。

    只見他是一個穿著黑白相間道袍的中年男子,男子每一腳踏出,都在水面留下一個近乎太極魚般的印記。他步步生蓮,腳踏太極,如同神仙一般飄然而來。

    “這....”

    張雨萌等人目瞪口呆,便是李易晨都為之撼動。老者說一千道一萬,又怎如這道袍男子踏水而來,凌空虛步的震撼。

    “太極一脈宗師,陳九陽!”七殺門老者目光凝重,口中吐出這幾個字。

    他眼中心痛,七殺一脈比起太極,終究算小門小戶,沒了他扛鼎之后,就迅速沒落下來,現在也只有大貓小貓三兩只撐門了。

    “陳老弟別來無恙啊?”湖中心的釣魚老翁,依舊坐在那,終于開口。

    “哪比的上雷老哥名震天下呢?”陳九陽臉上露出苦笑。“十七年前,你我尚能切磋武道,沒想到,十七年后,我連你的弟子都打不贏,幾乎無臉來見老哥了。”

    陳九陽憑空立在水面上,腳下形成氣旋,卷起近一米高的波浪,將他身形托住,不墜水面。

    “羅蒙只能算我半個弟子,他曾經師從過數位享譽國際的格斗大師,精修過諸般武道,我只是最后提點他幾句罷了。”釣魚老翁淡淡道。

    “幾句提點就能造就一位宗師,老哥的境界,我現在已經看不穿了,只怕當世也只有葉南天能與您交手了。”陳九陽嘆道。

    “葉南天?”釣魚老翁身形一頓,緩緩收回魚竿。“待我殺了陳北玄,為弟子報仇之后,就會北上燕山,再次領教一下他葉南天的蓋世絕學。”

    兩位宗師隔空對話,周圍船上靜謐一片,無人敢出聲。

    哪怕是之前的李易晨、楊超等人,此時也乖乖閉嘴,不敢言語。但心中卻掀起無限的驚濤駭浪。

    ‘難道那老頭和小家伙說的都是真的?世間真的存在以一敵百、高來高去、隔空殺人的武者?’李易晨等人不愿相信。

    但陳九陽踏水而來,峙立波濤之上,簡直如神話一般,讓他們不能不信。

    ‘聽他們的對話,這陳九陽連釣魚老頭的弟子都打不過?那釣魚老頭有多厲害?而將要和他交手的陳北玄呢?又是什么樣?’

    眾人悠然神往。

    而此時,陸燕舞正焦急的盯著監護室的大門。

    陳凡已經進入三天沒出來了,西子湖上的宗師之戰,他還來得及嗎?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這就去寫第三更呢。(
最近更新小說